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一百零六章:真相!秦少白一定要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瘋子。」西門烈很罕有地批評了陽頂天道:「跨兩階而戰,完全是自尋死路1 陽頂天道:「大哥,秦少白大概是什麼實力?」 「應該是一星玄武師,比你高出兩階十二級。」西門烈道。 就如...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PS: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我繼續碼字。※ WWW.WXG.COM※

老大們,深深拜求月票!

*******

「西門烈,你要造反嗎?」第一個開口的是長老唐伯昭。

「造反?」西門烈大笑道:「想要造反的不是我吧?而是某些人。」

唐伯昭大怒,頓時要大聲呵斥,楊岩舉手阻止,然後冷道:「西門烈,你立刻帶人離開,長老會可以既往不咎,否則就是叛逆大罪,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西門烈是貪生怕死之輩嗎?」西門烈大笑道:「死便死,大家同歸於荊」

西門懼淡淡道:「那你就眼睜睜看著義父幾十年的心血基業毀於一旦嗎?」

這麼骯髒的雲霄城,還不如毀了重生。」西門烈道:「不要多廢話了,一刻鐘內,若不交出焰焰,我便殺進城去。」

「哈哈……」楊岩一聲冷笑道:「我楊岩從不受人威脅,你攻城的那一刻,就是我處死西門焰焰的那一刻。不管你是贏是輸,你們都只能得到她的屍體。所以,想要談判,必須先退兵,否則西門焰焰必死無疑。」

「無妨,到時候我殺盡你們所有人,為焰焰報仇便是。」西門烈冷聲道,口氣無比強硬堅決。

「你殺得了嗎?」楊岩冷道:「只怕全軍覆沒的是你們。」

「我想試試。」西門烈冷道。

接著,西門烈朝著身後的黑血騎軍大聲吼道:「兄弟們,你們怕死嗎?」

「殺1三千騎士,齊聲斷喝,如同霹靂,震耳欲聾。地面一團塵土,猛地被震得暴起。

「廢話不要多說。」西門烈冷道:「我不是來談判的,我是來要人的,點香……」

西門烈一聲令下,頓時一名騎士拿出一根紅色香木點燃,整根香木點燃,便是一刻鐘。

「一刻鐘內,若不交人,直接開戰1說罷。西門烈緩緩閉上眼睛,表示不再多談。

楊岩臉上肌肉猛地一陣抽搐, 厲聲喝道:「王子犯法,與庶人同罪,我秉公執法。你們為了徇私枉法竟然對同門大舉屠刀,是何等的喪心病狂。我楊岩就站在這裡,絕不後退一步,你要戰,我便戰1

頓時,雙方激戰,一觸即發。

*****

此時西門寧寧忽然朝陽頂天招手道:「小天你來。我有重要事情告訴你。」

陽頂天縱馬來到寧寧的身邊。

『你再過來一些,把耳朵湊過來。」寧寧低聲道,她秀麗的臉蛋依舊帶著不可思議的震驚,還有一絲羞赧的紅暈。

陽頂天頓時微微一愕。寧寧姐說的話有那麼隱秘嗎?需要靠得這麼近?

陽頂天靠近過去,寧寧將小嘴湊到他耳邊道:「唐辛不算是焰焰殺的,真正算是秦少白殺的。」

頓時,陽頂天目光猛地一縮。低聲道:「為什麼?唐辛是西門懼的未婚妻,是唐伯昭的女兒。不管是為了嫁禍焰焰。還是為了對付我我,殺掉唐辛實在是代價太大了埃」

「沒錯,他殺唐辛完全是無奈之舉。」寧寧低聲道:「因為唐辛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情,所以必須死。」

「她看到了什麼事?」陽頂天道。

寧寧臉蛋一紅,微微顫抖道:「昨日清晨秦少白在偏僻山谷內,和他母親楊師師亂lun通姦,被唐辛無意中發現……」

陽頂天身軀一震,不敢置信地望向寧寧。他知道秦少白陰邪,卻沒有想到會陰邪到這個地步。

這完全是畜生,完全是禽獸不如了。

寧寧見陽頂天不敢置信地望著她,頓時臉蛋更紅,嗔怒道:「你看著我幹什麼?」

「這,這太瘋狂了。」陽垛是剛才那隻鳥兒說的?」

「嗯……」寧寧點了點頭道:「這是一對在交配的松鼠看到,然後告訴它的。」

「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接下來,寧寧對整個事情的真相娓娓道來。

秦少白在和楊師師做醜事的時候,被唐辛無意發現。於是,秦少白當機立斷直接姦汙了唐辛,還逼她服用了一顆毒藥,然後威脅唐辛不要將他和楊師師的醜事說出去。

唐辛怕死,只能答應!但是秦少白此時又用毒藥逼唐辛到雲霄城中去造謠,說陽頂天之所以變得強大是用了陰陽大法,是和西門夫人陰陽雙修,吞噬了她的玄氣才有了驚天突破。

所以,就發生了唐辛到焰焰小樓叫罵造謠的事情。焰焰氣憤之極說出了唐辛我要殺了你的話,這樣就製造了焰焰的殺人動機。而且,很快陽頂天和西門夫人亂lun的謠言就傳遍了雲霄城。

今天一早焰焰害怕唐辛再去罵她,所以早早就離開了雲霄城。而秦少白髮現之後,立刻帶著唐辛在路上埋伏。焰焰一出現,他就逼迫唐辛衝出去擊殺焰焰。

而此時,唐辛身上的毒藥發作,變得如瘋如狂,但是修為劇增。所以焰焰根本就不是她的隨後,只能拚死抵擋。而秦少白就在遠處遙控,然後挑一個最好的機會,讓唐辛毒發身亡,朝著焰焰的利劍倒去,然後焰焰失手一劍刺入唐辛的胸膛。

這樣,秦少白就完美製造出了焰焰殺死唐辛的假象!

因為害怕自己和楊師師的醜事曝光,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放過唐辛。只不過如此短的時間內,他就謀劃出如此兇狠惡毒的計謀,此人之狠毒心機,讓人完全無法想象!

秦少白這條毒計,完全是一環扣一環,而且一石三鳥。

不但殺死唐辛讓自己的醜事永不曝光,還成功將殺人罪名嫁禍給了焰焰,並且對陽頂天的聲譽進行了毀滅的打擊。

要知道,這幾天陽頂天的聲望完全如日中天,對秦少白的地位產生了致命的威脅。

陽頂天五日突破十幾級,本身就匪夷所思。現在秦少白髮布這樣的謠言。就很容易讓人相信。

而且,這個謠言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以後萬一他和楊師師的醜聞傳出去,也可以說是陽頂天為了欲蓋彌彰掩飾醜聞,所以反咬的秦少白。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寧寧是天才的獸語者,如果不是這段醜事湊巧被小松鼠發現,那真相或許真的永久要被埋沒了。

了解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后,陽頂天深深倒吸一口涼氣,

之前就知道,秦少白完全是毒蛇一樣的人物。在大淘汰戰上就稍有體會,但是體會卻不深。

今日,他終於知道什麼叫毒蛇,如此心機,如此狠毒。可不就是一跳毒蛇嗎。

常人通姦被發現之後,只怕立刻慌亂,昏招百出。要麼殺人滅口,要麼跪地哀求。

唯有秦少白,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立刻想出一條完美的毒計,一石三鳥的毒計。不但洗清自己。還對陽頂天進行了致命的打擊。

……

此時,秦少白站在楊岩的背後,今天他沒有發出一點聲音,臉上始終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見到陽頂天的目光朝他望去,他甚至還朝陽頂天微笑點頭致意。

秦少白這條毒蛇不能留了,他一定要死。他要是不死,整個雲霄城都不得安寧。

陽頂天很快就要出外遊歷修鍊了。讓秦少白這樣的毒蛇留在雲霄城內,寧寧和焰焰乃至西門夫人都危險了。這條毒蛇的荒淫好色可是讓人髮指。

不過。在這場陰謀中,楊岩和唐伯昭,西門懼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焰焰殺人現場,可是西門懼第一時間發現的。

……

此時,陽頂天當然可以當眾揭露真相,爆出秦少白和楊師師的醜聞。

但是,秦少白已經劍將這個缺口徹底堵住了。現在陽頂天說楊師師和秦少白亂lun通姦,只會被人說成是欲蓋彌彰,為了掩飾他和西門夫人的醜聞,所以才反咬一口。

所以現在真相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定要殺死秦少白。

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殺死秦少白!必須想一個辦法,殺掉秦少白!

******

此時,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那一柱燃燒的香,西門烈說過香燒完后不放人,就是開戰。

而西門烈,則閉著眼睛,大劍拄地,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呼……」一陣風吹過,那柱香徹底燒完,熄滅。

楊岩依舊沒有交出焰焰,頓時所有人目光落在西門烈身上。

本來一直閉目的西門烈緩緩睜開雙目,點了點頭道:「好,開殺吧1

接著,西門烈將面罩上的盔甲拉下,緩緩抽出背後的大劍,斜著指向城門大聲喝道:「拔劍1

「鏹1三千兵黑血騎士,猛地抽出長劍,斜指向城樓,頓時一片利劍森林,在夕陽照耀下閃爍著耀眼光芒。

「殺1西門烈一聲斷喝,一馬當先,漸漸加速,朝著城門衝去。

楊岩面色劇變,猛地大喝:「守城武士準備,雲霄城弟子準備,準備開戰,清理門戶。」

隨著,楊岩一聲大喝。

「鏹……」頓時,城內數千人猛地拔出兵器,預備開戰。

「烈火騎軍何在?」秦少白淡淡喝道。

頓時,遠處十幾里,一支火紅色的騎軍猛地從密林中出現,朝著黑血騎軍的后翼壓上,要進行前後夾擊。足足有上千名騎士,全副武裝,鮮紅鎧甲,如同烈火。

烈火騎軍,是長老會因為西門無涯出事後唯恐領地出現叛亂而新建的一支武裝,用來對抗西門烈的黑血騎軍。但是精銳騎軍組建何其之難,一支上千人的精銳騎軍至少需要幾年,此時僅僅一個多月又哪裡組建得起來,這明明就是西北秦家暗助秦少白奪權的武裝力量。

楊岩西門烈冷聲道:「你開戰就開戰,看看到底是誰會徹底滅亡?」

此時雙方的戰鬥力,楊岩一方很明顯佔據上風,可是一旦開戰,雙方毫無疑問都會損失慘重,雲霄城也基本上會毀於一旦。

此時。秦少白忽然道:「且慢,陽頂天師兄,能夠出來說幾句話。」

「說。」陽頂天喝道。

「你難道就忍心見到雲霄城毀於一旦嗎?」秦少白冷笑道:「你我不管誰坐上雲霄城主,這座城池都是屬於你我的,毀掉難道你不心疼嗎?」

「說。」陽頂天繼續道。

他倒,秦少白這條毒蛇,此時要吐出什麼毒芯。

「陽師兄,你反應如此激烈,竟然動用了最後的暴力手段。那麼常人就會想。你到底是為了西門焰焰,還是想要欲蓋彌彰,掩飾和西門夫人的醜聞呢?很多人都會想,莫非那傳言是真的不成?你果然是靠的陰陽邪法采陰補陽才接連突破十幾級的?」秦少白微笑道,但是噴出的卻是無比劇毒的毒液。

什麼叫反咬一口。入骨三分?這就是!

「秦少白,你血口噴人1西門夫人眼前猛地一黑,頓時一股氣血翻湧,直接要從馬上摔落下去。

陽頂天沒有絲毫的避嫌,上前扶住西門夫人的嬌軀,然後望向秦少白道:「說重點1

「我有一個辦法,既能避免雲霄城互相殘殺。又能洗刷陽師兄的清白,甚至還能挽救西門焰焰,陽師兄不曉得願不願意聽呢?」秦少白笑道。

「說。」

秦少白頓時當著雲霄城全城的人,朗聲說道:「每一個月的二十三日。為紀念天道盟第一次戰勝邪魔道拯救世界,所以被定為審判日。審判又分文審判,武審判。文審判,當然是用人證物證給西門焰焰定罪。而武審判。就是決鬥審判。」

秦少白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繼續道:「所以。陽師兄,我們就用一場決鬥審判來解決這次矛盾如何?你代表西門焰焰,我代表唐辛家人,在月底進行一場決鬥。贏著生,輸者死!陽師兄你若贏了,我死,西門焰焰無罪。陽師兄你若輸了,你死,西門焰焰有罪!如何?」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一聲驚呼。

秦少白笑道:「這豈不是兩全其美的辦法?既避免了雲霄城的內戰,又能證明你的清白。我只比你高出十幾級,你在短短五日之內,就能接連突破十九級,現在距離審判日還有足足九天。你若是靠絕世的天賦突破的,那九天突破十幾級應該沒有問題吧。你只要戰勝了我,殺了我,不但能挽救西門焰焰,還能證明你的絕世天賦,何樂而不為呢?」

秦少白說完后,西門烈,西門寧寧和西門夫人頓時異口同聲道:「無恥之極1

秦少白的話看似有道理,但實際上完全是轉移事實。

陽頂天是依靠三百年一次的陰陽節,才在五天之內連著突破十九級,此時九天之內,想要再破十幾級,完全是痴人說夢。

而此時,秦少白也終於露出了最後的毒蛇尾巴。

他設下的這個計謀,不是針對西門焰焰,而是陽頂天。

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殺陽頂天!

這點,他倒是和陽頂天想的一模一樣。

不計任何代價,陽頂天也要殺秦少白。

而秦少白,同樣不計任何代價,也要殺掉陽頂天。因為他是秦少白執掌雲霄城最大的障礙,他的突然崛起已經給秦少白無比巨大的壓力。

西門烈頓時朝陽頂天望來道:「陽少主,你絕不能答應,我們這就開戰,搶回焰焰小姐。」

寧寧道:「小天,姐姐不允許你答應他。」

西門夫人柔聲道:「乖孩子,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以後再也不會將這無恥的謠言放在心上了,你也不要在意。」

陽頂天望著秦少白,對方臉上依舊帶著微笑,但是嘴內卻是劇毒的獠牙。

「好啊,我答應!九日後,決鬥審判!你我一戰,贏著生,輸者死1陽頂天緩緩笑道。

頓時,城門上下一身驚呼,陽頂天的話彷彿一陣風暴一般刮過。

所有人,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他這是瘋了嗎?

秦少白明面上是九星玄武士,比陽頂天高一階十級,但誰都知道,他肯定已經突破了玄武師,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幾星玄武師而已。

玄武者,玄武士,玄武師。

秦少白,比陽頂天至少高出兩階,十數級!

跨兩階而戰,哪怕是世界顛倒,乾坤幻滅,也不可能達到。

寧寧呆了好一會兒后,嘶聲道:「小天,你這是瘋了嗎?」

*****

黑血城堡內!

「陽頂天,你這不是勇敢,你這是瘋子。」西門烈很罕有地批評了陽頂天道:「跨兩階而戰,完全是自尋死路1

陽頂天道:「大哥,秦少白大概是什麼實力?」

「應該是一星玄武師,比你高出兩階十二級。」西門烈道。

就如同西門烈所言,跨兩階而戰一定不行,陽頂天還沒有自大到這個程度。但是跨一階,陽頂天願意一試,因為他有九陽玄脈,天下第一劍法,還有深海玄衣,還有夜梟怪刃。

跨一階的話,他願意冒險。

假設秦少白是一星玄武師,那麼陽頂天假如突破三星玄武士,他就願意冒險一戰!儘管差距足足八級,跨一階而戰。可是這樣的話,陽頂天要足足突破四級,只有短短九天。

按照目前的修鍊進度,陽頂天相邀突破半級,都需要足足二十天。

九天突破四級,實在是駭人聽聞。因為,三百年一遇的陰陽節已經過去了。

「師傅,我想在九天內,突破四級,能做到嗎?我記得您曾經提到過……」陽頂天在心中問道。

東方涅滅沉默了片刻,然後淡淡道:「能夠做到!萬血宮中的萬血池,千年以來萬血宮強者臨死前都將自己的強大玄氣能量散入池中,以你的天賦,初次進萬血池修鍊,可以突破四級1

萬血宮?萬血池?

頓時,陽頂天想起了那個殺人如麻,傾國傾城,絕世妖嬈的獨孤鳳舞。

那個和東方冰凌幾乎不分勝負的第一魔女!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