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一百零四章:回雲霄城,唐辛之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冷聲喝道。 片刻后,巨大的城門緩緩打開。然後一支騎兵隊列隊而出,鷹隼一般的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和西門烈。完全充滿了戒備和冰冷,為首的便是西門炎。 「西門炎,雲霄城內出了什麼事情?為何如此...

陽頂天頓時錯愕,沒有想到這兩個絕代天嬌戰到最後,命運竟然由自己來決定

自己想要誰死,誰就要死。

「陽師兄,你還在等什麼,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你也是天道盟的人。」東方冰凌美眸緊緊盯著陽頂天道

「陽頂天,你還在等什麼,東方冰凌可是你這一輩子最大的敵人,此時不殺,更待何時?」獨孤鳳舞微微沙啞道。

西門烈此時沒有說完,只是望著陽頂天,此時不管陽頂天做什麼決定,他都會支持。

殺掉獨孤鳳舞?那陽頂天一輩子都要面臨萬血宮的追殺了,萬血宮作為邪魔道的領袖之一,是何等的神秘強大,在沒有足夠強大之前,陽頂天可不願意招惹這樣的敵人。

幫助獨孤鳳舞殺掉東方冰凌?那更加不可能了,儘管自己對東方冰凌恨之入骨,但她是師傅的獨女,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要的是堂堂正正擊敗她,奪回自己的尊嚴,而不是這樣地殺掉她。

頓時,陽頂天緩緩轉身,面對獨孤鳳舞。

這個絕美無倫的妖女淡淡道:「你是做好選擇,要徹底與我萬血宮為敵咯?你難道不恨東方冰凌?」

「當然恨1陽東是剛才你殺人如同殺雞宰狗,完全視人命為草芥,如此之邪惡,我怎麼可能與你為伍?那些人又有何錯?你要找東方冰凌,又何必亂殺無辜?」

「又一個迂腐的蠢貨,弱小本身就是一種錯。」獨孤鳳舞冷笑道:「想要殺我,儘管來吧。」

「陽師兄,你心中果然還有正義之念。」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沒有理會東方冰凌,而是朝獨孤鳳舞道:「我數到十。數完后,我立刻和西門烈動手殺你。」

東方冰凌頓時一驚,道:「陽頂天,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難道要放走這妖女嗎?」

「一1

「二1

「三1

而邊上的西門烈,換換拔出巨劍,只要陽頂天數到十,他就立刻動手。

此時,獨孤鳳舞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哈哈……,東方冰凌。你這個未婚夫挺有意思的啊,想要放過我,還找這樣的理由。不過你做人還真是失敗啊,連未婚夫都和你離心離德。」

緊接著,獨孤鳳舞的嬌軀猛地化作一道影子。迅速消失在陽頂天眼前。

「告辭了,東方冰凌,以後我還會來找你的,等我練出劍魂之日,就是你東方冰凌的死期1

「陽頂天,你竟敢威脅我,下回在遇到你。定將你碎屍萬段1

「我日……」陽頂天頓時心中大怒,自己沒有聽從東方冰凌去殺獨孤鳳舞,也沒有奢望妖女會記下自己這份人情,但聽到妖女如此無情言語。還是忍不住心中一怒。。

……

獨孤鳳舞離去之後,東方冰凌美眸冷冷盯著陽頂天。

「你可知道,你犯下了何等大錯?你今日放過這妖女,他日會有多少人慘死她劍下。」

陽頂天面色嘲諷道:「今日就有不少。甚至連你的小侍女都差點死在妖女劍氣下,當時怎麼不見你悲天憫人啊?」

「你懂什麼?」東方冰凌寒聲道。

「我不與你爭辯。與你這種女人爭辯,只是對牛彈琴。」陽頂天冷笑道:「我只想告訴你兩句話。」

「第一句話,對待別人你可以視為草芥。但是對你身邊的人,最好好一點。比如師娘,還有你身邊那個又傻又平胸的寧若寒。」

「你才又傻又平胸。」寧若寒此時剛剛醒過來,就聽到陽頂天的毒舌,頓時怒聲道:「你這個臭流氓,不許你這樣和小姐說話。」

陽頂天道:「看到了吧,多傻的女孩子,不好找了。」

頓時,寧若寒氣得說不出話來。

「第二句話。」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五年後,我會上陰陽宗向你挑戰。輸了,我死在陰陽宗。贏了,我就奪回我曾經被你踐踏的尊嚴,奪回師父交給我的陰陽宗主之位。我是認真的,你也不要當成兒戲。」

東方冰凌冷冷地盯著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五年後你上陰陽宗,和我生死一戰。贏者成為陰陽宗主。輸者,死1

陽頂天道:「假如我贏了,不會取你性命,只要你一個道歉。」

東方冰凌淡淡道:「我若連你都輸,又有何顏面苟活於世?。而且屆時我會斬下你的腦袋警告天下人,我東方冰凌不是誰都可以褻瀆的。」

她依舊如此高高在上,依舊如此視人若草芥。

陽頂天一陣齒冷,卻也不想再說什麼。

告辭,五年後,陰陽宗見1

然後,他轉身和西門烈走出柳絮山莊的廢墟。

……

陽頂天走出柳絮山莊后,發現後面寧若寒那個貧乳小美女也跟在後面。

「幹嘛?」陽頂天問道。

「來送送你,不可以啊?1寧若寒道,連這樣的話她都能說得如此兇巴巴的。

陽躲你有良心,我沒有白救你一次。」

「呸,別自作多情了。」寧若寒道:「是小姐讓我來轉告你,因為你沒有愚蠢到和獨孤鳳舞聯手,所以雲霄城不會被逐出天道盟了。」

『那就多謝東方仙子了。」陽頂天冷笑道。

「現在,你這個流氓可以滾蛋了。」寧若寒道。

陽頂天也不計較,揮了揮手,走到庄外,隨便抓了兩隻還沒有死的戰馬,稍作安撫,然後躍上馬背,朝著雲霄城的方向賓士而去。

「陽頂天,你這個臭流氓,我不是平胸,我也有胸部……「

*******

陽頂天和西門烈一路風馳電掣,在次日下午時分,終於到達雲霄山腳下。

陽頂天本來讓西門烈先回黑血城堡。但是他堅持一定要送陽頂天進城后再回去。

沿著寬闊石道上山的時候,陽頂天就感覺到有一股不對勁,因為通往雲霄城的石道上,此時竟然沒有一個人影。

這不應該,平時下午,這石道上來來往往可是有不少人的。

往前走了十幾里,已經快到雲霄城了,依舊沒有一個人影。

陽頂天不由得和西門烈對視一眼,然後加快速度。朝山頂的雲霄城衝去。

……

很快,兩人就到達雲霄城的城門下。

但此時,雲霄城門竟然禁閉!

平常,雲霄城門是要到晚上八點左右的時候才會關閉的。

而且,城牆上的守城武士竟然如臨大敵一般。很少張開的超級巨弩,此時竟然大大張開,放滿了晶石巨劍。

城牆上,密密麻麻沾滿了全副武裝的雲霄城步軍。

頓時,陽頂天和西門烈面色一變。

雲霄城出事了!

「來者何人,立刻離去,否則格殺勿論。」城頭上。響起一聲斷喝。

緊接著,幾十張強弩全部瞄準了下面的陽頂天和西門烈。

西門烈換換摘下斗篷,冷冷道:「是陽頂天少主和我,黑血騎軍統領西門烈。立刻開門。」

西門烈的話剛剛落下,頓時城牆上齊刷刷想起一陣抽出兵器的聲音,竟然是將他們當成了敵人。

「還不快開門?」西門烈冷聲喝道。

片刻后,巨大的城門緩緩打開。然後一支騎兵隊列隊而出,鷹隼一般的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和西門烈。完全充滿了戒備和冰冷,為首的便是西門炎。

「西門炎,雲霄城內出了什麼事情?為何如此戒備森嚴?」西門烈冷聲問道。

「唐辛小姐被殺。」西門炎道:「兇手是西門焰焰,已經被長老會軟禁,等候審判,事關重大,預防有人劫獄,所以全城戒嚴。」

他言語聲不大,但對陽頂天和西門烈二人來說,卻如同晴天霹靂。

怎麼可能?對於焰焰,陽頂天還是非常清楚的。雖然刁蠻任性,但心底善良,情急之下誤傷別人可能會有,但絕對不會主動殺人。況且,五年前那一次劇變后,焰焰修為大退步和唐辛已經是半斤八兩,又哪裡能夠殺掉唐辛。

「焰焰為何殺唐辛,可有證據?」陽頂天急道。

「你算什麼?我要向你稟報?」西門炎冷冷道。

陽頂天拚命地呼吸幾口,壓制住幾乎要爆炸的情緒和血液,讓自己稍稍冷靜些許,然後轉身朝西門烈道:「大哥,你立刻回黑血城堡,帶領黑血騎軍,包圍雲霄城。」

西門炎聽之,驚聲道:「陽頂天,你要造反嗎?」

「是1西門烈道,然後立刻轉身上馬,朝陽頂天道:「少主,我黑血騎軍不到,不要動手。」

「我明白。」陽頂天道。

西門炎望著西門烈的背影,嘶聲喊道:「老大,你瘋了?你這是要分裂雲霄城嗎?」

西門烈冷冷道:「瘋的是你們。」

然後,他猛地一抽馬背,快速奔向黑血城堡。

而陽頂天冷冷掃了西門炎一眼,然後猛地衝進雲霄城。

****

剛剛衝進城內,焰焰的侍女綠兒早就等在那裡朝陽頂天道:「姑爺,小姐被他們關起來了,你快去救她。」

「焰焰殺人究竟是怎麼回事?」陽頂天問道。

陽頂天一邊說話,一邊猛地將綠兒提到馬背上,催促著綠兒趕緊說。

「昨天,姑爺您離開后不久,唐辛就跑到小姐的院子里罵人,罵的話非常難聽,全部都是罵你的話,說要將你碎屍萬段。然後還罵了小姐,罵了夫人,罵了城主。」綠兒道:「把小姐都罵哭了,小姐當時很生氣,說了一句氣話,說唐辛我真恨不得殺了你。」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小姐今天害怕唐辛再過去罵,所以天不亮就出城避開她,說要去半路上接你回家,還說要和你商量,先搬到黑血城堡去祝」綠兒哭道:「結果幾個時辰后。小姐就被西門懼帶了回來,一同帶回來的還有唐辛的屍體,然後小姐就被軟禁起來了。」

陽頂天眉頭一皺,綠兒話中了信息量太少了,而且陽頂天堅信焰焰不會殺人,否則也不會為了避開唐辛,天不亮就出城。

「夫人呢?寧寧姐呢?」陽頂天問道。

「夫人在長老會和楊岩大長老對峙,寧寧姐在小樓中等你。」綠兒道。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決定先去寧寧那裡。有些事情或許寧寧可以說得更加清楚一些,一旦到了長老會,就是劍拔弩張了。

……

回到小樓后,寧寧直接從位置上支撐要起來,結果下半身無法動彈。幾乎要摔倒下去。

陽頂天趕緊過去,將她抱祝

此時的寧寧眼睛通紅,一臉的焦急,卻反而柔聲安慰道:「小天,你先不要著急,我們好好謀划。」

「寧寧姐,焰焰究竟有沒有殺人。我不相信她會殺人,儘管唐辛那個賤人是該死。」陽頂天道。

「我也不信焰焰會殺人,但是他們說認證物證俱在。究竟有沒有殺人,只有見過焰焰后才知道。」寧寧道。

「焰焰被軟禁在哪裡?」陽頂天問道。

「執法閣。」寧寧道:「我已經派出了幾十隻鳥兒。讓它們去詢問雲霄山上所有的飛禽走獸,希望有那隻鳥,或者那隻動物見到事情發生的情形,但是過來回復的這些鳥兒都說沒有動物看到。」

「寧寧姐你繼續在這裡等鳥兒。我去長老會。」陽頂天道。

「好。」寧寧道:「小天,一定要冷靜。」

「我已經讓西門烈大哥帶兵來了。如果到時候真的徹底翻臉的話,就動用武力逼迫他們叫人。」陽頂天道。

「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開戰。」寧寧道:「但是要做好最壞的動武打算,我立刻召集周圍百里所有的妖獸前來助戰。」

「好。」陽頂天道,然後走出樓閣,前往長老會。

****

長老會內,卻已經不見了西門夫人的身影,就只有楊岩一人。

「要是求情的話,你就不用開口了。」楊岩直接道:「律法無情,西門焰焰無故殺害同門,就算西門城主在也會處以死刑。」

楊岩大長老一開口便是冷酷無情,直接要斷了陽頂天的口。

「西門懼是親眼見到焰焰殺人嗎?」陽頂天道。

楊岩淡淡望了陽頂天一眼,冷聲道:「抬進來。」

頓時,兩個武士抬著一具屍體走了進來。

「你自己看吧。」楊岩猛地一掀屍體上的蓋布。

果然是唐辛的屍體,此時完全一絲不掛,身上的傷痕看得清清楚楚,在胸口位置,一處觸目的劍傷。

這個劍傷很嚴厲,火紅火紅的,如同綻開的火焰一般。

只有焰焰的鳳炎劍,才會刺出這樣的效果。因為鳳炎劍天生有火性烈火能量,刺入人體的一瞬間,猛地炙烤肉體,留下一朵鮮艷的火焰痕。

「唐辛身上傷口是鳳炎劍所創,西門焰焰身上傷口,是唐辛手中利劍所創。西門懼趕去之時,唐辛倒地斃命,西門焰焰手持滴血鳳炎劍,這和西門懼親眼所見有何區別?」楊岩冷道:「而且,西門焰焰和唐辛歷來便有舊怨,昨日西門焰焰也威脅說要殺唐辛。有動機,有人證,有物證,你難道還要翻天不成?」

看上去確實是證據確鑿,但陽頂天堅決不信焰焰會殺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陽頂天問道:「那你們決定怎麼辦?怎麼處置焰焰?」

楊岩冷道:「根據云霄城律法第二條,殘害同門者,殺!這還是西門城主親自頒布的,西門焰焰無辜殘殺同門,證據確鑿,三日後絞死。」

然後,楊岩冷冷盯著陽頂天,彷彿就等著他求情。

這個時候,陽頂天本來應該和他談判了。但是他不想現在談,因為西門烈的大軍還沒有到。

「我要去見焰焰。」陽頂天道。

儘管認證物證都在,但他還是不相信焰焰會殺了唐辛。

楊岩見到陽頂天不談條件,頓時神情一冷,道:「她被軟禁在執法閣中,雲霄城內西門懼掌管一切內務,讓不讓你去見,要看他的意思。」

*****

陽頂天去執法閣時,果然見到一隊武士正在把守,全副武裝,神情冰冷,不許任何人進入。而且這隊武士陽頂天一個人都不認識。

在執法閣的後院中,陽頂天找到了西門懼。

這個雲霄城的總管,焰焰曾經的痴戀者,西門無涯最傑出的義子。

此時,他臉上淡淡沒有任何悲戚之色,唐辛是他的未婚妻,現在唐辛死了,他依舊面無表情,沒有絲毫觸動。

陽頂天從來沒有和西門懼正面說過話,因為他覺得這個人太陰沉了,如同深不見底的黑井一般。

「我要見焰焰。」陽頂天道。

西門懼緩緩望了他一眼,然後點頭道:「好。」

然後,西門懼直接離開後院,來到執法閣的大門,掏出鑰匙打開執法閣的大門,然後望地下走去。

焰焰竟然被關在執法閣單獨的地下禁室內。

打開禁室的厚厚鐵門上的巨鎖,西門懼道:「她就在裡面,你自己進去見她吧。」

陽頂天推開鐵門,便要進去。

「陽頂天,想要聽我一句話嗎?」西門懼忽然道。

「說。」陽頂天道。

西門懼深幽的目光望著他道:「你太急於證明自己了。」

然後,西門懼轉身離開。

……

陽頂天輕輕推開鐵門。

「是誰?」裡面傳來焰焰充滿敵意和戒備的聲音。

「是我。」陽頂天柔聲道。

******

PS:不要擔心,焰焰不會有事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