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九十九章:再見東方冰凌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有了一個稍稍顯赫的名門。也被列為天下正道之中。 也正式因為雲霄城是天道盟的四十九個成員之一,所以西北秦家才不敢堂而皇之地吞併雲霄城,儘管此時的雲霄城是最虛弱的時候。 但是一旦雲霄城被開...

PS:第二更,5500字送上。我繼續碼字,爭取第三更。

我如此拚命,兄弟們用月票鼓勵一下吧!

********

進入山莊的大門后,就是一個巨大的演武場,陽頂天進入之後就立刻收到了無數充滿敵意的目光。

因為東方冰凌在他們心目中,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陽頂天竟然曾經想娶東方冰凌,這完全是對仙女最大的褻瀆。更何況此時陽頂天已經成為雲霄城的人,就剛才還在山莊門口公然踐踏他們陰陽宗的人,所以在演武場的山莊武士紛紛橫眉冷對。

不過,陽頂天對這些目光視若未見一般。

繞過一個迴廊,再穿過一個花園,便到了一個精巧華貴的樓閣面前。

這裡,就是東方冰凌在柳絮山莊的暫時住所了。

走進之後,頓時見到大堂之內坐著十幾個人。這十幾人雖然衣著不如在門口排哪僑喝嘶麗,但是一舉一動,都帶著上位者的氣度,毫無疑問這些都是西北大陸的大人物,基本上都是稱霸一方的雄主。

不過他們身份如此貴重,此時也都坐在這裡等候東方冰凌的召見。

見到寧若寒帶著陽頂天走進來,這十幾人頓時微微愕,然後目光全部落在陽頂天的臉上。

他們都很好奇陽頂天的身份,能夠坐在這裡等候的,基本上都是擁有百里領地以上的大人物,陽頂天看著如此年輕,怎麼也能進入這裡。

「在這裡等著,我進去稟告。」寧若寒道,然後她直接走了進去。將陽頂天留在大堂之內,也沒有看座奉茶。

「請問這位小友,是何方高足?」終於,有人忍不住問道。

「雲霄城,陽頂天。」

陽頂天話音落下。頓時大廳之內想起一陣奇怪的聲音,然後所有人都朝陽頂天露出奇怪的光芒。

當然,他們是上了級別的大人物,不會像門口那群人一樣直接開口諷刺之類。

「哦,原來如此,果然是少年英雄。」那個問話的中年人面色尷尬地敷衍兩句后。立刻坐下,目不斜視。

緊接著,在場所有人都目不斜視,甚至目光還有些躲閃,彷彿有些心虛一般。

陽頂天心中頓時不解,雲霄城地位尷尬。你們所有人目光有點奇怪這也沒什麼,可為什麼要心虛呢?

陽頂天還沒有想明白,寧若寒已經走了出來,朝陽頂天道:「你一個人跟我進來。」

陽頂天朝西門烈道:「大哥,你隨便找一個位置坐下,主人不懂事,客人就要隨便些。我一會兒就出來。」

「好。」西門烈大大咧咧隨便找了一個位置上坐下,然後朝陽頂天道:「要是有事,你直接喊一聲,我立刻便衝進去。」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目光朝他望來,目光中終究露出了諷刺,這裡高手如雲,你一個人衝進去有什麼用。

「好的,謝謝大哥。」陽頂天道,然後跟在寧若寒的身後走進了內堂。然後上了樓梯。

寧若寒的小腰如同楊柳一般是很細,但是屁股卻不算大,所以走在平底上的時候,臀部的曲線不算非常明顯。不過走在樓梯上,就很明顯了。腰臀曲線如同楊風擺柳一般,扭動得有幾分動人。

不過陽頂天不喜歡這個女人,所以完全無視。

寧若寒卻是忽然停了下來,朝陽頂天皺眉道:「你走在前面。」

陽頂天面色一寒,道:「擔心我在背後偷看你?占你便宜?放心吧,我妻子焰焰身材比你誘人一百倍,背臀曲線比你動人一千倍。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不能質疑我的品味。」

這話甚毒,寧若寒面色一變,頓時咬牙切齒地繼續往上走。

來到二樓的一個門前,寧若寒朝陽頂天冷道:「小姐在裡面,你自己進入,小心說話。不該說的別說,不該看的別看,小姐不是你這樣的凡夫俗子能夠褻瀆的。」

陽頂天也不和她一般見識,深深吸了一口氣,推開門走了進去。

*********

又要再次見到東方冰凌了,這個幾乎讓他刻骨銘心的女人,這種刻骨銘心和男女之情無關。

是因為,這個女人曾經踐踏過他的自尊,幾乎將他置於死地,甚至最親近的西門無涯,也間接毀滅在她的手中。

因為她是師傅的女兒,所以陽頂天不能單純地把她當成是敵人。但是,她是陽頂天這一生最大的對手,只有戰勝她,陽頂天才能找回今生的尊嚴。

打開門進入后,裡面還有一道門,一個珍珠錦緞簾將房間和外面隔絕開來。

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陽頂天掀開帘子走了進去。

直接見到的,就是東方冰凌的背影。

此時再見,真是有種仿若隔世的感覺,此刻的東方冰凌儘管站在眼前,但是卻感覺到她彷彿站在萬米之上的山巔,高高在上,遠不可攀。

「陽師兄,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東方冰凌道,聲音依舊如同玉碎一般的動聽冰冷。

「我倒是覺得彷彿過去了很久。」陽頂天道:「東方小姐找我何事,請直接說吧。」

東方冰凌緩緩轉過嬌軀,頓時一張絕美無雙,如夢如幻的面孔印入眼帘。

儘管陽頂天已經見過,而且內心對這個女人痛恨無比,但是依舊感覺到造物主的神奇,竟然能夠造出如此絕美無倫的臉蛋。

這真的是一張美到讓人窒息的面孔,甚至讓人自賤慚俗的面孔。

「楊師兄,幾天前來到西北大陸后,聽到你很多關於你的傳說。」東方冰凌美眸落在陽頂天的臉上,依舊沒有多少敵意。

此時,陽頂天知道東方冰凌為何沒有敵意了。

東方冰凌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傷害。所以在自己的心中,對她完全是恨之入骨。

但是在東方冰凌的眼中,自己卻是沒有任何分量,完全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路人甲,哪裡談得上敵意。

「聽說你創造了很大的奇。所以不由得心生好奇。」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頓時皺眉道:「就因為這個,你叫我來?」

「倒不是。」東方冰凌道:「我叫陽師兄來,是因為聽說你學習了一套非常非常玄妙的劍法,叫殺豬劍法,所以想讓師兄演示一番。」

頓時,陽頂天勃然大怒。

我陽頂天這麼幾百里的趕過來。就是為了給你演示劍法?

東方冰凌道:「陽師兄不要生氣,是因為在這套劍法中,我想起了另外一套劍法。我想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淵緣。」

「什麼劍法?」陽頂天問道。

「隱宗的劍法,婆莎渡劫劍1東方冰凌道。

隱宗?

陽頂天頓時一震,知道聽到這個名字的人,沒有人不震撼的。

因為隱宗。在這個世界上只絕對至高無上的。

儘管隱宗絕大部分時間都避世不出,但是每次世界劫難的時候,出來救世的就是隱宗。

這個世界,再強再強的高手爭奪的也僅僅只是世界第二。因為,隱宗是永遠的天下第一,沒有人能夠越過。

東方涅滅號稱世界第一,但那是除了隱宗的世界第一。隱宗是超凡脫俗的。所以完全不列入這個世界的高手排位。

一直都說的是天下三宗,陰陽宗,玄天宗,隱宗!

看上去,好像三宗並列。但實際上,在隱宗面前,其餘兩宗什麼都不是。隱宗,是這個天道盟無可質疑的領袖,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統治者。

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只要隱宗一句話。就可以輕易將他升上天堂,也可以輕易將他打入地獄。

只不過,自從二百年萬滅神殿出地獄海掀開滅世之戰,隱宗再一次力挽狂瀾拯救世界之後。已經足足二百年沒有見過隱宗的弟子行走天下了。

可一旦出現隱宗弟子,那這個人就是毫無質疑的天道盟領袖。不管他是誰,他是強是弱,只要他出現,他就是天道盟領袖。

現在,東方冰凌竟然說陽頂天的殺豬劍法可能和隱宗的婆莎渡劫劍有關,讓陽頂天怎麼能不震撼萬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確實非常大,確實已經足夠東方冰凌約見陽頂天。

「東方小姐見過隱宗的婆莎渡劫劍?」陽頂天問道。

「沒有,這個世界也沒有人見過。」東方冰凌道:「只不過聽到別人說起你的劍法,說殺豬劍法非常難練,之前幾乎所有練這套劍法的人最後全部都變成了瘋子。而且聽說楊師兄在雲霄城的大戰中使用這套劍法,連敗數名比你強得多的高手。天下劍法絕大部分只重玄氣,少部分重劍術。至於玄氣、劍術並重的,我只聽說過婆莎渡劫劍。而楊師兄的殺豬劍法,好像也是玄氣、劍術並重,所以我懷疑這兩套劍法中會不會有什麼淵緣。」

「所以,特此邀請楊師兄來演示一番。」東方冰凌最後道。

儘管東方冰凌說得合情合理,但陽頂天依舊微微皺起眉頭,感覺到一股不舒服。

你東方冰凌召喚一聲,我就要趕數百里路給你演示一套劍法,這也未免太輕賤了吧。

見到陽頂天的神色,東方冰凌道:「楊師兄不願意?」

「無可無不可之間,但確實有些不大樂意。」陽頂天道。

「我能理解陽師兄的想法。」東方冰凌道:「其實,我這次來還有一件事情,是受到西北秦家主君的邀請來主持天道盟的西北會議,西北秦家主君說這些年雲霄城對同盟殺戮太狠,提議將雲霄城驅逐出天道盟。」

「什麼?」陽頂天驚聲道。

天道盟,是之前為了抵禦邪魔道大軍而組建的聯盟。後來邪魔道大軍灰飛煙滅之後,這個聯盟也一直流傳了下來,一直掌控著整個世界的秩序。是整個世界上最龐大的勢力,對整個世界擁有絕對的統治權,完全是順昌逆亡!

可以說。天道盟成員對於雲霄城來說,是最大最重要的一個身份。失去了這個身份,對於此時的雲霄城來說,完全就是滅頂之災。

雲霄城的地位本來就非常尷尬了,一直被視為是陰陽宗的叛徒。所以雲霄城的弟子行走天下都有些抬不起頭來。這個情況,在二百多年前有所改善。

當時萬滅神殿率領的邪魔道大軍出地獄海之後,席捲天下,滅門無數。

極西大陸淪陷,西大陸淪陷,西北大陸淪陷大半。

最後。天道盟聯軍和邪魔道聯軍,決戰的地點就在雲霄城的邊緣,而那個時候,西北秦家已經徹底淪陷了。

那時,雲霄城便站在抵禦邪魔道大軍的前沿。而因為雲霄城地位尷尬,天下名門大宗。竟然沒有一家前來救援,後來還是隱宗一句話挽救了雲霄城,她說雲霄城與陰陽宗,只是我天下正道內部的矛盾,不是敵我關係。

然後,隱宗宗主的一句話又將雲霄城拉進了天道盟。

從此,雲霄城才有了一個稍稍顯赫的名門。也被列為天下正道之中。

也正式因為雲霄城是天道盟的四十九個成員之一,所以西北秦家才不敢堂而皇之地吞併雲霄城,儘管此時的雲霄城是最虛弱的時候。

但是一旦雲霄城被開除出天道盟,雲霄城就失去了被西北秦家吞併的最大障礙。

「這個會議,是昨天在柳絮山莊召開的,西北大陸所有的天道盟成員都已經同意了這個決議,包括你們雲霄城自己。」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不敢置通道:「雲霄城的人也來開會了,為何我們完全不知道?」

「是西門懼代表雲霄城長老會來的。」東方冰凌道:「他是第一個舉手同意的。」

「無恥……」陽頂天頓時大怒。

西門懼作為西門無涯最器重的義子,竟然如此狼心狗肺,如此跪舔西北秦家。簡直是無恥之極。

陽頂天沒有想到,西北秦家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如此之狠辣。秦少白剛剛到雲霄城還沒有立足腳跟,西北秦家的致命一擊就已經到來。

「不僅西門懼同意了,雲霄城的臣屬勢力也紛紛同意。並且揭發雲霄城的血腥罪行,尤其是鐵劍堡,還提出要誅殺西門無涯後人。」東方冰凌道。

陽頂天按下衝天的怒氣,冷聲問道:「那最後這個決議通過了沒有?」

頓時之間,陽頂天感覺到無比的悲哀,彷彿北洋政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的巴黎和會一樣。

敵人正在商議要不要吞併你,而你連開口發言的權力都沒有。

這個世界,如此的弱肉強食。

「還沒有通過,因為我還沒有表態。」東方冰凌道:「我是會議的主持者,隱宗避世不出,玄天宗在這件事情上也對我馬首是瞻。所以,我對這個提議有通過權,也有否決權!所以對於雲霄城的命運,我有絕對的權力。能不能讓它留在天道盟內,只需要我一句話。」

「你這是在威脅我?」陽頂天冷道。

「當然不是。」東方冰凌道:「西北秦家主君還提出,一旦這個決議通過。你將作為天道盟共同的犯人,比押解到陰陽宗,等候我的處置,罪名是竊有陰陽宗的宗主令戒。」

深深地呼吸幾口,陽頂天此時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了,對於西北秦家主君的手段他甚至已經不生氣了,完全是極度的仇恨。

讓自己平靜下來后,陽頂天朝東方冰凌問道:「你,是什麼態度?」

「陽師兄,我對你沒有任何敵意。」東方冰凌道:「今天我叫你來,假如你施展的劍法中哪怕和隱宗有一點點淵緣,那就沒有人敢提出將雲霄城開除出天道盟,因為這完全可以視為隱宗給陰陽宗留下了一套劍法,等於雲霄城就和隱宗有了關係。」

陽頂天道:「可是,天下間已經沒有人真正見過隱宗劍法了,又怎麼能辨認殺豬劍法和隱宗是否有淵緣呢?」

「所以我特別叫來了傾城劍派的少主雲萬里,你的劍法和隱宗有沒有淵緣,他一下便能認出。」東方冰凌道。

傾城劍派,三宗九門中的九門之一。

其實,原本它只是一個三流門派,不在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在二百年前滅世大戰的時候,傾城劍派儘管勢力微弱,但是表現得非常勇猛,豪不畏死。隱宗宗主見之,大為讚揚,然後傳給了這個門派一卷劍法秘籍,並且把傾城劍派掌門的獨女叫到身邊指點了幾日。

幾十年後,傾城劍派不斷崛起,一直位列九門之中。

所以,傾城劍派和是和隱宗關係最密切的一個門派。他們的劍法秘籍是隱宗宗主賜予的,儘管比起隱宗真正的劍法還差很遠,但也算有了淵緣,所以這個雲萬里確實能夠辨別出陽頂天的殺豬劍法和隱宗的婆莎渡劫劍有沒有關係。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道:「好,我同意1

「謝謝師兄。」東方冰凌道,然後朝外面下令道:「有請傾城劍派少主雲萬里。」

**********

大約幾分鐘后,外面響起一個男子清冷中帶著熾熱的聲音。

「傾城劍派雲萬里,拜見東方仙子。」

「請進。」東方冰凌道。

一個白衣男子走進來,果然氣宇軒昂,玉樹臨風,而且神情之間帶著天生的優越感,作為和隱宗最親近的勢力,他不管走到哪裡都受到特別的尊重,甚至東方冰凌,也對他稍稍有禮。

所以,傾城劍派早就一掃幾百年前的微弱,成為一方豪門了。

「雲少主,這位便是雲霄城的陽頂天。」東方冰凌道。

雲萬里持劍行禮道:「雲萬里,見過陽公子。」

天道盟中,就算不同的門派弟子,也都互相稱呼師兄弟。這雲萬里卻叫陽公子,擺明了內心瞧不起陽頂天的雲霄城身份,不願意和他並列稱呼。

「雲少主好。」陽頂天淡淡道。

雲萬里道:「聽說陽公子的殺豬劍法非常玄妙,甚至可能和隱宗有些許淵緣,雲萬里特來指教。」

陽頂天聽出來了,這個雲萬里口氣中不但帶著驕傲,竟然還帶著一股敵意。

很快,陽頂天明白對方這個敵意從哪裡來了。

雲萬里非常驕傲和隱宗有特殊的關係,這股榮耀他們要獨享,現在聽說陽頂天的殺豬劍法可能和隱宗也有關係,所以他們本能地產生敵意,覺得陽頂天要過來搶奪所遇他們的東西。覺得陽頂天不配享用這樣的榮耀,覺得他是心懷叵測的騙子,所以他本能地要揭穿陽頂天的真面孔。

「知道玄氣微弱,所以這一戰,我們只比劍術,不比玄氣,如何?」雲萬里道。

「好。」陽頂天淡淡道,然後緩緩拔出了夜梟巨劍,心中暗道:「雲霄城能不能留在天道盟,就全看你了,夥計……」

然後,二人來到大廳中央,當著東方冰凌的面,正式比拼劍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