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九十八章:柳絮山莊,陽頂天打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性命。」 「我爹爹昨天晚上就殺掉他了。」唐辛怒道。 頓時,陽頂天一驚,虎毒不食子,這唐伯昭竟然如此狠毒,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殺了。 唐辛借著冷聲道:「你都把他變成廢人了,那活著還不...

PS:月票好低迷啊,我要哭了!敢投我幾張,讓我往上沖兩名吧!

我繼續碼字去了!

*****************

陽頂天剛剛出了雲霄城不到十里,忽然一聲怒叱,然後一道紅色的身影從樹林中飄出,仗劍攔在陽頂天面前。

「陽頂天,納命來。」

陽頂天定睛一看,是唐伯昭的女兒,西門懼的未婚妻唐辛,此時她臉上,目中充滿了對陽頂天的刺骨仇恨。

「你殺了我弟弟,今日我就斬下你的頭顱,為他報仇。」唐辛冷道:「你是絕頂天才,我倒,你是不是我對手,我能不能殺了你。」

陽頂天目光一寒道:「我廢掉唐厲,那是他自找的,你如此私鬥尋仇,不怕雲霄城的律法嗎?而且,我根本沒有殺他,我留了他一條性命。」

「我爹爹昨天晚上就殺掉他了。」唐辛怒道。

頓時,陽頂天一驚,虎毒不食子,這唐伯昭竟然如此狠毒,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殺了。

唐辛借著冷聲道:「你都把他變成廢人了,那活著還不如死了。至於雲霄城律法,我在這裡殺了你,有誰看見?長老會巴不得你死,只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是天才,但是現在的你,十個都不是我的對手,今天你死定了。」

「去死吧1說罷唐辛猛地運起玄氣,仗劍猛地朝陽頂天刺來。

「白痴……」邊上的西門烈猛地掀開身上的斗篷,手中的巨劍也不出鞘,直接就砸了過去。

「砰……」唐辛如同紙鳶一般直接飛了出去,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不過沒有受多大傷。西門烈手下留情了。

見到西門烈竟然在邊上保護,唐辛面色一變,露出一絲畏懼。

「女人,這件事情不算完,等我們回雲霄城之後,一定會進行嚴懲。」西門烈冷冷道:「現在。你給我滾開,否則我殺了你,你也是白死……」

說罷,西門烈和陽頂天縱馬狂奔,直接沖了過去。

唐辛不敢造次,趕緊躲在一邊,望著陽頂天遠去的背影,充滿了無邊的恨意。

******************

距離雲霄城五百里的柳絮山莊,其實就是陰陽宗的產業。換成地球時代的話說。就是陰陽宗駐西北大陸的其中一個領事館,或者說叫辦事處。只不過天下有明文,任何宗派不得在其他勢力領地建設據點,所以只能掛著天道盟的旗幟。

包括商隊,軍隊都一樣,只要掛上天道盟的旗幟,就可以進入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領地。因為天下所有名門大宗,都是天道盟成員。

柳絮山莊。是一個大約三百畝的莊園,裡面大約有五百名陰陽宗的武士。當時建設柳絮山莊的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監視雲霄城。

傍晚時候,陽頂天和西門烈就已經到達了柳絮山莊門外。

頓時,見到一個非常壯觀的景象,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山莊的大門外,排著上千米的隊伍,全部都是豪裝怒馬。身份顯貴,都在這裡排隊等待東方冰凌的接見。

看來焰焰說得沒錯,整個西北大陸大大小小的勢力,全部都來朝拜了!

這東方冰凌,真是威震天下埃完全顯赫到了極致。

陽頂天頓時和西門烈對視一眼,露出複雜的目光。

「來者何人?」陽頂天二人剛剛落馬,頓時兩個小廝上前問道,看上去好像非常禮貌,實際上非常倨傲,完全不拿正眼瞧人。

怎麼陰陽宗的人一個個都和東方冰凌一個德行,傲得不得了。

「雲霄城陽頂天,西門烈,前來拜訪東方小姐。」西門烈道。

「雲霄城的?」那小廝的語調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而且聲調提高,然後臉上露出不太掩飾的鄙夷和嘲笑。

周圍正在排隊的人,聽到雲霄城三個人,臉上也露出古怪的神情。一部分是仇恨,一部分是鄙夷嘲諷。

雲霄城的地位一直都是這樣尷尬的,名不正言不順,雖然在天道盟的名單中,但是卻卻不在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全天下說起雲霄城都只有一個念頭,哦,陰陽宗叛徒。

不過在西北大陸大大小小的勢力,對雲霄城還是怕者居多。因為西門無涯在位這十幾年,幾乎滅門無數,拓地千里。不過現在,西門無涯不在了,他們不介意表示自己的仇恨和鄙夷。

在陰陽宗的底層,陰陽宗也雲霄城一直都是勢不兩立的,這小廝見到周圍人和他同仇敵愾,不由得膽子大起,冷聲道:「雲霄城的人來我柳絮山莊做什麼?難道要害得我一會兒用水洗去你們走過的路嗎?趕緊離開,我們柳絮山莊的入口就應該掛上一個牌子,雲霄城的人和狗,不許入內。」

「走,走,走……」接著,這個小廝開始上前趕人。

旁邊排隊的大大小小勢力門,哄然大笑。

陽頂天頓時要氣炸了,你東方冰凌寫信來約見,結果來到柳絮山莊門口,竟然受此大辱。

「裡面管事的,你們就任由這刁奴這樣放肆嗎?」。陽頂天怒聲喝道。

頓時,場內一片靜寂。

那個刁奴也頓時停了下來,臉上露出害怕神色,折辱陽頂天畢竟只是他私自的行為,沒有得到上方的命令,他這樣做也只不過想討好裡面的東方冰凌而已,儘管東方冰凌根本就不知道有他這個人。

陽頂天這麼大聲,裡面的人毫無疑問都聽見了,但是沒有一個人走出來,也沒有一個人阻止。

很顯然,柳絮山莊的高層也非常樂意見到這個刁奴羞辱雲霄城的人。

這刁奴彷彿受到了莫大的鼓勵一般,眼睛頓時一瞪,大聲道:「哦,我記起來你是誰了。陽頂天,就是那個想娶我們東方仙子的那個男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我見多了,但是沒有見過你這麼不知廉恥的,你也不去照照鏡子。你算什麼東西?敢對我們東方仙子痴心妄想,滾,立刻給我滾。」

陽頂天冷冷望著這名刁奴,又望著遠處的山莊大門,發出一陣冷笑道:「東方冰凌,你好大的架子,我還不稀罕見你。」

「大哥,我們走。」陽頂天道。

然後,和西門烈二人翻身上馬。

「慢著……」那刁奴冷生喝道:「給我下馬。走出去。你們這雲霄城的叛徒算什麼東西,敢在柳絮山莊門口行馬?給我下來!你以為是西門焰焰,你想上就上?」

說罷,這刁奴就要上前將陽頂天扯落馬下。

這刁奴嘴裡竟然敢不乾不淨扯到焰焰,陽頂天目光一寒,心中湧起一陣殺氣,冷冷道:「本來不想與你這樣的刁奴一般見識,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1

「踏過去……」陽頂天一聲爆喝。

頓時,他和西門烈縱馬狂奔。猛地從那刁奴身上踩過去。

「你敢?啊,饒命……」那刁奴頓時一陣驚駭欲絕的怒叱。

「礙…」然後,一聲凄厲的慘嚎!

他還沒有喊完,陽頂天的戰馬直接將他頂飛出十幾米,然後猛地狂奔,從他身上狠狠踐踏過去。

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那刁奴口中鮮血狂噴,生死不知。

頓時,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目光驚駭地望著陽頂天,沒有想到他真的敢在柳絮山莊面前直接將陰陽宗的人踩個半死。

一邊縱馬離開柳絮山莊。陽頂天目光如電掃射這群剛才起鬨折辱雲霄城的人,冷聲叱道:「你們,就是賤1

說罷,陽頂天和西門烈走也不轉地離開。

「慢著……」忽然,身後傳來一聲斷喝。

然後,一道雪白的身影閃電一般彈出,直接落在陽頂天和西門烈的面前,朝著二人冷冷道:「鄙人是山莊的管事柳成嚴,二人敢在我山莊傷人,還想這樣一走了之,也太小瞧我陰陽宗了吧。」

「是那刁奴自尋死路。」陽頂天冷冷道:「剛才這刁奴公然辱我,你沒有聽見?為何不出來阻止?」

「喲?什麼時候輪到雲霄城的人在我陰陽宗頭頂上放肆了?」柳成嚴冷聲道:「你雲霄城名不正言不順,本來就是一個叛徒之後,有什麼說不得的?在我山莊門口傷了人,就不要想走了,給我留下吧1

「來人……」柳成嚴一聲斷喝。

頓時,幾十道人影猛地飄出,瞬間將陽頂天和西門烈包圍在中間。

「嗆嗆嗆……」然後,幾十人整齊拔出了利劍,全部指向陽頂天和西門烈。

陽頂天大怒,道:「東方冰凌,這就是你叫我來的目的嗎?」。

柳絮山莊內,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大哥,我們殺出去1陽頂天冷聲道。

「好1西門烈猛地拔出巨劍,渾身猛地迸發出衝天殺氣。

陽頂天也緩緩拔出夜梟怪劍。

頓時,雙方大戰,一觸即發!

「住手……」終於,山莊內傳來一聲嬌叱。

然後,一道俏麗的身影飄飄而至,如同沒有任何重量一般,飄落在陽頂天的身邊。

這個少女,眉目如畫,穿著藍色的長裙,身材苗條婀娜,雖然胸部不大,但也算嬌挺,雖然屁股不肥,但也算圓翹,竟也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大美人。

只不過她臉上的表情和目光陽頂天非常不喜歡,完全是在模仿東方冰凌,那種盛氣凌人,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模樣,好像瞧不起天下所有人一般,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莫名其妙優越感。

「拜見寧姑娘……」頓時,山莊管事柳成嚴和幾十名山莊武士整齊彎腰拜下,恭敬無比,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你應該就是東方冰凌的劍侍寧若寒,她最心腹之人。

寧若寒對山莊管事等人正眼都不瞧一眼,美眸微微一挑,朝陽頂天望來,帶著淡淡的不屑道:「西門城主來我陰陽宗都恭恭敬敬的,怎麼輪到你這樣一個小角色,還敢如此跋扈?」

陽頂天冷冷道:「請寧姑娘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有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我是東方宗主的嫡傳弟子,你在我面前,也只不過是一介奴婢而已。」

寧若寒聽到陽頂天的話,頓時面色一變,目光一寒。

「我要是你,就不會再說話,因為你說的任何話,都會被人理解為東方冰凌的意志。」陽頂天冷冷道。

寧若寒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更加充滿了恨意,冷冷道:「小姐要見你,你跟我來。」

說罷,她直接扭轉嬌軀,彷彿不願意再看陽頂天一眼。

陽頂天在所有人稍稍畏懼的目光中,跟著寧若寒,朝柳絮山莊內走去。

這時候,所有人才想起陽頂天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東方涅滅的唯一傳人。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