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九十七章:蜜愛!東方冰凌相約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接著,陽頂天用一句流氓話,將這段對話推向了高潮。 「就單單你下麵粉嫩無毛,就已經秒殺她的。」陽頂天認真道。 「陽頂天,你這個大流氓。」焰焰一聲嬌嗔,直接扔下碗筷跑到陽頂天面前,在他...

頓時,一團火熱嬌膩的美肉入口,柔軟如雲,光滑如玉,卻是沒有半根私毛。兩朵花瓣,柔軟嬌嫩,彷彿入口即化一般。

「礙…礙…」陽頂天剛剛含住,輕輕一嘬,焰焰全身便猛地激顫,發出一陣嬌啼,整個嬌軀如同被電打過一般,沒有一點力氣,再也站立不住,直接癱倒下來,朝陽頂天的臉上壓去。

頓時,陽頂天滿臉全部被焰焰光滑柔軟的下腹壓住,伸出雙手抱著她的豐圓美臀,不讓她跌倒下去。一邊嘴裡用力地吮吸廝磨。

「陽頂天,你快停,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焰焰聲音已經顫抖得聽不出原聲了,整個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她那豐富的理論知識再也派不上用場,也掌握不了洞房的節奏了。

陽頂天剛剛要鬆開嘴,頓時一團火熱的媚液猛地湧進嘴裡。

焰焰的體質,比陽頂天想象中要敏感得多。

足足半分鐘后,焰焰的嬌軀才停止了顫抖,也才說得出話來。

漸漸地從陽頂天的臉上滑下,嬌嫩的美臀坐在他的腿上,頓時感覺到一處火熱巨大猛地定在她臀間,焰焰彷彿被燙了一下嬌軀猛地彈起,然後又緩緩坐下,輕輕將臉依靠在陽頂天的懷裡,絕美的臉蛋彷彿喝醉酒一般,儘是玫瑰色的紅,兩隻大眼睛嬌媚得彷彿要滴出水來。

「夫君,抱我去床上,接下來你來做,我,我沒有力氣了。」焰焰氣喘吁吁道。

「嗯。」陽頂天將焰焰的嬌軀抱起,頓時一具活色生香,雪玉玲瓏的胴體完全展露在他的面前。

焰焰其實不輕。大概有一百斤左右,但此時抱在陽頂天手中,就彷彿羽毛一樣柔軟輕盈。

輕輕將她放在床上,然後用毛巾輕輕擦拭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她真的像是一個瓷娃娃一般,全身每一處肌膚都光滑雪白。吹彈可破,幾乎沒有一絲瑕疵。

然後,將這具凝脂般的嬌軀抱在懷中,輕輕地撫摸。

「陽頂天,小時候我就想,男女光屁股在床上真的好奇怪埃」焰焰輕輕環抱著陽頂天的腰際,嬌聲說道,此時她美眸已經漸漸恢復了清醒,情慾已經漸漸淡去了。

「那現在呢?」陽頂天問道。

「現在。更奇怪……」焰焰道。

「好啦,都半夜了,我們趕緊做正事吧……」焰焰嬌聲道:「你想要什麼姿勢呀,我雖然沒有經歷過,但我什麼都懂的。」

陽頂天呼吸又是一陣急促,他很想說老漢推車你懂不懂。但是他沒有說,而是輕輕地翻身壓在焰焰的嬌軀上,頓時就彷彿壓在一堆雲團上一般。又軟又滑。

「哥哥,我準備好了。你進來吧……」焰焰顫抖道,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玉齒甚至都在打顫,然後她張開美腿,盤在陽頂天的腰間。

陽頂天俯下身,親吻著她的嬌嫩紅唇。

「焰焰。你真的準備好了嗎?」。陽頂天問道。

「當然啊,親小妹妹比進入身體實際上更親密更不要臉呀,我們連那個都做了,更何況這個呢。」焰焰道。

「可是,我感覺到你的身體有僵硬哦。你好像很害怕……」陽頂天道。

「只是緊張而已,每個女人都是這樣的。」焰焰道。

陽頂天又道:「焰焰,我進去之前,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啊?」陽頂天問道。

「五年前,你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陽頂天道:「我問過寧寧姐,她說要你親口告訴我。」

西門寧寧還說過,焰焰什麼時候把心給了他,就會把五年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他。因為,這是他內心最深的傷痛。

陽頂天剛剛問完,焰焰嬌軀頓時猛地一顫,整個嬌軀都變得僵硬!

然後,身體的溫度瞬間下降。從火熱滾燙,變得冰涼。

「我不是刻意想要知道什麼,而是因為這是你的心魔,折磨你的心魔,什麼時候你可以坦然說出來,什麼時候你就真正放下了。」陽頂天道。

女人只有找到真正心愛之人,才會將內心最深的傷痛和他分享。

焰焰絕美的臉蛋猛地變得煞白,臉上露出無比的痛苦之色,睜大美眸望著陽頂天,小嘴微微一張,彷彿要說什麼。

但是緊接著,又閉上小嘴,然後陷入痛苦的掙扎。

足足幾分鐘后,焰焰忽然抱著陽頂天的腰,大哭道:「對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陽頂天輕輕嘆息一聲,道:「沒關係,是我太急了。」

不止陽頂天太急,焰焰也太急。

陽頂天是心急,焰焰則是身急,在她看來把身體交給陽頂天彷彿是一個儀式,只要把身體交給他,就好像能夠徹底告別某種過去,就好像徹底奠定了某種關係一般。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自己才做到了什麼?僅僅只是在和焰焰的一次爭執贏了而已,只是一個堅持得到了回報。再說得直接一些,只是成功地突破了九星玄武者,有了角逐城主之位的資格而已。

自己對焰焰,彷彿還沒有做出過什麼奉獻,就要她對自己綻放內心,或許真的是太急了。

她還是不能說出那段撕心裂肺的往事,或許陽頂天還沒有完全佔據她的心靈。

「不要緊,不要緊……」陽頂天抱著焰焰,然後親吻著她的秀髮,道:「我們都還有時間,我們慢慢來……」

這一夜,兩個人相擁而眠。

次日早晨起來的時候,陽頂天依舊在焰焰的眼角發現了淚痕。

*******

接下來幾日,陽頂天依舊住在焰焰的小樓之中,但兩個人已經分房而睡,不是兩個人的關係變稀疏,而是避免該不該發生關係的尷尬。

焰焰有些時候也去陪西門夫人睡,但是所有的時候。她都如同一個賢惠的妻子一樣,把陽頂天照顧得很好,不管是穿衣梳頭,還是沏茶做飯,完全不像是一個千金大小姐的模樣。甚至彷彿是因為愧疚,她對陽頂天更加溫柔。更加無微不至。

只不過兩個人話好像因為某種關係而變得不多,因為一時之間,彷彿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兩個人彼此視為親人,但是距離內心深處的親密愛侶,彷彿又有一段距離。

寧寧發現了兩個人關係的奇怪,不由得問了起來,陽頂天便將那天晚上的事情說了出來。

寧寧姐直接嬌嗔柔聲道:「你這個傻子,可以愛過之後再問呀。」

借著,寧寧姐以細不可聞的聲音道:「女人下面張開了。嘴巴也張開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真是笨死了。要不是那天中午在客棧我們發生了親密的關係,你以為我會對你那麼好,那麼親近?」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面紅耳赤。

「傻瓜,這麼好的一個契機被錯過了,只能等待下一次契機了。」寧寧指著陽頂天道:「有下一次契機的話。你們必須把那事給做了,知道嗎?」。

陽頂天不由得一愕。道:「雖然我也很想,但是那件事情有那麼重要嗎?」。

「當然很重要。」寧寧姐難得白了陽頂天一眼道:「你這個傻子,什麼都不懂。」

……

不過接下來的幾日內,陽頂天也一直沒有找到那個傳說中的契機。而且,陽頂天還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練武。

雖然已經成功突破了九星玄武者。但是遠遠遠遠不夠。別說差西門炎,西門懼很遠,就連秦少白也遠遠不是對手。

秦少白才十七歲不到,明面上就已經是九星玄武士了。而且他為了做雲霄城主服用離玄丹洗去了之前的武技改學混沌滅天劍,修為足足退了一階多。甚至寧寧說過。九星玄武士只不過是秦少白拿出來騙人的,他實際上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畢竟他可是整個西北屈指可數的少年天才。

經過了陰陽五行陣的突飛猛進后,陽頂天才真正感覺到正常修鍊的緩慢。

儘管陽頂天已經努力到了極致,而且他的天賦也已經到了極致,他的武技也已經到了極致。

每天幾個十幾個小時的練武,兩個小時的吞玄吐納。

這樣十天下來之後,陽頂天的玄氣僅僅只突破了五分之一級的感覺。這樣下來,突破一級足足需要近兩個月。

當然,陽頂天這個修鍊速度已經讓無數人妒忌欲狂了,因為足足是他們的兩三倍了。

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只要十餘年,又一個強大的武尊級強者誕生了。

十幾年就突破武尊級強者,這完全是驚駭世人的速度。陽頂天的師傅東方涅滅都做不到,西門無涯也做不到。

目前整個天下,僅僅只有一個人做到了,那就是東方冰凌。

但是這對於陽頂天來說,遠遠不夠,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明天的城主大決武時,他最多剛突破玄武師,也就是和現在的秦少白一個級,那到時候完全不用比,直接認輸算了。

於是,焰焰再次提出,要用陰陽噬玄大法,儘管此時只能幫陽頂天突破一兩級最多了。

陽頂天當然拒絕了,只不過借著這個小小的契機,在焰焰的屁股上打了一計,兩個人本來稍稍有些尷尬帶著冷清的關係,竟然因為這小小的一記打屁股化解了,又漸漸地恢復了親昵。

只不過,兩個人都小心翼翼地維護著親昵的關係,沒有再冒進。

……

陽頂天依舊天天努力地練武,修鍊速度依舊和以前一樣,他的內心漸漸有些焦急起來。

「孩子,你不要急。」東方涅滅道:「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你還有一個月就可以突破玄武士了。然後,就可以修鍊殺豬劍法第二階。」

沒錯,殺豬劍法和其他武技秘籍不一樣。其他秘籍,每一階都有新的秘籍學習。而殺豬劍法確實每隔兩階才有新的秘籍。也就是說,陽頂天需要突破玄武士之後,才可以學習第二階的殺豬劍法。

「殺豬劍法如此玄妙,和其他的秘籍都不一樣。學習其他的第二階秘籍。玄氣最多突破半星不到。但是我相信殺豬劍法的第二階會有驚喜。」東方涅滅道。

想起了殺豬劍法,陽頂天不由得心頭一熱。

第一階就已經如此強大,更何況第二階。而且,陽頂天也非常期待第二階殺豬劍法帶來的突破。

最重要的是,又可以見到虛無飄炎前輩了,第二階秘籍裡面的他。不知道是否已經找到了傳說中的娜迦族。

「學習了殺豬劍法第二階后,你便離開雲霄城,到外面修鍊,那樣進度會比現在快很多。」東方涅滅道:「你一邊修鍊,一邊等待火雲魔洞那朵極品地火的綻放,準備鍛造劍魂雛劍,這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事情。這幾個月你在外遊歷期間,一不但要一邊修鍊,一邊還要找到寶貝。這樣你才能進入火雲魔洞鍛造雛劍。」

「什麼寶貝?」陽頂天問道。

「避火寒珠。」東方涅滅道:「這種寶珠是海底至寒能量凝結萬年才形成的,摸上去並不是非常冰寒,但裡面蘊含著無比強大的冰寒能量。只有含著它,才可以進入火雲魔洞,因為那裡面有一隻守護領主天火魔凰,這是一隻千年妖獸。如果沒有避火寒珠,宗師級強者都很難地獄它的致命火焰,根本進不了火雲魔洞。」

「避火寒珠?師傅。得到這個東西很難嗎?」。陽頂天問道。

「這東西雖然不算價值連城,但也幾乎是無價之物。不過去西南大陸的盡頭,或許會有驚喜。」東方涅滅道:「所以,所以你突破了玄武士,學習了殺豬劍法第二階后,就去西南大陸的盡頭修鍊,距離這裡大概八千里。傳說中的幽冥海,就在那個方向。」

此時,距離陽頂天突破玄武士大概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也就是說呆在雲霄城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月了,頓時他心中又有一陣不舍。

不過。這些年,他都不能停下奮鬥的腳步。

突破玄武士,學習殺豬劍法第二階,出外修鍊,得到避火寒珠,四個月後極品地火綻放,進入火雲魔洞鍛造雛劍。

這就是他接下來幾個月要做的事情,希望這幾個月內,自己能得到最大的突破。

*******

晚上,陽頂天和焰焰小兩口坐在桌子上吃飯。

想到馬上就要離開,陽頂天內心一陣不舍,稍稍猶豫片刻,就要和焰焰說起這件事情。

但是焰焰的神情好像非常古怪,老是用古怪的眼神看陽頂天,讓他好一陣不解。

「焰焰,你老拿這種眼光看我做什麼,搞得我心裡忐忑得不得了。」陽頂天道。

沒錯,此時焰焰的目光彷彿是一個抓姦在床的妻子一樣。

「夫君,你相好的來西北大陸了。」焰焰忽然道,語氣也怪怪的。

「相好的?我哪有相好的啊,我只有你一個。」陽頂天道。

「是你前妻,東方冰凌來了。」焰焰道。

「礙…」陽頂天一驚,道:「東方冰凌她來雲霄城了,來做什麼?」

「她才不會來雲霄城呢,她哪裡瞧得上我們雲霄城埃」西門焰焰扁了扁小嘴道:「她只是經過西北大陸而已,不過她可是九天的仙女,僅僅只是經過,整個西北大陸的所有門派,全部去朝聖了,就剩我們雲霄城一家沒去,西北秦家的主君都去海邊親迎了。」

到了此時,陽頂天對東方冰凌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天真的想法了。對她在這個世界的地位也有了清晰了認識,她的地位只有一個,那就是未來的天下第一人,天下唯一可能突破武聖強者的絕世之才。

現在,陽頂天也大概了解東方冰凌的實力了。有多強?才二十歲不到的她,目前雲霄城內,西門無涯一去之後,沒有一個人是她對手,楊岩大長老都不是。

說她是九天玄女,真是一點沒錯。

「她來就來唄,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陽頂天道,他沒有說和我有什麼關係,而是說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可見他是不缺乏這種談戀愛的聰明的。

「哼哼。你心中就難道沒有一絲酸澀,人家可是九天仙女,萬人景仰。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丫頭,你心裡落差很大吧。」焰焰嬌嗔道。

「切……」陽頂天直接啐了一口道:「和焰焰比起來,她算什麼?長得有你美嗎?兩個人差不多。胸部有你大嗎?沒有。屁股有你圓翹嗎?沒有。有你可愛嗎?什麼都不如你,就武功比你好。她有什麼可得意的。武功那麼厲害有什麼用,用來打老公嗎?」。

這話頓時說得焰焰眉開眼笑。

接著,陽頂天用一句流氓話,將這段對話推向了高潮。

「就單單你下麵粉嫩無毛,就已經秒殺她的。」陽頂天認真道。

「陽頂天,你這個大流氓。」焰焰一聲嬌嗔,直接扔下碗筷跑到陽頂天面前,在他胸口捶打了一計。

陽頂天趁機將她抓住,然後抱著她豐滿的嬌軀坐在自己腿上。柔聲道:「我喂你吃飯,好不?」

「不要,你這個流氓。東方冰凌下面有沒有毛你怎麼知道,你難道偷看過?」焰焰扭著嬌軀道。

「我沒看過,我猜的。」陽頂天用勺子餵給焰焰,認真道:「像下面沒毛這種億萬中無一的天賦,只有焰焰有,東方冰凌怎麼可能會有。」

「你這個臭流氓。你就是一個大流氓。」焰焰一口將陽頂天勺子裡面的豆腐咬下,然後小嘴直接比陽頂天封祝

「我也餓了。你這一口給我吃吧。」陽頂天一邊吻著她的小嘴一邊道。

「陽頂天,你好噁心呀……」陽頂天一邊掙扎,一邊張開小嘴。

兩人吃完親昵的一頓飯後,焰焰面紅耳赤地收拾碗筷,還要豎著耳朵,隨時準備陽頂天過來偷襲佔便宜。

陽頂天上前抱著他的小蠻腰。在她的耳邊柔聲道:「寶貝,我晚上睡你的床,好嗎?」。

「可是我月事來了……」焰焰低聲道:「上次給你,你裝腔作勢不要,活該……」

「我不是要做那事情。只是想抱著你睡。」陽頂天道。

「那我下面有血,熏死你……」焰焰輕輕一扭,掙脫了陽頂天的懷抱。

陽頂天感覺到空氣中濃濃的親密氣息,不由得在內心道:「原來這也是男女間的突破契機,感謝東方冰凌1

*****

當天晚上,陽頂天美美地抱著焰焰豐滿滑嫩的嬌軀睡了一夜,焰焰說有血腥味熏人,實際上她大白羊樣的身體,卻是香噴噴的。

起床,吃了早餐之後,陽頂天照例來到後山練武。

一路上,眾多弟子紛紛恭敬問好,儘管此時陽頂天修為還不如他們。陽頂天一一點頭回應。

在後山水邊,陽頂天盤坐在地,進入新的吞玄吐納。

此時,距離突破玄武士還半級左右,大概還有二十幾天,就可以突破玄武士,到時就是離開雲霄城的時候了。

綿長的玄氣一點一點進入陽頂天的體內,在玄脈中流轉煉化變成了純凈的玄氣,然後流入氣海之內,一點點匯聚。

就在他閉目煉化玄氣的時候,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走來。

通常在這個時候,是不會有人打斷他吞玄吐納的,陽頂天不由得猛地睜開雙目。

來人竟是西門烈,他的手中還有一封信。

「少主,東方冰凌給你的信。」西門烈道。

「東方冰凌給我寫信?」陽頂天頓時大愕,卻是想不通東方冰凌為何會給她寫信。

昨天聽到焰焰說東方冰凌這幾天來西北大陸了,陽頂天還覺得和自己沒有關係,沒想到今天就收到了東方冰凌的信。

陽頂天接過信,直接打開。

字寫得非常好,充滿了玄風秀骨,就好像東方冰凌的為人一般,冷漠而又高傲。

信的內容也非常簡單:

陽師兄:

見信好!

此次我途徑西北大陸,聽到許多關於你的傳聞,內心複雜不已。思來想去,想與楊師兄一敘,有重要之事相商。由於我的身份不便上雲霄城,所以在雲霄城東南五百里的柳絮山莊相候。

望速來!

師妹:東方冰凌。

這信中,東方冰凌竟然沒有流露多少敵意。陽頂天不由得疑惑道:「這信是誰送來的,會不會是有人假冒東方冰凌寫的信?」

「是東方冰凌的貼身劍侍送過來的。」西門烈道:「而且,東方冰凌的字跡應該沒人模仿得了,所以確認是東方冰凌的信無疑。」

東方冰凌寫信相邀,到底要不要去?

……

很快,西門夫人,西門烈,西門寧寧,焰焰,陽頂天五人坐在房間內,商量陽頂天到底要不要去柳絮山莊見東方冰凌。

「不要去,我覺得沒什麼好見的。」寧寧道。

「我很不喜歡這個女人,要見陽頂天,讓她自己上雲霄城。」西門夫人道。

西門烈直接道:「我遵從少主自己的意見。」

最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焰焰的臉上,或許在這件事情上,焰焰最有發言權。因為東方冰凌的身份特殊,而焰焰是陽頂天真正的妻子。

「去,去見,一定要去見。」焰焰直接道:「我倒要知道,這個裝腔作勢的女人就將想說什麼。」

……

次日,陽頂天騎馬出發,在西門烈的陪同下,前往東南五百里的柳絮山莊,見東方冰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