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六章:焰焰獻身(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2-02 04:43  |  字數:4951字

PS:兄弟們,新書月票榜名次真的有些後面,我想上去一些,幫幫我吧!

謝謝你們了!

聽到焰焰的話後,陽頂天不由得微微一愕,心中微微一盪。

就在陽頂天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秦少白竟然走到他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禮道:「陽師兄,今日的你,真是讓人驚艷啊。」

此時的他臉上帶著溫潤的笑容,全無之前的囂張,就彷彿今天處心積慮要殺陽頂天但不是他一般。

「好說。」陽頂天淡淡道,他臉皮沒那麼厚,也不怎麼會演戲。而且在這種生死大敵面前,也用不著演戲,誰都知道,只要一有機會,誰都會將對方致於死地。

原本,陽頂天以為焰焰會痛罵秦少白,至少會冷冷諷刺幾句。誰知道焰焰沒有,她只是微微皺了眉頭,絕美的臉蛋上露出無比厭惡的表情,就彷彿眼前這個俊美瀟洒的秦少白是一條噁心的蛆蟲一般。

不過,恰恰焰焰這個厭惡的表情是最毒的。直接擊穿了秦少白無恥的防線,他面色猛地一變,溫和淡雅的形態直接扮演不下去了。

「以後大家都在雲霄城,好好好親近親近。不過現在如此雪玉嬌娃在懷,陽師兄好好享用吧。」秦少白哈哈一笑道,然後轉身離去。

「這是我見過最噁心的男人。」焰焰在陽頂天耳邊嬌聲道,但是卻足夠讓秦少白聽見。

這對自命瀟洒的秦少白又是致命一擊,聽到這句話後,哪怕背對的陽頂天,他的身軀也猛地一顫。

他秦少白可以讓人愛,讓人瘋狂。也可以讓人害怕,讓人恨之入骨。但就是不能讓人厭惡,更加不能是噁心。這對他的魅力自信,毫無疑問是致命的打擊。

接著,西門烈走了過來,原本陽頂天以為他會上來拍一下陽頂天的肩膀,然後說一句好樣的,或者是上前擁抱一下。

但是西門烈沒有這樣做,而是持劍在胸前,朝陽頂天彎腰行禮。非常鄭重,非常恭敬!

這個意思非常明顯,就是把陽頂天當成了未來的雲霄城主,他即將要效忠的對象。

西門烈一直都是這樣一絲不苟的。

抬起頭後,西門烈道:「陽頂天,你做的比我想像中的要更好,義父不僅修為深不可測,眼光更是如此。」

「謝謝您,大哥。」陽頂天道。

「義父給了我一切,雲霄城也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會一直站在你的身邊。」西門烈道。

說完後,西門烈直接轉身離開,他要趕回黑血城堡。

而隨後而來的西門夫人,則完全是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了,說實在話她以前儘管一直支持陽頂天,但是卻沒有流露出多少親近之意。這次,她的目光非常溫柔。

「焰焰很調皮,你以後要好好管教的。但是焰焰也很善良,你以後要好好愛她。」西門夫人柔聲道。

「是,夫人。」陽頂天道。

「嗯,我相信你會的。」西門夫人柔聲道,然後也款款地離開,將時間留給之前還有誤會的小夫妻兩人。

寧寧此時坐在一隻鶴上。

過來之後,她掏出一包東西遞給焰焰,道:「這是陽頂天的葯湯,你晚上讓他泡一個時辰。」

焰焰接過來之後,湊在寧寧耳邊道:「寧寧姐,晚上我們一起到我房間吧。」

聽到焰焰的瘋話,寧寧臉蛋瞬間紅透,低聲道:「瘋丫頭,小醋罈子,就不要裝大方了。」

說罷,寧寧騎著白鶴朝自己的山谷飛去。

頓時,比武台上又只剩下焰焰和陽頂天兩個人。

「我們回家吧。」焰焰牽著陽頂天手道。

「好。」

然後,無數羨慕的目光下,絕美無雙的焰焰牽著陽頂天的手,朝她的小樓走去。

沒錯,是羨慕的目光。以前,則完全是赤luo裸的妒忌,現在最多只是羨慕,更多的是祝福。

在經過廣場的時候,許多雲霄城弟子依舊沒有散去,一邊給陽頂天讓開路,一邊說著熱情洋溢的話。

「陽頂天,我們擁護你!」

「陽少主,我們支持你。」

甚至,有人直接喊出了陽少主三個字。

陽頂天沒有說什麼,只是溫和笑著回應所有人,牽著焰焰的小手,朝她的小樓走去。

此時,夜已經深了!

焰焰的小樓內!

陽頂天躺在一個木桶裡面,裡面是熱氣騰騰的浴湯。

葯湯,陽頂天已經泡過了。

今天他受的傷看起來很嚇人,但不算非常嚴重。玄脈稍稍受創,但是服用了丹藥後應該很快就會好了,至於皮肉骨頭的傷,泡過葯湯之後也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此時,焰焰正一絲不苟地給陽頂天梳頭,幾乎是一根一根地梳理。

回到自己的小樓之後,焰焰反而變得安靜下來。臉蛋始終顯得酡紅,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但一直都很安靜,溫柔的安靜!

她就是這樣,嘴上豪放,內心羞澀。

「對不起,因為我的任性讓你這幾天過得那麼辛苦。」焰焰忽然開口道。

陽頂天靠在木桶上,閉著雙眼搖了搖頭。

「要不,我以後喊你哥哥好嗎?」焰焰忽然道:「喊陽頂天好奇怪,而且在我們這裡,好女人是不能直接喊丈夫名字的,喊夫君又好像太正經了。你比我大半歲,我以後就喊你哥哥,好嗎?」

「好。」陽頂天道。

「而且,我還說了那麼多絕情的話,你生氣嗎?」焰焰柔聲問道。

「不生氣。」陽頂天道:「你內心柔軟,所以說的話再絕情,也不會真的絕情。而有的人內心冷硬,所以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