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九十六章:焰焰獻身(求月票)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和焰焰相提並論。 而且非洲那種近乎誇張的圓翹不一樣,焰焰的圓翹,一點都不累贅,只有無限的誘惑和美麗。 陽頂天顫抖地摸上焰焰的豐肥雪臀,由於閉著雙眼,所以觸覺更加的明顯。那種嬌嫩,那種滑...

PS:兄弟們,新書月票榜名次真的有些後面,我想上去一些,幫幫我吧!

謝謝你們了!

聽到焰焰的話后,陽頂天不由得微微一愕,心中微微一盪。

就在陽頂天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秦少白竟然走到他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禮道:「陽師兄,今日的你,真是讓人驚艷埃」

此時的他臉上帶著溫潤的笑容,全無之前的囂張,就彷彿今天處心積慮要殺陽頂天但不是他一般。

「好說。」陽頂天淡淡道,他臉皮沒那麼厚,也不怎麼會演戲。而且在這種生死大敵面前,也用不著演戲,誰都知道,只要一有機會,誰都會將對方致於死地。

原本,陽頂天以為焰焰會痛罵秦少白,至少會冷冷諷刺幾句。誰知道焰焰沒有,她只是微微皺了眉頭,絕美的臉蛋上露出無比厭惡的表情,就彷彿眼前這個俊美瀟洒的秦少白是一條噁心的蛆蟲一般。

不過,恰恰焰焰這個厭惡的表情是最毒的。直接擊穿了秦少白無恥的防線,他面色猛地一變,溫和淡雅的形態直接扮演不下去了。

「以後大家都在雲霄城,好好好親近親近。不過現在如此雪玉嬌娃在懷,陽師兄好好享用吧。」秦少白哈哈一笑道,然後轉身離去。

「這是我見過最噁心的男人。」焰焰在陽頂天耳邊嬌聲道,但是卻足夠讓秦少白聽見。

這對自命瀟洒的秦少白又是致命一擊,聽到這句話后,哪怕背對的陽頂天,他的身軀也猛地一顫。

他秦少白可以讓人愛,讓人瘋狂。也可以讓人害怕,讓人恨之入骨。但就是不能讓人厭惡,更加不能是噁心。這對他的魅力自信,毫無疑問是致命的打擊。

接著,西門烈走了過來,原本陽頂天以為他會上來拍一下陽頂天的肩膀,然後說一句好樣的,或者是上前擁抱一下。

但是西門烈沒有這樣做,而是持劍在胸前,朝陽頂天彎腰行禮。非常鄭重,非常恭敬!

這個意思非常明顯,就是把陽頂天當成了未來的雲霄城主,他即將要效忠的對象。

西門烈一直都是這樣一絲不苟的。

抬起頭后,西門烈道:「陽頂天,你做的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好,義父不僅修為深不可測,眼光更是如此。」

「謝謝您,大哥。」陽頂天道。

「義父給了我一切,雲霄城也就是我的一切,所以我會一直站在你的身邊。」西門烈道。

說完后,西門烈直接轉身離開,他要趕回黑血城堡。

而隨後而來的西門夫人,則完全是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了,說實在話她以前儘管一直支持陽頂天,但是卻沒有流露出多少親近之意。這次,她的目光非常溫柔。

「焰焰很調皮,你以後要好好管教的。但是焰焰也很善良,你以後要好好愛她。」西門夫人柔聲道。

「是,夫人。」陽頂天道。

「嗯,我相信你會的。」西門夫人柔聲道,然後也款款地離開,將時間留給之前還有誤會的小夫妻兩人。

寧寧此時坐在一隻鶴上。

過來之後,她掏出一包東西遞給焰焰,道:「這是陽頂天的葯湯,你晚上讓他泡一個時辰。」

焰焰接過來之後,湊在寧寧耳邊道:「寧寧姐,晚上我們一起到我房間吧。」

聽到焰焰的瘋話,寧寧臉蛋瞬間紅透,低聲道:「瘋丫頭,小醋罈子,就不要裝大方了。」

說罷,寧寧騎著白鶴朝自己的山谷飛去。

頓時,比武台上又只剩下焰焰和陽頂天兩個人。

「我們回家吧。」焰焰牽著陽頂天手道。

「好。」

然後,無數羨慕的目光下,絕美無雙的焰焰牽著陽頂天的手,朝她的小樓走去。

沒錯,是羨慕的目光。以前,則完全是赤luo裸的妒忌,現在最多只是羨慕,更多的是祝福。

在經過廣場的時候,許多雲霄城弟子依舊沒有散去,一邊給陽頂天讓開路,一邊說著熱情洋溢的話。

「陽頂天,我們擁護你1

「陽少主,我們支持你。」

甚至,有人直接喊出了陽少主三個字。

陽頂天沒有說什麼,只是溫和笑著回應所有人,牽著焰焰的小手,朝她的小樓走去。

此時,夜已經深了!

焰焰的小樓內!

陽頂天躺在一個木桶裡面,裡面是熱氣騰騰的浴湯。

葯湯,陽頂天已經泡過了。

今天他受的傷看起來很嚇人,但不算非常嚴重。玄脈稍稍受創,但是服用了丹藥后應該很快就會好了,至於皮肉骨頭的傷,泡過葯湯之後也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此時,焰焰正一絲不苟地給陽頂天梳頭,幾乎是一根一根地梳理。

回到自己的小樓之後,焰焰反而變得安靜下來。臉蛋始終顯得酡紅,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但一直都很安靜,溫柔的安靜!

她就是這樣,嘴上豪放,內心羞澀。

「對不起,因為我的任性讓你這幾天過得那麼辛苦。」焰焰忽然開口道。

陽頂天靠在木桶上,閉著雙眼搖了搖頭。

「要不,我以後喊你哥哥好嗎?」焰焰忽然道:「喊陽頂天好奇怪,而且在我們這裡,好女人是不能直接喊丈夫名字的,喊夫君又好像太正經了。你比我大半歲,我以後就喊你哥哥,好嗎?」

「好。」陽頂天道。

「而且,我還說了那麼多絕情的話,你生氣嗎?」焰焰柔聲問道。

「不生氣。」陽頂天道:「你內心柔軟,所以說的話再絕情,也不會真的絕情。而有的人內心冷硬,所以說的話再溫柔,也是絕情。」

「嗯,」焰焰柔聲道:「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口口聲聲說要去幽冥海,但其實我心裡是不想去的,我也絕對不會在你回來之前不告而別的,我知道那樣的女人最蠢最討厭。」

沒錯,焰焰就是很聰明的女人,至少在男女關係上,除了偶爾管不住自己的脾氣外,有些時候固執外,她都是很聰明的。

「而且回來以後,就算你突破失敗了,我依舊會陪在你身邊,哪怕一起被趕出雲霄城。」焰焰又道。

陽頂天用力點了點頭。

對於焰焰這句話,他是絕對的相信,焰焰就是這種人,在你失意的時候,不管是因為品格也好,義氣也好,她都會堅守在你的身邊不離不棄,不管愛還是不愛。

一個女人能夠做到這些,那就是一個可敬的女人。

焰焰不僅僅是可敬的女人,更重要她還是一個可愛的女人。

因為有很多可敬的女人,在失意的時候可以陪伴你,安慰你。但是在得意的時候反而冷淡你,遠離你,尤其是你們兩人曾經有矛盾,而且錯的那個人是她的時候,由於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她們會選擇遠離。

但是,焰焰沒有這樣,她是直接跑過來認錯撒嬌。

「我還怕回來后就算我成功突破了,你也不會給我什麼好臉色呢。」陽頂天笑道。

「放心,我才沒有那麼傻。」焰焰嬌聲道:「那樣的女人,更蠢更討厭。」

「那天晚上我喝了酒之後,對你那麼無禮,你也不生氣嗎?」陽頂天問道。

「你打我屁股那次嗎?」焰焰道:「要是這也要生氣的話,那我娘就不要活了。這幾十年,她屁股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可是她和爹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夫妻。」

接著,焰焰撲哧一笑道:「而且你不是說過嗎?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而且還有一句話,打女人屁股,不算真打女人。」

兩個人又陷入了安靜,房間內的氣氛卻變得更加曖昧瑰麗,陽頂天也正是有些抵擋不住這樣的曖昧才閉上眼睛的。

「夫君,你以前睡過女人嗎?」忽然,焰焰問道,呼吸也頓時變得急促起來。

陽頂天心中一顫,微微顫聲道:「算睡過,但是沒有真正進去過。」

「今天,我就讓你進去,好不好?」焰焰顫聲道。

這話沒有一個字陰盪,但組合在一起,卻如同最濃烈的*葯一般,尤其是從一個純潔無瑕的絕色嬌娃嘴裡說出,頓時陽頂天心中猛地一盪。

然後,陽頂天頓時覺得後腦一陣柔軟,卻是被焰焰抱在懷中。

然後,她付下臉蛋,親吻這樣頂天的頭頂。

「從現在開始,就是我們的洞房時刻了。」焰焰顫聲道:「但是你要閉上眼睛,我不喊你睜開,你不許睜開,一切要聽我的,知道嗎?」

「好。」陽頂天的聲音都嘶啞了,心臟也彷彿要跳出胸前一般。

然後,他感覺到焰焰稍稍離開了他的身體。接下來傳來窸窸窣窣脫衣衫的聲音。

緊接著,是焰焰入水的聲音。

頓時,木桶內多了一具雪玉滑膩,活色生香的胴體。

一股女子的體香,頓時蕩漾在陽頂天的鼻間。

「哥哥,我的**很好看,對不對?」焰焰問道。

「對。」陽頂天道。

「那給你吃,好不好?」

「好……」陽頂天還沒有說完,嘴裡頓時一熱,一甜。

一團粉嫩無比的雪脂玉球頂著嬌嫩的鮮剝雞頭肉般的小櫻桃塞進了他的嘴裡,滿口的香甜,滿口的滑膩。

一股火焰,猛地在陽頂天體內點燃。

他猛地雙手將前面水中豐滿的胴體抱在懷中,嘴裡含著焰焰的玉乳,拚命地吮吸輕咬,彷彿要將這團凝脂吃到肚子裡面去一般。

「礙…」焰焰一聲顫抖的嬌軀。

「老公,你不能破壞規矩……」焰焰顫抖道:「要讓我來管的,你先不能動。我給你吃哪裡,你才可以吃,我給你摸哪裡,你才可以摸。我娘說過,掌握洞房的主動權,就是掌握未來的夫妻大權。所以今天晚上,你要聽我的,我已經計劃很久了。」

「好,我聽你的……」陽頂天說道,但是他發不出聲音,因為他嘴裡含著最甜美的東西。

然後,陽頂天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手。

「乖……」

焰焰小手撫摸著陽頂天的臉,然後往下抓住陽頂天的一隻手,摸向自己的小腰。

「我的腰很細,很滑,但是摸起來又軟軟,肉肉,對不對?比東方冰凌那直截了當的細,要好,對不對?」焰焰問道。

「對。」陽頂天含著一團雪脂點頭,用手掌摸著焰焰嬌嫩如雪的小腰。

然後,焰焰抓住陽頂天的手,漸漸往下摸。

頓時,下面急劇地變大,變圓。

「我的屁股很大,很圓,很翹,對不對?比東方冰凌的屁股好看多了,誘人多了,對不對?」焰焰道。

「對1陽頂天的呼吸已經急促到極點,鼻子不斷地朝焰焰的**噴處火熱的氣息。

然後,陽頂天摸上焰焰的豐滿雪臀。

焰焰大約有166公分,但是她骨架並不大,童顏豪乳的她,全身都是肉肉的,但是又玲瓏有致,前凸后翹。全身每一寸肌膚,都雪白滑嫩,吹彈可破,如同牛奶,又如同羊脂一般。

所以,脫光了衣衫的焰焰,絕對是最美麗妖嬈的焰焰。豐乳肥臀本來不是一個很好的詞語,會顯得有點艷俗。但是在焰焰身上,確實如此性感還帶著可愛,她就是一個用雪做起來的絕世嬌娃。全身每一處,都充滿了純潔而又致命的誘惑。

她的屁股,不依靠骨架,憑著一團雪脂,就顯得又圓又翹。

這是陽頂天見過最圓翹的屁股,包括在地球時代看過的所有愛情動作片,沒有一個女人能和焰焰相提並論。

而且非洲那種近乎誇張的圓翹不一樣,焰焰的圓翹,一點都不累贅,只有無限的誘惑和美麗。

陽頂天顫抖地摸上焰焰的豐肥雪臀,由於閉著雙眼,所以觸覺更加的明顯。那種嬌嫩,那種滑膩,讓人直接魂飛天外。

陽頂天先是小心翼翼地摸,然後漸漸用力地抓,彷彿要將自己的大手完全陷進去一般。

就在陽頂天對她雪臀流連忘返的時候,焰焰忽然猛地一掙脫,將陽頂天的手拿開,然後將玉乳從他嘴裡拔出。

陽頂天頓時發出一陣失望的呼聲。

但是緊接著,一陣水嘩啦啦流下的聲音,彷彿感覺到焰焰張開大腿,將一隻腳抬起踩在木桶的邊緣。他完全無法想象,此時眼前的風景有多麼香艷誘人,但是他要服從洞房命令,不能睜開眼睛。

「我的**好吃嗎?」焰焰問道。

「好吃1陽頂天道。

「那還有更好吃的,你還沒有吃過,沒有看過,沒有摸過的。給你吃,要不要?」焰焰顫聲道。

「要1陽頂天道。

「好,那給你吃,但不需咬,是噓噓的地方,我洗過了……」

然後,焰焰雙手微微用力,將陽頂天的頭往前按,一股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