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九十章:車輪大戰之……驚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作用,陽頂天你是自己尋死路,可怨不得我們。」 接著,唐伯昭望向比武台冷道:「這次擂台車輪著戰,各盡全力,難免會有流血受傷,就算喪命,也不無可能!所以,這一戰,生死由天1 這話一出,下面...

秒殺,竟然是秒殺!?

而且被秒殺的竟然是孫涓!

秦少白面色巨變,猛地站起。。楊岩大長老鬍鬚一顫,猛地坐直了身體。

焰焰和西門夫人,瞬間眼睛睜大,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

在場所有人,全部被驚得站起,目瞪口呆地看著比武台上的陽頂天!

怎麼會這樣?

本來所有的人都認為,陽頂天肯定是被開膛破肚的結局。但是比武場上,竟然出現如此顛覆性的畫面。

陽頂天五天之前不還是啟mng者嗎?練習了殺豬劍法的人不應該都是瘋子和廢物嗎?

孫涓是三星玄武者,卻被陽頂天一招秒殺,那陽頂天會是什麼級別,至少要比孫涓高几個星級,短短五天,陽頂天竟然就突破十幾星,這未免也太瘋狂了,上千年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例子。

……

比武場內,足足幾分鐘的寂靜!

「陽頂天……」忽然,一名本來就對陽頂天抱有希望的雲霄城弟子大聲喊道。

然後,呼喊陽頂天名字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西門城主萬歲,西門城主萬歲……」

最後,所有的口號都變成了西門無涯,好看:。

陽頂天這一戰,輸贏不僅僅代表他自己,還代表了西門無涯的威信和權威!

聽到下面cho水一般的呼喊,楊岩等人的面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本來今天是要讓陽頂天出醜打擊西門無涯的威信,但沒有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秦少白本來漫不經心地表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狹長的目光猛地縮起,望向比武台上的陽頂天。

秒殺了對手的陽頂天,臉上沒有多少表情,更看不到任何ji動。

短短五天,突破十幾級,完全是駭人聽聞。秦少白眼中閃過一道殺意。

「原本只是想要讓你出醜,斷個手腳然後再趕出雲霄城什麼的。現在你竟然敢表現得如此出色,那就留你不得了。」秦少白心中暗道,在下面cho水般的呼喊中,他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威脅。。

陽頂天不死,他的城主之位就坐不穩。

頓時,秦少白朝唐伯昭望去一眼,目中lu出冰冷嚴厲的命令!

沒錯,是命令!儘管他年紀還很小,儘管他修為比起唐伯昭要差很多,但是雲霄城所有人在他眼中,都如同奴僕一般。西北秦家才是整個西部至高無上的統治者。西門無涯死後,雲霄城什麼都不是。

唐伯昭微微點了點頭,手指頓時一劃!

對於眼前的這個情形,儘管他們覺得完全不可能發生,但是依舊做了相關的計劃和準備。

這個計劃,是秦少白親自製定的,名字就叫,殺陽頂天!

……

「肅靜1唐伯昭站在高台之上,厲聲吼道:「比如還沒有結束,不許聒噪1

接著,唐伯昭深深地望了陽頂天一眼,道:「陽頂天,你獲得了車輪戰的第一場勝利。你還需要再獲兩場勝利,才能成為我雲霄城的弟子,才有資格參加明天的城主之位大決武1

然後,唐伯昭望著剩下的九名挑戰者,道:「接下來,誰來挑戰陽頂天?」

剩下的九人,頓時一片寂靜!陽頂天的剛才那一招秒殺,實在是太驚人了!

「誰要是戰勝陽頂天,就可以留在雲霄城內。」唐伯昭朗聲道。

「我1其中一人排眾而出。

此人身體雄壯,面色陰戾,整個人lu出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見到此人,雲霄城所有弟子頓時lu出疑huo的光芒,因為這個人很陌生啊,實在沒有見過。

他們當然不會見過,因為這個人是四天之前才跟著秦少白加入了雲霄城。

他就是殺陽頂天的執行者,是秦少白布下的棋子。

「你叫什麼?」唐伯昭道。

「甘狼1陰戾男子冷冷道。

「你修為如何?剛才在大淘汰戰中,你排名第幾?」唐伯昭問道。

「排名倒數第九,九星玄武者1甘狼道。

頓時,所有人倒吸一口亮起!今年雲霄城的弟子那麼厲害嗎?往年,倒數第十名都是六星玄武者左右,今年倒數第九名竟然就是九星玄武者,。。

但是,他既然是秦少白布下的棋子,那麼九星玄武者肯定就只是他表面的實力,實際上肯定不止!他究竟是什麼實力,誰也不知道,就只有秦少白和他自己知道!

而且,他渾身上下都冒著嗜血的氣息,很顯然之前是經過殺場,不知道殺過多少人,身上才有這股濃濃的血腥味!

……

甘狼緩緩地走上比武場,來到陽頂天面前站定,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就如同望向死人一般!

高台上,焰焰和西門夫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一股擔憂和危險的氣息。而西門烈則陷入了回憶!

「我見過這個人,我一定見過這個人1西門烈道。

他確實見過這個人,但一下子實在想不起來了。但是看到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嗜血,殘暴!

此時,甘狼換換拿出了他的武器。

所有人一聲驚呼,他的武器竟然不是剛才比武用的劍,而是一對猙獰可怕的鋼爪,鋒利醜陋,上面沾染著觸目驚心的紅色,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

「我記起來了,此人是西北秦家角斗場的分屍狂魔,只不過之前他一直帶著黑色面具我沒有認出他來。」西門烈面色一變道:「此人在秦城角斗場,角斗百場,殺人過百,全一敗績!而且,每次殺人都必定將對手徹底分屍,極度殘忍血腥。他們這是要徹底致陽頂天於死地1

「卑鄙1西門夫人寒聲道。

焰焰道:「大哥,他此人修為如何?」

「不知道,但是死在他爪下的玄武士,不會少於十人。」西門烈道。

這話一出,焰焰和西門夫人面色劇變。

焰焰急忙道:「開始我看剛才陽頂天和孫涓那一戰,實力應該在七星玄武者左右,那對戰甘狼,豈不是必死無疑?」

沒錯,剛才陽頂天秒殺孫涓那一下看上去威風無比。但是修為高的人,一眼就看出,他的玄氣修為應該是在七八星玄武者左右。

而死在這個分屍狂魔甘狼手中的玄武士,足足不下十人!

況且,甘狼參加的一直都是最血腥殘忍的角斗戰。這可不是比武,在角斗戰中,輸者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所以,陽頂天儘管有了驚天的突破,但從來沒有真正經歷過殺常

而甘狼,身經百戰,是從鮮血和屍體中爬出來的。他擅長的不是比武,而是生死格殺!

秦少白派他出戰,是一定要致陽頂天於死地!

……

此時,唐伯昭的面孔也變得冰冷,嘴角稍稍帶著殘忍的微笑,望著陽頂天心中暗道:「沒有想到埋下的棋子竟然真的起了作用,陽頂天你是自己尋死路,可怨不得我們。」

接著,唐伯昭望向比武台冷道:「這次擂台車輪著戰,各盡全力,難免會有流血受傷,就算喪命,也不無可能!所以,這一戰,生死由天1

這話一出,下面的雲霄城弟子都聽出了一股肅殺殘忍的味道,不由得脖子一寒。

甘狼朝著陽頂天張開嘴,lu出了白森森的牙,彷彿要活啖陽頂天的血肉一般,其他書友正在看:。

「開戰……」唐伯昭一聲大喝,手掌猛地斬下,彷彿就此取走了一條性命!

「慢……」西門夫人楊佩佩猛地站起jio軀,朝著楊岩等人冷笑道:「大長老,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這個甘狼,他是我雲霄城的人嗎?他明明是西北秦城角斗場的那個分屍狂魔,你們將他夾雜在大淘汰戰中是什麼意思?你們見到陽頂天大展神威后,就那麼想要殺掉他嗎?」

秦少白緩緩地站起身,道:「西門夫人,他怎麼就不是我雲霄城的人了?既然我已經是雲霄城的人,那為何我帶來的人就不能是雲霄城的弟子?」

接著,秦少白望向陽頂天冷笑道:「如果說甘狼不是在雲霄城內學的武功,那陽頂天就是在雲霄城內學的武功嗎?殺豬劍法是雲霄城的武技嗎?陽頂天都可以成為雲霄城的弟子,甚至還要成為雲霄城住繼承人,那甘狼為何不可以是雲霄城的弟子呢?」

這秦少白果然狡詐善辯,他的話明明很荒謬,但是卻讓人無從辯駁。

沒錯,假如陽頂天可以是雲霄城的弟子,那甘狼當然也可以是。

西門夫人頓時氣得jio軀發抖道:「那這甘狼的實力明明已經超過了玄武士,為何卻混在十名淘汰者中,你們是何居心?」

秦少白冷冷一笑,不再辯駁。

到時邊上的西門炎笑地接了一句道:「應該是在大淘汰戰中,他發揮失常了,大淘汰戰中沒有規定不能發揮失常1

「西門炎,你狼心狗肺1見到西門炎如此無恥地公然站在秦少白一邊,西門烈忍不住暴怒道。

西門炎冷冷一笑,退了回去,沒再言語。

唐伯昭面孔一寒,道:「陽頂天,這擂台車輪戰不是兒戲,你眼前的對手已成定局。你要麼選擇戰,要麼就認輸,沒有第三種選擇1

戰?眼前這個甘狼是嗜血狂魔,十幾個玄武士都死在他手中,陽頂天只是一個九星玄武者而已。

不戰?那就是認輸,就要被逐出雲霄城!

「天色已晚,雲霄城幾千人沒功夫陪你耽擱。」唐伯昭大聲喝道:「戰還是認輸?我倒數三個數,你必須給我回答1

「三……」

「二……」

戰還是退?

戰可能死!退,就徹底失敗!

「一1唐伯昭發出最後倒數!

……

頓時,在場所有雲霄城弟子都望著陽頂天,等待他的最終選擇!

「戰!1

陽頂天猛地一聲大吼,手中的夜梟巨劍猛地往地上一砸。

頓時,一陣火星濺射!

******

ps:我是有不少存稿,但最近的幾萬字劇情,包括上架后要發的十來章,都是需要我重新寫的。

我每天要寫兩份稿子,所以每天都要寫到凌晨四五點,有些讀者不要質疑什麼。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