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八十八章:殘暴劍靈!比武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 「怎麼陽頂天還沒有來啊?該不會是真的怕了,逃跑了吧?」 「那還用說,你實在太天真了,竟然對陽頂天這樣的瘋子抱有希望,他早就溜走不知道多遠了,西門城主真是看走眼了,他幾天前才是一...

「小天,這是無忌前輩和趙穆大哥給你的。」在飄零鰩的背上,寧寧拿出一個長長的盒子遞給陽頂天。

這盒子入手冰涼,正是之前裝極品血烏金的盒子,可是那支極品血烏金劍已經毀掉了埃

打開盒子一看,頓時見到盒子裡面躺著一支模樣猙獰的怪劍,一股強大暴戾的氣息撲面而來,時時刻刻彷彿要擇人而噬一般。劍柄上,兩顆妖核緊緊地糾纏在一起,一顆藍色應該是千年夜梟的妖核,還有一個紅色應該是原來極品血烏金劍中玄火麒麟的妖核。兩個妖核都各有損毀,但是都模樣兇悍,彷彿互相都想吞噬了對方。

「這是怎麼回事?」陽頂天問道。

「是趙穆大哥在地上發現了這支寶劍,無忌前輩說這是極品血烏金劍的殘體,千年夜梟的爪子,玄冰寒鐵,還有千年夜梟與玄火麒麟的妖核,這四種東西在強大的能量下糅合而成。」西門寧寧道:「他們這支劍送給你了,他怕你不肯要,所以讓我轉交給你。」

「這怎麼行?這是恐怖恐怖山莊的東西啊,我都已經成功突破了,怎麼還可以貪心不足,收下如此強大的神兵利刃?」陽頂天道。

沒錯,這確實是一支神兵利刃埃構成這支寶劍的四樣東西,每一樣都珍稀無比。更何況四件東西結合在一起,在天地巨變中糅合鍛造而成,可見有多麼的強大。

寧寧道:「這支劍中有一股強大殘暴的能量,任何人觸碰都會被反噬,哪怕武宗級強者也承受不住,趙穆大哥握了一下直接被擊飛出去,口吐鮮血,無忌前輩說這支劍應該只有你才能用。」

陽頂天聽后,不由得伸手去抓裡面的這支怪劍。此時,確實依稀能夠看出,劍刃的主要形狀還是類似夜梟的利爪,看上去非常猙獰凌厲。

「小心,這僅僅只是無忌前輩的說法,它反噬的能量非常強大的。」寧寧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直接伸手抓住了這支怪刃。

頓時,一股無比強大無比暴戾的凶氣猛地湧出,竟然是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強大,彷彿直接要將陽頂天撕成了碎片。陽頂天的身體瞬間陷入冰涼,就彷彿瞬間要死去一般。

但是幾乎是瞬間,這股凶意又完全蟄伏下去,縮回到兩個妖核中,整支怪刃變得寂靜無息。

就這短短的片刻功夫,陽頂天的渾身已經全部被冷汗澆透。

「好強大的劍靈,好變態的劍靈……」忽然,陽頂天腦子裡面的東方涅滅道。

「師傅,這支劍裡面還有劍靈嗎?」陽頂天問道。

「有,非常非常強大的劍靈,而且是沒有意識不受控制的劍靈。」東方涅滅道:「這個劍靈是由千年夜梟和玄火麒麟的殘缺武魂糅合而成的,你體內有它們的能量氣息,所以你可以用這支劍,你甚至還能召喚裡面的劍靈,但是你千萬千萬不要這樣做。」

陽頂天道:「為什麼?」

「你的精神力太弱小了,而這道劍靈無比強大但是又沒有神識,以弱馭強的結果就是徹底魂飛魄散。」東方涅滅道:「而且對你以後修鍊劍魂,會有致命的影響1

修鍊劍魂,對陽頂天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絕對不可以受到影響!

「我知道了師傅,這支劍我就不用了,把它還給恐怖山莊。」陽頂天道。

「那倒不用,這支劍就算不召喚裡面的劍靈,本身就是一支非常強大的寶劍,足足有兩成的玄氣加成,完全是一支神兵利刃,就當成普通的兵刃來用也非常強大。」東方涅滅道:「在你去火雲魔洞鍛造出劍魂雛劍前就使用這支怪劍吧。而且當你找到天地級玄火練出魂劍的時候,這支寶劍裡面的劍靈剛好作為你魂劍吞噬的第一份武魂。」

記著,東方涅米激動道:「千年夜梟的武魂,玄火麒麟的武魂,還有那個強大無比的深淵領主。你的魂劍剛出世,就能吞噬三道如此強大的武魂,我實在無法想象你的劍魂修鍊速度會有多快。師父當年修鍊劍魂的時候,五年時間吞噬的武魂加起來,才比得上一隻千年夜梟的殘缺武魂而已。」

這話一出,陽頂天身上的血液猛地一熱,頓時無比期待鍛造自己的魂劍。

還有不到五個月,火雲魔洞的極品地火就要再次綻放,那個時候陽頂天就可以帶著他的四十五個萬年血烏金去鍛造自己的劍魂雛劍,真正屬於自己的寶劍。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雲霄城大淘汰戰!此時他已經是九星級玄武者,對這一戰,他充滿了把握,更何況他此時還有了玄氣加成二成的夜梟怪刃!

「焰焰,我沒有讓你失望,你也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在空中,陽頂天望著雲霄城的方向,內心無比的焦急火熱。

「雲霄城,我來了1

*****

此時,雲霄城內人聲鼎沸,足足幾千人在比武場上觀看。

一年一度的大淘汰戰,已經進入了尾聲,此時已經是最後一場比武!

原本每年的大淘汰戰陣勢不會這麼大的,雲霄城的大人物也基本上不會在常但是今年的大淘汰戰,高台上雲霄城的大人物全部到齊。

左邊是楊岩,唐伯昭,西門懼等人,足足幾十人,佔據了雲霄城的絕大部分勢力,尤其顯眼的是一個美艷無雙的婦人,她正是剛剛被西北秦家逐回雲霄城的楊師師。

右邊,只有區區兩人,西門夫人楊佩佩,和西門烈。氣勢和楊岩勢力比起來,完全是天壤之別!

不僅僅是所有的大人物全部到場,還有雲霄城的幾千弟子,也都全部坐在廣場之上。

這樣的大場面,雲霄城已經幾年沒有出現過了。

楊岩等人組織那麼大的場面,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徹底讓陽頂天出醜,讓雲霄城所有人對西門無涯指定的陽頂天徹底放棄希望。

因為西門無涯在眾多雲霄城弟子中的地位是崇高無上的,西門無涯將陽頂天指定為城主繼承人,雲霄城內還是有許多人從內心中擁護陽頂天。儘管之前陽頂天的名聲非常差,被說成了瘋子和廢物。可是,還是有很多雲霄城的弟子從內心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他們相信偉大的西門城主眼光絕對不會那麼差。

所以,為了打消這群人心中的希望,為了打擊西門無涯的威信。楊岩要讓所有的雲霄城弟子見到陽頂天出醜,讓所有人都看見陽頂天只是一個廢物癩蛤螅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陽頂天名正言順地趕出雲霄城。

只有這樣,秦少白才能真正坐穩城主之位,楊家才能真正重掌雲霄城!

所以,儘管此時比武場上的兩個人正拚命地激斗,可是沒有一個人去關心。所有人都盯著城門的方向,所有人都在等待陽頂天會不會歸來?

因為,只要最後一場比武分出勝負,大淘汰戰就結束了。陽頂天也就被視為怯戰,直接逐出雲霄城。

所以一時之間,比武場上的幾千名雲霄城弟子議論紛紛!

……

「怎麼陽頂天還沒有來啊?該不會是真的怕了,逃跑了吧?」

「那還用說,你實在太天真了,竟然對陽頂天這樣的瘋子抱有希望,他早就溜走不知道多遠了,西門城主真是看走眼了,他幾天前才是一個啟蒙者,想要一下子突破六星玄武者,完全是白日做夢啊1

「是啊,他要是能在幾天內突破六星玄武者,我當場就向他效忠,就認定他是未來的雲霄城主。」

「沒錯,他要是短短几天內能突破六星玄武者,那說明他是千年以來的第一天才,這樣的人才能振興我們雲霄城,我一輩子就把命賣給他了。」

「切,你們就做夢吧!就陽頂天那樣的廢物瘋子,幾天內突破十六級?別開玩笑了,要是他能做到,我當場把自己的腦袋擰下來1

「唉!陽頂天真的讓我失望了,這麼短的時間內不能突破六星玄武者也沒有什麼,但是他連來參加大淘汰戰都不敢,實在是太讓人心寒了1

「他當然不敢,他要是趕來參戰,必死無疑1

……

「砰1

比武台上,其中一名雲霄城弟子直接被擊飛,掉下了比武台。

最後一場比武結束,大淘汰戰正式出了結果,倒數十名弟子,已經全部比出來了,他們即將被逐出雲霄城。

「大長老,宣布結果吧,陽頂天那個廢物不敢來了。」唐伯昭冷笑道。

楊岩大長老頓時站起,拿起一個鎚子,朝著邊上的一個大鐘正要敲下。

「大淘汰戰結束……」

「慢著……」西門夫人楊佩佩站起身,指著天邊的落日道:「只要太陽沒有下山,大淘汰戰就沒有結束。」

「可是,比武已經結束了。」楊岩冷冷道:「至於陽頂天連來參戰都不敢,哪有資格做我們雲霄城的弟子,更別說成為城主繼承人,我真不知道城主是怎麼選的,挑中了這樣卑劣怯懦的廢物。」

緊接著,楊岩對著廣場大聲喊道:「我宣布,大淘汰戰結束,陽頂天和十名落敗弟子,一起被逐出雲霄城1

「不行1西門烈大聲道:「根據祖制,太陽沒有落山,大淘汰戰就不算真正結束。」

借著,西門烈朝底下雲霄城弟子大聲吼道:「你們相信西門城主嗎?相信的話,就發出你們的聲音,給陽頂天一次機會,也給你們自己一次機會!相信西門城主嗎?相信不相信?」

「相信……」底下,一部分雲霄城弟子喊道。

西門烈再次大吼道:「相信不相信?」

「相信1

「相信1

越來越多的雲霄城弟子大聲呼喊,畢竟西門無涯在他們心中,完全是神一樣的地位。

這下一來,楊岩等人的面色變得無比的難看,西門無涯就算不在了,在所有弟子心目中竟然還如此崇高。

「大長老,請給陽頂天證明自己的機會,在太陽落下之前,大淘汰戰不算結束。」西門烈道。

楊岩面色一寒,頓時要拒絕。忽然,一個俊美的少年走到他邊上,低聲道:「外公,給他機會。陽頂天此時爬得越高,等下跌得越慘!索性,就讓他死在比武場上1

這個少年,就是秦少白!來搶雲霄城主的少年天才秦少白,他說話時,臉上依舊帶著溫和的笑容,但是言語卻無比的狠毒。

「那好,你們想要徹底出醜,我就成全你們。」楊岩冷笑道:「距離太陽落下,還有一刻鐘。到時候陽頂天再不出現,就是怯戰,不但要逐出雲霄城,而且永遠列為雲霄城的恥辱1

「一言為定1西門烈道,然後退了回去,睜大眼睛望著城門口的方向,感覺到自己幾乎要窒息了。

「陽頂天,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讓夫人失望,不要讓焰焰失望,不要讓所有內心支持你的雲霄城弟子失望。你若不來,不僅僅你完了,義父的威信也完了1

頓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著西邊的落日。

望著落日一點一點地下沉,支持陽頂天眾人的心也一點點地下沉,整個身體也一點點地冰涼!

……

焰焰沒有在比武場上,而是站在雲霄城的城頭,只要陽頂天出現,她第一時間就能出現。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要落下。焰焰背著包袱,手中握著寶劍,一副遠行的打扮。

她此時望著西邊的方向,陽頂天依舊沒有出現,而太陽幾乎完全要落下。

「陽頂天,難道你真的要讓我失望嗎?哪怕你輸了,只要你能回來參戰,我就不會走,我就依舊是你的妻子,我就依舊原諒你,我依舊和你睡覺,用陰陽噬玄大法把玄氣給你。可是,你真的要讓我失望,要趕我去幽冥海嗎?」

焰焰的心,要隨著夕陽徹底落下。

此時,西邊的天空,忽然一聲高亢的鳴叫。

一隻優美的飄零鰩出現在視野中,擋住了西邊鮮紅的落日。飄零鰩上,兩道人影,一個陽頂天,一個西門寧寧。

焰焰心中頓時一陣狂喜,對著西邊空中的陽頂天,用盡所有的聲音大聲喊道:「陽頂天,你這個死鬼,你還知道回來1

……

在萬眾矚目中,飄零鰩緩緩降落在比武台上。

陽頂天直接跳下,朝著高台上的楊岩等人拱手行禮道:「大長老,陽頂天趕來參加大淘汰戰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