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八十二章:陰陽節到來!(拜求支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要自殺的意思,我僅僅只是想要表達我的意志,無比堅決的意志。」 趙穆猛一咬牙,太陽穴頓時猛地鼓起,便要下令趙無忌直接控制陽頂天強行帶走。 「算了。」趙無忌忽然緩緩道:「或許他註定就必...

PS:沖榜中,拜求推薦票,拜求會點啊!!

……

陽頂天發現,劍柄頭上直接鑲嵌的便是一顆火紅色的晶體,這應該就是那隻千年妖核了。此時整個劍身,完全是漆黑如墨,劍身上有細微的裂縫。

「這裂縫是因為劍靈的幾次暴虐反噬導致的。」趙無忌道:「所以,這支劍已經無法使用了。一旦被人握在手中,劍靈立刻暴起,不但會反噬握劍之人,還會將劍身徹底毀滅。」

「所以你記住,一定要一擊必中,握劍時間不能超過三個呼吸,否則你立刻會被狂暴的劍靈殺死。」趙無忌也重重強調道:「你還要注意,這支千年夜梟雖然玄氣被封印,但是外殼極度堅硬,就算這支極品血烏金劍也未必能刺穿。但是三百年前,它頭頂曾經挨過一劍留有深深的傷口,現在雖然已經痊癒,但是傷痕處防禦必不如其它錶殼,你一定要刺中那處傷口。」

接著,趙穆拿出一張圖,上面畫著便是千年夜梟獸。

此時,陽頂天才看到夜梟的廬山真面目。又扁又尖的醜陋腦袋,長長如蛇的頸部上長滿的倒刺,不大不小的身軀長著兩隻無比巨大的肉翅,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翅膀邊緣,鋒利如刃。長長的尾巴上,長滿了無數的倒刺。它的兩條後腿,非常粗壯巨大。兩條前腿,又細又長,幾乎不成比例,每條前肢上的四根爪子,如同幾十米的利刃一般,猙獰恐怖。

總的來說,千年夜梟很醜,很猙獰凌厲,每一寸地方都充滿了殺戮的氣息,果然是在萬千雷霆轟擊下的黑暗生物,如同地獄來的一般。

「他頭頂上的傷口就在此處,在整個頭頂最中央的位置。」趙穆指著圖畫中的夜梟道:「你一定要記住,拔出寶劍后直接刺下,沒有第二次機會。當然,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西門寧寧小姐能夠歸來,並且帶著可以將千年夜梟完全制住的寶物。」

「我相信她。」陽頂天道,然後伸手接過裝著血烏金劍的玄冰劍盒。

「戴上手套,你承受不了這可怕的冰寒的。」趙穆趕緊道。

不過,陽頂天已經捧過整支劍盒了,頓時雙臂一沉。

果然很重,足足一百多斤,果然非常冰寒,甚至不亞於不凍水池的深處。

見到陽頂天捧著玄冰劍盒竟然安然無恙,趙穆嘆道:「果然是至陽玄脈,真是驚人。」

陽頂天微微一笑,將玄冰劍盒放在地上。

殺死千年夜梟的極品血烏金劍有了,現在就等著寧寧帶著深海玄毒歸來了。

已經是最後一天了,再過五個小時,雙月就會遮住雙日,三百年一遇的陰陽日便會到來,屆時也是陽頂天進行五行陰陽陣法突破玄氣的時刻了。

但是,寧寧還是沒有回來。

趙穆已經將恐怖山莊絕大多數人都轉移了,因為若殺不死千年夜梟,那麼能量暴漲掙破封印的夜梟就會毀掉整個恐怖山莊。陽頂天一直在懸浮石板上閉目等待,偶爾低下頭與下面的夜梟對視。

今天的夜梟和往日有些不同,之前夜梟整個身體雖然都潛在岩漿之中,但是漂浮在上面的兩隻眼睛可是睜開的,可是今日它始終雙目緊閉,彷彿在醞釀著什麼。甚至,整個深淵的岩漿今天也顯得特別的安靜,沒有噴發,也沒有涌動。安靜之中,彷彿正在醞釀著可怕的能量。

雙日已經升起了,西門寧寧依舊沒有回來。

一個小時過去了,雙日普照,整個大地光明璀璨,寧寧依舊沒有回來。

兩個小時后,太陽東斜上空,寧寧依舊沒有回來。

三個小時后……

四個小時后……

此時,兩個太陽已經掛上中空,烘烤著整個大地,天上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一天中最炎熱的正午就要來了,距離日食,僅僅只有半個小時了!

但是,寧寧還是沒有回來。

陽頂天儘管依舊閉著雙目,但是身體已經開始微微顫抖,心跳已經開始加速,呼吸已經開始不平,腦子開始紛雜。

「寧寧姐為什麼還不來?是遇到危險了?還是回不來了?」

甚至,他已經忍不住多次去觸摸那支玄冰劍盒了。寧寧再不回來就真的來不及了,不但五行陰陽大陣無法進行,千年夜梟也會掙脫封印直接將陽頂天撕成碎片,將整個恐怖山莊,將這周圍百里之地全部撕成碎片。

「嚓……」忽然,頭頂的石門機關大開。

陽頂天猛地狂喜睜開雙目站起,便要開口呼喊。

「陽兄弟,是我1來人是趙穆,趙無忌背著他緩緩下降,落在懸浮石板上。

「趙穆兄,你怎麼還不走?」陽頂天道。

趙穆來到陽頂天面前,道:「我們馬上就要走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不過,你也要跟我們走,我們一共有三隻騎乘獸。」

「我不會走的。」陽頂天道。

「你必須走,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死在這裡。」趙穆道:「寧寧小姐真的趕不回來了,距離日食只有兩刻鐘不到了。」

陽頂天嘴唇一顫說過她會趕回來,就一定會趕回來,儘管我這句話說的很乾燥,但是我確實是這麼想的。」

「不,你只是付出太多,不願意就此放棄。」趙穆道:「男子漢大丈夫,就要拿得起放得下。錯過了這次陰陽節又能怎麼樣?難道就沒有下一次機會了嗎?」

「真的沒有了,趙穆兄。」陽頂天道:「我唯一突破玄氣的機會就是這次陰陽節,錯過了這次,就要等三百年之後,到那個時候我們都已經腐朽了。」

「我不信,你也不要信。」趙穆堅定道:「我不也是曾經絕望過嗎?我被東方冰凌一掌打成了廢物,幾年下來我也幾乎放棄了所有的希望。但是你出現了,我又恢復了。奇既然能發生在我身上,為何不能發生在你的身上?」

陽頂天激閱灤鄭唯一會發生的奇就是寧寧姐能不能回來?如果她在日食之前回來,那麼奇就會降臨在我身上。否則,我就徹底失去了奇。」

「放屁,失去了這次機會,只不過讓你強大得慢一些而已。」趙穆大聲道:「五年內打不過東方冰凌,那就十年,二十年。我已經當了五年的廢物了,我還可以等一兩年才能恢復到幾年前的修為,這又有什麼?五年內奪回來的是尊嚴,難道十年後奪回的就不是尊嚴了嗎?雲霄城也是,難道十年,二十年後奪回的雲霄城,就不是雲霄城了嗎?」

頓時,陽頂天沉默了。

良久后,陽頂天緩緩開口道:「趙穆兄,你說得對,說得非常有道理。但是我不會走的,我知道,我這一走,我就輸了。」

趙穆氣極反笑道:「那我問你,西門寧寧不回來你留在這裡有什麼意義?你能殺死千年夜梟嗎?」

「不能。」陽頂天道:「反而你們應該走了,再不走,就逃不脫千年夜梟的殺戮範圍了。它一發瘋,百里之內都是葬常」

「沒錯,我們是要走了。」趙穆轉色是你也要走了,我不和你講理了,你已經徹底瘋魔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去死,大伯,強行帶他走。」

陽頂天直接拔出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淡淡說道:「我沒有要自殺的意思,我僅僅只是想要表達我的意志,無比堅決的意志。」

趙穆猛一咬牙,太陽穴頓時猛地鼓起,便要下令趙無忌直接控制陽頂天強行帶走。

「算了。」趙無忌忽然緩緩道:「或許他註定就必須冒這個險,如果他過不了這一關,就代表他不是選定的那個人,隨他去吧。」

陽頂天放下匕首,深深鞠躬道:「謝謝前輩成全。」

「轟……」此時,大地忽然猛地震動,萬米之下的岩漿海猛地一陣涌動。

「時間快到了,我們必須馬上走了。」趙無忌道。

趙穆神情複雜地望著陽頂天,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保重。」

然後,他猛地轉身伏在趙無忌的背上,兩人閃電一般衝出了石門,消失在陽頂天的視野中。

陽頂天此時反而安靜了下來,閉上雙目,靜靜凝息,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轟……」又是一聲巨響,岩漿海開始湧起巨浪,千年夜梟獸緩緩睜開了雙眼,無比巨大無比深幽的雙眼,興奮,蠢蠢欲動的光芒。

它緩緩地從岩漿海中浮了起來。

此時碧藍的天空上,兩團黑暗漸漸侵入光明的雙日,一點一點的侵襲,一點一點地遮擋。

日食來了,雙月開始遮擋雙日。

整個大地,一寸一寸地變暗。

整個混沌大陸所有的人,無比敬畏地望著天空的雙日,緩緩跪伏在地,等待三百年最神秘,最恐懼,最神聖時刻的到來。

整個混沌大陸所有的妖獸,全部跪伏下來,蜷縮起來,躲進最安全的洞穴內,等待最恐懼時刻的到來。

唯有黑暗生物,此時蠢蠢欲動,此時無比瘋狂,此時無比興奮。因為三百年來它們最狂歡的時刻就要到來,因為他們的能量會暴漲十倍,儘管隨後是長達一年的衰弱換來不到一個小時的強大,但是他們也願意。

雙月一寸一寸遮擋著雙日,大地一片一邊地變得黑暗。

岩漿海下面,千年妖獸緩緩地站起來,從岩漿海站了起來,足足百米巨大的身軀。它比圖畫上的更加恐怖,更加凌厲,更加嗜血,也更加醜陋。

「人類,你想要殺我?」忽然,一道渾厚震撼的聲音在整個深淵內響起,是從千年夜梟嘴裡發出的。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