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七十九章:如何殺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寧也頓時美眸一寒,便要運氣玄氣,使用精神禁錮術。 「因為五年前我去過火雲魔洞。」殘面老者道:「你的謊言天衣無縫,但是偏偏這個破綻是我知道的,所以我知道你撒謊了。」 「那也不能證明趙無極...

「多謝。」陽頂天道:「我若成功,一定將恐怖山莊視為盟友,將趙穆兄視為盟友。你若不叛我,我絕不叛你。」

「一言為定。」趙穆伸出手掌。

「一言為定。」陽頂天伸掌相擊。

趙穆道:「按說,我應該將陽兄二位放出去,當成貴客招待。但是我山莊中有很多西北秦家的耳目,我既然將你們抓住了,若放出去當成上賓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所以這幾日只能委屈兩位在這裡了,等我安排妥當后,再請二位出去。」

他所謂的安排妥當,肯定是找到一個和秦紅棉相似的女人,喬裝打扮完后,砍下頭顱秘密送給秦少白。

「我不用出去,這裡正好,我剛好可以觀察這隻千年夜梟。」陽頂天道。

「那我先告辭了,將這件事情的首尾處理妥當。二位想要離開這裡只要招呼一聲,但是在我處理妥當之前最好不要離開陵冢塔。」趙穆道:「我會將一日三餐,還有生活必須送過來的。」

「多謝。」陽頂天道。

「告辭1趙穆道。

「你們帶少莊主出去。」忽然,那個殘面人道:「我和陽頂天先生有一句話說。」

「是1頓時,一名黑袍強者背著趙穆,漂浮上升從陵冢塔洞口離開此處。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后,殘面老者緩緩道:「小兄弟,你撒謊了。」

聽到殘面老者這句話,頓時陽頂天面色微微一變。

「莊主趙無極不是死在所謂的魔洞,應該是死在你手中的,就算不是也相差不遠。」殘面老者火紅的眼睛緊緊盯著陽頂天冷冷道:「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火雲魔洞的入口至少在五年前就已經坍塌了,或許更早1

陽頂天心中一驚,自己的言語幾乎毫無破綻,為何眼前這個殘面老者會知道。西門寧寧也頓時美眸一寒,便要運氣玄氣,使用精神禁錮術。

「因為五年前我去過火雲魔洞。」殘面老者道:「你的謊言天衣無縫,但是偏偏這個破綻是我知道的,所以我知道你撒謊了。」

「那也不能證明趙無極是我所殺。」陽頂天道。

「你的天賦非常驚人,莊主見到天賦如此高的人會第一時間殺死的,所以你肯定落入過莊主手中。但結果你活著他死了。那他的死肯定和你有關,儘管我不知道你用何等方法殺了他。」殘面老者緩緩道。

陽頂天內心震動,這個殘面老者是誰,竟然如此睿智,雖然沒有見過,但是猜測得幾乎絲毫不差。不過他之前就可以揭露陽頂天,但是卻沒有這樣做,反而等所有人都離開了才指出陽頂天在撒謊。

「先生這個時候說出這些,有何教誨?」陽頂天緩緩問道。

殘面老者緩緩走到陽頂天面前,眼角望到寧寧的舉動,道:「丫頭,你的天賦非常驚人,但是你的精神禁錮術對我這個級別是沒有用的。」

寧寧被說破后頓時一驚,然後微微一笑,收回了玄氣,道:「老先生有什麼話直說,不要嚇我們兩個小晚輩。」

殘面老者伸手抓住陽頂天的脈搏,一股玄氣猛地鑽入他的體內,這股玄氣無比的強大,飛快蔓延陽頂天的全身,然後他頓時面露驚色,緩緩說道:「好強的天賦,果然深不可測,難怪西門無涯和東方涅滅都會看中你。」

能夠看出陽頂天玄脈天賦的天下都沒有幾人,但是這個殘面老者竟然可以做到,陽頂天不由驚訝道:「前輩究竟是誰?」

殘面老者沒有回答陽頂天的話,而是繼續說道:「我剛才之所以沒有揭露你,是因為除了趙無極的事情外,你都沒有撒謊,而且你這人品行不錯,和趙穆擊掌約定的時候更是真誠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可以治療趙穆身上寒毒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陽氣凝結入玉針,而是你的血液便可以了,你的血是至陽之物。」

陽頂天點頭道:「沒錯,其實我現在就可以完全治好趙穆兄。」

「不用了,就分五次來治吧。」殘面老者道:「趙無極死在你手中肯定是他的過錯,他這個人已經瘋了,今日不死明日也會死。但是小夥子你要記住,一定要遵守今日的諾言,明白嗎?」

「我會的,前輩。」陽頂天道:「若有一日我能強大,定會為趙穆兄討回公道。」

「不止如此,還要將恐怖山莊從西北秦家手中解放出來。」殘面老者道。

陽頂天一愕,道:「我儘力而為。」

「你當然要儘力而為,西北秦家不會坐視你強大的,一旦發現你會成為他們的威脅,他們千方百計都會除掉你的。」殘面老者道。

他說得確實沒錯,西北秦家現在不殺陽頂天,只是因為現在的陽頂天是個瘋子廢物,對秦家沒有任何威脅,反而還有些用處。

「趙穆這孩子不錯,儘管你殺了他父親,但希望你不要有什麼心結,要以誠待他,他不會讓你失望的。」殘面老者道。

「我會的。」陽頂天道。

「我相信你。」殘面老者道:「西門無涯和東方涅滅都是絕頂英雄,我相信他們的眼光。但是,這隻千年夜梟誰也幫不上你,你要完全靠自己了,我拭目以待。」

然後,殘面老者身形緩緩上升道:「告辭了。」

望著殘面老者越飛越高,便要離開這處深淵洞穴,陽頂天忍不住問道:「前輩,請問您的姓名。」

殘面老者身形一滯,而後緩緩道:「趙無忌。」

「趙無忌。」陽頂天心中一驚,此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趙無極當年搶莊主之位,只是想要廢我武功,將我囚禁,倒沒有想要殺我。是西北秦家將我恐怖山莊高手殺得乾乾淨淨,將我扔到岩漿之中,將我燒成這個模樣。當日便是趙穆救下了我,然後將我偷偷藏了起來,找了無數藥物瓊漿將我救了回來。」趙無忌緩緩道:「所以這個孩子不錯,你不要負他。」

「是,前輩1陽頂天躬身行禮道。

趙無忌袖子輕輕一甩,頭頂的石門打開,趙無忌躍了出去,石門重新緊閉。

「此人竟然是趙無忌,難怪如此之強。」寧寧道:「他距離宗師僅僅只是一步之遙,若當時趙無極不喪心病狂引入外敵,只怕恐怖山莊會成為這幾千里的第三個強權,僅次於西北秦家和雲霄城。」

「是啊,趙無極自己是得到莊主寶座了,但是恐怖山莊也徹底淪落了,這個人真是愚蠢至極。」陽頂天道。

這個時間不管任何一派,只要出了一名宗師級強者,勢力就會有質的飛躍,立刻會成為天下第一等強權。因為宗師強者是一個非常小的圈子,只要步入這個圈子,那這個世界最強的一群人就會認同你,承認你的地位。

「這個世界真是人才輩出埃」陽頂天讚歎道:「恐怖山莊不在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中,竟然也差點出了一名宗師級強者。」

寧寧道:「其實,三宗九門二十七派只是名門大派壟斷的結果,未必在這名單裡面的就是強大的,也未必不在名單裡面的就是不強的。」

陽頂天道:「如果趙無忌不遭陷害,成功晉級為宗師級強者,那他就成為和西門師叔一個級別的高手了嗎?」

「不是,他只是宗師級高手。」寧寧道:「義父則是大宗師級高手,只是他平常低調,在海上那一戰之前天下都以為他只是宗師級高手,大宗師級才是這個世界頂尖強者。宗師級和大宗師級之間幾乎是天塹相隔,絕大部分宗師窮極一生也無法跨越。」

陽頂天不由問道:「那天下大宗師級強者,共有幾人?」

「天下正道中僅有義父,東方宗主,祝青主和隱宗宗主四人。」西門寧寧道:「義父的玄脈天賦在四人中是最弱的,但卻也是最有可能衝擊天下第一高手的。如果不是遭遇橫禍,五年後祝青主便不是義父對手,十年後東方宗主未必是義父對手,二十年後義父甚至可以和隱宗宗主一戰。」

陽頂天心中頓時一陣抽搐,西門無涯本是要問鼎天下第一的,卻因為救自己而提前涅滅。

「西門師叔,我完成你未完成的使命,哪怕付出所有。千年夜梟,你就是我的第一步。」陽頂天望著萬米之下的岩漿海,此時千年夜梟已經全部潛入岩漿了,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千年夜梟的方位,彷彿要穿透岩漿一般。

******

「師父,千年夜梟就在下面,我應該怎麼殺死它,取到它的妖核?」陽頂天在心中問道。

東方涅滅沉默了良久,道:「上天真是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明明只需要一個低級的電系妖核便可以了,它卻給你一隻強大無比的千年夜梟,一隻比大宗師級強者更可怕的領主級妖獸。」

是啊,陽頂天對此也有些哭笑不得。

東方涅滅接著說道:「它的能量雖然完全被封印住了,但是依舊擁有無敵一般的防禦,它的表皮經過雷電無數次轟擊早就比任何金屬都要堅硬,幾乎所有的武器都無法刺穿它的外殼,。」

「它的玄氣雖然被封印住了,但是本身的力量霸道無倫,至少擁有上百萬斤的力量,哪怕是宗師級強者靠近,也會被一掌拍死1東方涅滅繼續道。

「礙…」陽頂天頓時驚愕出聲。

宗師級都無可奈何的千年夜梟,他一個啟蒙者要自己單獨殺死,這完全比天方夜譚還要誇張啊!

「師傅,那這千年夜梟就沒法殺死了嗎?」陽頂天忍不住問道。

「可以殺死1東方涅滅道:「但是,需要兩件東西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