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八章:折服,送夜梟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1-23 18:41  |  字數:4191字

趙穆聽到陽頂天的話後,頓時色變,冷聲問道:「你為何會知道這些?這是我恐怖山莊的絕頂機密,除了歷代莊主,無人知道,你為何會知道這些?」

頓時間,趙穆的目光頓時變得陰冷寒厲,只要陽頂天一旦說錯,或許立刻便殺身之禍。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隻玉佩,黑色的玉佩,上面雕琢著一隻怪獸,隱約便是千年夜梟的形狀。

「少莊主還認識這個嗎?」陽頂天問道。

「你見過我父親?他在哪裡?」趙穆顫抖道。

「他已經死了。」陽頂天道。

趙穆身形一晃,頓時要昏厥過去。

「不可能,我父親修為接近宗師,天下間能夠殺他的人不多。」趙穆厲聲道:「你在哪裡見到他的?」

「八千里外的一個洞外。」陽頂天道:「他在那裡找到了一地火,要將血烏金融化成雛劍,被那裡的守護妖獸天火魔凰所殺,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只剩下半個身體了,他將玉佩交給我,讓你立刻離開恐怖山莊,陰陽節時千年夜梟會掙脫封印,徹底毀滅整個恐怖山莊,他要你到一個無人知道的地方平安生活一輩子。」

陽頂天的話大部分都是真的,八千里外確實有個火雲魔洞,裡面有一朵極品地火,而且裡面也確實有一隻非常強大的天火魔凰,這是東方涅滅告訴他的,當年東方涅滅就是想要去這裡煉造雛劍,結果發現了裡面的天火魔凰,於是果斷退出,去尋找另外的地火。

「父親……」趙穆悲慟大哭,頓時跪倒在地。

趙無極這個人心狠手辣,性格扭曲,冷酷無情。但唯獨對自己的獨子例外,否則當時也不會為了趙穆跪在陰陽宗面前三天三夜了。

在場眾人靜靜不語,唯獨趙穆一人跪在地上,痛苦地哭泣,哭得撕心裂肺,斷腸催魂。

足足十幾分鐘後,趙穆抬起頭,此時他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對陽頂天的態度也變得溫和,道:「我父親他在最後的時刻,可安詳嗎?」

陽頂天微微一陣猶豫,道:「說不上安詳,有些不甘,但又有些解脫。」

趙穆又痛哭出聲道:「他終其一生都在修鍊劍魂,最終卻死在了上面,上天何其不公。」

緊接著,趙穆擦拭過淚水,問道:「那……先生可曾安葬了他?讓他免得拋屍野外被野獸欺凌?」

此時,趙穆甚至換了一個稱呼,叫陽頂天為先生。

陽頂天臉上露出一絲愧疚道:「抱歉少莊主,當時情形非常危急,天火魔凰一路追殺出來,整個洞穴天崩地裂,我甚至沒有完全聽完令尊的遺言就立刻逃走了。不過請放心,整個火雲魔洞大部分都坍塌了,令尊被埋在裡面不會被野獸欺凌的。」

這樣一說,趙穆反而更加相信陽頂天的話了。

「不管如何,還是謝謝你了。」趙穆起身,朝陽頂天行了一禮。

「慚愧,慚愧……」陽頂天道。

接著,趙穆輕輕嘆息一聲道:「既然先生知道,那我就不再隱瞞了。就如同先生所說,現在這隻千年夜梟對我恐怖山莊非但不是寶物,反而是災禍了。我將它給你也沒有什麼,只不過我恐怖山莊歷代莊主都對它無可奈何,先生修為並不高,又該怎麼收服它呢?」

陽頂天苦笑道:「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不是要收服他做武魂,而是需要它的妖核。」

趙穆頓時更加驚愕,道:「妖核?那可是要殺了這隻夜梟啊?它的妖核雖然珍貴,但是比起它本身來說,卻是一文不值啊。」

沒錯,獵殺千年夜梟只是為了妖核,這比買櫝還珠誇張了一萬倍。千年夜梟的價值比它的妖核至少高了幾千上萬倍。

「我又何嘗不知啊。」陽頂天苦笑道:「但我確實是需要它的妖核。」

趙穆道:「不瞞你說,我們祖上雖然封印了這隻千年夜梟。但那是趁著他最最虛弱的時候,現在想要殺掉這隻夜梟,我估計要西門城主,秦家主君,東方宗主等大宗師一起聯手才可以做到。所以想讓我們恐怖山莊殺死它取到妖核,我們確實無能為力。」

「不能由別人來殺,要我親自殺。」陽頂天道。

「怎麼可能?」趙穆道:「先生就算強大一萬倍,也殺不死這隻千年夜梟啊?你準備如何做?」

「老實告訴少莊主,我不知道。」陽頂天道:「我只能等待上天的安排,拿著我的性命去拼,如果上天不助我,那我必死無疑。」

趙穆驚愕,緩緩問道:「你為何如此,這完全是取死之道啊?」

「除此之外,我無路可走。」陽頂天道:「不過請放心,就算我死,那在死之前,也會治好少莊主身上寒毒的。假如我失敗橫死,那還請少莊主幫忙將我身邊的女人送回家。」

「我不會走的。」寧寧柔聲道。

趙穆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道:「我還是無法理解,我在想來,凡人若能夠活就絕對不願意死。先生如此做完全是取死之道,請你務必坦白。這隻夜梟已經是災禍,我大可放棄,因為兩日內我們所有人都會離開恐怖山莊,等於徹底放棄了這隻千年夜梟。但是我最痛恨欺騙,如果先生不能說服我,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說服你什麼?」陽頂天道。

「讓我相信,你寧願死也要得到這隻千年夜梟的妖核。」趙穆道,然後他緊緊盯著陽頂天。

陽頂天垂下頭,漸漸嘆息一聲,思考了幾分鐘後抬起頭,緩緩道:「我叫陽頂天,這個理由足夠嗎?」

頓時,趙穆愕然,面孔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