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七十七章:岩漿地穴,夜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與此同時,下面那隻千年夜梟已經無比饑渴地張開大嘴準備接住二人吞吃下去。 「慢……」趙穆手一揮。 「嗖……」那名殘面老者手掌對著陽頂天一張,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陽頂天和寧寧二...

ps:周末愉快,拜求推薦票啊,老大們!

********

千年夜梟,就在下面。。

而此時,趙穆發現了寧寧臉上的異色,頓時神情微微一變,飛快閃過一絲寒意。

陽頂天趕緊道:「紅棉,不要如此不敬,趕緊跪下拜祭。」

絕對不能引起趙穆的懷疑,否則不要說得不到電系妖核,直接就要死在這裡面了。

「哦1寧寧不情不願地和陽頂天並肩跪下,然後磕了三個頭。

「一1

「二1

「三1

然後,陽頂天和寧寧站起身子便要先離開,等晚上想辦法再潛入塔內,打開入口進入地牢找到千年夜梟。

但是就在此時,二人腳下地面的石板忽然猛地裂開一個洞口,陽頂天和寧寧二人頓時猛地墜落。

然後一股無比滾燙的氣息撲面而來,陽頂天寧寧二人不斷地下墜,周圍越來越熱。

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空穴深淵,直徑數千米。厚厚的堅固岩石,構造成一個穹頂,支撐著下面的整個恐怖山莊,也就是說恐怖山莊下面是空的。

萬米之下,是深不見底的岩漿,足足幾百萬平方米的岩漿海,血紅血紅的岩漿,散發著恐怖的熱量,一旦掉下去,就算是強者也屍骨無存。

「砰1陽頂天、寧寧二人沒有掉入岩漿海內,而是被一塊懸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石板接住,兩人狠狠摔在石板上。

「嗖,嗖,嗖,嗖……」四名黑袍強者從巨大入口處降落,漂浮在陽頂天的周圍。

最後,一個殘面老者背著趙穆緩緩降落,將他放在漂浮石板的另外一端。整個漂浮石板,大約有上百平方米。

「二位費盡千辛萬苦,是為千年夜梟而來吧。」趙穆緩緩道。

寧寧扶著陽頂天站起來,冷斥道:「趙穆你敢?我紅石堡不會放過你的,秦家不會放過你的。。」

「你根本就不是什麼秦紅棉。」趙穆淡淡道:「我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陽頂天二人一驚,卻不言語。

趙穆淡淡笑道:「因為,昨天晚上帶你們去棲鳳閣的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妻子秦綰如,而你根本就沒有認出她,從那個時候起我便知道你不是秦紅棉。」

陽頂天和寧寧對視一眼,卻沒有想到破綻在這裡,這個趙穆真是姦猾之極。

「我之所以裝孫子陪著你們演戲,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們來我恐怖山莊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趙穆道:「我猜的果然沒錯,果然是為了千年夜梟。」

陽頂天望著趙穆這張蒼白俊俏的面孔,心中頓時一陣陣生寒。這個人果然是一隻狐狸啊,比起他的老爹可要狡詐多了,或許被東方冰凌打成廢物后,他把所有的天賦都用在了深沉的心機上了,好看:。

「當然,就算是真的秦紅棉也是要死的。」趙穆道:「因為秦少白已經給周圍幾百里勢力下令,一旦遇到秦紅棉便先奸后殺,只要將腦袋斬下給他便大有賞賜。」

趙穆望著寧寧曼妙無比的嬌軀道:「那我便將錯就錯,將你凌辱百遍后,再送給秦少白吧。」

「至於你那個漂亮情郎。」趙穆望著陽頂天打扮的寧缺,道:「你們不是想要千年夜梟嗎?就讓他餵了夜梟吧。」

「將他扔下去。」趙穆冷冷下令。

頓時,一個黑袍強者袖子猛地一甩,頓時一股巨大的力量襲來,將陽頂天猛地向前一推。

陽頂天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朝著岩漿深淵墜落。

「不要1寧寧一聲嬌呼,猛地跳下石板,拚命要伸手抓住陽頂天。

沒有想到,她就這麼跟著陽頂天跳了下來。。

與此同時,萬米之下的岩漿海忽然一陣巨響,無數的血紅岩漿洶湧噴出,一隻無比巨大的怪獸猛地從岩漿海中躍出,露出猙獰恐怖的半個身軀,猛地張開巨嘴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

頓時,整個巨大的深淵洞穴都在顫抖。

它,便是千年夜梟,極度強大,極度稀有的黑暗生物。

陽頂天和西門寧寧不斷地下墜,眼看著就要掉下萬丈深淵,葬身於千年夜梟的腹中。

「趙穆,你想驅除寒毒,你想恢復強大嗎?」飛快下墜中陽頂天緊緊抓住寧寧的手,一邊朝著趙穆吼道。

與此同時,下面那隻千年夜梟已經無比饑渴地張開大嘴準備接住二人吞吃下去。

「慢……」趙穆手一揮。

「嗖……」那名殘面老者手掌對著陽頂天一張,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將陽頂天和寧寧二人吸在半空中,不上不下。

趙穆望著陽頂天冷道:「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如果你膽敢騙我,那你絕對會遭受到這個世界上最悲慘的折磨,到時候你就算是想死也是一種奢望。」

「我馬上證明給你看。」陽頂天道:「你讓我上去。」

趙穆點了點頭,那個殘面老者手掌猛地一收,頓時陽頂天和寧寧又回到了那塊漂浮的巨石上,萬米之下的那隻千年夜梟頓時一陣憤怒的狂吼。

「不要說廢話,證明給我看,否則讓你求生不得,否則我就在這裡凌辱你的女人……」趙穆冷道。

陽頂天道:「如果我是你,就絕對不會說後面那句話,因為我們兩個人很有可能會成為盟友,而且是長期的盟友。」

接著,他從懷中掏出一隻盒子打開后,裡面躺著一根中空的玉針,針管裡面是陽頂天的鮮血,大概有三四寸長。

「把這根玉針扎入你的手臂內,就能看到效果。」陽頂天道。

趙穆望著這根玉針,神情充滿了期待和驚疑,朝著陽頂天道:「我怎麼敢保證這裡面不是某種劇毒,你讓我中毒后再脅迫我。」

「我是那樣弱智的人嗎?」陽頂天冷冷道。

「我不會相信任何人的。」趙穆冷道:「把那根玉針先刺入你的女人身上,再交給我,好看:。」

「那裡面就只剩下一半的藥力了。」陽頂天道。

「照做。」趙穆道。

「不。」陽頂天冷道:「我可以刺在我的身上,卻不會刺在我女人身上,因為我不願意她的身體和你有任何接觸,哪怕是間接的。」

趙穆上上下下看了陽頂天好一會兒,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先刺入你的身體試針。」

陽頂天沒有說完,直接將玉針刺入自己的手臂中,然後拔了出來。

趙穆等了一會兒,確定陽頂天沒事後,道:「把針拿過來。」

那個殘面老者手掌虛空一抓,那根玉針頓時被吸到手中,他放在鼻子面前輕輕一嗅,沙啞道:「至陽之物,無毒。」

趙穆拿過玉針,臉上神情充滿了掙扎,但同時有充滿了期待,卻久久不願意紮下去。

「天下間,除了我無人能治你身上寒毒,與其這樣手無縛雞之力地活著,還不如冒險一試,就算死了也沒什麼。」陽頂天道:「而且就算你不冒險,也頂多三五年性命了,寒毒已經漸漸侵心了。」

彷彿被陽頂天的話說動,趙穆臉上的肌肉一陣扭曲,然後猛地刺入自己的手臂,陽頂天的至陽之血頓時流入他的體內。

瞬間,一股熱量從手臂鑽入,一寸一寸地逼上,最後蔓延全身。

趙穆頓時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臉上露出一陣狂喜。儘管陽頂天說得極度肯定,但是他自己可是不敢抱有太大希望,因為這幾年來他已經失望過無數次,幾乎已經絕望了。卻沒有想到,這根針的效果竟然如此的驚人,幾乎瞬間就有了功效。

不過,三分鐘后,這股熱量的威力就已經漸漸減弱,最終消失了。這根玉針,大概驅除了他體內大概五分之一的寒毒。

「還有呢?還有呢?快給我1趙穆顫抖道。

「少莊主,一次只能一根,大概五根玉針就可以將你體內寒毒完全驅荊」陽頂天道。

「為什麼?為什麼不一次性驅盡,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趙穆激動道。

「哪有那麼容易。」陽頂天道:「我將體內至陽之氣灌入這根玉針之內,幾個時辰一次就已經是極限了。」

趙穆凝視陽頂天良久,然後緩緩點頭道:「好,那麻煩先生了。」

「先生這次前來,是早有準備吧?」趙穆又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確實是要來和你做一個交易,我治好你的寒毒,你把千年夜梟給我。」

「哈哈1趙穆大笑道:「先生過了,這隻千年夜梟舉世罕有,就算我十個趙穆也比不上這隻千年夜梟的價值,先生也未免太貪心了,這隻千年夜梟可以是我恐怖山莊的根本,任何東西都不能交換。」

「沒錯。」陽頂天點了點頭道:「這隻千年夜梟只怕比起雲霄城的那隻千年玄尾妖狐還要珍貴得多,但是這三百年來,貴庄都沒有成功將他煉化為武魂。可以說此時這隻千年夜梟對貴庄已經毫無價值了,甚至可以說會成為貴庄的災禍,五日之後,雙月遮住雙日的時候,這隻千年夜梟就會變得無比強大,會瞬間掙脫這個封印,徹底毀滅整個恐怖山莊。」

「所以,用一隻完全沒有價值的千年夜梟,換取你一條命,換取你的重新強大,非常划算的。」陽頂天最後道:「答應就交易,不答應,你就動手將我們扔下去餵了千年夜梟吧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