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六十二章:廢棄魔銀礦洞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小天,這妙靈丹和生元丹,你只要受傷了就一定要吃,甚至疲倦了也要吃,不要管有多麼珍貴,還有獸魂靈丹,只要遇到危險了,就一定要用,聽到了嗎?」寧寧將丹藥交給了陽頂天。 深海玄衣的上半身,今天...

「嗖嗖嗖……」空中一陣呼嘯,幾十支利箭頓時朝二人方向射來,其中一支幾乎緊貼著陽頂天的耳朵飛過,狠狠釘在身後幾十米的地上。

這裡是空曠的荒野,實在很難找到地方躲避。

然後,一支十幾人的騎士隊伍快速前進,將陽頂天和西門寧寧圍在中間,十幾支鐵矛利刃鎖住兩人的喉嚨。

「你們兩人是誰?為何不走大道,鬼鬼祟祟地在荒野中騎行,有何企圖?」一名騎士冷聲質問道。

此時,遠處的騎軍隊伍已經越來越近,足足有數百騎,還有十幾輛金碧輝煌的大車。不過,這支隊伍竟是舉著雲霄城的旗幟。

「你們是誰?」西門寧寧冷冷質問道:「什麼時候雲霄城的隊伍可以大搖大擺地出現在我西北秦家的土地上了?」

儘管被圍在中間,但是西門寧寧的態度非常蠻橫高傲。

「說出你的名字,否則就是死。」那名騎士冷冷道。

「西北秦家,紅石堡堡主之女,秦紅棉。」西門寧寧冷冷道。

那名其實面色頓時微微一變,道:「有何證明?」

西門寧寧頓時拿出一塊玉佩,在那名騎士面前一亮,這是秦紅棉的身份證明。

「拜見秦小姐。」那名騎士將利劍插回劍鞘,在馬上行了一禮。

然後,十幾名騎軍撤回了鋒利的長矛,四下散開。

「我們可以走了嗎?」西門寧寧冷道。

「當然。」那名騎士道。

頓時,陽頂天和西門寧寧便撒蹄離開,飛快賓士出幾百米。

「慢著……」忽然,空中一陣清喝,是遠處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只是輕輕的一喝,卻可以響徹數百米。

然後,一個錦袍男子從隊伍中縱馬而出,目光貪婪望著寧寧美妙的背影,淡淡慵懶道:「前面是哪位小姐?轉過身來,讓我看看。」

言語高傲輕佻。

西門寧寧和陽頂天止住馬,轉過身去。

「是你?」那名錦袍男子見到寧寧頓時微微一愕,然後俊俏的嘴角露出邪氣的笑容,道:「紅棉姐,大路不走走小路,難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秦少白,這與你有什麼關係?」西門寧寧扮演的秦紅棉帶著敵意道。

他便是秦少白?不到十七歲,就長得這麼高了,擁有一張漂亮的面孔,嘴角時時刻刻都彷彿在輕佻地笑,從衣服到頭髮每一寸都一絲不苟,貴氣十足。但是偏偏整個面孔,時時刻刻表露出一种放盪不羈。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我好歹睡過幾個晚上,為何對我態度如此冷淡啊?」秦少白道,然後挑逗的目光上上下下瞟著寧寧的嬌軀各處,那目光彷彿要將人衣服剝開了一般。

陽頂天頓時冷道:「請你將目光放尊重點。」

秦少白目光頓時瞟向陽頂天,微微抬起下巴,態度高傲無比,但是目光卻又閃過一道寒意,調笑道:「紅棉姐,這便是你的新歡嗎?」

接著,秦少白冷冷盯著陽頂天道:「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我秦少白睡過的女人,就算我不要了,別人也是不可以碰的嗎?」

「閉嘴1西門寧寧斥道:「你已經不是秦家的少君了,你已經被驅逐了,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樣的話,有本事你就在這裡殺了我,不然的話,我就沒有功夫和你廢話。」

秦少白目光一寒,嘴角的笑容卻更加濃烈。

「寧郎,我們走1西門寧寧大聲道。

接著,陽頂天和西門寧寧二人縱馬狂奔,朝著南邊的方向賓士。

秦少白望著二人的背影,只是冷冷的笑,沒有下令追上來。

「少白,喜歡的話就將那個女人搶過來,那個男的直接殺掉。」一道嬌柔的聲音軟軟響起道:「你是娘的兒子,是未來雲霄城的主人,想要什麼東西直接搶過來便是,更何況這個女人還是你用過的,更加容不得別的男人染指。」

「秦紅棉被我拋棄后,變得人盡可夫,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我是有潔癖的,不屑再沾染了。」秦少白邪笑道:「只不過沒想到,她的身子竟然如此妖嬈,以前都沒有發現。」

「妖嬈?有娘那麼妖嬈嗎?」女人嬌媚道。

……

*****

一直策馬狂奔了二十里遁入山中,已經完全看不到秦少白隊伍的影子了,陽頂天和西門寧寧二人才減緩了速度。

「這秦少白,非常危險。」陽頂天道。

「何止是危險,還是一個瘋子,一個理智陰險的瘋子。」寧寧道:「此人的貪婪,淫邪,妒忌幾乎無人出其右,他見不得任何人比他出色,所有見到的寶物和美女都想佔為己有。但是又極度喜新厭舊,再美的女人最多玩一個月就要拋棄不要,但他拋棄的女人卻不讓任何男人沾染。」

「西北秦家能容得下他?秦懷玉能容得下他?」陽頂天問道。

寧寧道:「偏偏他又非常的聰明,有絕頂的天賦,讓秦家主君對他又愛又痛。」

「好了,不說了,他是你註定要戰勝的對手,以後打交道的時間還有很多。」寧寧道:「我們趕緊去廢棄礦洞,爭取日落之前,就能拿到冰系、金系的妖核,夜裡的荒野還是非常危險的。」

然後,兩人又加快速度,沿著山路朝著深山中的魔銀礦洞趕去。儘管是深山荒野,但是以前為了運出魔銀礦,所以還是修正出了一條平整的路,只不過礦洞廢棄了幾十年,路上也長滿了齊人高的野草。

……

兩個小時后,二人便趕到了廢棄的魔銀礦常

這是一個巨大的山場,活生生從山中劈出來的一個巨大空地,上面建有許多木頭房子,還有哨所,甚至還有一個小型城堡。不過,這些房子早就被廢棄了,到處長滿了雜草,每一處都充滿了荒涼破敗的氣息,還有木頭腐爛的味道。

不遠處,一個黑黑的礦洞入口,如同惡魔張開的嘴一般,深不見底,那裡面就是廢棄的魔銀礦洞。

寧寧開始了溫柔的囑咐。

「這顆是靈氣丹,這礦洞廢棄了很長時間,所以深處應該沒有什麼空氣了,這顆靈氣丹可以在半天內為你身體提供足夠的空氣養分。」

「小天,這妙靈丹和生元丹,你只要受傷了就一定要吃,甚至疲倦了也要吃,不要管有多麼珍貴,還有獸魂靈丹,只要遇到危險了,就一定要用,聽到了嗎?」寧寧將丹藥交給了陽頂天。

深海玄衣的上半身,今天早上已經穿在陽頂天的身上了。下半身的深海玄衣,寧寧努力了很多次都沒法脫下來,就彷彿長在她的嬌軀上一般。

最後,寧寧拿出一個盒子,打開之後,頓時一股灼熱的能量撲面而來,這是一支兩尺長的利刃,火紅色綻放著奪目的光芒。

「這是玄天魔凰的羽毛,非常鋒利,裡面充滿了火熱的能量。你玄氣太弱,用其他兵器很難殺死妖獸,用這根火焰羽就可以殺死了。」寧寧道:「你的速度不夠快,但是劍法非常精妙,所以一定要充分利用殺豬劍法的精妙,提前擊中妖獸的要害處,千萬不要讓妖獸擊中你。」

「還有,這火焰羽裡面的能量是有限的,大概可以殺死十幾隻妖獸,所以你要心中有數,確保可以殺到礦洞最深處不凍水池那裡,還有足夠能量殺死冰系妖獸。」寧寧道:「一旦火焰羽的能量耗盡,千萬要離開礦洞出來,這裡妖獸雖然數量少,而且都是初級妖獸,但是萬一有強大的妖獸,就危險了。」

「姐姐在外面等你,但是記住,只要到日落之前你還不出來,姐姐就進去找你。」寧寧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你一個人在外面,安全嗎?」

「這裡方圓百里都沒有人,只有野獸和妖獸。」寧寧道:「只要沒有人,就算再強的妖獸,我也是安全的。」

寧寧充滿了自信,因為她是天賦絕然的獸語者。

「那我進去了。」陽頂天道:「只要得到了兩個妖核,我就出來。」

「嗯,該用的東西一定要用,不要讓姐姐擔心。」寧寧玉手撫摸著陽頂天的面孔,然後溫柔一笑道:「去吧,姐姐在外面等你。」

陽頂天手持玄天魔凰的火焰羽毛,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朝礦洞入口走了進去。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