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六十一章:撞上秦少白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見底。 這果然是天然的一道邊界線,陽頂天知道,這道岩漿深淵足足有兩千多里長,甚至超出了雲霄城和西北秦家的勢力範圍。 一座五米寬,三千多米長的巨大弔橋橫跨深淵兩邊,成為兩地的唯一通道,兩...

「好弟弟,好弟弟……」忽然寧寧猛地咬住陽頂天的耳垂,一聲嬌啼,如同射中的天鵝一般嬌軀猛地一揚,一僵。

足足半分鐘的戰慄顫抖,然後她赤裸的嬌軀狠狠砸在陽頂天的身體上,癱軟如水一般。

整個嬌軀全部都是濕漉漉的。

她趴在陽頂天滾燙的身軀她,閉著眼睛,在回味瘋狂潮水退去后的餘韻,呼吸漸漸地平緩,嬌軀漸漸地恢復了原來的溫度。

外面的人已經離開了,甚至她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寧寧感覺到一股滾燙的堅硬依舊頂在她的臀下,她和陽頂天並沒有真刀實槍地做,只是裝著交合的動作,但兩個人最私密的地方緊緊貼在一起,瘋狂地磨蹭。

儘管如此,寧寧依舊達到了靈欲的最高潮,而陽頂天依舊火熱蓬勃。

兩個人都靜靜不語,彷彿誰也不好意思先睜開眼睛面對可能的尷尬。

終於,還是西門寧寧睜開了雙眼,柔聲道:「小天,要姐姐給你嗎?」

陽頂天搖了搖頭。

「姐姐剛才不是不願意給你,只是因為我是處子,怕真正發生的時候,會出現破綻。」寧寧低聲解釋道:「姐姐這輩子就沒想過嫁人,把你當成了親人。我們都發生到了這一步,所以就算把身子給你也願意的。」

陽頂天睜開雙眼顫抖道:「寧寧姐是這個世界上最誘人的女人,是真正的女人。但是,我總感覺我沒有權力要,我沒有權力放縱。」

「是因為焰焰嗎?還是因為我?」西門寧寧道。

「我不知道……」陽頂天道。

「可憐的小東西,你會被責任壓垮的。」西門寧寧柔聲道,然後小手顫抖地握著陽頂天的滾燙堅挺,生澀地揉弄。

「寧寧姐,不要這樣,洗冷水澡也可以的。」陽頂天顫抖著喘息道。

「乖……」寧寧俯下嬌軀吻了陽頂天一口,柔聲道:「姐姐從未真正放縱過,既然開始了,那今天就徹底放縱下去。出了這個被窩,小天依舊是小天,寧寧姐依舊是寧寧姐。」

陽頂天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開口說道:「寧寧姐,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們都發生了這麼親密的關係。焰焰曾經說過,要讓你和她一起嫁人。假如,到了我有足夠的力量可以保護你的時候,可不可以讓我照顧你?」

寧寧溫柔一笑,道:「是因為喜歡我?還是因為想負起責任呢?」

「這很難分清吧。」陽頂天道。

寧寧柔聲道:「我很喜歡聽到這話,聽到你願意照顧我,姐姐很幸福。但是,姐姐是不能嫁人的,甚至也不能把身子給男人的。這是姐姐的秘密,焰焰也不知道的秘密,姐姐現在不能說,以後若有緣的話,再告訴你,好嗎?」

陽頂天黯然地點了點頭。

寧寧溫柔俯下嬌軀一吻,道:「但是姐姐聽到你的話,真的很開心的。」

陽頂天微微尷尬一笑。

「好……」寧寧笑道:「我等著那一天,等你足夠強大那一天,可以打碎我身上的禁錮好嗎?」

「寧寧姐,你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女人。」陽舵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究竟哪個男人才會讓你真正愛上。」

「傻瓜……」西門寧寧道:「像我這樣的人很難說愛不愛的,但是我很知道,我還是蠻喜歡小天的,聽到焰焰在責怪你的時候,聽著你的故事時候,看到你的倔強和堅持,我至少很心疼你。」

「好了,不要說話了,好好享受姐姐疼你,這應該是唯一的一次哦1寧寧一手輕輕按在陽頂天的嘴唇上,另外一支玉手撫摸套弄的速度加快。

陽頂天身軀滾燙,呼吸如雷,非常尷尬複雜的閉上雙目,他本來已經覺得挺了解眼前這個女人了,此時卻發現之前的了解實在太過於膚淺了。

「你願意的話,你還可以摸姐姐的身體,哪裡都可以。」西門寧寧忽然說道,然後抓住陽頂天的手,摸向自己的臀溝,道:「你最愛這裡是不是?焰焰說你總是偷看她屁股,你偶爾也偷看我的。」

這話一出,陽頂天的身軀瞬間弓起,如同緊繃的彈簧一般。

十幾分鐘后,猛地一陣低吼,狂潮迸發。

*******

半個小時后。

西門寧寧已經沐浴完畢,穿好了衣衫,在鏡子面前梳妝打扮。

「我們該走了。」寧寧道:「你洗個澡,換衣衫,買兩匹馬,我們這就過界,去廢棄礦洞。」

陽頂天道:「西門懼,應該沒有懷疑我們吧。」

「應該沒有。」西門寧寧臉蛋一紅,低聲道:「都那樣了,還要怎麼懷疑。」

……

陽頂天去買了一輛馬車和一匹馬,西門寧寧坐在馬車內,他自己騎在馬上,前往邊界哨所。

出了鐵劍集,一路上大多是田莊山地,還有礦場和林常這些都是鐵劍堡的產業,只不過需要上雲霄城交稅。

一路上,每隔十幾里,便有一個城堡,或大或小,裡面住著數量不等的劍士,守護並維持這片區域的秩序。

一路上車馬很多,陽頂天也沒有和寧寧有多少交談,發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后,儘管說是當成一場夢,但他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不過寧寧中途幾次給陽頂天送水,送瓜果。

一路無事,不到半天的時間就走完了最後的一百里,就是那條著名的邊界線。在地圖上,這只是一道紅色的線而已,但是真正見到了,陽頂天還是感覺到一股震撼。

深不見底的岩漿深淵,整個大地被猛地撕裂。深淵足足四五里寬,血紅色的岩漿翻滾涌動,深不見底。

這果然是天然的一道邊界線,陽頂天知道,這道岩漿深淵足足有兩千多里長,甚至超出了雲霄城和西北秦家的勢力範圍。

一座五米寬,三千多米長的巨大弔橋橫跨深淵兩邊,成為兩地的唯一通道,兩座巨大的城堡,鎮守在弔橋的兩頭,東邊這一頭是雲霄城的城堡,西邊是西北秦家的城堡。沿著岩漿深淵每隔十里,便有一個高大的哨所,監視可能飛越深淵的騎獸。這裡是不允許騎獸飛行的,一旦發現,立即射殺。

陽頂天此時就在城堡面前的廣場排隊,等待著過橋。

這裡雖然是鐵劍堡的領地,但是眼前城堡里裡外外懸挂的都是雲霄城的旗幟。這裡是雲霄城的前沿重地,武備非常森嚴。四處可見的密集弓弩,還有衝天巨弩,甚至還有十幾台投石車。

「鎮守這座深淵城堡的是西門怒,也是義父最器重的義子,我們叫他二哥,修為幾乎不亞於西門烈,手下有八百武士,勢力僅弱於西門懼和西門烈。」寧寧在一邊低聲解釋道:「他對義父非常忠誠,焰焰在回雲霄城的路上也曾經給他發過信鴉,讓他效忠你,但是他沒有任何回應。」

西門懼,西門烈,西門怒,是西門無涯旗下三名最出色的義子。為西門無涯掌握著雲霄城最大的勢力,被稱為鐵三角,西門無涯就是依靠這三個人將長老會徹底架空。但現在看來,這個鐵三角就已經分崩離析了。

陽頂天望著廣場上精銳的劍士和騎士隊伍,每一個人都認真而又銳利,絲毫沒有因為雲霄城的巨變而有任何鬆懈,可以想象這座城堡的主人西門怒,是一個何等厲害的人物。

檢查完過路文蝶后,因為陽頂天連同車夫有三個人,兩匹馬,一輛車,所以交了兩個金幣的過橋費用,陽頂天和西門寧寧被放行,走上了這座巨大而又著名的弔橋。

雖然是弔橋,但是和陽頂天想象得不大一樣,許多車馬走在上面,橋面並沒有多少搖晃。足足五米寬的弔橋,可以讓兩輛馬車并行。十幾根手臂粗的特殊鐵鏈構成了弔橋的主體,橋面鋪著堅固厚木板,沒有任何縫隙,敲的兩邊還有一人高的欄杆。

真是無法想象幾百年前,雲霄城和西北秦家是怎麼建起這座宏偉弔橋的,哪怕在高科技的地球,建造這麼一座弔橋也非常的困難,因為橋下沒有任何支撐。

五米寬的橋面,被分為兩個通道,一個東來,一個西去,一來一往,并行不悖。

橋上的人很多,因為這裡是幾千里處唯一的通道。

走完五里長的弔橋后,陽頂天再一次被檢查通關文蝶,交了三個金幣的費用,才真正踏上了西北秦家的領地。

比起雲霄城那邊的橋頭城堡,西北秦家的城堡更大,城堡外面甚至還有一個小型的城鎮。

「這裡叫深淵邊鎮,統領是秦家主君的第七個弟弟,也是秦紅棉的堂叔,對秦紅棉非常熟悉,所以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裡,免得被他識出了破綻。」西門寧寧道。

兩人加快速度,離開了人潮密集的城鎮,然後給了一筆錢打發車夫離開。將馬車卸下,兩人騎著馬朝著廢棄礦洞的方向飛馳而去。

廢棄的魔銀礦洞在西南處,距離這裡還有二百來里,在偏僻的荒野山中。陽頂天和西門寧寧盡量不走大道,在偏僻的山路中騎行。

走出了幾十里,一路上平安無事,此時已經是荒郊野外,幾無人煙。二人繼續朝西南方向,全速地賓士。

忽然,前面大地一陣震動,湧起漫天的塵土,顯然有一支人數眾多的騎軍。

「這應該是秦少白回雲霄城的隊伍,快走1寧寧小臉一變,便要快速地躲避逃開。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