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六十章:意外的銷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脫掉了裙子,脫掉了長褲,只剩下肚兜和褻褲,露出了潔白如玉的粉臂和美腿,豐潤如玉,白膩如脂,誘人無雙。 望著寧寧尖挺的酥胸,雖然不如焰焰那麼豪碩,卻非常的挺拔,如同竹筍一般,形狀又如同玉碗倒扣一...

「殺了他,把頭掛在雲霄城城頭。」西門懼指著那個三角眼漢子淡淡道。

「是1頓時,兩名黑袍武士上前,便要將那名三角眼漢子拖出去斬殺

「饒命,西門總管饒命1那名三角眼漢子肝膽欲裂,立刻跪下來,拚命地磕頭。

西門懼閃過一道厭惡的目光,看也不看一眼,袖子輕輕一甩。

「噗……」隔著幾米遠,那個三角眼漢子的腦袋內部瞬間成為一堆爛泥,徹底死去。

酒樓內所有人,呼吸猛地一屏,甚至有些人幾乎忍不住尿意,要失禁噴出。所有人,全部低頭,一眼也不敢看西門懼,甚至連喘一口大氣都不敢。

在雲霄城不知道西門懼的威風,現在終於知道了。

陽頂天沒有想到,西門懼竟然直接朝他和西門寧寧的桌子走來。他心臟猛地一跳,眉毛微微一抖。寧寧小手頓時握緊陽頂天的手掌,然後輕輕一遙

「我去鐵劍堡正有公務,不料經過這裡卻見到秦小姐芳蹤,所以特來問候。」西門懼上前朝西門寧寧微微行禮道:「我可以坐下來嗎?」

「不可以。」西門寧寧道:「西門總管請自便,不要耽誤我們用餐。」

「兩年前在西北秦城與小姐匆匆一晤,不料今日卻在這裡遇到,秦小姐來我雲霄城領地,可有什麼事情嗎?」西門懼徑自在對面坐了下來問道。

西門寧寧道:「只是路過而已。」

「哦。」西門懼目光落在陽頂天的臉上,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那種目光彷彿要將人的麵皮都扒下來一般,然後淡淡問道:「這位公子貴姓。」

「寧缺。」陽頂天傲然道。

「恕我眼拙,我對寧公子沒有任何印象,這很讓人差異,寧公子如此人才,我如果見過,肯定不會忘記。」西門懼道:「寧公子來自哪裡?」

「南海,寧氏。」陽頂天道。

「幾萬里之遙,那真是辛苦了。」西門懼望著陽頂天,嘴角微微一笑,然後道:「二位一路可要小心埃」

然後,西門懼起身離去,一直等到他的背影完全看不見了,整個酒樓的人才剛大口喘息,但是依舊不敢大聲說話。

陽頂天正要開口,寧寧小手輕輕一掐大腿,然後她小手在陽頂天大腿上寫道:「他留下了兩個人。」

「哼,有什麼了不起。」西門寧寧裝著不在乎的樣子不屑冷道。

「他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威脅我們嗎?」陽頂天道。

然後,兩個人匆匆用完餐后,就上樓去了客房,想要裝著睡午覺避開西門懼等人。

「要一個房間,最好的上房。」西門寧寧,然後甩出幾個金幣,她要的是一間房,而不是兩間。

「是,小姐。」掌柜頓時殷勤無比地帶著二人去了最東邊的上房。

果然是上房,精緻堂皇的房間內,一切擺設都是奢華上等的,不管是屋角的盆景,還是腳下的地毯,甚至焚香也是名貴的玉花檀。

「西門懼來這裡做什麼?」陽頂天道:「來遊說鐵劍堡支持秦少白?」

「按道理說應該是這樣的。」西門寧寧道:「西門懼決定迎娶唐辛,就證明他站在了楊氏家族這一方,所以就意味著他也支持秦少白上位。但實際上,這個人我看不清楚,此人心機非常深,義父在的時候還能掌控,義父不在了雲霄城內應該無人可以掌控他了。」

「會不會他也有自己的企圖?自己想要成為雲霄城主?」陽頂天道。

「我看不清楚他。」西門寧寧道:「在公開認知中,雲霄城的青年高手中,黑血騎軍統領西門烈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西門懼才是義父幾個義子中最厲害的,只不過他才善於隱藏了。他具體有多厲害,我也無法猜測。所以你一年半后的對手,絕不能只是盯著西門炎,而是要盯著西門懼和秦少白。」

陽頂天頓時想起剛才的那一幕,西門懼只是袖子輕輕一甩,隔著十幾米就打爛了那個三角眼漢子的腦袋,確實是非常恐怖的力量。

想起西門懼古怪的眼神,還有意有所指的言語,陽頂天道:「西門懼會不會發現我們的破綻了?他的口氣奇怪得很。」

「他這個人心機太深,所以從他的表現和言語是很難看出他的內心所想的。」西門寧寧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對我們有所懷疑,還只是在裝腔作勢。」

「他曾經見過秦紅棉嗎?」陽頂天道。

「應該見過,他曾經幾次代表義父去西北秦城。」西門寧寧道。

「我們只是要兩個妖核而已,希望他不要給我們帶來麻煩……」陽頂天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西門寧寧嬌軀撲了上來,玉臂如同蛇一般纏住陽頂天的脖子,臉蛋貼上陽頂天,熱烈地廝磨。

整個過程非常突然,陽頂天瞬間滿鼻幽香,滿懷的嬌柔軟玉。

「外面有人……」西門寧寧一邊發出痴迷的聲音聲,一邊低聲在陽頂天耳邊道:「是西門懼派來的人,他對我們有些懷疑,趕快做戲……」

接著,寧寧嬌軀緊緊貼著陽頂天,如蛇一般的扭動磨蹭,那種柔軟滑膩的感覺,瞬間點燃了整個房間。

「嗚……」寧寧張開小嘴,對準陽頂天的嘴唇緩緩地印了上去,雙臂抱著陽頂天的頭,娥首左右扭動,香舌輕吐,吮吸交纏,嘖嘖作響。

當然,她並沒有真的吻上來,而是在做動作。但是在外面的人看來,卻是真的在熱吻吮吸。

西門寧寧粉紅色的小香舌用力地捲動,配上她的聲音,還有嬌軀的蠕動摩擦。陽頂天整個身體頓時滾燙髮熱,呼吸粗重急促,身體自然而然有了反應。

寧寧感覺到了他的堅硬與火熱,嬌軀頓時微微一僵,呼吸一滯,然後狠狠白了陽頂天一眼,繼續做出虛擬熱吻的樣子,嬌軀依舊火辣滾燙地扭動。

陽頂天不敢再看,因為此時的寧寧太誘人了,他趕緊閉上眼睛,一遍又一遍念著色即是空。他不是偽君子,也不是傳說中的禽獸不如。但是在這個世界上,他的責任已經很重了。

足足五分鐘過去了,外面的人竟然還沒有離開,依舊在偷窺,偷聽。

再吻下去,就有破綻了。哪有男女吻了這麼久,依舊沒有進入下一步的。

寧寧忽然一咬玉齒,一雙玉腿一夾一壓,頓時將陽頂天帶著滾到床上。然後,她美腿一分直接騎在陽頂天的腰上,氣喘吁吁伸手去脫陽頂天的衣衫。動作很狂野,但是偶爾閃過的目光,卻非常的羞澀。

很快,陽頂天全身上下就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

外面的人竟然還沒有走,還在頭盔監視。

「冤家……」寧寧一咬玉齒,俯下嬌軀,伸出香舌,舔過陽頂天的胸膛。

陽頂天猛地一顫,睜開雙眼,不解地望著寧寧。

「秦紅棉是一個很好色的女人,不這樣做戲,引起西門懼的懷疑,我們不但計劃泡湯,生命也有危險了,這可不是在雲霄城內,一旦引起他懷疑,他肯定殺我們。」寧寧一邊俯下嬌軀磨蹭陽頂天的胸膛,一邊在他耳邊低聲道:「小天,你就當這是一場夢好了。」

緊接著,寧寧開始脫自己的衣衫,脫掉了裙子,脫掉了長褲,只剩下肚兜和褻褲,露出了潔白如玉的粉臂和美腿,豐潤如玉,白膩如脂,誘人無雙。

望著寧寧尖挺的酥胸,雖然不如焰焰那麼豪碩,卻非常的挺拔,如同竹筍一般,形狀又如同玉碗倒扣一般的完美。

外面的人還沒走,寧寧幾乎咬牙出血,美眸閃過一絲堅決,伸手到背後便要解開肚兜繩子。

陽頂天趕緊抓起被子,蓋在她的嬌軀上,不讓別人看到她的春光。

「冤家,真是冤家……」寧寧一聲嬌啼,在被窩裡面扯掉肚兜扔了出來,然後又脫下褻褲扔了出來,最後脫掉陽頂天的內褲扔了出來。

頓時,被窩裡面兩人渾身赤裸。滾燙的身體交纏,肉貼肉地接觸。頓時,整個被窩的溫度無限升高,被窩內的春光無限誘惑。

儘管沒看到,但陽頂天依舊可以清晰感覺到寧寧的嬌軀的每一寸肌膚,真的每一寸都是完美的,真的就如同一條美女蛇一般糾纏著。

寧寧渾身酡紅,嬌喘吁吁,美眸如火望著陽頂天,柔聲道:「冤家,你就當這是一場春夢,和姐姐的一場夢1

然後,寧寧捧著陽頂天的臉,張開小嘴深深地吻了下來,吐出香舌鑽入陽頂天的嘴內。

美腿一張,滾燙的下身騎在陽頂天的小腹上,蠻腰輕輕一扭,玉臀一滾。

一團火熱,一團滑膩,一團濕漉,一團銷魂!

陽頂天身軀一顫,頓時整個靈魂都要飄蕩了。

「就當是一場夢,就當是一場夢1寧寧抱著陽頂天,酥胸用力貼上陽頂天的胸膛,臀胯搖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

陽頂天並沒有真正進入寧寧的體內,但兩個人的**完全相貼在一起,在寧寧的動作下,瘋狂地磨蹭。

她忘記了外面有人在偷窺,她忘記了做戲,她開始吟唱,開始顫抖,開始瘋狂,開始狂野!

越來越快,越來越火熱,越來越放蕩!

聲音越來越高,越來越銷魂,越來越迷離。

陽頂天一開始臉上露出無比掙扎的神色,後來索性閉上眼睛,拋棄一些念頭,就當作是一場夢境。

從小河流水,到大江大浪,到汪洋大海的驚濤駭浪!無邊銷魂的感覺,瘋狂吞噬兩個人的靈魂和理智。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