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章:意外的銷魂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1-14 19:54  |  字數:3639字

「殺了他,把頭掛在雲霄城城頭。」西門懼指著那個三角眼漢子淡淡道。

「是!」頓時,兩名黑袍武士上前,便要將那名三角眼漢子拖出去斬殺

「饒命,西門總管饒命!」那名三角眼漢子肝膽欲裂,立刻跪下來,拚命地磕頭。

西門懼閃過一道厭惡的目光,看也不看一眼,袖子輕輕一甩。

「噗……」隔著幾米遠,那個三角眼漢子的腦袋內部瞬間成為一堆爛泥,徹底死去。

酒樓內所有人,呼吸猛地一屏,甚至有些人幾乎忍不住尿意,要失禁噴出。所有人,全部低頭,一眼也不敢看西門懼,甚至連喘一口大氣都不敢。

在雲霄城不知道西門懼的威風,現在終於知道了。

陽頂天沒有想到,西門懼竟然直接朝他和西門寧寧的桌子走來。他心臟猛地一跳,眉毛微微一抖。寧寧小手頓時握緊陽頂天的手掌,然後輕輕一搖。

「我去鐵劍堡正有公務,不料經過這裡卻見到秦小姐芳蹤,所以特來問候。」西門懼上前朝西門寧寧微微行禮道:「我可以坐下來嗎?」

「不可以。」西門寧寧道:「西門總管請自便,不要耽誤我們用餐。」

「兩年前在西北秦城與小姐匆匆一晤,不料今日卻在這裡遇到,秦小姐來我雲霄城領地,可有什麼事情嗎?」西門懼徑自在對面坐了下來問道。

西門寧寧道:「只是路過而已。」

「哦。」西門懼目光落在陽頂天的臉上,上上下下看了好幾遍,那種目光彷彿要將人的麵皮都扒下來一般,然後淡淡問道:「這位公子貴姓。」

「寧缺。」陽頂天傲然道。

「恕我眼拙,我對寧公子沒有任何印象,這很讓人差異,寧公子如此人才,我如果見過,肯定不會忘記。」西門懼道:「寧公子來自哪裡?」

「南海,寧氏。」陽頂天道。

「幾萬里之遙,那真是辛苦了。」西門懼望著陽頂天,嘴角微微一笑,然後道:「二位一路可要小心啊。」

然後,西門懼起身離去,一直等到他的背影完全看不見了,整個酒樓的人才剛大口喘息,但是依舊不敢大聲說話。

陽頂天正要開口,寧寧小手輕輕一掐大腿,然後她小手在陽頂天大腿上寫道:「他留下了兩個人。」

「哼,有什麼了不起。」西門寧寧裝著不在乎的樣子不屑冷道。

「他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威脅我們嗎?」陽頂天道。

然後,兩個人匆匆用完餐後,就上樓去了客房,想要裝著睡午覺避開西門懼等人。

「要一個房間,最好的上房。」西門寧寧,然後甩出幾個金幣,她要的是一間房,而不是兩間。

「是,小姐。」掌柜頓時殷勤無比地帶著二人去了最東邊的上房。

果然是上房,精緻堂皇的房間內,一切擺設都是奢華上等的,不管是屋角的盆景,還是腳下的地毯,甚至焚香也是名貴的玉花檀。

「西門懼來這裡做什麼?」陽頂天道:「來遊說鐵劍堡支持秦少白?」

「按道理說應該是這樣的。」西門寧寧道:「西門懼決定迎娶唐辛,就證明他站在了楊氏家族這一方,所以就意味著他也支持秦少白上位。但實際上,這個人我看不清楚,此人心機非常深,義父在的時候還能掌控,義父不在了雲霄城內應該無人可以掌控他了。」

「會不會他也有自己的企圖?自己想要成為雲霄城主?」陽頂天道。

「我看不清楚他。」西門寧寧道:「在公開認知中,雲霄城的青年高手中,黑血騎軍統領西門烈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西門懼才是義父幾個義子中最厲害的,只不過他才善於隱藏了。他具體有多厲害,我也無法猜測。所以你一年半後的對手,絕不能只是盯著西門炎,而是要盯著西門懼和秦少白。」

陽頂天頓時想起剛才的那一幕,西門懼只是袖子輕輕一甩,隔著十幾米就打爛了那個三角眼漢子的腦袋,確實是非常恐怖的力量。

想起西門懼古怪的眼神,還有意有所指的言語,陽頂天道:「西門懼會不會發現我們的破綻了?他的口氣奇怪得很。」

「他這個人心機太深,所以從他的表現和言語是很難看出他的內心所想的。」西門寧寧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對我們有所懷疑,還只是在裝腔作勢。」

「他曾經見過秦紅棉嗎?」陽頂天道。

「應該見過,他曾經幾次代表義父去西北秦城。」西門寧寧道。

「我們只是要兩個妖核而已,希望他不要給我們帶來麻煩……」陽頂天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西門寧寧嬌軀撲了上來,玉臂如同蛇一般纏住陽頂天的脖子,臉蛋貼上陽頂天,熱烈地廝磨。

整個過程非常突然,陽頂天瞬間滿鼻幽香,滿懷的嬌柔軟玉。

「外面有人……」西門寧寧一邊發出痴迷的聲音聲,一邊低聲在陽頂天耳邊道:「是西門懼派來的人,他對我們有些懷疑,趕快做戲……」

接著,寧寧嬌軀緊緊貼著陽頂天,如蛇一般的扭動磨蹭,那種柔軟滑膩的感覺,瞬間點燃了整個房間。

「嗚……」寧寧張開小嘴,對準陽頂天的嘴唇緩緩地印了上去,雙臂抱著陽頂天的頭,娥首左右扭動,香舌輕吐,吮吸交纏,嘖嘖作響。

當然,她並沒有真的吻上來,而是在做動作。但是在外面的人看來,卻是真的在熱吻吮吸。

西門寧寧粉紅色的小香舌用力地捲動,配上她的聲音,還有嬌軀的蠕動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