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九章:鐵劍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目光都非常火熱。 西門寧寧扮演的秦紅棉雖然不算絕美,但是妖媚的氣息,還有魔鬼一般的身段對男人的殺傷力是非常驚人的。而陽頂天扮演的寧缺實在太過於俊美了。 西門寧寧嬌聲嬌氣找了一個最好的位...

「我又不像焰焰那麼漂亮,哪有那麼多人喜歡。」西門寧寧低聲道。

「我不信。」陽頂天道:「你的身材,你的氣質,你的溫婉,都能讓最優秀的男人傾倒,而且你的臉越看越好看,越看女人味越濃,就如同一杯醇香的美酒一樣。」

西門寧寧臉蛋紅透,低聲道:「把你的甜言蜜語留給焰焰吧。」

「我只是說真話而已」陽頂天道,但是沒有繼續追問西門寧寧獨身的原因。

西門寧寧沉默了片刻后,低聲道:「我告訴你,你別和別人說。」

陽頂天點了點頭。

「我很恐懼和男人接觸,只要和男人稍稍靠近一些,我渾身的毛孔都會緊閉,從內到外都會非常難受,一想到我呼吸著男人呼吸過的空氣,我就忍不住覺得一陣不舒服。」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微微驚愕,他知道寧寧確實有些異性潔癖症,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嚴重。

接著,陽頂天忍不住道:「我,我好像也是男人啊,那你和我靠近豈不是忍得很辛苦?」

「沒有。」西門寧寧道:「和你在一起,我沒有不舒服。」

「為什麼?」陽頂天道:「我就不信我有那麼特殊。」

「我也不知道。」西門寧寧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西門寧寧紅著臉蛋道:「再說楊少白,別因為他不如五年前的焰焰就輕視他。十七歲就到了八星級玄武士,這種天賦絕對是萬中無一的。而且最關鍵的是,這還是他洗去原先武技重新修鍊混沌滅天劍的結果。」

陽頂天頓時驚愕,十七歲的少年到八星級玄武士,在整個西大陸都不超過一個巴掌。楊少白不但位列其中,而且還曾經洗過功法。儘管肯定服用了離玄丹,但就算如此,玄氣級別依舊會有退步的。這楊少白,絕對是一個妖孽。

頓時,陽頂天將楊少白這個名字印在心裡。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去廢棄礦洞,殺掉食金獸和冰系妖獸,得到這兩個屬性的妖核。

……

快到中午,飄靈鰩在一個偏僻的山谷降落,這裡距離雲霄城和西北秦家的勢力邊界線還有一百多里。

過邊界線的時候就不能騎飛行獸了,要改騎馬了,而且兩個人還要易容打扮,不能讓人發現是陽頂天,否則便有殺身之禍了。

西門寧寧掏出一個盒子打開,裡面有一刻丹藥,還有一張薄如羽翼的面具。

「這是幻形妖獸的皮製成的面具,現在它還是活的,你戴上這個面具之後,吃下這顆丹藥,可以維持面具三天的活力。」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拿過面具戴上,剛剛貼上面孔,那面具彷彿活了一般,漸漸蠕動融入陽頂天的面孔。服下丹藥后,面具蠕動的速度更快,五分鐘之後,這張面具完全長在了陽頂天的臉上。

接過西門寧寧遞過來的一面水晶鏡子,陽頂天微微一驚,這張面孔也太帥了,都讓陽頂天有些妒忌。

陽垛張臉太帥了,不好吧,太引人注意了,不如換一個普通一點的面孔。」

西門寧寧道:「就這張最逼真,幻形面具本來就是極度稀有的。」

陽頂天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幾乎完全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就好像真的是自己的臉一般。

「我變幻了面孔,那你怎麼辦?」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拿出另外一個盒子,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藥膏,那用纖巧的小手將藥膏塗抹在臉上,對整個臉型進行改變。

在陽頂天驚訝的目光中,西門寧寧的臉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張面孔。

雖然沒有幻形面具那麼絕對真實,但是也很難很難看出破綻,真是神乎其技。

這張新的面孔,非常嬌媚,甚至有些輕佻。

「你轉過身去,我要換衣服。」整理完臉蛋后,西門寧寧低聲道。

陽頂天轉過身去,頓時聽到後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儘管陽頂天沒有看到,但依舊可以想象,那是一具如何充滿魔力的**,因為西門寧寧擁有一具幾乎完美曲線的身體。

「好了1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轉身一看,眼睛頓時瞪大。

這麼一打扮,真的完全變了一個人。桃紅色的裹身長裙,讓她變得無比的嬌媚艷麗,並不算很大的眼睛,更是如水一般的勾人。如同魔鬼一般曲線的身段,更是完全詮釋了狐狸精的定義。

「我現在的身份是紅石堡堡主之女,秦紅棉。」西門寧寧道:「紅石堡雖然不大,但確實西北秦家的遠親,所以出入西北秦家的勢力範圍會非常方便。這個女人喜歡漂亮男人,所以我帶著你也不會被人懷疑。」

陽頂天稍稍不好意思道:「那等下我們是不是要假裝很親密?」

「要1西門寧寧道:「記住,你現在的身份是秦紅棉的新歡,你叫寧缺。走吧,距離這裡三十里有一個集鎮,我們在那裡稍作休整,下午就出發去廢棄礦洞。」

……

一個小時后,兩人就走到了這處集鎮上。

這個集鎮叫鐵劍集,從這裡到邊界線百多里都是鐵劍堡的勢力範圍。

鐵劍堡,則是雲霄城最大的臣屬勢力。幾百年來,鐵劍堡叛了又降,降了又叛。一直到八年前,西門無涯連殺兩任鐵劍堡主,再派黑血騎軍將鐵劍堡的仇恨勢力殺得乾乾淨淨,再扶持一個傀儡成為新的鐵劍堡主,鐵劍堡才再次成為雲霄城的臣屬勢力。

剛剛踏入鐵劍集,西門寧寧頓時完全變了一個人一般,柔軟的嬌軀完全貼著陽頂天行走,一陣陣撒嬌,一陣陣嬌嗔,若無旁人地親熱。儘管知道她是在做戲,但陽頂天還是忍不住感覺到一股**的感覺。

走進鐵劍集最大的客棧,陽頂天二人的進入頓時收穫了許多人的目光。男的看西門寧寧,女的看陽頂天,目光都非常火熱。

西門寧寧扮演的秦紅棉雖然不算絕美,但是妖媚的氣息,還有魔鬼一般的身段對男人的殺傷力是非常驚人的。而陽頂天扮演的寧缺實在太過於俊美了。

西門寧寧嬌聲嬌氣找了一個最好的位置,掏出絲巾將桌子和椅子擦了又擦,最後柔若無骨地貼著陽頂天坐下,店員拿來單子讓二人點菜,寧寧翹著蘭花指,兩支手指輕輕捻著單子,撅著小嘴嬌氣地瞥過上面的菜名,樣子慵懶而又妖媚。

「娘的,這女人真他媽騷,老子看得有些受不了了。」旁邊的一名持劍壯漢望著寧寧咽了一口口水道,和他同座的是三名武人,滾燙的目光也落在寧寧妖嬈魔鬼一般的嬌軀曲線上。

寧寧聽了他的話,不屑地瞟去一眼,嬌聲道:「鄉巴佬1

那個壯漢一怒,猛地站起要衝過來。

寧寧視如不見,嬌聲道:「這裡的東西真差,根本就沒幾樣可以吃的,比我們秦城差遠了。」

這話一出,那名幾乎拔劍而出的壯漢面色一變,然後將利劍重新插回劍鞘,悻悻地坐了回去。而他同座的三名武人,也全部將目光收回,不敢在那麼放肆地望著寧寧的胸臀位置了。

寧寧不屑地扁了扁嘴,然後甚至芊芊玉指嬌氣地點了幾樣菜肴,都是酒樓中最昂貴精緻的菜品了。

「寧郎,你再吃幾天苦,等我們回了家,你想吃什麼都可以了。」寧寧朝陽頂天嬌聲道。

……

「聽說了沒有,雲霄城要立一個叫作陽頂天的廢物做新城主了。聽說那個廢物都二十來歲了,還只是剛過啟蒙期,偏偏又學了殺豬劍法,前幾天已經徹底瘋了。」旁邊一座的那名壯漢忽然說道。

「那豈不是我們日後要聽從一個瘋子加廢物的命令了?」另外一名瘦削的男子面色猥瑣道:「那西門小姐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那可是和東方仙子齊名的美人啊,就是讓我抱一下,我整個魂都沒了。真是便宜那個瘋子了,得了這樣的美人,不知道該怎麼抱怎麼睡了。」

頓時,在場眾人齊齊吞咽口水。

「你想死的話就繼續說。」那名壯漢冷笑道:「西門小姐和那個廢物只是名義上的夫妻而已,她早就被秦家少君盯上了。一年半后,那個廢物一死,西門小姐就是秦家少主的女人了。」

那瘦削男人聽到西門焰焰竟然是西北秦家少主的禁臠,頓時面色微微一變,唯恐自己的話被其他人聽了去。

「那我們鐵劍堡究竟反不反?」另外一人問道。

「反?反個鳥。」壯漢道:「如果真的是那個廢物做城主,那我第一個反。但你知道會是誰做新的城主嗎?西北秦家主君的第三個兒子秦少白,他還是雲霄城楊岩大長老的外孫,現在改名楊少白,要重新列入雲霄城門牆,編入楊姓家譜了。」

「那個叫陽頂天的廢物死定了,說不定都活不過明年。」瘦削男子道:「楊少白少主外有西北秦家,內有楊氏家族,陽頂天怎麼死都不知道了,說不定明天就傳來他的死訊了。」

「嘖嘖……」瘦削男子又道:「果然好手段,好計策。那到時候,雲霄城這一千多里勢力,就全歸了西北秦家了。在整個西大陸,西北秦家便縱橫無敵了。」

「你再用酸溜溜的口氣說話,就真的活不過明天了。」壯漢道:「這種大事,我們小人物聽聽便好多嘴什麼?」

「那我們鐵劍堡何去何從啊?」另外一人問道。

壯漢喝了一口酒,道:「我們鐵劍堡?堡主大人早就做好選擇了,你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聽到這些話,陽頂天眉頭微微皺起,這件事情就連鐵劍堡的小人物都知道了,可見雲霄城的千里之地早已經傳遍,誰都能看出西北秦家吞併雲霄城的狼子野心,楊岩等人竟然置若罔聞,任由祖上基業淪入敵人手中?若他們真的支持楊少白即位,那也太無恥,太愚蠢了。

不過,眼前的這一切和陽頂天息息相關,但又和陽頂天無關,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用最快的速度強大起來!

此時整個酒樓內,不止壯漢這一座在討論,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情。有些人的言語已經極為不堪下流,尤其是關於西門焰焰的美色,和童顏**方面的言語,無數男人聽著都眼睛發綠。

「聽說西北秦家的少主,在床上的時候,可是完全如同野獸一般,不知道多少女人被她玩得只剩下半條命,如果西門小姐這樣嬌滴滴的絕色嬌娃上去,豈不是……」一個三角眼漢子垂涎三尺道。

「哼……」一道冷哼,瞬間整個酒樓頓時寂靜,然後一道黑色的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是西門懼,雲霄城的內務總管西門懼,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他來這裡做什麼?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