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八章:金系、冰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情的時候,她都表現得非常痛苦,撕心裂肺一般的痛。」 「那是她最大的傷痕,最大的心結。」西門寧寧道:「既然她現在還沒有告訴你,就證明你還沒有融化她的心,等你真正得到她的心后,她會就將這件事情告訴...

寧寧繼續道:「這個礦洞之前有大量的魔銀礦,經過幾十年的開採已經完全枯竭了。大量的食金獸要麼被殺死,要麼已經離開,現在只剩下一些非常弱小的食金獸在裡面靠魔銀殘渣為生。」

那麼,在這個地方獵殺金系妖核是最合適的了。

西門寧寧道:「那個廢棄礦洞非常深,蜿蜒彎曲有幾十里,但是加起來應該不會超過幾十隻食金獸,分佈得非常稀疏。只要不深入,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

聽西門寧寧所說,這幾乎是一個讓陽頂天單獨一人獵取金屬性要和的完美場地的。

「這個廢棄的礦洞很遠嗎?」陽頂天問道。

「不遠,在雲霄城西北邊八百里。」西門寧寧道:「但唯一的麻煩是,這個廢棄礦洞是屬於西北秦家的,其他勢力的人是不能進入的,我們進入萬一被發現的話,會有很大的麻煩,尤其是你。」

西北秦家,可以說是雲霄城的生死大敵了,雙方的明爭暗鬥從來都沒有停過。西門無涯不在了之後,西北秦家更是**裸地展開了對雲霄城的吞併陰謀。

此時,這個廢棄的魔銀礦洞竟然在西北秦家的領地內。

「西北秦城距離我們足足三千多里,廢棄礦洞距離我們八百里都是屬於它的地盤,西北秦家的領地竟然那麼大?」陽頂天驚訝道。

「當然,他們的領地足足三千多里。」西門寧寧道:「我們雲霄城沒落時間太長了,西北秦家強盛了幾百年,所以勢力範圍是我們的兩三倍還要多。我們雲霄城擴張了一千多里就無法繼續擴張下去,就是因為已經和西北秦家接壤了。」

這麼說來,這個廢棄礦洞幾乎是陽頂天最完美的獵殺金系妖核的地方,但卻有另外一種危險。西北秦家現在對雲霄城虎視眈眈,他們的少主對焰焰更是垂涎三尺,對於陽頂天,他們肯定是恨之入骨。

「那個礦洞時時刻刻有人把守嗎?是西北秦家的重地嗎?」陽頂天問道。

「那倒不是,那個礦洞廢棄好多年了,沒有人理會。但那裡是兩家邊界線,會有很多的崗哨,尤其是秘哨。」西門寧寧道。

先將這些事情放在一邊,陽頂天問道:「寧寧姐,西北大陸是火系的,怎麼會有冰系的妖獸啊?你剛才這個廢棄礦洞裡面還有冰系妖獸,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也覺得非常驚奇,因為這完全是不可能的埃」寧寧道:「知語鳥兒告訴我,說它打聽到這些冰系妖獸是近一個多月才出現的。因為一個多月前,那個廢棄的魔銀礦洞裡面曾經發生過一次大地震,整個魔銀礦洞裂開一道巨大的縫隙,從地底深處湧出了一團不凍水,形成一個池塘,那水比寒冰還要冷,但是永遠不會凝結成冰,在不凍水池塘裡面,生存著幾隻冰系妖獸。」

「那是不是意味著說,這幾隻冰系妖獸幾乎是西北大陸唯一的冰系妖獸了?」陽頂天問道。

西門寧寧道:「可以這麼說。」

「那還真的非去不可的,再危險也要去了。」陽頂天心中問道:「師父,不凍水大致溫度是多少?」

「按照地球的計算,大概零下八十度左右。」東方涅滅道:「不是八品以上陽性玄脈,是無法承受的。不過,真是奇怪啊,這個地方怎麼會湧出不凍水的?這裡明明是火性大陸埃」

東方涅滅語氣中除了驚訝外竟然還有些緊張。

「不凍水非常稀有嗎?」陽頂天道。

「在火性大陸上就極度稀有,幾乎不可能形成,除非……」東方涅滅激動道:「除非大地深處需要生成某種熱量非常非常高的物質,通過幾百年上千年時間將周圍所有的熱量全部吞噬乾淨,然後周圍所有的水越來越冷越來越冷,因為特殊的原因無法凝結成冰,就變成了不凍水。」

陽頂天心中一顫,頓時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顫聲問道:「師父,那什麼東西的生成需要吞噬大量的熱量?該不會是……」

陽頂天想到了血烏金,他要鍛造魂劍,需要大量的血烏金,而這個東西幾乎是天才最最難找的東西了,況且鍛造魂劍是需要大量的血烏金的。

「有很多種東西的生成都需要吞噬大量熱量,但是吞噬數量如此大,以至於產生不凍水的,就僅僅只有幾樣了。」東方涅滅道:「其中一樣就是……血烏金,不過這個可能性還是非常非常小的,還有很大可能是其他的火性晶石,火性礦石,血烏金的概率還是非常非常低的。」

陽頂天心中問道:「為什麼是血烏金的概率會很低呢?」

東方涅滅道:「因為產生了一個池塘的不凍水,那就證明是一個非常大的礦脈。血烏金從未有過大型礦脈,我遇到過最大的血烏金礦也僅僅只有四十幾顆,我聽說過最大的血烏金礦脈也只不過99顆而已。」

陽頂天平息一下激動的情緒,不管不凍水池下面是不是血烏金,這個廢棄礦洞必須要走一趟了。

「寧寧姐,這件事情有很多人知道嗎?」陽頂天道:「關於廢棄礦洞裡面有冰系妖獸,湧出了不凍水。」

「不會的,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有人發現。」寧寧道。

「我決定了,去廢棄礦洞。」陽頂天道。

寧寧望著陽頂天良久,然後點了點頭道:「我跟你去,幫你躲過那些西北秦家的秘哨。」

「好1陽頂天道。

「那你先睡覺,我整理準備一些東西,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寧寧說道。

*******

次日一早,陽頂天和西門寧寧就騎著飄靈鰩,朝著西邊廢棄礦洞的方向飛去。儘管載著兩個人還有很多東西,但是飄靈鰩還是輕盈敏捷,在高空中飛得又快又穩。

「小天,你聽說過秦少白嗎?」西門寧寧忽然問道。

陽頂天心中一跳,想起了自己殺死的楊奇。

「聽說過。」陽頂天道:「是秦家主君的第三個兒子,秦懷玉的弟弟。」

聽到陽頂天說秦懷玉的名字時充滿了敵意,寧寧不由得忍不住一笑。因為就是這個秦懷玉,要過來搶焰焰為妻。

「沒錯,不過秦少白除了是秦家主君第三個兒子外,還有一個身份。」西門寧寧接著道:「她還是楊岩大長老的親外孫,在義父對楊家反對勢力大清洗的時候,楊岩大長老為了自保,把自己的女兒楊師師嫁給了秦家主君做小妾。」

寧寧接著說道:「本來秦少白我們是沒有什麼直接關係的。但是幾天前秦家主君休了自己的二夫人楊師師,將秦少白也驅逐出西北秦家了。秦少白改名楊少白,不日就要回到雲霄城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秦少白要來搶雲霄城主。」陽頂天道。

見到陽頂天沒有太驚訝的表情,寧寧微微一愕,道:「沒錯,秦少白要來搶雲霄城主了。他在內有楊岩大長老的支持,在外有西北秦家的支持,所以他將是你競爭雲霄城主最大的對手。」

「他修為怎麼樣?」陽頂天道。

「八星級玄武士。」西門寧寧道:「而且僅僅只有十七歲。」

陽頂天道:「比起五年前的焰焰呢?」

「要差一些。」西門寧寧道:「焰焰是近百年來雲霄城玄脈天賦最高的,如果不是五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情,她很有可能成為雲霄城首位女城主。」

陽頂天猶豫了片刻后道:「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焰焰沒有告訴你嗎?」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搖頭道:「她沒有說,但每次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她都表現得非常痛苦,撕心裂肺一般的痛。」

「那是她最大的傷痕,最大的心結。」西門寧寧道:「既然她現在還沒有告訴你,就證明你還沒有融化她的心,等你真正得到她的心后,她會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你的。所以我沒有權力告訴你,你想要知道這件事情就先進入她的心,讓她親口告訴你。」

西門寧寧輕輕嘆息一聲,道:「這幾年,焰焰故意表現得頤指氣使刁蠻無禮的樣子,好像挺快樂的。但是這五年來她從來沒有真正快樂過,那件事情對她的傷害太深了。不解開這個心結,她永遠都不會快樂的。想要修補她內心的傷痕,想要讓她真正快樂起來,就要靠你了,小天1

陽頂天點了點頭。

「五天之後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西門寧寧笑道:「我不知道你五天之後會用什麼方法突破,但是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一旦你真的做到了,你之前的堅持,你之前和她的矛盾都會變成正確的,會深深印在她的心裡。那個時候你在她心中就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強者,那時你距離她的內心也就近了一步1

陽頂天笑道:「寧寧姐,你好像很懂男女這方面的事情埃」

寧寧臉蛋微微一紅,低聲道:「我已經二十八歲了。」

「那你為什麼不嫁人呢?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讓你心動嗎?」陽頂天忍不住問道,但是問出口后又有些後悔。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