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七章:床尾親咬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頂天一笑,抱著她直接來到床邊上,將她放到床上。 此時的焰焰,頭髮散亂,衣衫橫亂,真的完全是一隻小野貓一般。 「好好洗一個澡,好好睡一覺,等我五天。」陽頂天溫柔道:「這五天,我會拼盡一切...

十幾分鐘后,陽頂天的衣衫全部都被撕碎了,臉上,身上被焰焰的指甲抓出了無數道,臉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眼角都青腫起來。

而焰焰終歸是女孩子,天生的耐力和力量都弱了一些,最終被陽頂天壓在地上,拚命掙扎再也無法翻身,被壓住小蠻腰,豐滿的屁股被一頓狂揍。

「啪啪啪……」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啪啪啪……」

「還要走?還走不走?還走不走?」

「啪啪啪……」

「讓你等五天就等五天,敬酒不吃吃罰酒……」

焰焰後面的褲子已經被完全扒到臀部以下,整個豐滿圓臀的雪臀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如同圓盤一般的大白屁股,此時已經完全被打出無數道掌痕,又紅又腫。

焰焰力氣用完了,只能拚命掙扎反抗,兩隻小拳頭瘋狂地在陽頂天身上捶打。

「陽頂天,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1

「陽頂天,你竟然敢打我……」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你了……」

焰焰用盡最後的力氣,猛地翻轉過嬌軀,雙手抓住陽頂天的耳朵,便要繼續廝打。

此時的焰焰,整張臉蛋因為羞憤,和屁股蛋一樣紅。美眸如同憤怒的小獸一般,充滿了不屈和野性。本來就紅潤的小嘴,此時更是嬌艷欲滴。

這張本來就絕美的臉蛋,因為羞憤,因為野性,竟然如此的美麗,如此的誘人,如此的勾魂攝魄。

「陽頂天,我跟你拼了……」焰焰雙腳亂踢,一手抓住陽頂天的耳朵,另外一手握成拳頭,繼續朝陽頂天的臉上揍,這個女孩打人特別狠,專門往臉上揍。

「西門焰焰,我也跟你拼了。」陽頂天一聲大吼,渾身湧起無盡的力氣,忽然猛地面對面壓了下去,抓住焰焰的雙臂,死死壓在地上,然後對上她嬌艷欲滴的紅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焰焰如同被雷擊了一般,猛地一呆,然後緊緊閉上小嘴,小臉拚命扭動掙扎。

陽頂天鬆開焰焰的雙手,狠狠抱住她的小臉不讓她亂動,然後長大嘴巴,狠狠將她的櫻唇全部含了進去,用力拚命地吮吸。

「嗚嗚……」焰焰拳頭拚命捶打陽頂天的後背。

陽頂天本能身體一聳,對準焰焰柔軟敏感的胯間狠狠一頂。

「嗯……」焰焰喉嚨底下發出一聲嬌呼,嬌軀一顫,一陣酥麻,一時間失去了力氣。

陽頂天捏住她的臉頰,用力一捏,將她咬緊的小嘴捏開,然後狠狠地吻了上去,將舌頭伸進她滾燙噴香的小嘴,瘋狂地四處掃蕩,瘋狂地吮吸她如蜜一般的津液。

西門焰焰從來沒有這樣過,在一陣無力酥麻后,又拚命地掙扎,她是絕不認輸的人。

陽頂天擒住她的小香舌,抓過來含在嘴裡,用牙齒輕輕用力咬住,然後瘋狂地吮吸,瘋狂地交纏,瘋狂地輕輕噬咬。

三分鐘……

五分鐘……

焰焰的掙扎越來越無力,被狂吻的她,僅僅依靠鼻子呼吸已經有些缺氧了,整個身體彷彿被一陣陣電流擊打一般,整個腦子也被特殊的感覺一陣陣轟擊一般,變得迷離混亂。

然後,被陽頂天壓在身下,被擠壓,被深吻,被吮吸。整個嬌軀沒有一點點力氣,只能一陣陣地顫抖。

陽頂天一邊親吻,手掌往下,抓住焰焰豐滿誘人的圓臀,手掌用力一抓,用力地揉捏,彷彿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一般。

本能地陽頂天雙手在她美臀間探索,已經不甘心僅僅在臀瓣間遊歷,大手用力一鑽,朝一處火熱濕潤的妙處擠去。

「礙…」忽然,陽頂天只覺得舌頭一痛,卻是被焰焰咬了一口,頓時嘴裡有一股鹹味,舌頭被眼前的這隻小野貓咬破了。

然後,焰焰猛地一掙,掙脫了陽頂天的壓制。來不及站起來,雙手雙腿用力,不斷地坐著後退,退到桌子底下后,扭動著屁股將褲子穿上,然後抓起一隻板凳當成武器,朝陽頂天狠狠道:「你不要過來1

陽頂天輕輕一擦拭嘴角的鮮血,朝桌子底下的焰焰走了過去。

「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不客氣了。」焰焰道,將凳子高高舉起。

陽頂天來到桌子底下,也跟著鑽了進去。

焰焰的凳子武器頓時朝陽頂天砸了下來,砸到一半的時候,又止祝然後被陽頂天趁機制住,抓住的兩隻小手。

「你,你不要再來碰我1焰焰大聲道,然後緊緊地閉上小嘴。

陽頂天一手抱著她的粉背,一手抄過她的腿彎,將焰焰抱了起來。

焰焰本能一手捂住小嘴,一手抓著下半身的褲子,擔心陽頂天又去脫她褲子。

陽頂天一笑,抱著她直接來到床邊上,將她放到床上。

此時的焰焰,頭髮散亂,衣衫橫亂,真的完全是一隻小野貓一般。

「好好洗一個澡,好好睡一覺,等我五天。」陽頂天溫柔道:「這五天,我會拼盡一切讓你不失望的。」

「哼1焰焰氣鼓鼓扭過臉蛋,也不答應,也不拒絕。

陽頂天伸出手輕輕撫摸她的小臉,柔聲道:「我會讓自己強大起來,我會保護你一生一世的。」

說罷,陽頂天起身走了出去。

此時焰焰忽然道:「記住,五天,五天後我就離開雲霄城,我就依靠自己去完成父親的使命,我就把自己後半生的z yu賣給幽冥海。」

陽頂天轉過身,微微一笑道:「那我明天再來看你。」

「不要來,什麼時候你完成了諾言你什麼時候再來。」焰焰趕緊道:「明天,後天,大後天,我哪一天都不想見你……」

此時的她,整個芳心真的如同一團亂麻一般。

*******

「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西門寧寧見到陽頂天的第一眼頓時嚇了一大跳。

此時陽頂天鼻青臉腫,身上衣服被撕成碎片,無數到抓痕血印子,看上去比從紅色荒野回來的時候還要慘。

「和焰焰打了一架。」陽頂天道:「然後被她趕出來了,然後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所以就過來了。」

西門寧寧頓時驚愕,道:「你該不會把焰焰也打成這個樣子吧?」

「那怎麼可能?」陽頂天道:「我只打了她屁股,打屁股不算打女人,算打老婆。」

西門寧寧捂嘴一笑,道:「你還算聰明,還知道選擇最好的辦法去勸焰焰。」

陽頂天驚愕道:「我和焰焰打架,你不生氣?」

「我生什麼氣。」西門寧寧道:「義父和夫人早些年也幾乎三天兩頭打架的,義父經常鼻青臉腫,夫人三天兩頭吃飯時凳子上還要墊軟墊子。」

西門寧寧為陽頂天再次準備了一桶葯湯沐浴,洗乾淨后再為他塗好藥膏,最後在外間為他收拾了一張床,給他拿了全新的衣衫。

……

陽頂天道:「寧寧姐你知道試煉荒野中,級別最低的食金獸在哪裡?」

西門寧寧柔聲道:「紅色荒野有很多食金妖獸,大概有二十九種以上,最低級的紅色荒野第二層東邊一條峽谷內是一群黑鐵線蟲,這種黑鐵線蟲群居得不密集,大約只有幾百隻。」

「幾百隻?」陽頂天頭皮一麻。

「真的只能由你一個人去獵殺嗎?」寧寧問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否則,這個妖核就會失效。」

「那我不會讓你去的。」寧寧聲音依舊很溫柔,但是也很堅決道:「鐵線蟲已經是試煉荒野最低級的食金獸,但就算我給你再多寶物,你也不可能從鐵線蟲洞穴逃脫。鐵線蟲全身上下都刀槍不入,沒有一處地方可以讓你刺殺進去。事實上,就算一個大玄武士進入鐵線蟲洞穴,也會死在裡面。」

聽到這種殘忍的死法,陽頂天身體一陣寒顫。

「所以,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去的。」西門寧寧再次堅決道。

陽頂天道:「那麼,還有哪裡有級別更低,數量更少的食金獸?」

「沒有了。」寧寧低聲道。

陽頂天頓時一愕,剩下三個妖核中,金系妖核已經是最容易獵殺的,但此時看起來獵殺金系妖核都變得不可能,那剩下的冰系,電系就更加不可能了。

難道要放棄?不可能,當然不能放棄。

「小天,你不要著急,今天早上聽說你要獵殺各系妖核之後,我就已經放出了二十隻知語鳥去打探消息。不管有沒有消息,我都讓它們今天晚上飛回來報信。」寧寧道:「已經回來十八隻了,還剩下最後兩隻沒有回來,我們一起坐在這裡等,說不定最後兩隻會有驚喜帶過來。」

「嗯。」陽頂天道,然後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小天,就算我們能找到級別低,數量少的食金獸,那冰系妖核,電系妖核怎麼辦呢?」寧寧問道。

陽頂天道:「暫時管不了冰系和電系了,先將金系獵殺到再說。如果上天願意助我,到時候或許會給我一條路。只要他給我這條路,不管再艱難我都會去走。」

接著,陽頂天問道:「寧寧姐,西北大陸就真的沒有冰系妖獸嗎?」

寧寧想了一會兒,然後搖搖頭道:「火系大陸真的沒有可能生出冰系妖獸,距離最近的冰系大陸都隔著一萬多里的大海。至於電系妖獸,在混沌大陸的邊緣,至少隔著幾萬里,十萬里。」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沉默。

大約十幾分鐘后,寧寧忽然站起身道:「我的知語鳥兒回來了。」

然後她走到窗外,張開雙手,頓時一隻美麗可愛的紅色鳥兒停在她的手掌上,先用小腦袋親昵地磨蹭她的手心,然後充滿歉意地對她搖了搖頭。

很顯然,這隻鳥兒沒有好消息帶過來。

「不要緊……」寧寧柔聲道,然後掏出一顆小小的丹藥放在手心。

那隻鳥兒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忍不住饞意將丹藥吃了下去。

「去吧,你家小白該等著急了。」寧寧道。

那隻紅鳥兒不好意思叫叫,然後撲騰著翅膀飛走回家了。

寧寧轉過身,朝陽頂天搖了搖頭道:「對不起,沒有好消息帶來。」

「沒關係。」陽頂天道。

此時,有一隻鳥兒的鳴叫聲,然後黑暗中又飛過來一隻紫色的知語鳥兒,沒有降落在寧寧的手心,而是直接停留在寧寧的肩膀上,然後湊在她的耳朵邊上,嘰嘰喳喳地叫,彷彿在說話。

寧寧側著頭聽,一邊朝陽餌說它飛遍了雲霄城領地的最西邊,都沒有打聽到哪裡有低級稀少的食金獸。」

陽頂天心中又一涼。

寧寧接著道:「但是它不甘心又飛過了深淵溝壑,終於有了消息。」

陽頂天眉毛頓時一揚。

寧寧接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道:「那裡不但有稀少低級的金系妖獸,還有……冰系妖獸。」

陽頂天一愕,不是說西北大陸是火系大陸,不可能有冰系妖獸的嗎?但此時管不了這麼許多了,他趕緊問道:「那這個地方在哪裡?」

「在,在一個廢棄的魔銀礦洞內。不過……這個礦洞在西北秦家的領地內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