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六章:床頭打架!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1-12 19:36  |  字數:3435字

「沒錯,我們有五成把握。」宋玉道:「因為機緣,加上耗費了巨大的代價,我們在一處墓穴中得到了一段娜迦族的玄脈結晶,這件東西乃是天地至寶,幾乎可以重塑玄脈。」

「既然這麼珍貴,為何又願意給西門焰焰?」陽頂天道。

宋玉道:「因為我們幽冥海曾經欠了西門城主一個人情,西門小姐受傷之後,西門城主曾經萬里迢迢趕去幽冥海請我們幫忙,但那時我們束手無策,一直到了今天,我們幸得娜迦族的玄脈結晶,所以長老派遣我來雲霄城。」

「僅僅五成?」陽頂天道:「假如失敗,那結果是什麼」

「輕則筋脈斷裂,重則氣海毀滅。」宋玉道。

「聽說幽冥海的人情是非常昂貴的,那麼假如你們成功地治好了焰焰的玄脈,那我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陽頂天道。

宋玉目光瞟了陽頂天一眼,嘴角一挑道:「你妻子這個人。」

頓時,陽頂天太陽穴猛地一跳,冷道:「說具體點。」

「西門小姐恢復了強大後,我可以給她十年時間的自由,讓她完成自己的事情。「宋玉抿了一口茶道:「十年後,她的自由,她的一切都歸我們了。」

「果然非常昂貴啊。」陽頂天道。

「當然。」宋玉道:「幽冥海的價錢,從來都是最貴的。當然,西門小姐除了我幽冥海,天下間再無第二人可以治好。」

「那抱歉了,我們拒絕付這個價錢,你可以回去了。」陽頂天道。

宋玉驕傲的眼睛一挑,道:「你還不夠資格做這個決定,而且是因為西門城主的哀求,我們幽冥海才恩賜給你們這個機會的,否則雲霄城這種地方我是不會來的。」

「我當然可以決定,我是她的丈夫。」陽頂天道:「你請回吧,你們欠西門城主的這個人情我們也不要了。那個娜迦族的玄脈結晶,你們自己留著吧。」

說罷,陽頂天沒有等他回應,直接離開。

*****

接下來要勸服的就是西門焰焰了,這可難得多了,焰焰的倔強甚至是有些無解的。唯一能夠管得住她的只有她的父親,西門無涯不在了,世上在無人能真正管得住她了,陽頂天更不例外。

在去見焰焰之前,陽頂天先是取了兩瓶酒,一口氣全部灌進去一瓶,頓時一股火熱的醉意涌了上來。腦子已經有些熱了,但還是不夠,於是陽頂天一口氣又將另外一瓶烈酒灌進肚子裡面。

頓時,全身的鮮血都熱了起來,腦子也充滿了強烈的衝動,要吵架的衝動。

來到西門焰焰的小樓面前,砰砰地大力敲門。

此時已經是半夜,西門焰焰正一人坐在床上發獃,聽到急促的敲門聲,頓時皺眉不快道:「誰?」

「我!」陽頂天道,然後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焰焰微微一訝,然後將臉蛋轉向一邊道:「你過來做什麼,我不想見你。」

「你明天要走?」陽頂天道。

「嗯!」焰焰冷冷回應道。

「跟宋玉去幽冥海?」陽頂天道。

「沒錯。」西門焰焰道:「問完了嗎?問完了,你就走吧,我要睡覺了。」

陽頂天上前道:「你不用去了,我已經拒絕他了,而且趕他走了。」

西門焰焰頓時一驚,從床上站起,瞪著陽頂天道:「你敢?」

「我已經這麼做了。」陽頂天道:「木已成舟了。」

焰焰頓時大怒,道:「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這是我的事情,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

「我是你的丈夫,我就是有權力這麼做。」陽頂天也大聲道。

「丈夫?」西門焰焰冷笑道:「那個讓我受盡所有人嘲笑,那個讓我受盡別人羞辱的丈夫嗎?」

「誰啊,誰羞辱你?」陽頂天道:「唐辛嗎?以後我就去教訓她。」

此後,西門焰焰聞到了陽頂天的酒氣,終於知道為什麼他說話的口氣和之前都不同了,頓時好氣又好笑道:「陽頂天,你除了吹牛的本事,你除了空許諾的本事,你還有什麼?」

「你趕走了宋玉又怎麼樣?別人不知道幽冥海在哪裡,爹爹卻告訴過我大致的方向,到時候我自己去。」接著,西門焰焰從床鋪拿起一個獸皮包裹,直接朝外面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我不等到明天走了,我現在就走,我現在就去追宋玉去。」

「你敢?」陽頂天上前抓住西門焰焰的手臂。

「我有什麼不敢的?」西門焰焰道:「大晚上你敢呆在西門寧寧的閨房裡面,還敢**著身子躲在她的衣櫃裡面,我有什麼不敢的?」

陽頂天頓時一呆,沒有想到她當時竟然看到了,但是卻竟然裝著沒有看到的樣子。

「你明明知道我躲在柜子裡面,為什麼還要說那些絕情的話?」陽頂天大聲道。

「就是知道你躲在那裡,我才說的。」焰焰大聲道。

陽頂天又一愕。

「心虛了嗎?」西門焰焰冷冷道:「我真是瞎了眼,你力量不成也罷了,連人品也沒有了。」

「她只是幫我療傷而已,我當時在泡葯湯而已。」陽頂天道。

「那我去的時候你們為什麼心虛?還要躲起來?」西門焰焰冷笑道:「好了,你別再說了。你們愛怎麼樣和我沒有關係,現在你放手,否則我就動武了。」

「我不會放的。」陽頂天長呼一口氣道:「僅僅只是五天了,你連五天都等不及了嗎?」

「沒錯,我就是不願意等了。」西門焰焰大聲道,小嘴噴出的氣息除了芳香外,竟然也有一股酒意,她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