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六章:床頭打架!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盡所有人嘲笑,那個讓我受盡別人羞辱的丈夫嗎?」 「誰啊,誰羞辱你?」陽頂天道:「唐辛嗎?以後我就去教訓她。」 此後,西門焰焰聞到了陽頂天的酒氣,終於知道為什麼他說話的口氣和之前都不同了...

「沒錯,我們有五成把握。」宋玉道:「因為機緣,加上耗費了巨大的代價,我們在一處墓穴中得到了一段娜迦族的玄脈結晶,這件東西乃是天地至寶,幾乎可以重塑玄脈。」

「既然這麼珍貴,為何又願意給西門焰焰?」陽頂天道。

宋玉道:「因為我們幽冥海曾經欠了西門城主一個人情,西門小姐受傷之後,西門城主曾經萬里迢迢趕去幽冥海請我們幫忙,但那時我們束手無策,一直到了今天,我們幸得娜迦族的玄脈結晶,所以長老派遣我來雲霄城。」

「僅僅五成?」陽頂天道:「假如失敗,那結果是什麼」

「輕則筋脈斷裂,重則氣海毀滅。」宋玉道。

「聽說幽冥海的人情是非常昂貴的,那麼假如你們成功地治好了焰焰的玄脈,那我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陽頂天道。

宋玉目光瞟了陽頂天一眼,嘴角一挑道:「你妻子這個人。」

頓時,陽頂天太陽穴猛地一跳,冷道:「說具體點。」

「西門小姐恢復了強大后,我可以給她十年時間的自由,讓她完成自己的事情。「宋玉抿了一口茶道:「十年後,她的自由,她的一切都歸我們了。」

「果然非常昂貴埃」陽頂天道。

「當然。」宋玉道:「幽冥海的價錢,從來都是最貴的。當然,西門小姐除了我幽冥海,天下間再無第二人可以治好。」

「那抱歉了,我們拒絕付這個價錢,你可以回去了。」陽頂天道。

宋玉驕傲的眼睛一挑,道:「你還不夠資格做這個決定,而且是因為西門城主的哀求,我們幽冥海才恩賜給你們這個機會的,否則雲霄城這種地方我是不會來的。」

「我當然可以決定,我是她的丈夫。」陽頂天道:「你請回吧,你們欠西門城主的這個人情我們也不要了。那個娜迦族的玄脈結晶,你們自己留著吧。」

說罷,陽頂天沒有等他回應,直接離開。

*****

接下來要勸服的就是西門焰焰了,這可難得多了,焰焰的倔強甚至是有些無解的。唯一能夠管得住她的只有她的父親,西門無涯不在了,世上在無人能真正管得住她了,陽頂天更不例外。

在去見焰焰之前,陽頂天先是取了兩瓶酒,一口氣全部灌進去一瓶,頓時一股火熱的醉意涌了上來。腦子已經有些熱了,但還是不夠,於是陽頂天一口氣又將另外一瓶烈酒灌進肚子裡面。

頓時,全身的鮮血都熱了起來,腦子也充滿了強烈的衝動,要吵架的衝動。

來到西門焰焰的小樓面前,砰砰地大力敲門。

此時已經是半夜,西門焰焰正一人坐在床上發獃,聽到急促的敲門聲,頓時皺眉不快道:「誰?」

「我1陽頂天道,然後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焰焰微微一訝,然後將臉蛋轉向一邊道:「你過來做什麼,我不想見你。」

「你明天要走?」陽頂天道。

「嗯1焰焰冷冷回應道。

「跟宋玉去幽冥海?」陽頂天道。

「沒錯。」西門焰焰道:「問完了嗎?問完了,你就走吧,我要睡覺了。」

陽頂天上前道:「你不用去了,我已經拒絕他了,而且趕他走了。」

西門焰焰頓時一驚,從床上站起,瞪著陽頂天道:「你敢?」

「我已經這麼做了。」陽頂天道:「木已成舟了。」

焰焰頓時大怒,道:「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這是我的事情,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

「我是你的丈夫,我就是有權力這麼做。」陽頂天也大聲道。

「丈夫?」西門焰焰冷笑道:「那個讓我受盡所有人嘲笑,那個讓我受盡別人羞辱的丈夫嗎?」

「誰啊,誰羞辱你?」陽頂天道:「唐辛嗎?以後我就去教訓她。」

此後,西門焰焰聞到了陽頂天的酒氣,終於知道為什麼他說話的口氣和之前都不同了,頓時好氣又好笑道:「陽頂天,你除了吹牛的本事,你除了空許諾的本事,你還有什麼?」

「你趕走了宋玉又怎麼樣?別人不知道幽冥海在哪裡,爹爹卻告訴過我大致的方向,到時候我自己去。」接著,西門焰焰從床鋪拿起一個獸皮包裹,直接朝外面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我不等到明天走了,我現在就走,我現在就去追宋玉去。」

「你敢?」陽頂天上前抓住西門焰焰的手臂。

「我有什麼不敢的?」西門焰焰道:「大晚上你敢呆在西門寧寧的閨房裡面,還敢**著身子躲在她的衣櫃裡面,我有什麼不敢的?」

陽頂天頓時一呆,沒有想到她當時竟然看到了,但是卻竟然裝著沒有看到的樣子。

「你明明知道我躲在柜子裡面,為什麼還要說那些絕情的話?」陽頂天大聲道。

「就是知道你躲在那裡,我才說的。」焰焰大聲道。

陽頂天又一愕。

「心虛了嗎?」西門焰焰冷冷道:「我真是瞎了眼,你力量不成也罷了,連人品也沒有了。」

「她只是幫我療傷而已,我當時在泡葯湯而已。」陽頂天道。

「那我去的時候你們為什麼心虛?還要躲起來?」西門焰焰冷笑道:「好了,你別再說了。你們愛怎麼樣和我沒有關係,現在你放手,否則我就動武了。」

「我不會放的。」陽頂天長呼一口氣道:「僅僅只是五天了,你連五天都等不及了嗎?」

「沒錯,我就是不願意等了。」西門焰焰大聲道,小嘴噴出的氣息除了芳香外,竟然也有一股酒意,她竟然也喝酒了。

看來,這對夫妻是鐵了心要吵架,先喝酒壯膽了。

聽到她已經蠻不講理了,陽頂天手掌猛地抓緊道:「你必須等,五天你必須等,今天晚上,你就是不許跨出房門一步。」

「哼哼……」西門焰焰冷笑不屑道:「你怎麼擋我?就憑著連見習武者都不是嗎?」

「陽頂天,不是我瞧不起你。有句話我忍你很久了,你從頭到尾就只有嘴上功夫,不管是對東方冰凌還是唐辛,你就只會大言不慚,其他你一概無能。」西門焰焰冷笑道:「我倒,你拿什麼擋我?我倒,你除了嘴上功夫你還會什麼嗎?」

這段話聽得陽頂天頓時火冒三丈,喝過酒的他一股熱血涌了上來,將什麼都拋之腦後了。

「說得好,說得好礙…」陽頂天顫抖道:「果然老話說得好,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西門焰焰我今天就讓你看看,老子不但有嘴上功夫,老子還會打老婆。」

說罷,已經完全被酒精充斥腦子的陽頂天猛地上前,直接抓住西門焰焰的粉嫩的後頸,如同猛虎撲羊一般,直接將焰焰撲倒在地上,然後翻身一騎,坐在她的小蠻腰上。

然後,陽頂天舉起巴掌,對準西門焰焰豐滿肥嫩的翹臀猛地扇下去。

「啪啪啪……」柔軟彈力的美臀被打得發出一陣陣脆響,臀丘一陣陣震蕩。

「西門焰焰,我也告訴你,老子也忍你很久了,我的巴掌早就癢了,早就想揍你了。」陽頂天一邊罵,一邊用力地扇下去。

隔著衣服打還不過癮,直接將她褲子扒下,露出雪白豐滿的嬌臀,肉貼著肉,狠狠地扇下去。

「啪啪啪……」一個巴掌接著一個巴掌,頓時嬌嫩的雪臀瞬間紅腫起來,滑嫩的臀瓣如同水波一般,一陣陣搖晃,芳香四溢。

「讓你走,讓你走。老子揍你,看你還走不走?乖乖給老子等五天……」

西門焰焰徹底呆了,從被撲到在地到被打屁股,再到被扒掉褲子。她都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完全無法反應過來。且不說她從小到大都是千金公主沒有被人打過,就說之前的陽頂天,在她面前都是溫柔體貼的,兩個人相敬如賓,陽頂天始終連一句重話都沒有說過。

但是現在,他竟然猛地撲上來,狠狠地扇她的屁股。她的腦子瞬間短路了,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所以一下子呆住了,失去了應有的反應。

足足兩分鐘后,西門焰焰才驚怒萬分道:「陽頂天,我跟你拼了。」

然後,焰焰猛地反轉過嬌軀,猛地抓住陽頂天的耳朵,翻身將他按在地上,然後一陣陣拳打腳踢。

陽頂天大吼一聲,又猛地撲上來,將焰焰豐滿的嬌軀死死壓在地上,對準她的臀腿一個巴掌接著一個巴掌扇下去。

焰焰拚命地掙扎,雙手揪住陽頂天的衣領,雙腳對著陽頂天的肚子猛地一頂……

頓時,兩個人完全廝打在一起。在房間的地面上滾成一團,戰場從桌子下到房間里,到床下。

陽頂天只有一種手段,就是將焰焰壓在身下,然後狂揍屁股。

焰焰也只有一種手段,那就是什麼手段都用,拳打腳踢,抓撓撕咬。

但是,兩個人都忘記了使用武功,忘記使用了玄氣,忘記使用任何武器。就如同鄉村夫婦一般,用最原始,最野蠻的方式在地上翻滾廝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