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五章:焰焰私語!會宋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后一晚呆在一起了,還要說這些讓人不高興的事情嗎?」焰焰道。 西門寧寧驚道:「什麼意思?你已經決定要去幽冥海了嗎?」 「是啊,已經決定了,明天就走。」焰焰道:「他已經靠不住了,只能靠我自...

慌忙中,寧寧從柜子裡面隨手拿過兩件內衣,然後隨手關上門道:「我正要沐浴埃」

陽頂天鼻端蕩漾著女兒家特有的香味,因為這個柜子裡面,都是西門寧寧的衣衫。而且大部分都是貼身內衣。

「這麼晚了,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寧寧柔聲道。

「哪裡晚了,我還經常後半夜睡不著鑽你的被窩埃」焰焰嬌聲道:「我想念你大白羊一樣的身體了,想光溜溜抱著你睡不可以嗎?」

寧寧頓時面紅耳赤,低聲道:「你,你說什麼胡話?」

「我們更親密的事情都做過好不好?」焰焰嬌聲道:「你現在才知道害羞啊,裝作矜持,也太晚了吧。」

「好了,不許說,不許說了。」寧寧頓時羞愧欲死,因為屋內還有另外一個人,自己是多麼的賢淑端莊,這種事情被一個男人聽去,那真的是太……

「好了,快說什麼事?我要洗澡了。」寧寧道。

「好啊,我們一起洗。」焰焰頓時要過來脫寧寧的衣衫。

寧寧趕緊四處躲避,道:「不要這樣,你都是成親的人了,怎麼還那麼瘋?」

聽到成親二字,焰焰嬌軀頓時一頓,停止了嬉鬧動作,在床上坐下,輕輕一陣嘆息。

寧寧上前,坐在焰焰身邊道:「夫妻之間拌嘴是免不了的,但是怎麼可以說出決絕無情的話?再說陽頂天也只是想要……」

「姐姐,不要在我面前提到她的名字。」焰焰忽然道:「我真的一點都不想聽到這三個字,好嘛?」

「焰焰……」寧寧皺眉不快道:「他是你的丈夫1

「寧寧姐,我來你的山谷就是為了歡快和自由,所以求求你不要再說他,好不好?」焰焰道。

聽到焰焰的話,想起柜子裡面的陽頂天,寧寧頓時小臉發白,焰焰此時說出如此無情冰冷的話,對陽頂天的傷害該是有多大?

寧寧長長舒了一口氣,道:「焰焰,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真的付出很多,犧牲很多?是不是覺得陽頂天非常對不起你?」

沒有等到焰焰回答,寧寧道:「你錯了,一個男人最需要的是妻子的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為他付出和犧牲。你的每一次付出,每一次犧牲,看起來好像非常偉大,但其實每一次都是對他的一次踐踏。就好像不斷地在提醒他非常無能。」

「焰焰,你這樣的無私和東方冰凌的自私一樣,會給他帶來巨大的傷害,甚至傷害更大。」寧寧道:「對於東方冰凌的自私帶來的傷害,陽頂天可以憤怒,可以仇恨。而你無私帶來的傷害,他只能溫柔應對,然後將這種痛苦咽回去。」

「寧寧姐,你倒是他的知己,類似的話,他也曾經說過。」焰焰道。

「焰焰,他是你丈夫這一點無法改變,你這一輩子還想要幸福嗎?想要的話,那就去愛他,支持他,理解他。」寧寧道:「最關鍵的是,我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值得你取!

「什麼幸福不幸福?嫁給他我不奢望幸福,這只是我的命而已,我認了。」焰焰柔聲道:「在五年前發生那件事的時候,我就已經認了。」

寧寧頓時無聲,她唯恐焰焰再接著說下去,對陽頂天的傷害會更大。

「姐姐,這是我們最後一晚呆在一起了,還要說這些讓人不高興的事情嗎?」焰焰道。

西門寧寧驚道:「什麼意思?你已經決定要去幽冥海了嗎?」

「是啊,已經決定了,明天就走。」焰焰道:「他已經靠不住了,只能靠我自己支撐雲霄城的使命了。在幽冥海,他們或許可以讓我破碎禁錮的玄脈恢復,可以讓我回到五年前的天賦。陽頂天有一句話說得很對,人只能靠自己,其他任何人都靠不祝」

西門寧寧顫聲道:「只有五天時間了,你連五天時間也不給他嗎?今天他已經獵殺到了兩個妖核,幾乎丟了半條性命,但是你連讓他證明的機會都不給嗎?」

「獵殺五系妖核,然後進行突破,這只是他的幻魔而已,寧寧姐你見識比我多,你聽過這種突破的方式嗎?」焰焰問道。

寧寧一愕,然後輕輕搖了搖頭,她確實沒有聽說過。

「我只知道,他現在還只是啟蒙者,渾身上下沒有一點點玄氣。」西門焰焰道:「他已經完全進入自我的世界,我喚不回來,我儘力了。而且,就算獵殺齊五系妖核就可以突破,那寧寧姐覺得以他啟蒙者的實力,能獵殺到冰系妖核嗎?能獵殺到電系妖核嗎?」

寧寧再次無聲!因為確實完全做不到,光火系、風系就已經讓陽頂天傷痕纍纍了。

「就算他會失敗,你也應該等到五天後再走。就算他幻魔了,你也應該讓他自己清醒過來再離開。」西門寧寧道。

「可是,幽冥海的人明天就要離開了。」焰焰道:「天下人,無人知道幽冥海在哪裡的,錯過就再無機會了。」

「那你寧願相信虛無縹緲的幽冥海,也不願意相信你的丈夫嗎?」寧寧道。

「我已經給過他很多次機會了。」焰焰道:「再說,天下人還有不相信幽冥海的嗎?它至少比陽頂天……」

確實沒有人會不信任幽冥海的能力,在神秘領域上幽冥海確實是獨一無二的,世人傳言,他們甚至有起死回生之能。

寧寧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已經決定了嗎?」

「是的。」焰焰道:「你和娘親是我最捨不得的兩個人,我上半夜陪你,下半夜陪娘親,明天就去幽冥海。」

「那你走吧……」寧寧站起身,淡淡道:「你選擇離開雲霄城,那就當沒有我這個姐姐了。你既然連丈夫都可以不要,那我也沒有這樣的妹妹。」

「寧姐……」焰焰不敢置通道:「我們情如同胞姐妹,你竟然為了他不要我這個妹妹?」

「沒錯,因為我相信他,我欣賞他。」寧寧道:「從你們的第一個分歧開始,我就站在他那邊,我覺得他是對的。」

焰焰頓時呆了,眼淚忍不住流出,望著寧寧很久,道:「那好,那以後我就把他託付給你照顧了,姐姐,保重1

然後,焰焰哭著朝外面跑了出去。

「你連陽頂天的最後一面也不見嗎?」西門寧寧大聲道。

「相見還不如不見。」焰焰停下腳步,然後又繼續朝外面跑去:「寧寧姐,你替我跟她說一句對不起。」

焰焰跑出去之後,寧寧轉身趴在床上,壓抑地哭泣。

陽頂天從柜子裡面走了出來,走到床邊坐下,見到寧寧美妙背影因為哭泣,香肩在不斷地顫抖抽搐。

陽頂天伸手拍了拍她柔嫩的肩膀。

寧寧轉過嬌軀,用力抱住陽頂天,哭泣道:「對不起,對不起……」

陽頂天頓時溫香滿懷,然後輕輕拍打她的粉背,他很奇怪寧寧為什麼會說對不起。但是陽頂天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安慰西門寧寧。

哭了好一會兒后,寧寧離開了陽頂天的懷抱,淚眼婆娑地望著他道:「焰焰做錯了事情,希望你心裡不要怪她。」

陽頂天搖了搖頭道:「我說過,不管她做什麼我都不會怪她,不但嘴上不會,心裡也不會。」

寧寧忽然坐直了嬌軀,道:「陽頂天,你答應姐姐,阻止焰焰去幽冥海。」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如果幽冥海的人真的能恢復焰焰的玄脈,那對她還真是一件好事。」

「哪有那麼簡單,幽冥海亦正亦邪,焰焰這一去幽冥海,說不定就是進入地獄。」西門寧寧道:「你答應過義父的,一定要保護焰焰的,如果她都離開了,萬一出了什麼意外,你還怎麼保護?」

陽頂天在心中問道:「師父,我應該阻止焰焰嗎?您知道幽冥海嗎?」

東方涅滅沉默了片刻,道:「欠了幽冥海的東西,十輩子也還不清。欠了幽冥海的債,沒有人敢不還清,還十輩子也要還清。」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陽頂天道。

********

陽頂天沒有去找焰焰,而是去了天賓閣見那個幽冥海的宋玉。

天賓閣,一處孤崖的頂端,是雲霄城為了招待最高貴的客人而建的。

爬上山崖,走進天賓閣,陽頂天見到這個人。

這是一個青年男子,目如遠山,俊美如玉,黑髮如雲,氣質如風。一身青袍,長發沒有用任何束冠,而是隨意披在肩膀上,驕傲而又自然,瀟洒而又不群。

「陽頂天。」陽頂天行了一禮。

「宋玉,閣下半夜打擾,有何貴幹。」對方淡淡道。

「聽說貴處能夠治療我妻子的玄脈?」陽頂天道。

「你妻子?」宋玉露出不解的表情。

「西門焰焰。」陽頂天道。

「她是你的妻子?可是我瞧她還是處子埃」宋玉道,他這話算是說得非常無禮了,在別人丈夫面前說處女這種事情。

「這不關你的事情吧。」陽頂天道:「閣下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妻子的玄脈是真的能治,還是不能治?」/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