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十四章:幽冥海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得罪幽冥海的人。因為它無所不能,連死去的人都能救活。也可以讓一個無比強大的人,毫無痕地死去。 五年前,焰焰曾經發生過一次巨大的變故,從此玄脈盡毀,這些年,她的修為一直在不斷地退步,兩三年後她...

ps:今天上周點榜兩個多小時,然後就下來了,我知道不會那麼順利。。-》那麼,我們再戰!拜求會點,拜求推薦票!

*********

「什麼事情?」陽頂天一驚,趕緊問道。

此時西門寧寧見到陽頂天渾身鮮血,頓時一陣低呼道:「你怎麼傷成這樣?」

然後她顫抖著雙手摸向陽頂天的傷口。

「我沒事,都是一些皮外傷。」陽頂天道:「快告訴我,雲霄城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關於焰焰的事情,好看:。」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一驚道:「焰焰出了什麼事情了?是不是楊岩那個老畜生有使了什麼手段?」

「不,焰焰她沒事。」西門寧寧道:「是有一個幽冥海的人來見焰焰了。」

陽頂天頓時微微驚愕,幽冥海的人來見焰焰也不算什麼重要事情啊?也不至於讓寧寧專門騎著飄靈鰩跑一趟埃

寧寧又道:「還有今天上午我給了你丹藥和深海玄衣,但是卻把最重要的一件東西忘記了,忘記給你一支好的武器,讓你拿著一支鋼劍來殺妖獸,剛剛才想起來,幾乎嚇得丟了魂,於是趕緊騎著瑤瑤來找你。」

如果有一支好的武器,那殺這兩隻妖獸就真的不用那麼辛苦了。陽頂天沒什麼玄氣,所以不管是火焰魔狼還是風影魔蛇,連外皮都刺不穿。

「我這不是沒事嘛。」陽頂天笑道。

「幸好你沒事,否則我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西門寧寧道,然後扶著陽頂天要上飄靈鰩。

「我不要緊,我沒那麼虛弱。」陽頂天笑道,然後躍上了飄靈鰩。

「瑤瑤,又累到你了。」陽頂天伸手摸了摸飄靈鰩的脖頸。

飄靈鰩撒嬌地叫了一聲,然後用脖子磨蹭了幾下陽頂天的手掌。

寧寧輕輕一躍,也上了飄靈鰩的背上,坐在陽頂天的身後。

「對了,你獵殺到妖核了嗎?」西門寧寧問道,此時她才想起這件重要的事情。

「獵到了。。」陽頂天道:「殺了一隻火焰魔狼和一條風蛇,得到了火系和風系妖核。」

「礙…」西門寧寧驚呼一聲,不可思議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你才有一支普通的鋼劍,不但殺掉了火焰魔狼,還能殺掉風影魔蛇?風蛇很厲害的,哪怕五個五星見習武者也殺不了它,反而會被它所殺。」

「是啊,那畜生好厲害。」陽頂天道,接下來便將殺死風蛇的過程告訴寧寧。

西門寧寧聽的嬌顏失色,然後道:「你真是了不起,知道用**幽蘭殺死風蛇。」

聽到她的誇獎,陽頂天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趕緊轉移了話題問道:「對了,那個幽冥海的人來見焰焰,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說來話長,我們先回去療傷,我再一邊告訴你。」寧寧道,然後她輕輕拍了拍飄靈鰩的後背道:「瑤瑤,回去了。」

飄靈鰩一聲鳴叫,展翅高飛,朝著雲霄城的方向飛去,儘管馱著兩個人,但依舊又快優穩,動作輕盈。

*****

小樓內,陽頂天躺在木桶的葯湯裡面,**上半身露出水面,傷痕纍纍,深可見骨。

「為什麼不服用丹藥?」西門寧寧低聲責怪道,然後將乳白色的藥液倒在手上,輕輕地揉搓陽頂天的傷口。

陽頂天不是硬漢,頓時痛得渾身一陣抽搐,咧著嘴道:「一開始不捨得吃,後來是來不及吃,早跟你說不要給太好的丹藥。」

「你怎麼可以這樣?」西門寧寧低聲道,就算是責怪,她的聲音依舊是柔柔的。

她沾滿藥液的小手所過之處,傷口一陣陣發熱,藥液滲入傷痕之內,那些血紅的傷口本來是裂開的,藥物過後就自動併攏粘連起來,只留下一道深深的紅痕,真是玄妙之極的靈藥,。

「對了,我有一件禮物要給你。」陽頂天想起了**幽蘭,頓時從葯桶裡面站起身。

「啊,你不要站起來。」西門寧寧低呼一聲。

但已經來不及了,陽頂天站起身一腳抬起正要跨出木桶,低頭一看,發現了自己竟然下身**,而且此時正鬥志昂揚,撲通一聲趕緊坐回到乳白色的藥水中去,乳白色的藥液濺在寧寧嬌嫩的臉上。。

「對,對不起。」陽頂天本能地伸手去擦寧寧嘴角的藥液,道:「我剛才明明穿著有褲子的埃」

西門寧寧臉蛋頓時紅透了,低聲道:「被藥水融掉了。」

然後她走到外間去,拿進來一條褲子,一條毛巾放在陽頂天手上,然後自己背過嬌軀,道:「好了,你可以出來了。」

陽頂天面紅耳赤地從木桶裡面出來,用毛巾擦乾身體,西門寧寧就站在不遠處,頓時屋內的氣息非常的尷尬。

穿好了褲子,陽頂天望著有些不雅的下身,他此時心中明明沒有任何邪念的,為何下面會如此不堪?而且自己身軀大半都**著,陽頂天不由得問道:「沒有袍服嗎?」

「你剛塗過葯,不能穿衣服的。」寧寧道。

這樣挺拔著下身太不雅了,陽頂天趕緊坐在椅子上,然後拿過自己的包裹,取出裡面的**幽蘭,道:「我今天從紅色荒野摘來的,給你1

「**幽蘭1西門寧寧美眸一亮,發出一陣驚喜,道:「這花非常稀有的,竟然被你摘到了。」

「一朵花而已,比起你給我的,完全是微不足道的。」陽頂天道。

聽到陽頂天的話,西門寧寧驚喜的表情頓時一滯,接過**幽蘭,柔聲道:「謝謝1

陽頂天都可以看出她的不高興了。

「我說錯什麼了嗎?」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小嘴張了張,道:「這很危險,以後不要這樣了。而且,我不希望你覺得欠了我什麼,好嗎?」

陽頂天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然後,兩個人坐著再次陷入了尷尬的寂靜。

他很想問寧寧為何對自己那麼好,沒有理由啊,但想了想,還是沒有問出口。

「寧寧姐,你這麼著急地讓我回雲霄城,說幽冥海的人來見焰焰,這件事情怎麼了啊?」陽頂天問道:「焰焰她見任何人,都是她的自由埃」

「焰焰見幽冥海的那個人當然沒事,但是焰焰要跟那個人走,要跟他一起去幽冥海。」寧寧道:「我根本勸不了她,所以只能找你回來勸她。」

「什麼?」陽頂天一急,道:「她為什麼要跟著那個人去幽冥海?那個人是誰?她跟著他去幽冥海做什麼?」

「他叫宋玉,是幽冥海的弟子,焰焰要跟著她去幽冥海治療玄脈。」西門寧寧道:「這件事情很複雜,你聽我慢慢說來。」

幽冥海,天下最神秘玄妙的地方之一。它亦正亦邪,在世人眼中只有一個印象,那就是幽冥海幾乎無所不能。

有人或許敢得罪三宗九門的人,但絕對不敢得罪幽冥海的人。因為它無所不能,連死去的人都能救活。也可以讓一個無比強大的人,毫無痕地死去。

五年前,焰焰曾經發生過一次巨大的變故,從此玄脈盡毀,這些年,她的修為一直在不斷地退步,兩三年後她就沒有任何玄氣,弱小得和常人無異,好看:。

如果說天下還有哪個勢力可以治癒焰焰損毀的玄脈,那隻能是幽冥海。

所以,天下人或許有人敢得罪三宗九門的人,但是絕對沒有人敢得罪幽冥海。

既然幽冥海如此強大奇妙,那麼天下人早就趨之若鶩了,那些本應該死去的人都能夠活了。

可是,天下人沒有人知道幽冥海在哪裡。

而且幽冥海絕對冷酷無情,見死不救。除非給天大的好處,否則它是絕對不會出手相救的。

所以,幽冥海宋玉主動出現在雲霄城,真是一件讓人費解的事情。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如果幽冥海能治好焰焰的傷,那當然最好不過。焰焰跟著宋玉去幽冥海也沒什麼,這是一件好事埃」

「小天,有一句話非常有名,那就是欠幽冥海的債,十輩子都還不清。」西門寧寧道:「我布知道宋玉為何會主動來雲霄城見焰焰,但是我知道想要幽冥海救治焰焰,除非付出無比巨大的代價。」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后道:「如果能治好焰焰,那麼就算付出巨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寧寧搖頭道:「你不懂,幽冥海開出的價格,天下人幾乎是沒有人能夠承受的。而且,我本身就是煉藥師,焰焰的玄脈我非常清楚,真的完全找不到任何一點治癒的希望,我不信幽冥海可以治好焰焰。」

「那個宋玉還在雲霄城中嗎?住在哪裡?」陽頂天道。

「他住在天賓閣中。」寧寧道。

「寧寧姐,你給我一套衣衫,我現在就去見他,我去問個清楚,問是不是真的能治好焰焰,如果可以,那代價是什麼?」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從椅子上站起身子,卻發現下面依舊昂揚,他頓時惱怒道:「怎麼會這樣?」

「是藥物的作用。」寧寧臉蛋紅透低聲道:「我去給你拿衣衫。」

然後,寧寧走到柜子面前,去拿陽頂天的袍子,還是他親手縫製的。

「寧寧姐姐……」此時,外面傳來一陣嬌脆的聲音。

頓時,陽頂天和寧寧面色一變,因為這是西門焰焰的聲音。

西門寧寧小臉瞬間煞白,低聲急道:「小天,你快躲起來。千萬不要讓焰焰看到你在我這裡,而且,而且還是這個模樣……」

陽頂天低頭一看,自己幾乎渾身**,而且下身昂揚。

這個模樣讓人看到了,就算想要不產生誤解也難,若被撞見的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外面,西門焰焰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西門寧寧焦急地四處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她的房間實在太簡樸了,所以連個躲的地方都找不到。

「對了,這裡。」寧寧打開一個柜子門,然後拉著陽頂天躲了進去。

她還來不及將柜子門關上,嬌美無雙的焰焰就直接走了進來。

「姐姐,你在做什麼,我一直喊你都沒有反應。」焰焰疑惑的目光朝西門寧寧望來。

更新快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