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四十八章:稀世之寶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見到陽頂天目光落在那袍子上,西門寧寧臉蛋一紅,飛快將要那袍子藏放起來。 陽頂天微微一愕,像西門寧寧這樣的女人為男人縫製袍子,那肯定跟她是非常非常親密的關係。莫非這個水一樣的女子已經有了情郎了嗎...

PS:求幾張推薦票吧!

*******

「哦,那請進。」西門寧寧說完后,朝前面的屋子走去,避免和陽頂天的面對面

陽頂天跟在她的身後,又難免看到她的腰臀曲線,在行走間真的如同春風擺柳,端是美妙無雙。

儘管陽頂天已經避開目光,但前面的西門寧寧越來越不自然,哪怕背對著陽頂天,臉蛋也越來越紅,一張小臉越垂越厲害,只敢看自己的腳尖。

短短的幾十米路,在西門寧寧眼中肯定非常漫長。

她的住處是一座小閣樓,沒有任何彩繪,也沒什麼裝飾,非常的素雅,卻又不缺乏精緻。

走進閣樓后,裡面簡樸卻非常舒適。這裡面幾乎見不到任何金屬,只有木製品,陶瓷還有棉麻製品。

陽頂天注意到,她穿的衣服不是絲綢錦緞,而是一種非常柔軟的棉布。也沒有任何染色,只是天然的白青色。但是穿在她身上,卻顯得她身段更有韻味。

請陽頂天坐下,為她沏好了茶,西門寧寧坐在一邊。陽頂天沒有開口,她也沒有開口,兩個人就靜靜坐在那裡。彷彿,和陌生人說一句話對西門寧寧都是巨大的挑戰。

陽頂天不急著說話,而是仔細觀察室內。西門焰焰曾經說過,她穿的內衣都是西門寧寧制的,她是非常心靈手巧的。

果然如此,這屋內的東西應該大部分都是她親手做的。就單單是手中的木杯子,不華麗,沒有任何雕紋,但是弧度卻非常的優美,握在手裡非常舒適,和她的身材一樣,每一寸的弧度都是完美的,是對美學最好的詮釋。

不止是茶杯,還有屋子內的其他東西,都有一種自然的美感。甚至此時她的守邊上,就是一件未完成的衣衫,而且是錦緞長袍,看樣子彷彿是男人的。

見到陽頂天目光落在那袍子上,西門寧寧臉蛋一紅,飛快將要那袍子藏放起來。

陽頂天微微一愕,像西門寧寧這樣的女人為男人縫製袍子,那肯定跟她是非常非常親密的關係。莫非這個水一樣的女子已經有了情郎了嗎?

「這,這是你的衣服,焰焰讓我做的。」西門寧寧低聲解釋道。

陽頂天一愕,然後道:「以後,她應該再也不會讓你給我做衣服了。」

「為什麼?」西門寧寧驚訝問道。

「我不聽她的話,所以她再也不理會我了。」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卻皺起眉頭,充滿了擔憂道:「夫妻之間有什麼話不可以說,怎麼可以動不動說恩斷義絕這樣的話?是你不肯服用離玄丹,不能該學混沌滅天劍嗎?」

陽頂天一訝道:「這你也知道?」

「焰焰她什麼都和我說的。」西門寧寧道,然後臉蛋又微微一紅。

她這張秀氣的臉,彷彿藏不住任何秘密,陽頂天幾乎可以肯定,西門焰焰說過讓他取西門寧寧做第二個妻子的事情了。

「在你面前她說起我這個人怎麼樣?好不好。」陽頂天鬼使神差問出這句話。

西門寧寧沒有回答,臉上露出一道難色,她不願意撒謊,也不願將實話說出。

陽頂天知道答案了,心中微微有些不好受。焰焰和西門寧寧是無話不說的,而且說的都是真心話。

「她確實受委屈了,都是命運弄人。」陽頂天微微苦澀笑道。

西門寧寧頓時陷入安靜,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其實……」猶豫了一會兒后,西門寧寧道:「其實你和焰焰之間的分歧,我,我更偏向於你的。人應該堅持自己的選擇,一旦選擇,就走下去,要麼成功,要麼……」

陽頂天微微一愕,然後點頭道:「謝謝你的認同,其他事情,我都可以讓她,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只能堅持自己。」

西門寧寧低頭道:「我知道,假如是我,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頓時,陽頂天有一種知己的感覺。

兩人又安靜了下來,默默無語。

陽頂天不開口,西門寧寧是肯定不會主動開口的。

……

陽頂天主動開口道:「我要去百里之外的荒野獵殺妖核,麻煩你讓一隻騎乘飛行獸送我過去,因為中間隔著岩漿深淵,我就算騎馬也過不去。如果能有一些療傷的藥品,就更好了。」

「你要去試煉荒野?一個人去?」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東西我當然可以給你。」西門寧寧道:「但是試煉荒野很危險的,你一個人去肯定會有性命之憂,妖核我這裡有的。」

「一定要親手獵殺的才有效。」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張開小嘴想說什麼,但終究沒有說出來,點了點頭道:「那你等我一會兒。」

然後,她走進內室。

幾分鐘后,他走出來,手中多了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頓時芳香撲鼻。

「這紅色的丹藥是妙靈丹,萬一受傷了,服下之後應該都會好。這紫色的丹藥是生元丹,是恢復能量用的。」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頓時驚愕道:「這太浪費了吧?我只需要一品的丹藥就可以了,這五品的妙靈丹,現在用在我身上實在是……」

沒錯,這五品妙靈丹。是被武玄,武尊強者重傷后服用的,非常珍貴,甚至可以換命,在市面上至少可以賣幾萬金幣以上。現在陽頂天只是去打初級妖獸,用得著五品的丹藥嗎?而且一次給了三顆。

至於生元丹就更誇張了,是五品上階的丹藥。武玄、武尊強者在釋放玄技,耗費了所有的玄氣后,只要服用這顆生元丹,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將氣海灌滿,繼續戰鬥。所以一顆生元丹的價值,更是遠遠超過了五品妙靈丹。

可以說,生元丹在雲霄城完全是高級的戰略物資。現在,陽頂天幾乎連玄氣都沒有,西門寧寧竟然讓它用來恢復力氣。

「總,總是要好一些的。」西門寧寧道:「再說,這些都是我自己煉造的。」

「你還是藥師?」陽頂天道:「我記得雲霄城的藥師另有其人啊?」

「我自己煉著玩的。」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再次驚愕,煉著玩也可以煉造出五品上階的丹藥,這天賦真是讓人瘋狂。

「那也不行,實在太浪費了,太珍貴了。」陽頂天道:「你還是給我換一品丹藥吧。」

西門寧寧的小臉頓時充滿了急切,柔聲道:「可是我不想換,所以請你拿著好嘛?」

陽頂天再次驚愕,送人珍貴的寶貝而且還用哀求的口氣,他真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好吧1陽頂天道。

然後,兩人又陷入沉默。

鼓起很大勇氣,西門寧寧又道:「你真的不能去,妖獸很厲害的,哪怕最低級的妖獸,也要兩三個見習武者合力才能殺死。你只是啟蒙者,真的,真的殺不死的,真的會有生命危險的。」

沒錯,哪怕一隻最低級的一品妖獸,也需要三個五星級見習武者才能合力殺死。所以每次雲霄城弟子去荒野試煉,都是由武功高強的老師帶隊,只至少幾十個人一起去,而且就算這樣還是會有傷亡。

陽頂天道:「我知道很危險,但是我必須在六天之內獵殺齊五系妖核,沒有選擇的。」

西門寧寧一愕,道:「那,是不可能的埃火系,風系的還好說。金系是群居妖獸,而且都生活在地穴中,玄武者都不敢一個人去獵殺。而冰系妖獸距離這裡最近的也有一萬多里。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電系妖核,幾乎完全不可能得到,甚至宗師強者也無法獵殺到。」

陽頂天疑惑道:「電系妖核,有那麼難嗎?」

「比想象中要難得多得多……」西門寧寧道:「我是獸語者,見過無數妖獸。但是,我這一輩子也沒有見過一次電系妖獸。電系妖獸,整個世界都非常罕有。」

「礙…」陽頂天驚愕,問道:「那麼,電系妖獸都會在哪裡出現?」

「幾萬里之外的海底深淵,又或者大陸邊緣的黑暗裂隙。但這兩個地方,就算宗師級強者都很難靠近。」西門寧寧道:「所以,任何一隻電系妖獸,都是稀世之寶,無數人都會瘋狂爭奪。」

沒錯,哪怕再弱小的電系妖獸,被抓住之後,會培養幾十年,幾百年,等它足夠強大后,再煉化為武魂。那麼,這個武者就會擁有電系玄技,在所有玄技中,電系玄技,幾乎是BUG的存在,因為幾乎可以無視一切防禦。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看來獵殺五系妖核比想象中要艱難許多啊,而且只有不到六天的時間。

「那我也沒有選擇了。」陽頂天道:「我可以失敗,但絕對不可以中途放棄,見難而退。先易后難,把火、風兩系妖核先獵殺到手。」

西門寧寧道:「可是以你的實力,真的很難殺死。甚至連它們的外皮守護都刺不穿。而它們天生就有玄技,輕輕吐一口氣,就有很大的傷害。」

「那我可以刺穿它們的眼睛,嘴巴。」陽頂天道:「我對我的劍法有信心,而且我只獵殺落單的妖獸。」

西門寧寧為難咬著小嘴,道:「真的要去嗎?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陽頂天搖頭道:「不行的,只能由我一個人單獨獵殺。否則妖獸死後的妖核中會有其他人的信息,這個妖核就會完全廢掉。」

「可是,萬一你傷了性命,焰焰會怪我的。而且,你寄託了義父所有的希望。」西門寧寧道。

「我會很小心的。」陽頂天堅決道:「而且,要是我真的連最低級的妖獸都殺不死,那我真的可以直接離開雲霄城了。」

西門寧寧掙扎了好一會兒后,猛地咬了咬小嘴道:「那好吧,你再等我一會兒。」

然後轉身朝屋內走去,一邊走一邊脫自己的衣衫,陽頂天頓時驚愕不解,又要給什麼東西嗎?不過為何要脫衣衫埃

過了幾分鐘后,西門寧寧重新走了出來,手中已經多了一件薄如羽翼的衣服了。而且,此時她身上的裙子也有些褶皺,有些衣衫不整。

可見,這件薄如蟬翼的衣衫是從她身上剛脫下來的,之前她一直貼身穿的。

「這是深海玄衣,是娜迦化成人形后最後褪下的一層皮,非常柔軟堅固,穿上它一般妖獸就傷不了你的。」西門寧寧道:「你穿上它,再去獵殺妖獸。」

「礙…」陽頂天徹底震驚了。

深海玄衣?娜迦族褪下來的皮,這可是天地至寶!

娜迦族,這個世界最神秘,最強大的種族。這個世界所有人都知道娜迦的傳說,但是千年來都沒有一個強者真正見過娜迦族。

而西門寧寧竟然會有娜迦族的深海玄衣?她究竟是誰埃

最關鍵的是,她為什麼要將如此寶物借給陽頂天啊?兩人只是第一次見面啊!

*****

PS:不要和魔獸世界的娜迦族混淆在一起,娜迦是傳說中神龍和海蛇交配后的後代,是無比強大的海妖族。在古印度傳說中,娜迦是八部之一,直接被視為龍。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