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四十五章:抱我,吻我!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得非常古怪。有一天西門懼在路上遇到她,淡淡問道:「這,就是你尋找來的希望嗎?」 西門烈在黑血城堡也呆不住,專門來雲霄城找西門焰焰道:「你就打算讓他這麼下去嗎?」 當時西門焰焰沉默以對,...

「冤孽1焰焰眼睛一澀,低聲說了一句。

然後,她緩緩地走到陽頂天的身邊,輕輕抓住他的那支已經碎裂大半的鐵劍,抓住他滿是泥土的右手,溫柔道:「走,跟我回

陽頂天停了下來,火紅灼燒的眸子漸漸清醒下來,望著焰焰道:「回家?哦,好1

……

這段時間內,無數的冷言冷語進入焰焰的耳內。

「西門城主一世英雄,沒有想到竟然看走了眼,挑中了一個白痴瘋子做女婿1

「真可惜了西門焰焰,竟然嫁了這麼個廢物。這麼一個絕色尤物,活生生被推進火坑了。」

「切,西門小姐哪裡瞧得上這個廢物埃你還不知道吧,西門小姐到現在還是處子,她們根本就不是真夫妻,她只是不能違逆西門城主的遺命而已。西門小姐只等著一年半后,那個廢物被西門炎宰了之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改嫁了。」

這些聲音,全部進入了西門焰焰的耳朵內。有些是她當面聽到的,有些則是侍女綠兒跟她說的。

很多人儘管不敢當面說,但是望向她的目光都變得非常古怪。有一天西門懼在路上遇到她,淡淡問道:「這,就是你尋找來的希望嗎?」

西門烈在黑血城堡也呆不住,專門來雲霄城找西門焰焰道:「你就打算讓他這麼下去嗎?」

當時西門焰焰沉默以對,沒有回答。

大長老楊岩曾經找過她說話,道:「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西北秦家暫時還可以不理會你嫁給瘋子這樣的醜聞。只要你願意,我們雲霄城可以對外公布,你西門焰焰從未嫁過人,更沒嫁給一個瘋子。」

西門焰焰依舊沉默應對。

……

「這些人太可惡,我恨不得把她們的嘴巴撕掉。」綠兒憤憤道:「她們說話越來越難聽了,她們真沒有良心,要不是因為城主,她們哪裡有現在的榮華富貴。現在她們不但嘲笑那個瘋子,連小姐也敢嘲笑了。」

「嘴長在她們身上,誰也擋不住她們說什麼。」焰焰淡淡道。

綠兒猶豫了好一會兒后,低聲道:「小姐,他,他看起來也挺可憐的,要不,您去把他領過來吧,現在連四五歲的小孩都在欺負他。」

焰焰轉過臉蛋道:「我已經說過,他的事情我再也不會管了,我當時如此低聲下氣求他,他卻不聽,這是他自找的。」

當然,焰焰說的是氣話。不知道為什麼,陽頂天的倔強不聽話讓她氣得要命,但是彷彿又正因為是這種倔強,讓他身影不知不覺印入她的心裡。

於是,她終於忍不住,再次食言來找陽頂天。

她不是東方冰凌,她的心沒有那麼硬,她只是嘴上厲害,但心卻很柔軟。

等到她真正見到乞丐野人一般的陽頂天時,芳心頓時猛地一陣抽痛。

***

就這樣,衣衫襤褸,一片狼藉的陽頂天被焰焰牽回了她香噴噴的小樓。

回到焰焰的閨房,她親自將自己香噴噴的浴桶裡面打滿了熱水,然後讓陽頂天進入沐湯裡面。

她親手給陽頂天洗澡,陽頂天剛說一句我自己洗,立刻就被她按倒水裡面,不許他開口。

用她的芊芊玉手,將陽頂天洗得乾乾淨淨。

然後,她親手給她刮面。

然後,用白狐毛牙刷,蘸上最昂貴的玫瑰香精細鹽,為陽頂天清洗每一顆牙齒。

然後,她用自己的蓮花香精的玉液,為陽頂天洗頭髮。

然後,用象牙梳子將陽頂天的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

最後,親手為陽頂天船上全新的袍服。

一個修長俊秀的陽頂天再次出現她的面前,只不過比之前瘦了很多了。

接下來,是一桌豐盛的飯菜,焰焰陪著陽頂天吃飯,細緻溫柔地為他夾菜。

陽頂天依舊如同風捲殘雲一般,將滿桌的佳肴吃得乾乾淨淨。

刷牙漱口后,兩個人靜靜對坐,默默無語。

焰焰忽然伸手摸向陽頂天的臉頰,柔聲道:「是我不好,我當時不應該負氣,我當時不應該說那麼狠那麼絕情的話。我更不應該將你丟在後山不聞不問,不應該讓他們嘲笑你。」

聽到焰焰的話,陽頂天頓時一愕,然後微微苦笑,焰焰也覺得自己是瘋魔了。

焰焰來到陽頂天的身邊,豐滿柔軟的嬌軀挨著他坐下,柔聲道:「你不是瘋子,你只是壓力太大了。都是我不好,你願意原諒我嗎?」

陽頂天目光變得溫柔,道:「你本沒有做錯什麼,你一直都是最好的妻子,反而是我的堅持和倔強屢次傷害你。所以在我面前,你永遠不需要說原諒,別說你沒有做錯事情,就算日後你有做錯什麼事情,我也永遠都不會怪你。」

接著,陽頂天正色道:「還有焰焰,這段時間我並沒有瘋魔。而是進入一種忘我的狀態,而且有個好消息焰焰,我已經突破殺豬劍法第七重,很快就可以進入下一步……」

陽頂天還沒有說完,焰焰美眸頓時一顫,露出擔憂神色,小嘴直接捂住了陽頂天的嘴。

「好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焰焰道,然後牽著陽頂天到床前道:「先好好睡一覺,你很久很久都沒有睡過覺了,先好好睡一覺,有什麼事情睡醒后再說。」

陽頂天苦笑道:「焰焰,我說的是真的……」

又沒有說完,焰焰再次捂住他的嘴巴,道:「今天不說正事,今天只有兒女私情。」

然後,焰焰美眸一柔,蕩漾如水道:「陽頂天,嫁給你這麼長時間,我一直都沒有履行妻子的義務。今天,我便真正做你妻子,好嗎?」

陽頂天頓時身軀一顫,便要開口說話。

「又想說一堆先得到我的心,再得到我的身之類的話嗎?」焰焰嗔怪道:「那就不用說出口了。」

然後,焰焰為他脫去了外衣,讓他躺在自己香噴噴的牙床上。

接下來,焰焰臉蛋微微一紅,玉齒一咬,竟然開始脫自己的衣衫。

在陽頂天驚愕的目光中,她將自己脫得只剩下薄薄半透明的襯裙。襯裙裡面,只有粉紅色的肚兜,還有粉紅色的絲綢內褲。剩下的雪白豐滿的胴體,活色生香透過半透明的襯裙,暴露在陽頂天的眼中,散發著無以倫比的誘惑力。

然後,焰焰也上了床。

「你?」陽頂天心臟狂跳,鼻端只覺得一陣迷人的香味,這是焰焰特有的體香,濃烈而又讓人沉醉。

「我們是夫妻,當然要睡在一張床上。」焰焰假裝自然道,但是她幾乎顫抖的語調出賣了她的內心。

然後,她滑嫩幽香的豐滿嬌軀在陽頂天身邊躺下,蓋上一床薄薄的絨毛被子,頓時陽頂天和她的身體處在一個被窩裡面。

「焰焰,你不必如此的。」陽頂天道,呼吸有些粗重。

焰焰側過嬌軀,美眸盯著陽頂天道:「我們成為夫妻,已經好幾個月了,然而我們始終保持著距離,你不想親近我嗎?」

「怎麼不想?」陽頂天道:「你擁有這個世界最美麗的面孔,最動人的身體,你比東方冰凌可愛得多。」

「但是,巨大的責任壓得你喘不過起來,對不對?」焰焰道:「你挺喜歡我,但是你娶我,完全是因為父親的遺命,因為你覺得我不愛你,因為自尊因為憐愛,在我沒有愛上你之前,你不會碰我。」

「而我,嫁給你也完全是因為父親的遺命,我心中有不甘,但是我不違逆父親的命令,所以我故作無私地為你奉獻,其實內心完全是拒你千里之外。」焰焰道:「所以我們做了好幾個月的夫妻,從來沒有半分親近,如同熟悉的陌生人一般,就好像有一堵厚厚的寒冰在我們兩人之間。」

「但是我們都忘記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一對男女天天睡在一個被窩,總會有生出感情的。」焰焰道:「我以前雖然故作大方,表示隨時可以履行做妻子的義務,但是卻依舊找各種理由讓這種親近不能發生。」

「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找任何理由了,我們是夫妻,我們就應該睡在一起。」焰焰滾燙滑膩的嬌軀漸漸貼了上來,呼出的幽香氣息噴打在陽頂天的臉上,柔聲道:「夫君,我們是夫妻,我是一個自愛貞潔的女人,我永遠不會改嫁。所以,我們是夫妻這件事情已是上天註定。那麼,我們扔掉厚厚將我們壓得喘不過來氣的責任,扔掉可憐的自尊,最純粹地去學習好好愛對方,好嗎?」

「我們的身邊都是敵人,所以我們夫妻兩人更要相親相愛,互相依賴。只有互相擁抱,才不會覺得冰冷,才會有得依靠。我們和好了,好嗎?」

陽頂天用力地喘息,肩膀用力一抖,彷彿真的要將壓在身上的重物去掉,然後聲音顫抖著說道:「好1

「這就對了。」焰焰也顫抖道:「我早就說過了,現在再不要臉說一次,想要得到一個女人的心,先進入她的下體吧……現在,抱我,吻我1

******

PS:不要說焰焰又食言了,她就是這樣的人。生氣的時候,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但她也同樣管不了自己的心,她就是這樣善良又刁蠻,嘴利而又心軟的女孩。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