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四十三章:焰焰反應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和之前有什麼不同,道:「尋常秘籍第一次學習最多不超過三個時辰,你竟然要一天一夜,這套殺豬劍法肯定非同凡響,你學會了嗎?」 「學會了殺豬劍法第一階,虛無九劫劍。」陽頂天道。 聽到這威風的...

「慢著……」忽然,虛無飄炎道。

陽頂天身形一頓,硬生生被卡住,眼前一片黑暗,只能看到一道白光組成虛無飄炎的身影。

「有一種辦法,可能會讓你得到更大的突破,但我不敢保證能成功。」虛無飄炎道。

「前輩請說。」陽頂天道。

「空體,空脈。」虛無飄炎道:「一個武者,一天六個時辰練武,一個時辰練氣。練武可以讓玄脈和氣海容量增大,練氣正好填補這些增長的空間。日積月累,從而達到突破。陰陽節那日,如果陣法足夠大,足夠強,或許就擁有非常強大渾厚的玄氣,決定你有多大的突破,反而是由你的玄脈和氣海的吞納度所決定。在短暫的時間內,能吞噬多少玄氣,就能有多少突破。」

「那麼,想要讓你的氣海和玄脈擁有足夠的空間,就需要鍛體,鍛脈。」虛無飄炎道:「你不斷地練劍,但是卻不練氣,而且我先鎖住你的脈門,不讓任何玄氣進入,壓制住氣海突破的慾望,讓你的氣海和玄脈充分的饑渴空曠。屆時就能吞噬最多的玄氣,就能獲得更大的突破。」

「如此,你突破六星玄武者的可能,或許會大一些。」虛無飄炎道:「當然,這僅僅只是我的一個預測,不一定會變成事實。」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那就這樣做,能多一點希望都好。」

「嗖嗖……」兩道光芒,猛地鑽入陽頂天的頭頂,他只覺得全身玄脈一滯,然後整個身體變得彷彿要飄起來一般。

「這道脈門的封鎖你自己隨時可以解開,假如不解開的話,那麼在日全食的瞬間,無盡的玄氣湧入你的體內也會自動沖開。」虛無飄炎道。

「是,前輩。」陽頂天道:「那我應該練劍到何等程度,才能讓玄脈和氣海達到最饑渴?」

「極致當然是到你能使出虛無九劫劍的最高境界殺豬劍法,能夠化復為簡反璞歸真的時候。那個時候你才能發揮出這套劍法的最大威力。」虛無飄炎道:「但是那太難了,至少需要練劍幾萬遍,十幾萬,甚至幾十萬遍。你時間緊迫,最多練劍一萬遍遍,能達到什麼程度就什麼程度。因為接下來的時間,你親自要去獵殺五系妖核,去尋找適合布陣的地方。」

「是前輩,練劍一萬遍遍,能練到什麼程度,就到什麼程度。」陽頂天道。

「那再見了,殺豬劍法第二階的時候再見。」虛無飄炎道,然後他的身影一點點地灰飛煙滅。

「希望到那個時候,我能告訴你更多。」

「記住,不要將我的秘密告訴別人」

然後,虛無飄炎的身影徹底不見。

……

陽頂天緩緩睜開雙眸,彷彿從夢境中醒來一般。

只見到焰焰此時竟然睡在地上,豐滿動人的嬌軀蜷縮在一起,彷彿一隻缺乏安全感的小獸一般。不過她豐滿熱火的嬌軀彎成一團,曲線更加顯得驚心動魄。

她竟然睡著了,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陽頂天上前,輕輕推了推焰焰的香肩。

「誰?」焰焰一驚,猛地睜開美眸,飛快一劍橫在陽頂天的脖子上。

「你怎麼睡著這裡了?」陽頂天道。

「你在光圈中足足一天一夜,一動不動,我不睡這裡睡哪裡?」焰焰起身道。

「一天一夜?」陽頂天驚訝道:「我感覺只不過才一會兒啊?」

焰焰美眸充滿期待又充滿擔憂地望向陽頂天,似乎想看陽頂天和之前有什麼不同,道:「尋常秘籍第一次學習最多不超過三個時辰,你竟然要一天一夜,這套殺豬劍法肯定非同凡響,你學會了嗎?」

「學會了殺豬劍法第一階,虛無九劫劍。」陽頂天道。

聽到這威風的名字,焰焰美眸緊緊懸起,道:「你快使出來看看?看究竟怎麼厲害。」

「好1陽頂天伸手到:「借你的寶劍一用。」

焰焰頓時記起來陽頂天還沒有寶劍,頓時將自己的寶劍遞了過去。

接過寶劍,陽頂天緩緩閉上雙目,緩緩吐納一口,再次睜開眼睛,輕輕挽出一朵劍花,捏了一個劍訣。

頓時,他的心,他的神進入虛無九劫劍的世界。

「嗖嗖嗖……」

劍光如虹,劍嘯如潮。

在這廢棄的秘籍房間內,陽頂天使出了虛無九劫劍!

「第一劫,降世劍1

「第二劫,眾生劍1

「第三劫,無情劍1

……

「第八劫,涅滅劍1

「第九劫,無劫劍1

……

頓時,陰暗的密室內,彷彿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無邊的劍影,無邊的流彩。

冷冽如水的劍刃,在這空間內編織出一道玄妙的畫卷。

六分鐘后,陽頂天收劍而立。

儘管,這不如他在虛幻環境內的完美,但他已經滿意了,他覺得自己發揮的很好,然後他充滿期望地望著焰焰。

焰焰美眸一片迷離,異彩連連,道:「這,這就是虛無九劫劍嗎?我從未見過如此漂亮,如此美妙的劍法。」

緊接著,焰焰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猛地一白道:「玄氣呢?你使出這套劍法的時候,我為何感覺不到一點點玄氣?學習這套秘籍,你究竟突破了幾級?」

頓時,陽頂天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天下任何秘籍的初習都會有突破,我第一次學習混沌滅天劍,足足突破了三級,直接從啟蒙者到三星見習武者。」焰焰道:「我想起來了,你剛才使的這套劍法固然好看。但只是虛有其表,完全沒有任何威力,彷彿是舞蹈,而不是劍法。」

「現在,我讓你看看真正的劍法。」焰焰道。

說完后,焰焰奪過陽頂天手中的劍,飛快地刺第一劍,頓時如同長虹貫日,又彷彿流星劃過。

頓時,空氣一陣扭曲,她手中的利劍滲上一絲火紅,彷彿被燒紅了一線。

「嗖……」接著,第二劍,劍身如同驚濤駭浪,風起雲湧。

劍身發出一團龍吟虎嘯,空氣變成一團火紅,一絲一絲纏繞在寶劍上。頓時,彷彿有一條火龍盤旋在利刃上。

「吼吼吼……」第三劍,劍身如同狂風海嘯。

利劍一陣陣怒吼,劍身的火龍大聲咆哮,將空氣一寸寸點燃,一寸寸撕裂。

周圍幾十平方米的空間猛地暗下,整個空間都被利劍揮舞出來的能量陣吞噬。劍尖上,一道光芒奪目璀璨,彷彿奪周圍之光明而成。

「砰……」最後,劍身上的那條火龍猛地將這道光芒吐出。

「轟……」那道光芒擊打在地上,頓時在堅硬無比的地面上,生生撕開一個五尺的裂縫。

……

收劍而立,焰焰道:「這只是我第一次學習混沌滅天劍后的威力,就已經足夠在地面撕開五尺裂縫。而你,剛才連一個捲軸都撕不破。」

見到焰焰就要發飆,陽頂天趕緊道:「你別急,別急。我這套劍法和所有的秘籍都不一樣,現在不突破,只是因為鎖住了脈門不進行突破,讓玄脈和氣海空曠饑渴,為了日後更大的突破。」

聽了陽頂天的解釋,焰焰美眸徑自盯著他,然後搖頭道:「我從來都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

「因為這是殺豬劍法,和其他所有的劍法都不一樣。」陽頂天道。

「我只看到,你學習這套劍法,沒有任何突破。」焰焰微微皺眉道:「那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能突破,能突破多少?」

「十二天後,九月十三日,陰陽節。」陽頂天道:「具體能突破多少,我也不知道。」

「你在開玩笑嗎?陽頂天。」焰焰頓時不快道:「你為何不說九月十五日大淘汰戰的時候再突破?」

「因為那一天很特殊,是陰陽節,所以突破會在那日發現,我沒有拖延時間的意思。」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你是我的夫君,我當然願意相信你,但現實是我看到你的劍法沒有一點點玄氣,沒有一點點突破。」焰焰努力讓自己變得溫柔道:「我害怕你陷入迷途,陷入自我的幻境之內。明明是一套女子跳舞一般的劍法,明明是徒有虛表,你卻當成了絕世劍法而沉迷於其中無法自拔,如果那樣的話,我們就真的完了。」

「夫君,我這樣害怕,因為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焰焰美眸陷入顫抖可怕的回憶。

接著,焰焰繼續道:「他叫楊雲沖,楊烈外公的長子。本來雲霄城主是輪不到我父親的,楊雲沖的天賦比我爹爹還要高,整個西北大陸第一。所有人都以為他會成為雲霄城歷代最強大的城主,僅僅二十三歲就已經是武玄級強者,聞名於天下。」

「但是,有一日他發現了殺豬劍法,立刻被誘惑祝然後用離玄丹洗去自己已經達到武玄級的混沌滅天劍,從頭開始學習殺豬劍法。」

「沒有任何人勸得了他,他彷彿完全瘋魔了一般。然後,他就從一個絕頂天才徹底變成了廢物,最後,他徹底瘋了。」

「於是,雲霄城失去了最優秀的繼承人。從此之後,殺豬劍法秘籍就成為了災物。」焰焰神情痛苦道:「剛才,我被你說的秘密說震撼,你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一下子就呆了。然後,你就將玄氣輸入了殺豬劍法秘籍內,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你知道我有多麼擔心,多麼後悔?」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壓制激動的情緒,道:「他學不了,那是因為他的玄脈不夠。你根本不知道,剛才在秘籍的世界裡面我遇到了什麼。」

「你遇到了什麼?」焰焰也忍著氣問道。

「一個無比玄妙的幻境世界,一個非常雪白的老者,教我這套強大無比的虛空九劫劍。」陽頂天道:「我只能說這麼多,因為其他方面我要保密,不能多說。」

這話一出,焰焰絕美的臉蛋猛地煞白,顫抖道:「陽頂天,你說的這段話,和楊雲沖當年說的一模一樣,然後他就陷入了瘋魔之中……」

頓時,焰焰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

陽頂天身形一震,然後搖頭道:「不可能的,殺豬劍法只有我一個人真正進入過。我不知道楊雲沖那是怎麼回事,或許是他的幻覺。劍法是真是假,我心中非常清楚。」

然後她豐滿嬌軀輕輕依偎上來,撫摸著陽頂天的臉,用從未有過的溫柔道:「夫君,你不要走楊雲沖的路。你就聽焰焰一次,我們用離玄丹洗去這災禍一般的殺豬劍法,該學混沌滅天劍好嗎?只要你答應,以後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聽話。」

頓時,陽頂天身軀一陣陣發抖。

焰焰卻以為他意動了,嬌聲道:「夫君,焰焰以後可全部依賴你了。我們就用最穩妥的辦法好嗎?用離玄丹洗去殺豬劍法,該學混沌滅天劍,然後我陪你睡覺,把玄氣給你,好嗎?這是百分之百能成功的。」

見到陽頂天面無表情。

焰焰的臉蛋漸漸冷了下來,道:「陽頂天,這是我最後一次哀求你。你若不同意,我立刻就走,再也不會多說半句,從此你的事情我不會再管,我們到此為止。」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安靜下來道:「不,我不同意。」

接著,陽頂天深深望著她道:「西門焰焰,我非常感激你的無私。但是作為夫妻,我覺得更珍貴的是互相信任。十二天後,我會證明給你看,我的堅持是對的。」

「但假如你是錯的,那你毀掉的就不僅僅是你,還有我們所有人。」焰焰冷聲道,然後轉身走出。

******

PS:今日凌晨2點,曾經進入周點榜前15,但僅僅只有幾分鐘。

求幾張三江票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