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三十七章:天賦測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了,我的夫君1焰焰一字一句道:「我們只有半個月了。」 「給我時間,給我時間,否則我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的。」陽頂天堅定而又溫柔道,然後用手指輕輕擦拭過焰焰嘴角的鮮血,道:「我相信你也曾經有過驕傲...

剛才焰焰口口聲聲說不再理會陽頂天,不再見他,但短短不到一個多小時她又出現在陽頂天面前。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再也不會理你,不願意見你一眼,不願意和你說一句話。」焰焰望著下面滔滔的河水道:「但是那種可以任性的日子如同下面的流水一般,一去再也不復返了。陽頂天,我們兩個人都沒有權力矯情了,妖嬈的那個陰陽噬玄**已經是唯一能夠快速強大的辦法?」

「我知道。」陽頂天道,沒錯,他甚至比焰焰更加清楚。

「我已經計劃好了,先讓我們兩個陰陽交歡,我將身上的玄氣給你。等你完全煉化了我的玄氣之後,我再給你找第二個妻子,再讓她和你交合,將她的玄氣給你。」焰焰幾乎是面無餅比我強大得多,而且你放心,她非常動人,而且比我溫柔賢惠多了。」

頓時,陽頂天驚愕得發不出任何聲音。沒有想到,焰焰不但自己要獻身,還要拉著另外一個女人獻身。

「沒錯,這對她是非常不公平。」焰焰道:「她是爹爹收養的,叫西門寧寧,算是他的另外一個女兒。我們比親姐妹還要親,甚至我們曾經開玩笑說以後要嫁給同一個男人。」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且不說這樣做讓我沒有自尊,就單純我們兩人目前的情形,我也絕對不可以和你發生**關係。」

焰焰臉蛋一紅道:「你想說的是在沒得到我的心之前,絕不會先佔有我的身體是嗎?」

陽頂天低頭默認。

「難道你不知道,其實想要得到一個女人的心,最短的路徑是通過她的……陰。」焰焰說這個話的時候,美眸不自然地轉向別處,絕美的臉蛋也完全紅透了。

「所以,不要矯情了,跟我回去。」焰焰伸出小手,美眸努力綻放出溫柔道:「你放心,我會放心學著愛你。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將你放在我的心中。」

陽頂天胸膛又開始拚命起伏,緩緩道:「焰焰,你不要逼我,我做不到。」

焰焰絕美的臉蛋頓時一怒,便要發火,又強行忍住道:「那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玄氣就算不給你,也會白白浪費掉,最多兩年,我身上的玄氣就會散得乾乾淨淨,我會變得手無縛雞之力。」

「為什麼會這樣?」陽頂天驚道。

「你不要管。」焰焰道:「總之你要知道,我把身上玄氣給你,已經是最好的結局。現在你只需要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沉默了良久,陽頂天一字一句道:「抱歉,我做不到。」

「陽頂天,你不是男人。」焰焰終於忍不住發飆了,玉手指著陽頂天冷冷道:「你這個虛偽的男人。我好話壞話說盡,最後問你一遍?和不和我交歡?你若再說不,我跳下去摔死,說到做到1

焰焰絕美的臉上充滿了決絕,美眸緊緊盯著陽頂天。她性子烈得很,真的是說到做到的。

陽頂天深深洗一口氣,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直接淡淡道:「你跳,我也跳!索性一起做一對同命鴛鴦好了。」

頓時,焰焰氣得整個嬌軀都在發抖,絕美的臉蛋都氣得通紅,一雙眼睛瞪到最大,彷彿要噴出火來一般。

「陽頂天你知道嗎?我現在恨不得一劍砍死你,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讓人討厭的男人,你這樣再過一百年我也不會喜歡你。」焰焰從繩索上跳回弔橋上,然後直接朝前面走去。

走出十幾米后,焰焰轉身怒道:「你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跟我來去藏功閣練功,我倒你究竟什麼貨色?如果不行的話,你就乖乖來睡我,不要再多一句廢話。」

兩個人氣鼓鼓地走過幾百米的弔橋,來到這座孤峰,站在藏功閣下。

……

好巨大,好宏偉的藏功閣。這座石塔雖然只有九層,卻足足有200米,最底下一層佔地面積足足有近萬平方米。

「藏功閣如此重要,為何連一個看守的人都沒有?」陽頂天問道。

焰焰不想理他,但過了一會兒沒聲好氣道:「誰說沒人看守?木葉長老專門看守藏功閣,就是長老會中你沒有見過的那個長老。在雲霄城,他修為僅次於我爹爹,只不過他鎮守藏功閣的陣法中不得離開這座山峰。」

在獻身事件之前,焰焰很少和陽頂天說話,態度淡漠,但始終充滿了禮貌。獻身事件之後,焰焰對陽頂天的態度就充滿了火氣了,這或許是一個很動人的轉變。

陽頂天也明白了為何長老會表決那麼重要的時刻,始終缺席了一位長老。

「我們去第幾層?」陽頂天問道。

「當然是第一層,你連見習武者都不是,還想去第幾層?」焰焰依舊沒聲好氣道。

然後她直接走進藏功閣第一層大門。

陽頂天跟著走了進去,走過一道藍色的光幕門。一股能量先是柔和地阻擋了一下,然後陽頂天順利地進去了。第一層的門,只要過了啟蒙期的人都可以經過。

第一層的空間非常巨大,上萬平方米的面積,十個房間以圓形環繞整個大廳。這些房間門上分別寫著一品功法室,二品功法室,三品,一直到九品。唯獨最後的一個房間門上什麼也沒有寫。

大廳中央的空地上是一片大約一百平米的空地,幾乎什麼都沒有,唯獨中央位置漂浮著一團晶瑩剔透的水,那團水大約只有一尺見方,在一米五的半空中也不掉落,時時刻刻都在涌動著不規則形狀。水中,一團藍色的火焰在安靜地燃燒。

「這團水火是來測試玄脈天賦的。」焰焰道:「你有幾品的玄脈天賦就決定了你可以進入幾品功法室,天賦越高,學習的秘籍品級越高。」

陽頂天知道自己是九陽神脈,但是師父東方涅滅告訴他,永遠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

「玄脈天賦一共分幾品?」陽頂天問道。

「不知道1焰焰道:「但是千年歷史以來出現的最高品級僅是九品,一共是九人,這九人都晉陞至武聖境界。不過,距離最近一個九品玄脈已經有三百多年了,所以天下也近四百多年沒有出現過武聖強者了。」

接著焰焰皺眉道:「把手伸進去,我倒東方伯伯和爹爹那麼看重你,你到底是何等的天才?」

說這話的時候,焰焰口中帶著不甘和不服。

「對了,我師傅是幾品,西門師叔是幾品?」陽頂天問道。

「我爹爹是八品中等,東方宗主是八品上等,但是我爹爹八品中等的玄脈,修為卻幾乎不亞於東方宗主,所以他才是天下最強的人。」焰焰瞥了瞥小嘴道:「對了,你前未婚妻東方冰凌是八品上上等,但是她這個上等比東方宗主還要高,被視為天下距離九品玄脈最近的人。」

「那你呢?」陽頂天又問道。

焰焰美眸中火苗一跳,粉拳握緊,咬牙道:「八品近上等,只比你那個心狠手辣的前妻差了一點點。」

陽頂天頓時微微一驚,他真的沒有想到,焰焰竟然是近八品上等的玄脈,幾乎站在這個世界的最頂端。那,那為何此時他的修為和東方冰凌差距如此的巨大,甚至她練西門炎都打不過,這到底是為什麼?

「你想問我玄脈天賦這麼高,為何卻這麼弱,連東方冰凌一根小指頭都比不過對不對?」西門焰焰大聲道:「我告訴你,我現在的修為是我九歲時候的水準。我在十五歲的時候出事了,所以不管我多麼努力的修鍊,我的修為都一直在倒退,不管多麼努力都沒有,再過兩年我就沒有絲毫武力了。」

「你現在終於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將體內的玄氣給你嗎?因為在我體內也是浪費。你這個偽君子,如果不是當年我沒有受傷。我哪裡還要求著你和我交合?哪裡還需要你繼承雲霄城主?原來的我,是雲霄城三百年來最傑出的天才。」

這應該是焰焰最傷心的往事,他不願意觸及的往事。此時說出來,等於惡狠狠地撕開她記憶深處的傷痕。她的淚水強忍著沒有流下來,卻在心中流淚。

見到焰焰嘴角滲出一絲血跡,是她咬牙太過於用力了。她的粉拳緊緊握在一起,以至於指甲刺破了粉嫩的掌心,鮮血沿著指縫流出來。

「陽頂天,不是你才有痛苦悲慘的往事,不是只有你才被背叛過?」焰焰盯著陽兒以能不能收起你的矯情,為了雲霄城,為了我父親的使命,和我交合,接受我的玄氣?」

陽頂天緩緩走上前,抓住她的粉拳,小心翼翼地將她幾乎已經僵硬的手掌緩緩掰開,柔聲道:「對不起焰焰,我對你的了解太少了。但是請你給我一次機會?給我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我們沒有時間了,我的夫君1焰焰一字一句道:「我們只有半個月了。」

「給我時間,給我時間,否則我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的。」陽頂天堅定而又溫柔道,然後用手指輕輕擦拭過焰焰嘴角的鮮血,道:「我相信你也曾經有過驕傲的時刻,你也知道驕傲被打破時候的痛苦。」

陽頂天最後的言語打動了焰焰,曾經的她也如同東方冰凌一樣絕頂的驕傲。但是現在她的武道修為,已經完全泯然於眾人,已經被世間徹底淡忘,只剩下巔峰的美貌。

「好,我給你時間,我給你十天時間。」焰焰盯著陽頂天道:「十天內,如果你突破玄武者,那就證明你可以依靠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如果達不到,那就證明你不行。那就用我法子,通過陰陽噬玄**接受我和寧寧姐的玄氣,如何?」

「一言為定。」陽頂天緩緩道:「現在就來看看,被師父看重,被你父親看中的我,玄脈天賦究竟如何?」

然後,陽頂天又道:「我應該怎麼做?」

「把你的雙手伸進水裡就可以了。」焰焰美眸望向水中的火焰,道:「這股火焰是最純凈的玄氣能量,當你的手伸進去靠近它的時候,你體內的玄脈會對它產生吸引。你血脈品級越高,吸引力就越大,這道藍色的火焰就越大。」

「當火焰體積占這團水的十分之一時,就說明你的血脈是一品。以此類推火焰體積超過五分之四,就是八品,超過十分之九就是九品。」焰焰道:「東方冰凌的火焰體積佔據了8.8成,距離九品只差一步。」

陽頂天頓時屏住呼吸,儘管知道自己是九陽玄脈,但內心還是有些緊張,不知道九陽玄脈是極品,難道是九品嗎?

焰焰好像比陽頂天還要緊張,因為她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陽頂天身上。

陽頂天雙手,緩緩伸入到水中。

那團火焰彷彿感覺到了一股吸引力,開始慢慢伸長,慢慢去靠近陽頂天的手掌。火焰越來越長,越來越長。

焰焰盯著這股火焰,瞬間無法呼吸。

******

ps:收藏進您的書架,方便看書哦!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