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三十三章:城主之位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不,我是西門家的人,不是楊家的人。」 「哼,女人就是如此薄情寡義。」另外一位老者頓時憤而起身道:「就算你楊佩佩是西門家的人,那雲霄城歷代都是我楊家的。只不過到了這一代,暫時交給西門無涯代...

PS:拜求收藏,拜求推薦票!鞠躬拜託……

*******

西門焰焰言語落下后,場內一片靜寂,沒有人回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長老的臉上

大長老楊岩,上一代雲霄城主楊烈的哥哥,今年九十五歲。此時的他,閉目低頭就彷彿睡著了一般,沒有任何要開口的意思。

忽然,一名中年長老站起來,道:「我有幾句話要說,有幾個問題要問。」

西門焰焰道:「唐伯昭姨夫,請1

此人和西門無涯身份一樣,同為雲霄城的女婿,他的妻子是楊烈另外一位兄長的女兒,所以西門焰焰喊他表姨夫,此人在長老會排名第五。

唐伯昭望著陽頂天,道:「請問這位,你修為如何?」

「剛過啟蒙期。」陽頂天道。

「什麼?」唐伯昭驚愕出聲,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道:「剛過啟蒙期?一個剛過啟蒙期的人,要成為新的雲霄城主?」

「諸位,在西門城主的帶領下,我雲霄城以鐵血手段,括地千里,征服了無數門派勢力跪伏在我雲霄城下。因為西門城主的強大無敵,我雲霄城短短二十年,勢力領地從不足百里足足擴張了千里。這二十年來,我雲霄城殺人無數,樹敵萬千。有西門城主在時,還沒有一人敢捋我雲霄城虎鬚。然而,現在西門城主不在了,我雲霄城進入了最危險的時候。」

「在這千里之地,有多少勢力與我雲霄城有深仇大恨?有多少勢力表面臣服,內心仇恨?只要我們稍有虛弱,這群人就會撲上來,將雲霄城斬盡殺絕。在這種時候,還要讓一個剛過啟蒙期的人成為新的雲霄城主?」唐伯昭冷冷道:「這是嫌我們雲霄城死得不夠快嗎?」

「所以,我堅決反對陽頂天成為雲霄城主繼承人。」唐伯昭斬釘截鐵道。

「附議1

「附議1

……

在場八位長老,僅僅只有兩個人沒有附議。焰焰的母親,哀莫大於心死,她雖然坐在這裡,但彷彿只有一具軀殼,靈魂已隨丈夫而去。

西門烈坐在那裡,一聲不語。大長老依舊垂頭閉目,彷彿睡著一般。而焰焰是沒有權力舉手表決的。

還有一個沒有附議的是西門懼,他是雲霄城總管,西門無涯的第二個義子,也是權力最大的一個義子,最受西門無涯器重和鍾愛的一個義子。

焰焰見到西門懼沒有舉手,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欣慰。至少,父親鍾愛器重的義子還是忠誠的。

西門焰焰冷冷盯著唐伯昭道:「難道,你們要違背我父親的令旨嗎?」

唐伯昭緩緩道:「請問,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城主指定陽頂天為雲霄城主繼承人嗎?請問有任何第三個人聽到或者看到這一幕嗎?」

此時,西門炎緩緩走了進來,朝諸位長老行禮道:「我當時就在門外,我沒有聽見,也沒有看見。」

唐伯昭點了點頭道:「謝謝你的作證,你可以出去了。」

西門炎朝陽頂天冷笑一聲,然後走了出去。

西門焰焰小臉猛地煞白,露出一道冷笑道:「難道,我父親把我許配給了陽頂天這還不夠?難道我的丈夫就不能成為雲霄城主繼承人?」

唐伯昭道:「誰知道焰焰你之前是否與他有了私情,所以才會為他謀取雲霄城主之位?」

西門焰焰嬌軀一顫,一口鮮血忍不住便要湧出,卻拚命咽了回去。

唐伯昭道:「沒有父母之命,私定終身都是無效的。所以,你和陽頂天的婚事是不能算數的,作為城主的女兒,你應該有更好的歸屬,你應該對雲霄城有更大的貢獻。」

焰焰面色一變,道:「什麼意思?」

唐伯昭道:「剛剛不久,西北秦家派來使者,想要與我雲霄城結為盟友,想要讓焰焰小姐成為西北秦家的少夫人。在之前,我雲霄城或許不屑一顧。但是現在,我們需要一個強大的盟友保證我雲霄城的安危,畢竟除了城主,我雲霄城再無宗師級強者。」

看來,對於西門無涯的真相,西北秦家已經提前知道了。

西門焰焰一口鮮血終於忍不住,從嘴角溢出。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這群人不但要剝奪陽頂天的城主繼承人之位,還要將她當成禮物送給西北秦家。

「大伯。」焰焰的母親忽然開口道:「我夫君剛剛……,你楊家便這麼迫不及待要造反了嗎?」

大長老楊岩睜開渾濁的雙目,緩緩道:「西門夫人,別忘記了,你也是楊家的人。」

西門夫人搖頭道:「不,我是西門家的人,不是楊家的人。」

「哼,女人就是如此薄情寡義。」另外一位老者頓時憤而起身道:「就算你楊佩佩是西門家的人,那雲霄城歷代都是我楊家的。只不過到了這一代,暫時交給西門無涯代掌而已。西門無涯不在了,雲霄城自然就是我楊家的了。」

西門夫人楊佩佩美眸一冷,緩緩道:「可惜啊,楊家除了幾個垂垂老朽,已經無人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的男人,對我楊家趕盡殺絕?」那名老者暴怒道。

西門夫人正色道:「二伯,你別忘記了。是你們楊家不忿我夫君得了雲霄城主之位,勾引外敵,害死我父親,還要殺死我們一家,奪走雲霄城主之位。就算如此,我夫君只是殺了首惡,依舊饒他們大部分人性命,僅僅只是將他們驅逐。」

「還有,二伯你將女兒嫁給了西北秦家做小,試圖引得強援,現在你又要將我女兒當成貨物送給西北秦家嗎?那也要等我死了再說。」西門夫人冷冷道:「我夫君將焰焰嫁給了陽頂天,那陽頂天就是新的雲霄城主。」

接著,楊佩佩猛地抽出長劍,冷道:「誰要是反對,先問過我手中長劍。」

西門夫人,果然是這樣的火爆性子。

「哼,那我便來教訓一下你這個晚輩。」二長老一聲冷哼,猛地躍起,便要朝楊佩佩衝去。

「且慢1陽頂天開口何止。

二長老冷冷不屑道:「這裡哪有你開口說話的地方?」

陽頂天道:「我知道,以我現在的修為做雲霄城繼承人完全是貽笑大方,別說諸位長老不會同意,雲霄城的廣大弟子也不會同意。」

西門焰焰見到陽頂天這樣說,不由得瞪他一眼道:「陽頂天,你胡說什麼?」

陽頂天繼續道:「我記得當時楊烈城主指定女婿西門無涯為新的雲霄城主繼承人,也導致整個長老會的不滿,尤其是楊氏族人的不滿。以至於楊烈城主死後一年多,雲霄城都沒有新的城主。西門無涯師叔為了平息眾怒,提議舉行城主之位大決武,用武力來決定誰成為新的雲霄城主,凡是雲霄城第十九代弟子,都可以參加大訣武角逐城主寶座。」

沒錯,當年西門無涯儘管被楊烈指定為繼承人。但最終依舊是通過大決武,擊敗了雲霄城所有人真正登上了城主的寶座。

陽頂天繼續道:「所以,我提議雲霄城新的城主,也由大決武來產生。誰在大比武中獲得最後的勝利,誰就是新的雲霄城主,如何?」

陽頂天說完后,場內一片寂靜。

幾分鐘后,楊岩大長老道:「那麼,你覺得大決武在何時舉行呢?」

「對埃」唐伯昭冷笑道:「總不能五年,十年後舉行。那這段時間內,雲霄城也沒有了主人。」

「兩年後。」陽頂天道:「我曾經答應過西門炎,兩年後與他一戰,如果我輸了,就放棄雲霄城主繼承人之位,並且被逐出雲霄城。那麼,索性就和大決武放在一起。」

「兩年太久了。」楊岩大長老道:「雲霄城主的位置不能空缺出那麼長的時間,最晚明年冬天就要舉行大決武。」

「不行。」楊佩佩道:「一年半時間太短了,絕對不行。」

此時,把大決武的時間往後推得越長,對陽頂天就越有利。

楊岩淡淡道:「你反對?那好,那就舉手表決。同意明年冬天十二月二十九日進行城主之位大決武的,舉手。」

頓時,幾名長老紛紛舉手。

依舊是六比二,總之在長老會表決上,陽頂天一方是絕對落於下風的。

「表決通過。」楊岩淡淡道:「楊佩佩,西門烈,你們可服從長老會表決?如果不同意的話,那就驅逐出長老會1

楊佩佩和西門烈對視一眼,沉默了片刻,然後點頭道:「我們同意,大決武在明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舉行。」

「那好,那就這麼定了,散會。」楊岩道,然後起身拄著拐杖便朝外面走。

走出幾步之後,楊岩大長老朝陽頂天道:「謝謝你的提議解決了雲霄城的大難題,不過大決武你是不能參加的,因為你不是雲霄城弟子。」

「什麼?」陽頂天一聲驚呼。

西門焰焰和西門烈也面色猛地一變。

楊岩大長老笑道:「因為,你不是雲霄城的弟子。」

陽頂天心中一寒,這楊岩沉默寡言,本以為多多少少還有點德高望重,卻沒有想到竟然如此無恥。

強忍著怒氣,楊岩冷笑道:「我是西門焰焰的丈夫,西門城主的女婿,我怎麼就不是雲霄城的弟子,我怎麼就沒有作為雲霄城主繼承人參加明年的大決武了?」

楊岩大長老沒有說話,唐伯昭卻鄙夷冷笑道:「因為,你太弱了,不夠資格做雲霄城弟子。」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