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三十章:血誓!焰焰的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來廢物扔到海里去,反正他是個災星,留在船上會給我們整個雲霄城帶來災禍的。」 「西門炎,你敢?」西門焰焰厲聲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西門炎冷道:「你難道能擋住我嗎?你以為你是我的對手嗎...

ps:拜求推薦票,幫我把新書榜名次爆回來啊!拜託……

*********

「西門炎,難道你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西門焰焰冷道:「我爹爹沒有死,他只是閉息療傷,你最好以後也記住這一點。」

「還有,從今天開始陽頂天就是我的丈夫,未來的雲霄城主,所以你說話最好給我小心點。」西門焰焰冷冷道。

「什麼?焰焰,你說什麼?」西門炎不敢置通道。

「怎麼?你沒有聽清楚嗎?」西門焰焰一字一句道:「從今天開始,陽頂天就是我的丈夫了,而且是未來的雲霄城主,是你的主人了,所以你說話要小心點。」

西門炎指著陽頂天厲聲道:「焰焰你嫁給他?嫁給他這麼一個廢物?憑什麼?這個趨炎附勢的廢物,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娶東方冰凌,想成為陰陽宗主,結果被狠狠羞辱追殺。現在,又盯上了我們雲霄城?想要讓這樣廢物成為我們雲霄城主?做夢1

西門焰焰絕美的小臉一寒,道:「這是我父親的決定,我們剛剛才拜堂過,已經成為夫妻,木已成舟了。你難道要違抗我父親的命令嗎?」

西門炎俊美的面孔猛地一陣抽搐,厲聲道:「憑什麼?憑什麼?我對你那麼好,把你當成了公主,對你百依百順,對你們西門家,我嘔心瀝血傾盡所有。我做了這麼多,義父和你都無動於衷?現在竟然讓這麼一個廢物外人騎在我的頭上,成為我新主人?」

「哈哈……」西門炎凄涼一笑道:「真是荒天下之大謬!義子,義子?說得真好聽啊,我真是天真,還真把自己當成了你們西門家的兒子,原來只不過是個奴才,是個奴才,西門城主待我等何其薄也,哈哈……」

「我不服,我不服……」西門炎語氣從悲憤變成冰冷。

西門焰焰臉蛋一寒道:「西門炎,你這是要造反嗎?」

「造反?」西門炎冷笑道:「不,我只是為了雲霄城的命運。現在城主死了,我作為雲霄城主的義子,絕對不允許將雲霄城數千人的死活交到一個外來的廢物手中。」

西門焰焰臉色一變,聽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道:「你想要做什麼?」

「我要去找外面的兄弟們評評理,看他們能不能接受一個外來廢物騎在他們頭上?」西門炎道:「我絕不相信這是城主的命令,說不定是誰在假傳聖旨,然後將這個外來廢物扔到海里去,反正他是個災星,留在船上會給我們整個雲霄城帶來災禍的。」

「西門炎,你敢?」西門焰焰厲聲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西門炎冷道:「你難道能擋住我嗎?你以為你是我的對手嗎?以前每次比武我都是故意讓著你的,否則我一隻手就能解決你。」

說罷,西門炎便要出去吆喝。

西門焰焰一急,頓時猛地拔出利劍,冷道:「西門炎,你再往前一步,休怪我劍下無情?」

「是嗎?」西門炎昂起頭,冷道:「我連兵器都不用,十招之內若不將你打趴下,我便是廢物1

西門焰焰大怒,便猛地要衝上去。

陽頂天腳步一邁,攔在二人中間,望著西門炎道:「你真的要在師叔他老人家面前動武?」

「我是被逼的。」西門炎道:「我也是為了雲霄城,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雲霄城毀在你們兩人手中。」

「焰焰不是你的對手,不用打了。」陽頂天道:「你心中不服,想要把事情鬧大,想要毀掉我是嗎?」

西門炎冷哼一聲,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這樣做能毀掉我,但是對你沒有什麼好處。」陽頂天道:「不如換一種方式對你更加有利,;兩年後我們進行決鬥,如果我輸了,我就主動辭去雲霄城主繼承人的資格,然後推舉你為新的雲霄城主。」

西門炎雙眸猛地一亮,卻又冷笑道:「我在雲霄城高手排名近前十,修鍊二十年才有此成果,你兩年內想要擊敗我?做夢!再說你本來就沒有資格成為雲霄城主,又有什麼資格推舉我。」

「我沒有資格,但焰焰有資格。」陽頂天道。

西門焰焰美眸一急,剛想說什麼,卻又閉上小嘴沒有說話。

「兩年?憑你?」西門炎冷笑道:「我根本不知道義父看重你這個廢物什麼了?這麼短時間內想要擊敗我,做夢1

「那不正好嗎?那就說明岳父大人確實看錯了我,我也就沒有資格成為焰焰的丈夫,也沒有資格成為雲霄城主了。」陽頂天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西門炎冷道。

陽頂天道:「我可以發誓,兩年後我與西門炎決鬥。若我輸了就不配成為西門焰焰的丈夫,也不配成為未來的雲霄城主,我將主動辭去雲霄城主繼承人的資格,並且離開雲霄城,終身不進雲霄城一步。若有違背,讓我天誅地滅,永世不得超生。」

西門炎冷道:「用你的父母發誓。」

頓時,陽頂天眸中一怒,臉上肌肉一跳道:「我若違背誓言,就讓我父母在另一個世界不得安寧1

「可以了嗎?」陽頂天問道。

「焰焰,還有你,用義父的名譽發誓。」西門炎道。

西門焰焰不語,只是冷冷地盯著西門炎。

西門炎目光一縮,然後昂起頭道:「我這也是為了雲霄城。」

西門焰焰盯著西門炎,一字一句道:「兩年後,陽頂天與西門炎決鬥。陽頂天若輸,就自動失去雲霄城主繼承人資格。我將推舉西門炎為雲霄城主繼承人,若有違背,就讓父親西門無涯將我亂劍砍死1

很顯然,這個誓言是不合西門炎所規定,但是在西門焰焰灼人的目光中,西門炎嘴唇顫了顫,就再也沒有說什麼。

「西門炎,你現在可以走了嗎?」西門焰焰冷冷道。

「焰焰,我這也是為了雲霄城。」西門炎道,然後盯著陽頂天冷笑道:「廢物,就讓你再苟延殘喘一段時間,兩年後讓你成為真正的廢物1

「哼1冷聲一聲,西門炎轉身離去。

******

艙房內靜靜無聲,西門焰焰終於忍不住,淚水洶湧而出,目光凄離地望著自己的父親,用力地抽泣,卻又不敢哭出聲來。

她從小就被父親呵護著,完全是個公主。然而,現在一切都變了,她的天崩塌了,之前對她百依百順的義兄也露出了猙獰的嘴臉,她已經受傷的心再一次被狠狠摧殘,他稚嫩的肩膀幾乎撐不住了。

現在她能依靠誰,她不是東方冰凌那種野心勃勃的女人,近幾年來一直以來她只想在父親的保護下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陽頂天望著無助哭泣的西門焰焰,陽頂天一陣陣心疼。眼前這具豐滿火辣的嬌軀,此時顯得如此嬌弱受傷,他真的很想上前安慰,並且在她的耳邊說從今以後我來保護了。

「焰焰,恨我嗎?」但是從陽頂天嘴裡說出的卻是這一句話。

西門焰焰抬起絕美的臉蛋,用淚眼朦朧的美眸望了陽頂天一眼,閃過一道恨意和埋怨,但是很快全部變成了悲傷。

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會恨的,如果不是因為要保護陽頂天,西門無涯根本不會遭遇到這個結局,他依舊會是這個世界頂尖強者之一,會帶領著雲霄城稱霸天下幾十年,哪怕玄天宗祝青主也不敢輕易招惹,但是這一切都因為陽頂天而改變。

「恨,我怎麼可能會不恨?」西門焰焰道:「當初你不把火焰掛飾賣給我,你對我無禮,還害得我被爹爹罵,我都恨的你要死。現在你害得爹爹這樣,我怎麼能夠不恨你?」

陽頂天望著西門焰焰,想要說出一句對不起,但終究沒有,這不是說一句對不起就可以的。

西門焰焰美眸緊緊盯著陽東是你放心,我不是東方冰凌。爹爹把我嫁給你,我就會全心全意成為你的妻子,全心全意地幫助你。」

「我現在內心依舊在恨你,但是我仍舊會聽父親的話,好好學習去做你的妻子。」西門焰焰繼續道:「所以請你放心,甚至你現在提出要肌膚之親,我也不會拒絕,我會履行我作為妻子的責任……」

「而且作為你的妻子,我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呵斥你,也不會對你不敬,更不會頤指氣使。」西門焰焰道:「但假如你還想要更多,那抱歉,我還做不到1

更多?那是什麼,那就是西門焰焰的心。

陽頂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而是來到西門無涯面前跪下,拔出匕首在手掌上狠狠劃出一道血口,將鮮血塗抹在自己的臉上,跪了下來,一字一句道:「我陽頂天對天上雙日雙月發誓,對混沌大陸發誓。我定會誅殺祝青主滿門,我定會幫雲霄城奪回陰陽宗正統,我定會……保護西門焰焰一生一世,不讓她受到傷害。若違此誓,雙日誅我,雙月殺我,混沌大陸埋葬我1

這是混沌大陸的最高誓言,血誓!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dd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