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二十五章:絕世之戰(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態纖細柔軟,雖然是男子,卻面孔嬌柔,如同女子一般。 看似女子一般,但這個男人卻讓整個天下都聞風喪膽。作為陰陽宗的裁決者,他唯一的使命就是殺人。不管對方修為有多高,不管對方地位有多高,只要上面一...

東方冰凌嬌軀一顫,絕美的臉蛋猛地煞白,從小到大她被人奉為仙子一般,還從未受過如此辱罵,頓時幾乎一口鮮血要噴出。

「還有你,祝紅雪?」西門無涯怒視東方冰凌身邊的祝紅雪道:「東方冰凌是有未婚夫的人,你天天纏在身邊,你是想要做什麼?非但如此,你身為青年第一高手,陽頂天只不過剛過啟蒙。你卻對他痛下殺手?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嗎?」

祝紅雪冷冷瞥來一眼,竟然連解釋都不屑。

東方冰凌長長呼吸一口氣,然後揚起秀氣絕倫的下巴,冷道:「西門城主果然口舌凌厲,那我也想問幾件事情,請您回答。」

「請1西門無涯道。

「第一個問題,我父親身為天下第一高手,修為是不是很高?眼界是不是很高?」東方冰凌問道。

「當然,東方師兄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敬重的人。」西門無涯緩緩道。

「既然他眼界非常高?為何又會挑中陽頂天這樣平庸之才呢?一個已經二十來歲的男人,竟然剛過啟蒙期,我也看過他的玄脈天賦,非常非常平庸,連進我陰陽宗的雜役弟子都不夠格,我父親又怎麼會挑中他為陰陽宗主繼承人呢?」東方冰凌道。

西門無涯還沒有回答,東方冰凌繼續質問道:「第二個問題,之前有人看過在來陰陽宗的路上,陽頂天就在雲霄城的座舟上,而且與西門城主朝夕相處,關係莫逆?請問,有這麼回事嗎?」

西門無涯點頭道:「有這麼回事?」

東方冰凌道:「雲霄城世世代代都想奪回陰陽宗正統之位,正常方法無法成功。那假設是不是可以換一種方法呢?用間,讓一個人拿著父親的遺物上陰陽宗,宣稱我父親收他為徒,立他為繼承人,將我許配給他。而這個人恰好是你雲霄城的人,那麼二十年,三十年之後,陰陽宗便是你雲霄城的了。」

「如果這事情屬實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西門城主和我父親的死有著某些瓜葛呢?」東方冰凌冷冷道。

西門無涯微微一愕,緩緩道:「東方小姐的口舌,才真的如同刀劍一樣的利埃」

「好,就算東方涅滅師兄的遺物可以撿來。但是他的遺言呢?他的遺言是灌輸入火焰掛飾的,只要和你母親的飛蛾掛飾一吻合,遺言就會出現?這遺言是你父親鮮血和玄氣融成,這難道也做得了假?」西門無涯道。

東方冰凌側過絕美的臉蛋,美眸易冷,一咬玉齒道:「什麼父親的遺言?我沒有見過,我只聽過陽頂天的口述1

西門無涯一呆,微微有些不敢置信望著東方冰凌,然後緩緩道:「人自賤則無敵,不要臉面的人是無法戰勝的。」

接著,西門無涯朝姜松陽道:「姜師兄,話語至此,看來道理是講不通的了。」

姜松陽道:「本來就講不通,否則我們怎麼會這麼多人來。把陽頂天交出來吧,這已經不僅僅是火焰指環的事情了,而是關係到宗主大人之死了,我們要好好審審他,宗主到底是怎麼死的?到底是誰害死的?」

「明白了,明白了1西門無涯緩緩道:「道理講不通,那就打吧。」

「真要打?」姜松陽道:「西門師弟,你覺得你修為和我比起來如何?」

「不相上下?」西門無涯道。

姜松陽道:「你西門無涯在外面闖下好大的名頭,我在陰陽宗無聲無息,但是論實力我肯定是不弱於你的。二十幾年前,我與東方宗主過手,還是勝了小半招。在場高手,我卻是最弱,無影師弟擅長殺人之道,我和他對戰,雖能傷他,但也有性命之憂。至於寧不死師叔,強我更不是一點半點。祝宗主我便不說了,我完全難以望其項背。」

西門無涯頓時淡淡一笑。

姜松陽接著說道:「你是宗師級,我也是宗師級,你看來連我都不見得打得過?更可況寧不死師叔和祝宗主,我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底氣說要打,不如交出陽頂天吧。」

西門無涯道:「姜師兄,還是打打看吧。」

「你要打,那就打吧。我在幾人中最弱,但對你已經足夠了,所以就由我來打吧。」姜松陽道,然後從後背抽出一支長達十尺的巨劍。

西門無涯從袖子裡面湊出一支不足兩尺半的細劍,道:「姜師兄,是下生手?還是下死手呢?」

「死手1姜松陽道。

「果然是死手。」西門無涯道:「死手也好,我雲霄城上一代城主之死你扮演的角色很不光彩,別以為我不知道。既然是下死手,那就好好將舊賬也算一下。」

「要死便死,廢什麼話?」姜松陽冷笑道,然後手掌往巨刃上一抹,頓時鮮血噴出,沾滿了巨刃。

「轟……」鮮血猛地燃燒,整支十尺長一尺半寬的巨刃都在熊熊燃燒,將周圍百米的海域都照得清清楚楚。

姜松陽高舉烈焰巨刃,身後玄翅猛地展開,足足有十米。

「砰1如同流星一般,姜松陽猛地躍上半空,然後閃電一般朝西門無涯衝來。

殺氣逼人,如同排山倒海,海面上也一陣陣潮湧。

姜松陽,天下聞名的強者,位列宗師之位!

飛到西門無涯的頭頂,姜松陽狂嘯道:「今日之後,天下再無雲霄城1

然後他猛地一刀劈下,無窮的烈焰,十尺巨刃,驚天霹靂一般劈向西門無涯頭頂,瞬間要將他劈成碎片。

西門無涯舉起不足兩尺半的細劍,迎著姜松陽的驚天攻勢,劍刃一斜。

「唰……」一劍劃過,西門無涯這支細劍化成一道百米藍色光虹,如同一道閃電一般猛地劃過黑暗的上空。

「嘶……」如同刀切豆腐,姜松陽威猛巨刃被切成兩段,姜松陽的身體,被切成兩截。

鮮血狂噴,姜松陽墜落入海,死無全屍!

所有人,驚愕無聲,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西門無涯這幾年名頭是很響,但所有人認為他充其量只不過和姜松陽差不多級別,卻沒想到,卻沒想到,姜松陽直接被一招秒殺,切成兩段。同時也沒有想到,西門無涯剛才講道理的時候彬彬有禮,彷彿百般不願意動手,誰料一旦動手,竟然如此狠辣。

「下一個,誰來1西門無涯問道,然後輕輕甩了甩手中細劍,那劍又恢復到原來大小,此時看上去如同袖劍一般。

「陰陽宗無影,拜見西門城主。」一道身影從黑暗走出。

此人身高一般,體態纖細柔軟,雖然是男子,卻面孔嬌柔,如同女子一般。

看似女子一般,但這個男人卻讓整個天下都聞風喪膽。作為陰陽宗的裁決者,他唯一的使命就是殺人。不管對方修為有多高,不管對方地位有多高,只要上面一聲令下,就算千里萬里也去取人性命。

無影今年四十五歲,擔任裁決者十五年,從未失手。作為陰陽宗的人,他既不是冰屬性玄脈,也不是火性玄脈,而是風屬性。

有人說,在武道級別上,他不算最高。在玄氣等級上,他也不算最高。而且在天下高手中,他幾乎是唯一不會玄技的,他只會武技,他只憑著手中的一支細劍。

但是在天下所有高手中,他的速度是最快。不管是進攻的速度,還是出劍的速度。他堅信天下武道,唯快不破。正是他的快,讓所有人防不勝防。所以他有一個讓人恐懼的外號,叫魅影鬼王。

他要殺的人,無一失手,不管對方有多強大。

他沒有宗師之名,但死在他手下的宗師足有兩名。

只有最強的人,才可以做裁決者。

無影只是挂名陰陽宗而已,他的武功並不是在陰陽宗學的。之所以會擔任陰陽宗的裁決者,是因為曾經被東方涅滅救了一命。

「無影師弟,請稍候1西門無涯道,然後身軀一提,飄飄而起,離開了雲霄城的座舟,來到了海面上空,漂浮在半空中。

緩緩閉上雙目,西門無涯道:「無影師弟,我準備好了,你出手吧。」

西門無涯竟然閉目和無影對戰,這當然不是藐視。而是因為無影速度太快了,用眼睛尋找他太慢了,而需要用感覺。

「嗖……」果然,無影頓時消失在夜空中,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然後,一道風起,混雜著海風,在西門無涯身邊環繞。如果睜開雙眼就會發現,無影此時彷彿完全隱形了一般,但是他知道,此時無影就在身邊,隨時隨地會刺出致命的一劍。

無影每次殺人只出一劍,從不落空,一劍致命。就算級別比他高的絕頂強者,也曾死在他的劍下。

西門無涯依舊閉目,身軀一動不動,風兒依舊在身邊環繞。

忽然,一道奪目的光芒亮起,一支細劍,如同飛速的流星在黑夜中亮起,猛地刺向西門無涯的胸前。

很普通的角度,很普通的位置,但就是快,快到讓人完全沒法防禦的快。

瞬間,雙方交手已經結束,如同電閃雷鳴一般快。

西門無涯對戰殺手之王,結果已出。

「叮叮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