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二十四章:你該千刀萬剮!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西門無涯的聲音剛剛落下,外面的聲音再次響起。 「陰陽宗無影,拜見西門師兄。」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聽上去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感情,彷彿死物一般。 「他也來了嗎?」西門無涯道:「...

接著,西門無涯對外面大聲下令道:「所有人上崗,用最快速度返回雲霄城。」

「是1外面傳來一聲迎合。

「風帆盡滿,所有人全部上崗持槳,全速前進,回雲霄城1這是西門炎的聲音。

「是1然後,船內上百人齊聲斷喝。

接著,所有人紛紛從艙房中跑出,去下面底艙划船,外面密密麻麻都是腳步聲。

西門無涯緊緊皺眉道:「希望他們不要那麼快追上來,只要再過一天,他們就再也追不上了。」

接著,西門無涯坐到陽頂天身後,繼續往他體內輸送玄氣道:「不用擔心,我是你師叔,不管誰來了,我都會護你周全,你只需安心養傷就是。」

然後,兩個人靜靜不語,西門無涯安靜地為陽頂天療傷。

幾分鐘后,西門無涯忽然眼睛一睜,嘆息一聲道:「他們果然還是來了,來得好快,希望來的人不要太過於棘手。」

「侄女東方冰凌,拜見西門師叔。」東方冰凌的聲音,從外面的海面上傳來。

「玄天宗祝紅雪,見過西門城主。」接著是祝紅雪孤傲無比的聲音。

「陰陽宗姜松陽見過雲霄城主,西門師弟走得何其急也?」隔得這麼遠,這人的聲音依舊震得陽頂天旁邊的燭火用力搖曳,猛地歪斜。

西門無涯聽到這個名字,眉毛頓時微微一跳。

「師叔,這個人是誰?」陽頂天問道。

「你師父東方涅滅的師兄,曾經和你師父爭過陰陽宗主之位。」西門無涯道。

陽頂天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這姜松陽竟然是師父的師兄,可見修為之高。

外面安靜了下來,西門無涯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道:「就這三個人嗎?那還好,還未必能留下我。」

西門無涯的聲音剛剛落下,外面的聲音再次響起。

「陰陽宗無影,拜見西門師兄。」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聽上去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感情,彷彿死物一般。

「他也來了嗎?」西門無涯道:「這是你師傅的名義師弟,陰陽宗的裁決者,專門負責殺人的,死在他手中的門派掌門就不下五個。一生殺人不下千數。」

「西門無涯,是你出來,還是我們上你的船?」這是一道無比陰柔的聲音,如同針一般往陽頂天的耳朵裡面鑽,讓他全身上下的肌肉一陣陣抽搐。

聽到這個聲音,西門無涯頓時面色劇變。

「這人是誰?」陽頂天問道。

「寧不死,你師父的師叔,陰陽宗的太上長老之一。已經閉關二十年了,這次大祭都沒有出現,沒想到卻出現在這裡。」西門無涯道。

陽頂天呼吸頓時一屏,來人竟然是師父東方涅滅的師叔,可見強大到何等級別。

西門無涯長長舒了一口氣,道:「看來,事情比我想象最壞的局面還要壞,今夜恐怕不能善了了。」

「將我交出去,師叔。」陽頂天道:「將我交出去1

西門無涯輕輕搖了搖頭,道:「怎麼可能?別說傻話。」

雖然口氣平淡,但內里卻充滿了傲意。

「西門城主,別來無恙。」一道非常普通的聲音響起,沒有之前的尖刺,也沒之前的震撼,只是普普通通男人的聲音。

但是聽到這個聲音后,西門無涯的身軀猛地一震,寬大的袖子猛地一抖,卻是西門無涯從未有過的反應。

「師叔,這個人是誰?」陽頂天問道。

「祝青主。」西門無涯緩緩說道。

玄天宗的祝青主。

「十年前,你師父東方涅滅是天下第一,他是天下第二。」西門無涯道:「但此人非常神秘,排名第二未必是第二,此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最強大的人,日後你遇上這人,怎麼高估他都不為過明白嗎?」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你師傅的悲慘下場和他脫不了關係。」西門無涯道:「連他都出現了,可見今夜不僅僅只為你了。」

「西門師叔,陽頂天可在你的船上?」東方冰凌脆聲喊道:「他是我陰陽宗的犯人,請您將他交出,我們自會放您離去。」

西門無涯無聲冷笑,然後朝外面道:「焰焰,西門炎,進來1

絕美無雙的西門焰焰走了進來,西門城主的義子西門炎走了進來,兩個人臉上的神情充滿了不安,甚至忘記了對陽頂天的敵意。

「焰焰,給我打一盆水。」西門無涯道。

「是,爹爹。」西門無涯走到屋角,打了一盆水,因為雙手顫抖,使得水都潑在了地上。

外面傳來姜松陽的聲音。

「西門無涯,以為躲在裡面就沒事了嗎?我們是給你體面,才沒有衝進來。我倒數十個數,你再不交出陽頂天,我們便上船了。」

陽頂天再次道:「師叔,把我交出去1

「十1

「九1

外面姜松陽的數數聲如同追魂一般。

西門無涯完全不理會,不管是姜松陽的數數聲,還是陽頂天的聲音,將修長的雙手放在水盆裡面仔細地清洗,然後輕輕地甩了甩,拿過毛巾輕輕地擦拭。

「今天晚上的海面,肯定都要被鮮血染紅了。」西門無涯。

「焰焰,西門炎,假如我等下回不來,記得將所有人帶回雲霄城,然後立刻向陰陽宗臣服,不管什麼恥辱都受下,只要保住雲霄城所有人的性命。」西門無涯道。

「爹爹不要,我不要聽,我不要聽……」西門焰焰拚命捂住耳朵哭道。

西門炎咬牙出血道:「義父,我們完全不必如此的。」

此時陽頂天再也不說話,猛地掙扎從床上下來,朝外面走去。為了活命,讓西門無涯去死,他做不到。

西門無涯袖子輕輕一甩,直接將陽頂天扇得飛起來,重新躺回到床上,然後掏出一顆丹藥塞進陽頂天的嘴裡,頓時陽頂天只覺得一陣昏昏欲睡,眼前一陣陣迷離。

「傻孩子……」西門無涯淡淡笑道:「任憑別人這樣就把你帶走不是我的風格,當然最終我倒下,便也護不住你,你的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1

「三1

「二1

「一1

外面,陰陽宗長老薑松陽的倒數已經結束了。

「西門師弟,我們便要上你的船了。」姜松陽大聲道。

「不用,不用,我這就來。」西門無涯道,然後推開艙門走了出去。

「爹爹不要出去1西門焰焰大聲哭道,然後又猛地拔出寶劍沖了出腮爹,我和你一起去,要死死在一起。」

西門無涯袖子一甩,一陣強大而又溫柔的風,直接西門焰焰將推了回來。

第二股袖風,西門焰焰和西門炎,全部昏厥過去。

第三股袖風,艙門緊閉。

*******

西門無涯走上甲板,卻見到自己被幾艘大船包圍。周圍幾百米的海面上,十幾個高手漂浮在半空中,將雲霄城這艘大船包圍在中央。

「拜見姜松陽師兄1

「見過無影師弟。」

「拜見寧不死師叔。」

最後,西門無涯朝著一團黑暗之處躬身行禮,緩慢道:「拜見……祝宗主1

姜松陽道:「西門師弟,你終於出來了。我陰陽宗犯人陽頂天可在你的船上?」

「在。」西門無涯道:「不過請問姜師兄,請問陽頂天犯了什麼罪?竟然連寧不死師叔也驚動了?」

「他偷盜了我陰陽宗的火焰指環。」姜松陽道:「而且還帶著火焰指環和你這陰陽宗叛徒在一起,這難道還不是大罪嗎?」

西門無涯就裝著聽不出姜松陽話裡有話,笑道:「姜師兄大概是誤會了,我怎麼聽說這火焰指環陽頂天不是偷盜的,反而是東方涅滅師兄親自給他的,把他指為陰陽宗主繼承人。而且還把東方冰凌侄女許配給了陽頂天。」

「東方冰凌侄女也在這裡,請問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呢?我的話可有一絲不實?」西門無涯轉向東方冰凌的方向問道。

東方冰凌漂浮在海面十尺處,雪白長裙被海風吹動,使得她修長曼妙的嬌軀更顯得凹凸有致,誘人無比,如同九天仙女一般。

祝紅雪此時就在她的身邊,兩人看上去真的如同一雙璧人,天造地設一般。

「沒錯。」東方冰凌冷冷道:「陽頂天傳來父親的遺言,是這麼說的。」

西門無涯道:「那我請問,在混沌大陸上。父親有沒有絕對權力將女兒許配個某個男人?」

東方冰凌冷冷道:「有1

西門無涯又問道:「那我再問,在陰陽宗。宗主是不是可以指定繼承人,可以把火焰指環交給某個人?」

東方冰凌道:「有1

西門無涯面孔露出一絲怒意,緩緩道:「那我就不明白,既然火焰指環是東方涅滅宗主親自給陽頂天的,那為何還口口聲聲說他是偷盜的呢?」

沒有等到東方冰凌開口,西門無涯繼續冷道:「我更不明白,既然陽頂天是你未婚夫,不敬他愛他也罷了,為何還要和其他男人同進同出?你的貞節呢?不但與其他男人同進同出,還和別的男人一起追殺陽頂天?你這是弒夫,是要千刀萬剮,天誅地滅的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