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二十三章:被救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人,幾乎是踩著許多門派的腦袋上來的,等我一去,便是雲霄城的末日了。」 「孩子,跟我去雲霄城吧。」西門無涯目光充滿了真摯和期待道:「我會像東方涅滅師兄一樣對你毫無保留,讓你成長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

「做夢1祝紅雪一聲冷喝,猛地躍上半空,對準空中摔落的陽頂天猛地懸空劈出一掌。

剛才第一掌,因為東方冰凌的話沒有下死手。

這一掌,他絕對地要將陽頂天置於死地。

之間一道藍色火焰的狂刀,猛地虛空射出,對準飄落的陽頂天,一刀斬落。

頓時,陽頂天的身軀如同風中落葉一般,被斬得猛地一彎,鮮血狂噴。從口中,從鼻子,從嘴巴,從耳朵,從身體的每一處,飆出一團血霧。

瞬間,陽頂天整個身體,被一片血紅覆蓋,飛快地朝萬丈懸崖之下掉落。

東方冰凌猛地竄前一步,神色複雜地望著一團血霧的陽頂天,咬了咬玉齒道:「我沒有想要殺他。」

「這樣豬狗一樣的人,死就死了,要什麼緊。」祝紅雪淡淡道。

接著祝紅雪漫不經心道:「他身上的東西是火焰指環吧,這個東西摔不碎。只不過這片懸崖是玄氣禁地,下去找到他屍體將火焰指環拿回來就是了。」

聽到祝紅雪的話,東方冰凌頓時面色微微一變。

祝紅雪驕傲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溫柔道:「東方宗主不在人世,我父親早就猜到了。你父親不在了,還有我,還有玄天宗,我不會讓你受到一點點委屈的。」

東方冰凌絕美的臉蛋上,神情複雜變換,玉齒緊緊咬在一起。她你喜歡聽到這樣的話,她不想依靠任何人,她不想受制於任何人。

……

*****

陽頂天彷彿進入了一個無比黑暗的世界,全身上下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只有無盡的空寂。整個身體和整個靈魂彷彿在萬丈深淵不停地下墜,下墜……

底下黑暗的深淵彷彿根本見不到底,隨著不停地下墜,生命力彷彿一絲一絲地從身體抽離!

「醒來1

「醒來1

「醒來1

……

這股渾厚的聲音彷彿在九霄雲外響著,一股溫暖火燙的力量猛地托住他不斷下墜的靈魂,使得他下墜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周圍的環境也彷彿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最後,陽頂天猛地睜開雙目,入目的是一張熟悉的面孔,只不過此時再看到這張面孔,無數的情緒洶湧而出。

是西門無涯,又是西門無涯救了陽頂天。他的手掌始終托在陽頂天的後背上,遠遠不斷地輸入玄氣支撐陽頂天的生命,一代宗師的他此時也滿臉的汗水。

「天幸,我終於把你這條命從地獄里搶回來了。」西門無涯笑道,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

一代宗師的他永遠都不會疲倦的,可見為了救回陽頂天性命他耗費了多少的玄氣。

「我們正準備乘船離去,不料卻見到遠處一團血人在海上漂流,本以為已經死了,但出於道義打算撈起來掩埋,卻驚地發現這血人竟然是你。」西門無涯道。

「換成其他人,就算修為比你高几十倍的人,受到這樣的重擊早就死了,但是你無比強大的經脈竟然能活生生接下這股重擊的能量,儘管血脈處處崩裂,卻依舊能讓你保留一絲生機,氣海也沒有炸裂。我真的無法想象,你到底是什麼玄脈。」西門無涯道。

「西門城主,我現在在哪裡?昏迷了多久了?」陽頂天問道。

「我們在船上,在回雲霄城的海路上,你已經昏迷了三個時辰了。」西門無涯。

接著,西門無涯忍著怒氣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打傷了你?你只不過剛過啟蒙期,連見習武者都不是,何人對你下此狠手?」

陽頂天沉默了良久后,道:「西門城主,您還記得那個火焰掛飾嗎?」

西門無涯點了點頭。

「如果是其他東西我就送給西門小姐了,但這件東西太特殊了,它是我師傅和師娘的定情信物,我需要拿著這個火焰掛飾去陰陽宗和師娘相認。」陽頂天道:「我本是一個普通人,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時候我掉入了一個洞穴,發現了一個冰封垂死的老人,我救了他。」

「那個洞穴很深,我們都出不去。我和那個老人相依為命,我們互相都將對方當成了親人。兩年後的一天,他告訴我他叫東方涅滅,是陰陽宗的宗主,他問我願不願意成為他的弟子。我視他為最親的人,所以當然點頭同意。」

「他不但收我為徒,還將獨女東方冰凌許配給我。師父說我是他唯一的嫡傳弟子,所以也是未來的陰陽宗主,所以他將宗主令戒火焰指環給了我。為了證明我的身份,他將火焰掛飾也給了我,讓我拿著火焰掛飾上陰陽宗交給師娘,這是他們的定情信物,上面有師父給師娘的遺言,師娘看了之後就會知道我是誰,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後面的事情,西門城主應該可以想象得到了。」陽頂天道。

「當然想得到。」西門無涯道:「東方師兄十年沒見他的女兒了,根本不知道他的女兒已經變了。但就算她眼高於項,或者說有眼無珠瞧不上你,取消了婚約便是了,我不信你會死纏爛打。為何還要將你置於死地?」

「她要我交出火焰指環,但這是師父給我,我不能給。」陽頂天道:「我欲逃離陰陽宗,被她和祝紅雪逼到了絕路,我寧死不願交出火焰指環,就從懸崖之上跳了下來……」

「明白了,明白了……」西門無涯拳頭緊握,壓抑著怒火。

然後,西門無涯抓住陽頂天的右手,輸入一股玄氣,一團火焰冒出。頓時,那個美輪美奐的火焰指環出現在陽頂天的右手無名指上。

「就是這東西嗎?」西門無涯道,然後鬆開陽頂天的右手,那火焰指環又緩緩地消失隱形了。

「違逆父母之命,是不孝。藐視未來丈夫,是大不敬。與其他男人同出同入,是不貞。與其他男人一起追殺未來丈夫,是弒夫大罪。東方師兄一代英雄,東方夫人溫柔賢淑,怎麼會生出如此不孝不敬,不貞不恥的女兒?」西門無涯冷道:「況且,他難道會不知道玄天宗祝青主的狼子野心嗎?她難道不知道十年前東方師兄的失蹤,後面東方師兄的悲慘結局,祝青主扮演著非常可疑的角色嗎?」

「陰陽宗終有一日要毀在這個野心勃勃又自以為聰明的女人手裡了。」西門無涯道。

「孩子,陰陽宗是你師父的,也是你的,你不能坐視。」西門無涯道:「我也是陰陽宗的人,你我不能看著陰陽宗千年的基業毀在東方冰凌的手中。」

「陰陽宗暫時你是呆不了了,跟我回雲霄城好嗎?」西門無涯道:「我早就說過,陰陽宗能給你的東西,我雲霄城未必不能給。」

「我,我有師父的,我終身不會改換師門的。」陽頂天道。

西門無涯道:「我雲霄城也是陰陽宗的,難道在你眼中,我雲霄城也是陰陽宗的叛徒嗎?幾百年前的楊雲霄祖師和冷無言究竟誰才是叛徒,還不好說呢。」

「沒錯,我之前是曾經想讓你成為我的繼承人,想讓你成為新的雲霄城主。」西門無涯道:「但是,你既然是東方師兄的弟子,我這一輩子最敬重的人便是東方師兄。所以,我打消這個念頭了。」

「我不會讓你換師父,你的師父依舊是東方涅滅師兄,我只是你師叔。」西門無涯道:「我雲霄城盡全力培養你,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情,甚至不需要你加入雲霄城,不需要你任何回報。等到你足夠強大的時候,你就可以回到陰陽宗,奪回本該屬於你的宗主之位。」

「當然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等你做上陰陽宗主之位后……」西門無涯長嘆一口氣道:「你做上陰陽宗主之位后,下令赦免我雲霄城的叛徒罪名,讓我雲霄城重新認祖歸宗吧。」

陽頂天猶豫了好一會兒后道:「西門城主,雲霄城稱霸一方不好嗎,又何必寄人籬下?」

西門無涯搖頭道:「孩子,如果你是我的繼承人,你來做下一代的雲霄城主。我當然願意雲霄城稱霸一方,或者將陰陽宗擊敗奪回正統。或者自成體系,成為天下武道至尊。但是現在不行了,你是東方師兄的弟子,我不能搶。」

「雲霄城已經羸弱上百年了,唯獨出了我這麼一個宗師級人物。下一代,我也找不到尤其出色的繼承人了。如果不洗掉叛徒罪名,不認祖歸宗的話,雲霄城會招來滅頂之災的。」西門無涯無奈道:「這些年,因為我的威風,雲霄城確實得罪了許多人,幾乎是踩著許多門派的腦袋上來的,等我一去,便是雲霄城的末日了。」

「孩子,跟我去雲霄城吧。」西門無涯目光充滿了真摯和期待道:「我會像東方涅滅師兄一樣對你毫無保留,讓你成長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人。」

「好,好的……」陽頂天道:「謝謝西門師叔,但,但您不要強迫焰焰嫁給我,她很不喜歡我的。而且這次事情之後我清楚了,想要什麼東西,只能憑著自己的力量去拿,而不是靠別人給。」

「說得好……」西門無涯道:「師叔保證,不出十年,便讓你報了今日之仇,不出十年,就讓東方冰凌嘗到今日的恥辱,讓她接下來幾十年都生活在悔恨之中1

「至於焰焰,我不逼著她嫁給你。但是你們倆接觸下來或許真的互相喜歡也說不定。」西門無涯笑道:「所以這個話我現在不能說死。」

接著,西門無涯忽然站起身,道:「不行,我們必須加快速度,用最快的速度返回雲霄城。陰陽宗的人找不到你的屍體,自然會來海上搜尋的,說不定很快就要追上來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