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十六章:到陰陽宗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這裡海拔已經超過了三千多米。東方雲州並不太冷,山腳下暖意洋洋,但是山腰周圍已經銀裝素裹,一片冰雪了。 無量山非常大,從山腳到山腰海拔只是三千米,但是青色的大石板路環山而上,足足有幾十里。一路...

「還沒有1紅衣少女低聲回答道。

「那他為什麼就下車了?」陽頂天問道。

「到了陰陽宗後人多,被人看到從公共大馬車上下來沒面子,所以提前下車了。」其中一名遊俠道。

陽頂天道:「也正常,畢竟是西北秦家的,名門之後,不能丟了家門的面子。」

「屁的名門之後。」一名遊俠不屑笑道:「他只是西北秦家奴僕的兒子罷了,連姓氏都不配有的人,還往自己臉上貼取名叫秦懷玉,流浪武者中誰不知道他這個吹牛大王啊,名門之後誰會來坐大車埃」

陽頂天微微一愕,難怪那秦懷玉也不說自己名字,這人愛吹牛好色,卻不像是壞人,在他笑臉背後只怕不知道有多少辛酸,頓時陽頂天心生同情,臉上沒有任何譏笑。

沒過一會兒,車上剩下的四個遊俠也紛紛下車,當然也還沒到陰陽宗,他們同樣是為了面子提前下車的,頓時車上只剩下老漢,紅衣少女和陽頂天了。

這些人下完之後,本來稍稍有些拘束的紅衣少女長長舒了一口氣,姿態自然放鬆了許多,美眸稍稍有些大膽地望著陽頂天。

在俊俏美麗的臉蛋上,這雙眼睛顯得非常有靈氣,這個時候陽頂天才發現,女孩的大眼睛不僅僅有羞澀,也帶著一絲野性,不像是西門焰焰的那種野性,而是鄉間山野少女卸下拘束后特有的大膽。

「剛才那些人的眼睛真討厭,要是在我家那邊,我都要把他們眼睛挖出來。」紅衣少女道。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們也不是什麼壞人。」陽頂天道:「只是你長得美麗,他們才這樣看。」

紅衣少女臉蛋微微一紅,道:「你就不那樣子看。」

陽頂天道:「我也想來著,但不好意思。」

紅衣少女臉蛋一紅,那雙帶著野性的眸子頓時變得更加大膽,對父親在身邊也不大顧忌。

陽頂天趕緊轉移話題道:「他們都挺厲害的,你想挖他們眼睛,你打得過嗎?」

「他們都是草包,打不過我的。」紅衣少女得意道,菱角般的櫻桃小嘴微微上翹。

陽頂天帶著驚訝和讚歎道:「你那麼厲害呀?」

紅衣少女又不好意思道:「也不是很厲害,但還不錯,要看跟誰比。」

「對了,剛才那姓秦說的話你別太相信,他這個人最愛吹牛了。」紅衣少女道。

陽頂天道:「那他說的都是假的嗎?」

紅衣少女道:「倒也不假,只不過他這個人愛裝腔作勢,而且他說的那些事情誰都知道的,他卻搞得好像是很高級的秘密一樣。」

「你叫什麼名字?」紅衣少女大膽問道。

「我叫陽頂天。」

紅衣少女臉蛋微微一紅,道:「怎麼叫這個名字?」

看來,她也不是什麼都不懂。

「我叫水紅勺。」紅衣少女道:「我爸爸叫李歸農,我跟媽媽姓的。」

邊上的老漢聽到自己女兒不但說出迫不及待說出自己和老爹的名字,不由得無奈而又疼愛笑笑。

陽頂天道:「你的名字真好聽。」

「你沒聽說過我爸爸的名字嗎?」水紅勺疑惑道。

陽頂天微微一愕,這農夫一般的老頭難道還很有名嗎?頓時,他搖了搖頭道:「我孤陋寡聞,剛從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出來,連祝青主的名字都是第一次聽見。」

水紅勺道:「那也沒什麼,我爸爸是挺有名的,不過不是那種很威風的有名,是很落魄的名氣。」

說罷,水紅勺帶著一絲愁意。

「你來陰陽宗做什麼呀?」水紅勺問道。

陽頂天道:「來送一份東西。」

「送禮物嗎?我們也是來送禮物的,萬里迢迢就為了來送一份禮物,為了禮物和路費,把田都賣了很多,人家陰陽宗架子大得很,哪裡看得上我們的禮物。」水紅勺懊惱道:「不過,我就只當出來玩一趟,我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家。」

接下來,水紅勺一直跟陽頂天說話。陽頂天也漸漸了解,這父女來自平涼州的木劍堡,這李歸農竟然還是堡主。而且讓陽頂天很驚訝的是,這木劍堡竟然也是名列三宗九門二十七派之中,竟然也是天下名門大派,只不過輝煌是屬於過往的,現在已經窘困落魄到幾乎要被除名的地步了。

這次萬里迢迢來送禮,就是想讓陰陽總發話,使得木劍堡能不被除名。

聊得越多,陽頂天了解水紅勺雖然是山野的姑娘,但其實很冰雪聰明,而且天真爛漫,大膽野性。

一路說話,時間過得快,半個多小時后,陰陽宗到了。

陽頂天下車,朝李歸農父女行禮道:「李堡主,水姑娘,告辭!祝你們事情辦得順利。」

他心裡已經決定了,進入陰陽宗后,他會在師娘面前為木劍堡說說好話,讓他們不至於丟了祖宗掙下來的名位。

李歸農回禮道:「祝陽公子前程是錦。」

水紅勺有些依依不捨,低聲道:「你以後有空了,一定要來木劍堡玩埃」

「一定1陽頂天笑道,然後轉身離去。

水紅勺站在原地,一直看不見陽頂天的背影,還不願意離開。邊上的父親李歸農笑道:「閨女,你眼光倒是不錯,可惜人家心高志遠,看不上咱們的。」

水紅勺臉蛋一紅,瞪了父親一眼道:「爹爹你瞎說什麼,誰看上他了?」

*********

陰陽宗位處大無量山上,山門在大無量山的山腰處,在山腳下了馬車后,還要走幾十里才能到陰陽宗山門,根據陽頂天的計算,這裡海拔已經超過了三千多米。東方雲州並不太冷,山腳下暖意洋洋,但是山腰周圍已經銀裝素裹,一片冰雪了。

無量山非常大,從山腳到山腰海拔只是三千米,但是青色的大石板路環山而上,足足有幾十里。一路上,有無數人同行,他們大多數都是無門無派的遊俠,或者是小門小派的弟子,只有去山腰大門送禮的資格。

站在陰陽宗的大門下,陽頂天再一次受到強烈的震撼。

如蛇一般環山而上的石板路到了盡頭,眼前就是陰陽宗的山門。這山門竟然是巨大石壁中間劈出的一道十幾米寬的裂縫,兩邊石壁足足四五十米高,站在這個巨大的山門下,陽頂天感覺到自己無比的渺校

而且最竟然的是,這寬十幾米,高四五十米,深上百米的裂縫,竟然是活生生劈出來的,因為上面還保留著刀劍劈下的印跡。

山門面前,就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石場,此時正擺放著幾百張桌子,桌子上擺著酒宴,坐滿了人在上面吃飯喝酒,吃完一波離開后,立刻換掉桌上的酒席,新的一撥人再繼續上桌。

而山門面前,排著九排長長的隊伍,人人手中都捧著各式各樣的禮物。

這些都是沒有地位的閑雜人等,連進陰陽宗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在門口送上禮物,然後在大石場上吃一頓酒宴就趕緊下山。這是何等的冷遇,但無數人還是趨之若赴。

嘆息一聲,陽頂天找一列比較短的隊伍排到最後一個,等著獻禮。

足足排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陽頂天獻禮。他從懷中掏出了離火九環佩,這是西門無涯給的,就是為了讓陽頂天進入陰陽宗見到師娘。這離火九環佩珍貴無比,絕對是今天的獨一份。

收禮的竟然不是陰陽宗弟子,而是普通的雜役,接過禮物後面無表情淡淡問道:「姓名,門派,什麼禮物?」

「陽頂天,無門無派,離火九環佩。」陽頂天回答道。

那收禮物的雜役面色一變,抬起頭來望了陽頂天一眼,然後冷冷道:「離火九環佩?押走鞭笞三十,趕下山去,發布天下封殺令,天下任何門派不得接收此人。」

緊接著,四個壯碩的武夫猛地上前,要將陽頂天押走。

陽頂天不解憤怒道:「你們什麼意思?就是這樣對待送禮之人嗎?」

那名收禮雜役冷冷道:「你哪怕送一根鵝毛,我們也會請你上桌吃一頓酒宴。但是你欺騙,就是無視侮辱我陰陽宗,鞭笞封殺已經是輕的了。」

陽頂天道:「我怎麼欺騙了?」

收禮雜役道:「今天你已經是第99個送離火九環佩的了。」

接著,他將邊上一隻箱子打開,裡面全部都是離火九環佩,看上去和陽頂天送出去的那個一模一樣。

頓時,陽頂天苦笑不得。陰陽宗在苦苦尋找離火九環佩天下皆知,所以一些投機遊俠變紛紛獻上假的,以至於陽頂天被殃及池魚。

「我這個是真的。」陽頂天道。

「55個人這麼說過。」收禮雜役面無表情道:「押走,鞭笞1

頓時,四名武夫直接抓住陽頂天的手臂,猛地往地上按。

「放肆,誰敢?」陽頂天大怒,便要出手。

「慢著……」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緊接著一道雪白的影子如風一般忽然飄到了眼前,頓時周圍所有人全部躬身行禮,此人是陰陽宗真正弟子。

這名陰陽宗弟子拿起陽頂天送的那隻離火九環佩,對著天上的陽光看了一眼,表情猛地一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