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十五章:說東方冰凌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也不會發生了,因為東方涅滅,他的師傅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 沒有想到,天下絕頂的兩名大宗師,竟然都跟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兩個人,頓時間陽頂天內心不由得一陣噓吁。 一時間,車內一片寂靜...

陽頂天笑道:「那還有其他的盛事呢?」

華麗遊俠見到陽頂天主動發問,趕緊收拾心情,端起姿態道:「第二件事情,也是全天下都關心的事情,那就是東方涅滅宗主……」

說到這裡,華麗遊俠充滿崇拜和敬仰地朝東邊方向拱手行禮,對東方涅滅充滿了無限的崇敬。

「東方涅滅宗主是否結束了十年的閉關修鍊,是否會出關讓天下人都能敬仰他的聖顏。」頓時華麗遊俠充滿了神往道:「十年前,東方宗主就已經天下第一,舉世無雙,卻依舊閉關修鍊。等到他出關的那一日,那真但是要破碎虛空,羽化登仙了,不但是天下第一高手,而且是有史以來的舉世第一高手了。」

儘管這名遊俠愛吹牛,但是陽頂天卻能聽出他對東方涅滅的崇拜和敬仰完全是真的。甚至提到東方涅滅的時候,整個馬車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第三件呢?」陽頂天道。

「第三件大事,當然是雲霄城主大戰陰陽宗主。」華麗遊俠道。

陽頂天驚愕道:「西門城主要去陰陽宗打架?」

「瞧你說得多俗?打架。」華麗遊俠白了一眼陽頂天道:「你也知道雲霄城的西門無涯城主?」

陽頂天道:「略知一二。」

「知道也正常,西門城主,天下宗師,威名遠揚。」華麗遊俠道:「但是雲霄城和陰陽宗的淵源就不是你們這些沒根沒底的遊俠所能知道的了。四百年前,陰陽宗出了兩個絕代雙驕,楊雲霄和冷無言。楊雲霄暴烈如火,冷無言寒冷如冰,一陰一陽,天下無敵。」

「兩個人誰也不服誰,誰都要繼承宗主之位。在師傅死去后,二人大打出手。楊雲霄以半招之差落敗,卻不甘心繼續留在陰陽宗在冷無言之下。於是出走陰陽宗,以自己的名字創立雲霄城,宣稱自己才是陰陽宗正統,總有一日朝取代陰陽宗。」

「短短十年,雲霄城變強大無比,壓過其他二宗。但因為是陰陽宗叛徒所創,雖然強大卻不在天下名門大派之中,不受天下敬重,反而被人鄙棄。楊雲霄每隔十年就要上陰陽宗挑戰一次,每次都以半招之差落敗。第三次落敗之後,又氣又怒,強行洗髓伐脈,渾身爆裂而死。一代梟雄,就此早逝。」

「楊雲霄死後,雲霄城就一代不如一代。但是每十年雲霄城主都要上陰陽宗拜祭,並且挑戰陰陽宗主要奪回正統地位。一開始還有看頭,後來雲霄城越來越弱,陰陽宗越來越強,幾十年後,雲霄城主索性連陰陽宗第三代弟子都打不過了,成為天下笑柄。甚至到後來,歷代宗主每次上陰陽宗都想著要賣身投靠,認祖歸宗,哪怕作為陰陽宗的分壇也願意,不願再做孤魂野鬼。」

「陰陽宗何等驕傲,雲霄城主就算跪下投靠也只是自取其辱,所以每十年一屆的陰陽宗大祭之日,就是雲霄城主的恥辱之日。」華麗遊俠不屑笑道。

陽頂天頓時想起西門無涯說的話,他說來陰陽宗只是十年一次的例行公事,而且每一次都會遭遇到羞辱。當時陽頂天不覺得,現在想起來卻為西門無涯覺得心酸。

「但是二十年前,前雲霄城主楊烈的一個決定,卻完全改變了雲霄城的命運。他決定不讓自己的親生兒子繼承城主之位,而是力排眾議,讓上門贅婿西門無涯做了新的雲霄城主。」華麗遊俠道:「贅婿啊,最沒出息的人才會去做別人的上門女婿埃但也正式楊烈的這個英明決定,讓雲霄城重振雄風,再一次威名遠揚。」

「西門無涯,絕世之才,四十幾歲,便成為宇內強者,將欺辱雲霄城的敵人打得鬼哭狼嚎,將雲霄城方圓千里的武道門派打得聞風喪膽,短短十年,讓雲霄城成為一方霸主,無人敢欺無人敢惹。西門無涯一生出手,幾無對手,是百年不遇的奇才。按照這樣下去,他遲早會將陰陽宗主挑落寶位,奪回失去幾百年的陰陽宗主之位。可惜他運氣太差了,遇上了千年一遇的大宗師東方涅滅。十年前,雲霄城主西門無涯上陰陽宗挑戰東方涅滅,以一招之差惜敗1

「西門無涯敗北后回到雲霄城,日夜苦練,修為更上一層樓,而陰陽宗主東方涅滅更是閉關十年。所以這一戰,絕對是巔峰之戰,舉世矚目。」華麗遊俠嘆息道。

而車內所有人的神情,完全是一片神往,對這一場驚天之戰充滿了期待。唯獨陽頂天知道,這一戰再也不會發生了,因為東方涅滅,他的師傅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

沒有想到,天下絕頂的兩名大宗師,竟然都跟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兩個人,頓時間陽頂天內心不由得一陣噓吁。

一時間,車內一片寂靜,所有沉浸在對兩大宗師的神往中。圍堵身邊的那個紅衣少女,忍不住偷偷朝陽頂天望來一眼,忽然低聲道:「你坐過來些,那樣太難受了。」

「嗯,好1陽頂天微微一笑,頓時貼近紅衣少女坐過去一些,但依舊沒有觸碰她活力十足的嬌軀。

那少女腰臀輕輕一扭要給陽頂天再讓一點位置,不料臀側卻觸碰到了陽頂天的身體,頓時嬌軀一震如同觸電一般,瞬間連耳垂都紅透了。

陽頂天只覺得一陣柔軟滑膩,觸感彈力美妙,一時間也面紅過耳,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名華麗遊俠見到更加妒忌,頓時朝那老漢道:「老頭,你女兒想男人了,只怕你要多一個女婿了。」

紅衣少女頓時羞怒不堪,抬起頭道:「你,你胡說……」

陽頂天面色一寒道:「秦兄,我敬仰你是名門子弟,所以禮敬有加。你開玩笑涉及到我沒關係,但是不要殃及這位姑娘。我是粗糙男子無所謂名聲,但是這位姑娘冰清玉潔,名聲是不能玷污的。你作為名門子弟,心胸寬廣,所以請你給這位姑娘賠個不是。」

那名華麗遊俠被陽頂天用話壓住,想發火又不好意思,陽頂天一口一個名門子弟,頓時他尷尬笑笑道:「是我不好,不該開這個玩笑。」

陽頂天頓時半認真半調笑道:「秦兄真不虧是名門子弟,虛懷若谷,胸寬如海。」

那紅衣少女美眸如水,羞澀朝陽頂天望來一眼,更顯溫柔,低聲道:「謝謝你。」

那老漢沒有半點生氣,只是憨厚笑道:「不礙事,不礙事,鄉間粗野女子,讓大家見笑,見笑了……」

見到車內氣氛尷尬,陽頂天道:「秦兄,還有什麼大事說給我們聽聽,讓我們開開眼界。」

那華麗遊俠聽后,稍稍猶豫了一陣,接著一臉的神秘道:「接下來我要說的這件就不是大事了,而是秘事了。不過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能說的,實在太隱秘了,不能說不能說……」

他一邊說不能說,一邊盯著陽頂天等人,就等著陽頂天出口相求。

陽頂天卻道:「既然不能說,那就不能難為秦兄了。」

頓時,那華麗遊俠裝到一半難受之極,終究忍不住,帶著一道古怪的笑容道:「這件事情我說了,你們可千萬別說出去,否則我真的麻煩大了,是關於東方小姐的親事的。」

陽頂天頓時面色微微一變,難道東方冰凌要定親了嗎?

「是東方冰凌要和男人定親?」陽頂天問道。

「非也,非也……」華麗遊俠搖頭,然後用先左右望了一眼彷彿隔牆有耳,接著低聲道:「這次玄天宗宗主祝青主帶著兒子祝紅雪來陰陽宗,表面上是參加**,實際上為求親。玄天宗想要和陰陽宗聯姻。」

陽頂天額頭肌肉一跳,問道:「這祝紅雪怎麼樣?」

華麗遊俠充滿妒忌和失落,還有些許崇拜道:「天下第一青年高手,天下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名門繼承人,還要怎樣?」

陽頂天響起在海面上玄天宗的威風,在這個遊俠的嘴裡,東方冰凌是天下第一美人,祝紅雪天下第一美男子,而且雙方都是天下名門之後,看上去到真的是天作之合。

「不過,祝紅雪想要得手也沒有那麼容易。」華麗遊俠道:「陰陽宗弟子冷傲也痴戀東方小姐,論出身他一點不亞於祝紅雪。他祖上幾代都做過陰陽宗宗主,是冷無言宗主的第十九代嫡系玄孫。論長相他不差祝紅雪。輪修為他也不差祝紅雪,是眾望所歸的陰陽宗下一代宗主。而且,他從小和東方小姐青梅竹馬,可以說競爭力比祝紅雪還要大。」

「所以,祝紅雪想要抱得美人歸可沒那麼容易。」華麗遊俠道。

陽頂天心中不舒服,卻也跟著點了點頭,但是接下來再也沒有說話的興緻。

這個華麗遊俠依舊在吹噓,吹自己認識陰陽宗多少多少人,甚至喊冷傲也是喊過師兄的,西北秦家對自己多麼多麼器重之類,陽頂天只是禮貌地聽著,沒有理會。

車子行駛了兩個小時后……

「停車,停車……」那華麗遊俠忽然喊停車,然後朝陽頂天道:「兄弟,你我一見如故,有什麼麻煩一定來西北秦家找我1

然後,他便急匆匆下了大馬車。

陽頂天疑惑道:「已經到陰陽宗了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