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十三章:分別,貴重禮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足足十艘大船,每一隻都通體雪白,華麗威風,在整個海面上所有的船隻中顯得鶴立雞群。 雪白大船經過之處,每一艘船都整齊列隊,揮舞旗幟敬禮。但是玄天宗的雪白大船上沒有任何回禮,每一艘大船上帶著一名白...

「好大的威風,這大鳥身上的人是玄天宗主人嗎?」陽頂天問道。

「主人?僅僅只是普通的開路弟子而已,一路騎鵬,警告前面所有船隻不得阻攔雲天宗航道。」西門無涯道。

「這,這也太霸道了吧。」陽頂天道。

「是啊,是很霸道啊1西門無涯道,嘴角帶著淡淡的冷漠和嘲諷。

還不止這麼霸道,陽頂天發現海面上所有的船隻不止讓開了航道,而且所有的穿都停了下來,靜止不前,恭恭敬敬地在兩邊列隊排好,彷彿等著即將到來的玄天宗大船的檢閱。甚至前面即將靠岸的船隻,也立刻離開了碼頭,到兩邊海域上排好,整個碩大忙碌的碼頭,清理一空等待玄天宗船隻的靠岸。

甚至,整個忙碌嘈雜的海面,也瞬間寂靜無比。

足足一個多小時后,陽頂天的眼睛都要望酸了,玄天宗的大船才姍姍來遲。

足足十艘大船,每一隻都通體雪白,華麗威風,在整個海面上所有的船隻中顯得鶴立雞群。

雪白大船經過之處,每一艘船都整齊列隊,揮舞旗幟敬禮。但是玄天宗的雪白大船上沒有任何回禮,每一艘大船上帶著一名白衣弟子,冷漠地盯著兩邊的船隻。

雲霄城的大船也派人揮舞旗幟敬禮了,卻沒有讓所有人都在甲板上列隊,頓時玄天宗船頭上的白衣弟子冷冷地瞪來一眼。

西門無涯不屑移開目光,索性連揮舞的旗幟也讓停了。這個雲霄城主雖然溫文爾雅,但內在確實桀驁不馴的。

一名玄天宗的弟子見到雲霄城如此回應,面色一冷,頓時走下船艙稟報去了,西門無涯只是不屑笑笑。

「義父,我們這樣做,只怕在大宴上玄天宗會更加羞辱我們。」西門炎此時走到身邊低聲說道。

「無妨,言語上被擠兌兩句沒什麼。」西門無涯冷冷道:「玄天宗是霸道,但是除了言語上,他們又能耐我西門無涯幾何?」

這話聲音雖平淡但卻霸氣凜然,頓時西門炎目中頓時充滿了崇敬,就連陽頂天也不由得暗暗心折。西門無涯對弱者親切尊重,對強者不畏懼折腰,是真正的高手風範。

足足一個多小時后,玄天宗的船隊才走遠靠岸,海面上的其他船隻才紛紛啟航。

******

「孩子,我們馬上就要分別了。」在陽頂天所住的艙房內,西門無涯道:「你這一入陰陽宗,我們便相隔萬里。不過你資質絕頂,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在雲霄城聽到你的傳說了。」

「不過在這裡我還要問你最後一句。」西門無涯道:「我想把焰焰許配給你,想讓你成為雲霄城的下一任主人,你願意嗎?」

「砰……」門外,好像有人東西掉到了地上。

西門無涯沒有理會,而是繼續說道:「我會盡一切去培養你,還是那句話,陰陽宗能給你的東西,我未必不能給。」

「爹爹,我不要……」外面,傳來西門焰焰驚恐憤怒的聲音,然後一陣香風,一團火紅色的倩影沖了進來。

「出去……」西門無涯猛地一聲斷喝。

頓時,一股強大的能量直接將西門焰焰的嬌軀推出去好幾米,然後艙門直接關閉。

西門無涯目光充滿期待地望著陽頂天,等待他最後的回答。

陽頂天心亂如麻,倒不是他不知道怎麼選擇,他早就已經有了決定。但是面對西門無涯充滿期切的目光,拒絕的言語他真的有些說不出來。

對於西門無涯,他真的很心折。西門焰焰,真的很動人,甚至性格和陽頂天在地球上的女友很相似,都是如同火一般的野性女孩,不過李碧寒更加成熟大膽,西門焰焰野性中卻帶著單純。

「對不起了,西門城主,我無法答應。」陽頂天深深彎腰鞠躬到底。

「哼……」頓時,外面傳來了西門焰焰不屑帶著憤怒的冷哼。

「唉……」西門無涯輕輕嘆息一聲,道:「我就知道是這個答案,但還是不甘心。」

接著,西門無涯伸手摸了摸陽頂天的頭頂道:「好孩子,我相信你在陰陽宗也能夠光芒萬丈的。日後與我相對的時候,可要手下留情哦……」

陽頂天頓時大窘道:「您,那麼厲害,我怎麼可能是您的對手?再說,我對您那麼尊敬,怎麼可能會對您動手?」

「哈哈……將來的事情,誰說得清楚。」西門無涯道。

「孩子,你的隱私我不好窺探,但是我想你萬里迢迢到陰陽宗,除了要入陰陽宗大概還有別的重要事情。但是這很長一段時間陰陽宗大概都會很忙,你想必也見不到陰陽宗的重要人物,甚至連陰陽宗的門都進不去。」西門無涯道:「那你對下一步,有什麼計劃嗎?」

陽頂天儘管內心其實是有些計劃的,但還是搖了搖頭。而且他也確實沒底,本來他想得很簡單,直接來到陰陽宗主夫人的面前,將火焰掛飾遞過去就可以了。但是現在想想何其天真,憑著他陽頂天不要說見師娘,就連陰陽宗的大門也進不去,總不能拿著火焰掛飾那給陰陽宗隨便一個弟子看,說這是陰陽宗主給妻子的定情信物。我是你們宗主的嫡傳弟子,你們未來的宗主,你們趕緊放我進去。

這樣,陽頂天保證會被打得半死。而且師父東方涅滅說過,不要讓任何人知道自己身份除了師娘師妹之外。還有更加重要的是,師父的消息現在完全是個絕密,陽頂天更不能和除師娘以外的任何人說。

「不過,我確實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儘快進入陰陽宗,需要見到陰陽宗比較重要的人物。」陽頂天把握著分寸道。

「你這樣進去,肯定是進不了陰陽宗大門的,更別說見到重要的人物。」西門無涯道:「本來我可以帶你進去,但是你也看到我們雲霄城地位的尷尬和特殊,你未來要呆在陰陽宗,我帶你進去非但對你沒有好處,反而會害了你。」

「我想了一下,你唯一能做的是去陰陽宗大門口獻禮,以流浪武人的身份獻禮。但是去獻禮的不超過十萬也有七八萬,所以你的禮物說不定兩個時辰后就被扔在一邊無人理會了。所以一定要獻上一個非常重要的禮物,這樣才能引起陰陽宗大人物的注意。」

接著,西門無涯從懷中掏出火紅火紅的玉佩遞給陽垛個是離火九環佩,這件東西非常著名,是陰陽宗第三任宗主的佩戴之物,後來遺落了。陰陽宗曾經布告天下,任何人只要將這塊離火九環佩獻上,陰陽宗可以答應此人幾乎任何要求,不管是什麼武器,彈藥,寶物,又或者是想要加入陰陽宗等等。」

「所以,你只要拿著這件離火九環佩,就算是陰陽宗的宗主,也會親自接見你,因為這畢竟是他先祖之物。」西門無涯道,本能地再摩挲了一下這離火九環佩,再放到陽頂天的手中。

「不能給他,爹爹,這是你最心愛的一件東西,你都佩戴了幾十年了。」西門焰焰又衝進來道。

「出去……」西門無涯袖子一甩,又直接將西門焰焰的嬌軀推了出去。

「西門城主,這東西太珍貴了,我不能要。」陽頂天趕緊將這如火一般的玉佩遞還給西門無涯。

「拿著,這東西只是一般的把玩之物而已,玩物喪志,我留著也沒什麼好處,剛好給你做一個敲門磚。」西門無涯道。

陽頂天還是不敢收。

西門無涯眉毛頓時一豎,道:「讓你拿著你就拿著,不要膩歪小家子氣,反而讓我看輕了你。」

「謝謝西門城主,您的大恩,我日後一定會報。」陽頂天只得手下這離火九環佩,然後再次朝西門無涯深深鞠躬,有了這件東西之後,確實可以讓他直接見到師娘了。

西門無涯擺了擺手,又拿出一袋金幣遞給陽垛些錢你拿著,多多少少會有一些用處。」

「是1陽頂天也不矯情,將那袋金幣接了過來。

「好了,你上去吧,已經有一艘小船在海面上等你了。」西門無涯揮了揮手。

陽頂天沒有說話,又是彎腰鞠躬到底,然後轉身離去。

「等等……」西門無涯又從懷中掏出一本薄薄的書遞給陽垛本《生陽訣》是我歷代雲霄城主感悟而編寫出來的,不是什麼高明的武道寶典,而是最基礎的吐納運氣之法,比《天地訣》高一級,日常修習練氣用這口訣,能夠事半功倍,而且也不妨礙你修習陰陽宗的武學。」

陽頂天幾乎是顫抖著雙手接過這本薄薄的小冊子,這冊子雖然很輕,但是拿在手裡卻彷彿千斤。自己兩次拒絕了西門無涯的好意,對方卻依舊如此厚愛恩賜,如此深情厚誼,讓陽頂天幾乎熱淚盈眶。

「大恩不言謝。」陽頂天再次深深鞠躬,然後轉身,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外面,絕美無雙的西門焰焰站在門外,正瞪大美眸盯著陽頂天,望著他手中的東西,冷哼道:「臉皮真厚,我爹爹給你的東西你還真的都收下了。」

陽頂天聽這話半點都不生氣,朝她微微點頭一笑,道:「西門小姐,保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