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章:驕傲與野性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0-28 19:52  |  字數:3424字

「跪下!難道要我說第三遍?」中年男子冷喝道。

西門焰焰絕美的小臉猛地煞白,咬緊玉齒,顫抖道:「爹爹,我是您唯一的女兒,是雲霄城的公主,您讓我像一個毛利蠻人跪下?」

中年男子目中一陣心疼,冷道:「沒錯,假如你還是我的女兒就跪下認錯。做錯了事情,就一定要受到懲罰!」

「不!」西門焰焰強忍著眼淚道:「爹爹,我可以給您跪下,可以給母親跪下,卻不可以再給其他任何人下跪。」

「我可以道歉,我可以認錯,但是我絕不下跪。」西門焰焰猛地拔出一支精巧無雙的火紅匕首頂在自己雪白的玉頸上脆聲道:「如果您一定要讓我下跪,我就死在您的面前。」

「爹爹,我可以認錯,可以道歉,但絕不下跪!」西門焰焰顫抖道,然後小手一壓,鋒利的匕首頓時刺破了她吹彈可破的肌膚,一縷鮮血頓時流下,在她雪白的粉頸顯得尤為驚艷。

中年男子身軀一陣顫抖,猛地握緊拳頭,怒不可赦地盯著自己的女兒,望著艷紅的鮮血,臉上的肌肉猛地一陣抽搐,這是他最最疼愛的女兒,他的心肝寶貝。

西門焰焰對著陽頂天彎腰鞠躬道:「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應該強買你的東西,更不應該打傷你,請你原諒!」

中年男子望著自己心愛的女兒,再望著陽頂天。

「唉……」中年男子嘆息一聲,轉向陽頂天彎腰鞠躬到底。

「對不起了小兄弟,我西門無涯管教不嚴,而且心也不夠硬,不忍見女兒血濺當場,無法強逼女兒跪下,我在這裡給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女兒的過錯!」

西門焰焰頓時驚呆了!自己的父親可是整個雲霄城至高無上的主人,何等的尊貴無雙,何等的高傲顯赫,此時竟然因為她向這個毛利野人鞠躬認錯了。

西門焰焰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裂了,父親是她最最崇拜最最敬仰的人。因為自己的過錯,竟然讓父親受到如此恥辱。

「爹爹不要……」西門焰焰上前跪在自己父親面前,扔掉手中的匕首,抱住父親的雙腿大哭道:「爹爹,我錯了!我不應該仗勢欺人,我不應該去傷他的性命,我更不應該用匕首傷害自己,用自己的性命來威脅您。」

「爹爹,其實我什麼都知道。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但是,但是我真的管不住我的性子。」西門焰焰邊哭邊道。

西門無涯輕輕嘆息一聲,伸手撫摸女兒柔軟的頭髮,道:「焰焰,你又多久沒有哭過了?」

西門焰焰泣聲道:「從十五歲那件事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哭過。」

這個雲霄城的小公主刁蠻驕傲,倔強強硬,從來不低頭從來不哭泣,今日卻因為父親的折腰而大聲哭泣,儘管她知道是因為自己犯錯,不應該去怪陽頂天,但是她內心卻怎麼也無法壓抑對陽頂天的痛恨。

「東西呢?」西門無涯伸手道。

西門焰焰從懷中拿出那個火焰掛飾,望向這個掛飾的目光既戀戀不捨又充滿痛恨,溫順地放在父親的手中。

「你起來吧!」西門無涯道:「要記住今天,以後做什麼事情多想想今天,多想想爹爹,不要管不住自己的性子,三思而後行!」

「是!我知道了。」西門焰焰低頭道。

「還有,不許記恨這位小兄弟。」西門無涯繼續道。

西門焰焰咬牙道:「爹爹,我無法做到內心不厭恨他。但是我以後不會報復他,不會針對他,更不會去害他。我會不理會他,不觸碰他,連看他一眼都不願意!」

說到後面,西門焰焰已經無法壓抑自己的怨恨了。

西門無涯皺了皺眉頭,揮揮手意興闌珊道:「你出去吧……」

西門焰焰冷冷地瞪了一眼陽頂天后,轉過嬌軀走了出去。

*******

「小兄弟,你的掛飾。」西門無涯將火焰掛飾遞給了陽頂天。

陽頂天拿過來重新掛在自己的脖子上,道:「西門先生很不好意思,如果是其他東西,我不介意送給西門小姐,但是這個火焰掛飾是我親長給我的,對我非常重要。」

「我知道,而且就算不重要的東西,別人也不能強奪。」西門無涯道。

「對了,小兄弟要去哪裡?如果要和我去的方向不一致,我可以撥一艘快船送你去要去的地方。」西門無涯道。

此時,陽頂天方才覺得這個房間微微有一些搖晃,道:「我們這是在大海上嗎?」

西門無涯點了點頭道:「是的。」

「我要去的是東方雲州,從這裡去距離遠嗎?」陽頂天問道。

「東方雲州?」西門無涯道:「去陰陽宗?」

陽頂天微微一愕。

「抱歉,我無意窺探你的。」西門無涯道:「不過我此去的目的正是陰陽宗,如果你也是要去陰陽宗,我們可以同路而行!」

「那麼巧合?」陽頂天內心頓時警惕地升起一絲疑竇,握著火焰掛飾的掌心不由得緊了緊,難道這個溫雅君子剛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戲?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企圖?甚至他已經發現我這個火焰掛飾的秘密了?

西門無涯朝陽頂天望來一眼,那目光彷彿能洞悉一切,曬然一笑道:「放心小兄弟,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可以撥出一艘快船,派人單獨送你去東方雲州。」

陽頂天不好意思訕訕一笑道:「不用了西門先生,那就勞煩您的搭載我一程了。」

「不用客氣,應該的。」西門無涯道:「你身體已經無礙了,一會兒我讓人送吃食過來。我就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