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章:師父,我走了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3-10-28 19:52  |  字數:3413字

而此時的東方涅滅,足足老了二十歲,臉上皺紋橫生,眸光重新變得渾濁,頭髮已經完全變得雪白,就連身上的錦袍此時也光澤不再,如同麻布粗衣一般。

「太驚人了,太驚人了!當年我第二層洗髓伐脈足足花了四天四夜,而你僅僅只有兩個多時辰,所耗費的玄力更是連我當時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驚人了!」

「孩子,我現在面臨一個選擇,是繼續為你洗脈,還是就此停止?」

「繼續洗脈?很可能我的玄力已經不夠了,若洗髓中途玄力不濟那後果不堪設想,而且你的身體也彷彿到了極限。若停止洗脈,我又殘留了不少玄力,實在太浪費了,我實在不甘心,若能為你洗到第三層等於你少奮鬥幾年,你就可以早幾年成為陰陽宗的掌門,我實在不甘心!」

「我到底是繼續?還是停止?」

當然,陽頂天已經完全無法給他回答了,因為他連手指頭都無法動彈一下,更別說說話了,甚至連眼神都無法流露。

「上天讓你出現在我的面前,就是為了創造奇蹟,我賭了,我拼了,我們繼續,就算萬一失敗反噬了,我也……」

最後,在充滿決絕的口氣中,東方涅滅開始了對陽頂天的第三次洗髓伐脈。

第二次,陽頂天的痛苦就已經到了極限,東方涅滅也蒼老了十幾歲,但是依舊進行了第三次。

第三次,陽頂天已經完全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了,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信號,他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感覺不到自己的四肢,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面孔。沒有了視覺,聽覺,就彷彿僅有一絲神識漂浮在熊熊烈火和極酷寒冰之間。

東方涅滅也完全一肉眼能夠看得見的速度變得衰老,皮膚一層一層的褶皺,身體一層一層地消瘦。原本的頭髮雖然已經白了,但終究還是帶著光澤,此時如同脫水的草一般開始飛快乾枯。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天黑了,然後天又再次大亮!

整整二十多個小時過去了,第三次的洗髓伐脈仍舊在繼續。再看東方涅滅,已經枯廋得如同乾屍一般,比起最開始的他還要蒼老灰白,已經完全油盡燈枯。陽頂天剛剛遇到他的時候,頭髮雖然如同枯草一般,但好歹還是茂盛的。但此時,他灰白乾枯的頭髮也一根一根地斷裂粉碎,乾瘦的頭皮上僅僅只是寥寥無幾的幾根頭髮。

而身上的那件袍子,此時已經成為一絲一縷。

至於陽頂天,一開始身體還流出黑色的雜質,但是到後來滲出來的東西已經滲著血色,最後全身的皮膚血脈索性如同網狀一般裂開,鮮血滲出,使得陽頂天這個人渾身都血肉模糊。

此時,東方涅滅的玄力已經逼到陽頂天的頭頂,第三次洗髓伐脈已經完成了99%,但是陽頂天的生命已經垂危,彷彿只要再有一兩力氣壓上就會直接血脈爆裂而死。

而最最可怕的是,東方涅滅體內氣海已經空空如也,渾身再也沒有一絲玄力了。

「難道真的要功敗垂成?」東方涅滅悲絕問天,原本他還保留一絲力量以防萬一保護陽頂天的生命。但是洗髓伐脈到了最後玄力不足,所以他將最後儲備的力量也用了。但就算這樣,依舊無法完成最後的洗脈,進度停留在最後的1%不到,此時停止陽頂天已經必死無疑。

「本來還想要一次最後的告別,但是現在沒有了。」東方涅滅緩緩道。

「記住,繼承我的衣缽,將陰陽宗發揚光大。」

「記住,當你足夠強大的時候,就能在火焰指環中看到我的一切秘密,就會知道我為何會被困在這萬里冰川之下。」

「當你足夠強大的時候,去走完我沒有走完的道路,徹底挑戰這個世界的秩序,看看所謂的神究竟存不存在?」

「記住,照顧你的師娘,照顧你的妻子,我的女兒……」

「記住,永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的九陽玄脈,任何人……」

「永別了……」

東方涅滅一陣狂吼!

「轟……」一股烈焰猛地從他體內迸發而出,他的整個身體熊熊燃燒。

「轟……」深深的寒冰洞穴猛地爆炸,藍色的光芒猛地迸現,如同一枚無比巨大的導彈在洞穴中爆炸。

藍色的光芒橫掃洞穴內的一切,晶瑩剔透的寒冰洞穴猛地龜裂。陽頂天耗費了一年製作出來的一萬多隻寒冰台階瞬間爆開碎裂。

「轟……」

東方涅滅徹底灰飛煙滅。

一股無比強大的衝擊力量猛地將陽頂天托起,朝著上空激射而出,直接將陽頂天炸高几千米,不但離開了洞穴,甚至狠狠拋高到距離地面上千米後力道才衰竭,然後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原來深深的寒冰洞穴,徹底炸裂坍塌,地面上無數的積雪如同潮水一般朝著洞穴坍塌處掩埋。

「快走,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很快我的敵人就要來看我了。」

「孩子,永別了,帶著我的理想和意志,在這個世界繼續走下去……」

東方涅滅最後的聲音在陽頂天耳邊回蕩!他徹底引爆了自己的氣海,幫助陽頂天進行了最後1%的洗髓伐脈,然後徹底炸毀了整個寒冰洞穴,同時將陽頂天直接推了出來。

「不要,不要……」一直摔倒雪地上足足好幾分鐘之後,陽頂天才恢復了說話的能力,動彈的能力,拚命地朝坍塌的洞穴爬去。

此時,洞穴已經不復存在了,完全被積雪掩埋。周圍肉眼所見之處,全部是茫茫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