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章:許配愛女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火活活燒死。所以,我不把她許配個你我許配個誰?現在,你答應娶我的女兒,你的師妹了嗎?」東方涅滅道。 陽頂天面孔一紅,然後點了點頭。 「哈哈……」東方涅滅道:「這幾十年來我唯獨今日最高興...

「遺書?」陽頂天一驚道:「師傅,你不和我一起走嗎?」

「稍安勿躁,等我說完。」東方涅滅嚴厲道。

「是1陽頂天眼圈一熱,淚水幾乎要滑落。

「在遺書上我會跟你師娘說,讓你成為陰陽宗的下一屆宗主,讓他傾盡整個陰陽宗的資源去培養你,讓你早日成為宇內高手,可以早日掌管整個陰陽宗。」

「另外在遺書中,我還將我的女兒許配給你,她叫東方冰綾,比你小几個月,和你正好是天作之合。她是我唯一的女兒,也是我最最疼愛的掌上明珠,你是一個好孩子,而且也夠聰明厲害,將她許配給你我非常放心。」東方涅滅笑道。

「可,可是萬一她不答應呢,男女之間要有感情才能在一起的,說不定她已經有心愛的男人了呢?」陽頂天道。

東方涅滅沒有說話,拉過陽頂天的手,讓他無名指靠近那個火焰掛飾。

頓時,兩團火焰猛地從火焰指環位置上冒起,點亮了那個火焰掛飾。火焰掛飾上一個人影漸漸顯露出來,印在寒冰牆壁上。

這是一個女孩的影像,一個只有十歲的女孩。儘管只有十歲,卻已經絕頂美麗到讓人窒息的地步,陽頂天瞬間呼吸一屏,不敢相信還有這麼美麗的女孩,這完全是造物主的藝術品。

「這是十年前的小綾兒,也是你的未婚妻。現在十年過去了,她美麗到何等程度,我也無法想象。你的師娘已經是艷絕人寰的絕色,她比你的師娘還要美麗。」東方涅滅道。

確實,陽頂天一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就是他的女友李碧君,但是這個東方冰綾卻比李碧君還要美麗得多。

「我是她的父親,我是他的天地,她的一切我說了算,從小到大她最聽我的話,我說的任何話他都會聽。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雖然不是九陰之軀,卻也是萬中無一的純陰之軀,和她的母親一樣。一般男人哪裡有福消受,只有你的九陽之軀才是她的絕配。你們兩人結成夫妻,地你們各自的修為也有無盡的好處,陰陽調和,完全可以事半功倍。」

「再過三年,她還找不到一個玄脈足夠強大的男人交合,她就會被體內的陰火活活燒死。所以,我不把她許配個你我許配個誰?現在,你答應娶我的女兒,你的師妹了嗎?」東方涅滅道。

陽頂天面孔一紅,然後點了點頭。

「哈哈……」東方涅滅道:「這幾十年來我唯獨今日最高興,不但找到了一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傳人,還為我的女兒找到終身的依靠,我真是死而無憾了。」

「十年前我就該死了,卻因為不甘護住最後一絲生機期待有奇發生,誰知上天真的垂憐於我,將你陽頂天賜予了我。」

看著東方涅滅老朽的面孔湧現不正常的潮紅,陽頂天不由得不安道:「師傅。」

「過了足足十年弱不經風的日子,我幾乎忘記了當年叱吒風雲的我了。」東方涅滅朝陽頂天道:「好徒弟,在這最後的時刻,師傅讓你看看真正的我,威武霸氣的東方涅滅……」

隨著東方涅滅的最後一手,彷彿一股藍色的火焰猛地從老頭身上燃起。頓時,奇發生了。

東方涅滅乾枯雜亂的頭髮猛地變得烏黑髮亮,飛舞飄揚。他老朽不堪的皮膚,瞬間變得緊繃亮澤。渾濁無神的目光,瞬間變得如同火焰一般灼人亮眼。

瞬間功夫,東方涅滅彷彿年輕了幾十歲,從一個灰敗的垂垂老朽,變成一個蕭疏軒舉風姿絕然的中年美男。甚至身上本來如同乞丐裝一般的袍子,也瞬間變成了錦衣玉袍,上面的火焰花紋,活靈逼人,彷彿要舔衣而出。

這才是東方涅滅本來的面目,霸氣凜然,飄逸不羈。

「我生機太過於微弱,所以這一年來師傅都無法教你一招一式,但是卻可以給你一份更加珍貴的禮物,用我最後的力量為你洗髓伐脈。」東方涅滅雙手猛地一舉,頓時陽頂天身下彷彿有一股熱力猛地將他托起,讓他整個身體漂浮在半空中。

「修行武道,最重要的就是洗脈。我說人體筋脈如同無數江河小溪,腹中氣海如同汪洋,江河小溪的水最後都匯聚奔騰入海。玄氣如水,每一次修習都為氣海和筋脈增添了一份流水。然而如同這個世界上的江河溪水一樣,久而久之就會淤積堵塞,修習進度會越來越慢直到毫無寸進。所以每一次洗髓伐脈都如同疏導通淤,拓寬河道,讓筋脈的氣流暢通,使得氣海與筋脈之間的玄力流動奔騰不起,修習起來事半功倍,一日千里。」

「今日師傅為你洗脈,能洗到幾層便是幾層,看你的造化了。」

說罷,東方涅滅手心猛地湧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猛地注入陽頂天的右腳腳心。

********

「啊,好冷,好熱1陽頂天幾乎尖叫出聲,卻完全發不出一點聲音。

真是奇怪,東方涅滅修習的是純陽玄力,如同熊熊烈火,但是這種力量進入體內后不但極熱,彷彿要將人燒成灰燼。卻同時也是極寒,彷彿要將人凍成粉碎。

「我是純陽之軀,修習的是火。但修習到了極致,陽便是陰,陰便是陽,火焰變成純藍色,到了這個境界,便不分冷熱,既是極寒又是極熱。我足足花了三十九年才練到這個境界,你是九陽玄脈,我相信你最多只需要十幾二十年便可以到達這個境界,到時候你手指上的火焰指環就可以顯形,你就可以公開成為陰陽宗的掌門了。」

東方涅滅一邊說話,無比強大的力量遠遠不斷從陽頂天的腳心注入,沿著陽頂天的血脈一寸一寸地前進,真的就彷彿清洗脈絡一般,每一個神經末梢都沒有放過。

整個過程,真的無比的痛苦的。彷彿在被幾千幾萬度的烈火焚燒,又彷彿被零下一百多度的嚴寒侵襲,這種痛苦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比起這個頂天穿越前的自燃焚身完全是小兒科。

強大的玄力一寸一寸清洗陽頂天的筋脈,一開始每分鐘能清洗一寸,後面越來越慢,越來越慢,而陽頂天的痛苦也在一層一層的加劇,最後全身的皮膚都完全顫抖戰慄。陽頂天的身軀,一半是紅色,一半是藍色,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半個多小時后!

這種非人的痛苦折磨結束了,陽頂天已經完全麻木了,第一次的洗髓伐脈結束,陽頂天漂浮在空中,如同被扔在沙灘上被暴晒的魚一樣,除了拚命呼吸什麼也做不到。但是全身卻又無法言語的舒爽,整個身體上下,流滿了油膩發黑的雜質,這便是堵塞陽頂天筋脈的雜物,被東方涅滅清洗了出來。所以雖然此時陽頂天渾身痛苦到麻木,卻也有一股無法言語的舒爽感,渾身輕飄飄的,筋脈裡面彷彿有一股風在流動一般。

但是,東方涅滅卻彷彿老了十歲一般,本來發黑帶紫的飄逸長發,此時一小半有些灰白。

「真是不敢置信,僅僅四分之一個時辰,便洗了第一層筋脈。和剛才比起來,你洗了第一層筋脈后的修習速度會是之前的三四倍。」

「真的不愧是九陽之軀,太驚人了。僅僅第一層的洗脈速度,也是其他人的幾倍幾十倍,我記得當年我第一次洗脈,足足花了一天一夜。而你第一層洗脈所耗費的玄力,竟然是別人的幾分之一而已,如此資質,太驚人了。」

「我本以為我殘存的玄力只夠給你洗第一層,卻沒有想到洗完第一層僅僅耗費了幾分之一1

「現在我們繼續,我倒,九陽玄脈有多麼的驚人。」

說罷,東方涅滅手掌一頂,又一股更加粗壯強大的玄力猛地鑽進陽頂天的右手心,力量竟然是剛才的四五倍之多。

「洗脈第二層所需要的玄力通常是第一層的數倍,越往上所需要的玄力呈幾何倍數的增加,到了三層以上,依靠別人的玄力洗脈需要幾十幾百倍,所以已經幾乎不可能了,只能依靠自己的玄力進行洗髓伐脈。」

果然,第二層的洗髓伐脈速度比第一層慢了很多,而痛苦程度,確實增加了數倍,到了陽頂天幾乎完全無法忍受的地步。那種火熱酷寒的痛苦,讓他全身的筋脈都暴起,眼球充滿了血絲幾乎要爆出來一般。

「自身武道修為弱小的人,筋脈也比較脆弱,所以根本無法承受洗髓伐脈帶來的痛苦。所以每一次的洗髓伐脈都是一次鬼門關,越到後面危險程度越高,甚至有些時候洗脈失敗退後一層已是僥倖,很多人活活血脈爆裂而死。所以你以後進行洗髓伐脈一定要到了十足的把握方才進行,否則絕對是九死一生。」

陽頂天雖然此時聽得到東方涅滅的話,但是聲音傳到他耳內已經是非常奇怪了,就彷彿是在水中聽人說話了,陽頂天的整個身體機能,已經出現了強烈的暫時性損壞。

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東方涅滅的玄力一毫一毫地前進,徹底清理陽頂天的每一寸血脈筋絡。

足足五個小時后,第二層的洗髓伐脈結束,陽頂天已經如同死去一般漂浮在空中一動不能動。全身上下,裹著一層黑乎乎的東西。體內筋脈,一股強烈的風快速地流動,讓他的整個身軀彷彿隨時要飄起來飛出去一般。

********

PS:受累,投推薦票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