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一章:九陽穿越(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動脈,還有跳動,但已經極其微弱了。 陽頂天上前,用力將老頭扶起,然後解開老頭的衣衫查看他胸前的傷口。 他的右胸肋骨被陽頂天踢斷了,他已經瘦得如同人干一樣,完全是一層皮包著上面的肋骨,所...

冰柱裡面有東西?!

陽頂天一陣興奮,趕緊湊上前去仔細看,還是看不大清楚。整個洞穴內唯獨中央的這根冰是藍色不透明的。此時儘管被陽頂天融化了很大部分,卻依舊不怎麼透明,看不見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陽頂天趕緊上前,伸手環抱住那根冰柱,頓時也忍不住被凍得一陣哆嗦。還真虧得陽頂天的九陽之軀了,真的是如同火爐一般,換成其他人直接就被凍堅硬了。

越到後面越冰,最後已經幾乎完全無法忍受了。

就這麼抱著冰柱幾個小時,每半個小時陽頂天就歇一歇,冰柱一寸一寸地融化進去,越往裡面真的越是冰寒,到最後陽頂天幾乎都有些痛苦難耐。

五個小時后,陽頂天已經在瑟瑟發抖,眼前一陣陣發黑,幾乎要完全昏厥過去。明明知道這樣抱下去就會有生命危險了,但陽頂天性格倔強,不達目的不罷休,硬生生堅持下去。

「裡面竟然是一個人?」陽頂天頓時一陣振奮,冰柱終於被融化得差不多了,變得完全透明。

真是奇怪,竟然會有人被冰封在這千米之下的洞穴內。

這是一個老頭,頭髮和鬍鬚完全發白,亂蓬蓬如同雜草一般。整張面孔完全是褶皺,已經老得看不出年紀。身上的衣服又臟又舊,除了沒有破洞,和乞丐身上的衣服沒什麼區別。露在外面的雙手,又瘦又干如同死樹的枯枝一般。這老頭從頭到尾,甚至每一根發梢都流露出灰敗的氣息。

陽頂天微微有些失望,這個人應該已經死了很久很久了,也被冰封了很久很久了。至於為什麼會被封在這寒冰裡面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做事做到底,儘管裡面的這個人應該已經死了,但陽頂天還是決定將他弄出來。

於是,陽頂天強忍著刺骨的嚴寒,再次抱住這根恐怖酷寒的冰柱,渾身瑟瑟發抖。

這最後的融化真的是對意志的極限考驗,那種冰寒已經完全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終於陽頂天承受不住,眼睛一黑直接要昏厥過去。

「嚓……」與此同時,一陣清脆的碎裂聲,那個老頭身上最後一層冰徹底碎裂,粗大的冰柱徹底消失。

刺骨的冰寒停止了,陽頂天身體漸漸恢復了熱量,只不過暫時無法動彈,陽頂天就這麼靠在那個老頭的身上,鼻子內儘是對方的氣味,雖然不算很臭,但是卻比別的臭味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忽然!眼前這個老頭猛地睜開雙目!讓陽頂天猛地一驚。

這是詐屍了嗎?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緊接著,這個灰敗老頭猛地伸出枯瘦的手掐住陽頂天的脖子,長長的指甲如同刀刃一般刺在他的大動脈上,渾濁的眼球射出冰冷的寒芒,衰老的面孔充滿了憤怒,對著陽頂天吼出了一句話。

聲音如同用刀子刮過牆壁一般刺耳難受。但是,他說的話陽頂天完全聽不懂,根本就是陽頂天從未知道的語言。

見到陽頂天沒有反應,這個老朽非常憤怒生氣,將之前的話再重複了一遍,聽語氣彷彿是在逼問陽頂天。

「我,我根本聽不懂您在說什麼啊?」陽頂天勉力道。

聽到陽頂天回話,老朽非常激動,接連又問了好幾句話,然後將醜陋垂老的面孔逼近,一連串逼問陽頂天,與此同時指甲狠狠刺入陽頂天的脖子。

陽頂天頓時覺得一陣刺痛,鮮血從脖子上流了下來。陽頂天此時力氣耗盡,根本無力動彈。

接著,這個老頭又逼問了一句。

陽頂天苦笑道:「老先生,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啊?」

老頭暴怒,長長的指甲在陽頂天的脖子上猛地一劃,頓時一道深深的血口,皮肉翻開,鮮血洶湧而出。然後又逼問了一句,陽頂天依舊聽不懂。

老頭怒火衝天,兩支手狠狠掐住陽頂天的脖子,用陰冷的口氣最後一次逼問。

雖然聽不懂老頭的話,但是陽頂天也明白老頭說的話大概意思是,假如他再不說的話,對方就要活活掐死他了。

陽頂天頓時一陣苦笑道:「我冒著生命危險救你,卻要被你活活掐死,真是何苦來由。」

老頭也不懂陽頂天再說什麼,但是很顯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頓時臉上露出一道殘忍的冷笑,然後雙手一緊,冰冷的枯手掐住他的脖子越來越緊。

陽頂天漸漸無法呼吸,眼睛漸漸凸出,舌頭伸出了嘴外。連後悔的力氣都沒有了,好不容易救出來這個老頭,卻要被對方活活掐死。

「我可以死,但絕對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窩囊地死。」陽頂天咬著牙,充滿不甘的身體深處不知道從哪裡湧出來的力氣,猛地一腳提出。

「砰……」一腳踢在老頭的胸口。

「嚓……」一陣清晰的折斷聲,彷彿枯枝被踩斷的聲音,老頭的肋骨被踢斷了。陽頂天的力氣其實並不大,但是老頭已經油盡燈枯,骨頭又脆又干,就這麼輕易被踢斷了,而且整個身體也被踢倒了,雙手自然也脫離了陽頂天的脖子,看來掐住陽頂天的脖子已經是老頭最後的力氣了。

陽頂天趕緊雙手雙腳並用,快速地後退,遠遠地脫離這老頭,最後背靠著洞壁,大口大口喘著氣,一邊看著身上的傷口,一邊警惕地用餘光望著這個恐怖的老頭。

身上的幾道傷口已經止血了,不過此時真是火辣辣的疼。不過這個洞穴太小了,想要完全遠離這個瘋狂老頭的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一邊喘息一邊積攢著力氣,一邊盯著那個危險的老頭,只要他敢再次衝上來行兇的話,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

但是那老頭被陽頂天踢倒之後,有可能胸口被踢傷了,從嘴裡吐出兩口黑紅色的血,然後雙手撐著地面想要努力坐起來,但是努力了很多次都失敗了。

好像,好像他全身上下,就只有一雙手能動,其他地方都不能動了,所以怎麼都坐不起來。

努力了許多遍之後依舊失敗,老頭暴怒,發出一陣陣怒吼,雙手拚命捶擊冰面,頓時胸前傷口受創,又吐出幾口黑色的血,雙手捶打冰面也頓時變得血肉模糊。

然後,他放棄了,仰面躺在冰面上開始破口大罵。當然陽頂天聽不懂他在罵什麼,但是聲音裡面充滿了仇恨和悲憤,讓陽頂天都不由得受到了感染。

「這個老頭也很可憐。」陽頂天忍不住湧起一陣同情。

最後,老頭也不罵了,就躺在冰面上一聲不響。胸前的斷骨或許戳入肉裡面,胸前已經高高腫起。一開始老頭還在呼吸,胸口一起一伏,最後彷彿連呼吸也沒有了。

儘管知道這個時候過去很危險,但陽頂天還是沒有忍住,緩緩地走了過去。

遠遠地隔著一段距離,陽頂天輕輕地踢了踢那老頭,對方沒有任何反應。陽頂天有上前一步,摸了摸他的頸部動脈,還有跳動,但已經極其微弱了。

陽頂天上前,用力將老頭扶起,然後解開老頭的衣衫查看他胸前的傷口。

他的右胸肋骨被陽頂天踢斷了,他已經瘦得如同人干一樣,完全是一層皮包著上面的肋骨,所以斷掉的那兩根肋骨都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根尖尖的骨刺刺在了肉里,瘦得只剩一層皮的右胸膛腫起足足有幾寸高,又青又紫,看起來非常可怕。

陽頂天利用粗淺的急救知識幫忙老頭將斷骨勉強正好了位置,整個過程中,因為刺骨的疼痛,老頭身軀顫抖了幾下,卻依舊沒有醒過來。

幸好斷掉的兩根肋骨沒有斷成好幾截,但陽頂天為他調整斷骨還是很辛苦,在這冰天雪地裡面,陽頂天甚至滲出了細汗。

忽然!陽頂天眼前一痛,只見到兩根長長鋒利的指甲頂在自己的眼珠子面前,只要自己稍稍一棟,這兩根鋒利指甲就會刺入自己的眼球,將自己徹底刺瞎。

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老頭竟然醒過來了,見到陽頂天的目光望來,頓時發出一陣殘忍的冷笑。此時的長指甲上還帶著陽頂天的血肉,配上他陰森殘忍的面孔,顯得尤其的恐怖。

陽頂天頓時緊張得屏住呼吸,然後垂下目光,繼續為老頭正骨,彷彿完全不知道對方要戳瞎自己一般。

但是,為他正骨的時候,雙手還是有些顫抖,陽頂天再次長長喘息一口,雙手停止了顫抖,然後認真地調整老頭胸前的斷骨。

他的這種行為沒有獲得任何回報,老頭反而給了一陣充滿嘲諷的冷笑,彷彿在嘲笑陽頂天的虛偽和狡詐。

陽頂天沒有理會,繼續認真救治老頭。

老頭的指甲緩緩用力,鋒利的指甲一點點刺入陽頂天的肉裡面,如同鋒利的刀刃一般一毫米一毫米刺了進去。

刺入脖子的指甲已經進入了近一厘米了,已經刺穿了外層的皮肉,很快就要刺到陽頂天的眼球了。

陽頂天的目光一縮,右手緩緩成拳,下一秒鐘他就猛地一拳將老頭胸前斷骨砸入心臟,徹底讓老頭瞬間斃命!

但是,老頭卻忽然停住了,反而將刺入他皮肉的指甲拔了出來,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任由陽頂天施為。

陽頂天長長呼了一口氣,平靜一下亂跳的心臟,然後繼續救治老頭。

最後,為老頭調整好了斷骨,然後用衣服小心包紮好。儘管這樣做實在太粗糙了,但實在沒有辦法,洞穴裡面連一根木頭都沒有。

做好一切后,陽頂天又退避三舍,退到距離老頭最遠的地方,靠著洞壁坐下。

而這個危險的老頭,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