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二十五章皇者劍墓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該有五名左右,其包括西秦三皇秦梵,至於我天涯閣這次隨行的長老有名,主要是以秦天機長老為主。」 秦天機? 聽著這個熟悉的名字。蘇敗的眸閃過一凜冽的寒意,還真是冤家路窄。「西陀爛柯殿那些人...

皇道境強者劍墓?

蘇敗眼有著錯愕湧現,據他所知末劍域如今最強的存在就是皇道境強者。

「西陀爛柯殿殿主、秋道武宗宗主以及武周皇庭君主的修為也不過是皇道境,而這裡居然會出現皇道境強者的劍墓,怪不得西陀爛柯殿會如此重視。不過這座劍墓出現在晚歌郡,那豈不是意味著荒琊州曾經也出現過皇道境強者。」蘇敗若有所思,繼續問道:「若荒琊州存在皇道境強者的劍墓,為何其他宗門都沒有察覺,而他秦梵卻知曉?」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畢竟這事情是西陀爛柯殿主導,而我天涯閣只是負責搜尋而已。」嶽麓看蘇敗那有所異動的神情,其眼眸閃過一抹凜冽的寒意,低語道:「你若想知曉這座劍墓的所在位置,我倒是可以告訴你。」

聞言,蘇敗卻是忽然一笑道:「西陀爛柯殿如此重視這座劍墓,那麼出現在這座劍墓的強者應該不在少數,你如此積極不就是想讓自投羅網……不過確實,我對這座劍墓極為感興趣,西陀爛柯殿到底有多少強者前往這座劍墓,還有你們天涯閣有多少名長老隨行?」

聽到蘇敗這古井無波的語氣,嶽麓略微有些失望的輕嘆口氣,旋即開口道:「西陀爛柯殿的人數應該有五名左右,其包括西秦三皇秦梵,至於我天涯閣這次隨行的長老有名,主要是以秦天機長老為主。」

秦天機?

聽著這個熟悉的名字。蘇敗的眸閃過一凜冽的寒意,還真是冤家路窄。「西陀爛柯殿那些人的修為如何?」

「你也知道我的修為有限,很難看出那些人的深淺,唯一能夠感應出修為波動的也只有那秦梵,大概是先天四重左右。」嶽麓低語道。

「先天四重?」蘇敗眼瞳微縮,「這名西秦三皇年紀應該才二十歲左右吧。」

「可不是,才二十齣頭修為就已經是先天四重,也難怪西陀爛柯殿會如此重視秦梵,甚至將他當做真傳弟。」嶽麓輕聲道。此時他的話語透出些許羨慕,像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這等勢力,只要你擁有不凡的修鍊天賦,那麼其成就就遠遠超過他們這些宗門的弟,這就是底蘊差距。

「秦天機的修為呢?」蘇敗繼續問道。

「秦天機長老目前的修為是先天五重巔峰,若是他在這座劍墓得到些許機緣,或許就能突破至先天重。」嶽麓有些狐疑的看著蘇敗。看其樣後者好像對秦天機極為感興趣。

「先天五重巔峰?這老狗實力還真不錯,幸虧在劍域之圖受到壓制。我目前若是動用偽四方星宿劍陣的話,要擊殺先天三重的修行者不難,但要是遇上先天五重的修行者就有些不夠看了。」

蘇敗心喃喃道,他知道自己最大的不足之處便是修為,若他如今突破先天境的話。其自身實力就會暴漲數倍,「修鍊這一途終究是沒有途徑,需要日積月累,急不得……」

沉吟片刻,蘇敗繼續問道:「這座劍墓的具體位置在哪裡?」

「晚歌郡西北方位的一座廢城。西荒城……小,你們劍域在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的夾擊下已經日漸式微。覆滅是遲早的事情,我勸你還是儘早離開琅琊宗,另投其他宗門,只要你今日放過我,我可以將你推薦給西陀爛柯殿,以你的天賦肯定能夠受到重視。」嶽麓艱難的抬起開,臉上擠出一抹笑意。

「沒興趣。」蘇敗緩緩的站直身,右手猛然攤開,可怕的氣勁如山洪般洶湧而出,毫不留情的轟向嶽麓,嶽麓眼瞳驟然一凸,胸脯直接凹陷下去。

「恭喜宿主獲得功點值……」系統的聲音在蘇敗腦海響起,蘇敗看著氣息全無的嶽麓,彎下身取下嶽麓手腕處的芥納鐲,看都沒看就扔進自己的芥納鐲,轉身向著林家眾人走去。

整條街道瀰漫著刺鼻的血腥味,這邊的廝殺也接近尾聲。

望著走來的蘇敗,林家眾人眼都是帶著一抹敬畏,紛紛朝兩側退去,為其讓出條道路。

「小兄弟,西秦修行者盡誅,按照你的要求留了這小半條命。」林永爽朗無比的笑道,手提著奄奄一息的秦歌向蘇敗走來。

此時的秦歌雙腿已經被砸斷,那張陰柔的臉龐也是一片慘白,但是雙眸的怨毒卻是絲毫不減,「林永,你就等著我西秦的報復,別以為有琅琊宗在我西秦就不能拿你們怎麼樣。」

「還有你,小,你們琅琊宗也等著覆滅……」

秦歌知道自己今日是必死無疑,因此面對蘇敗沒有任何的畏懼,反而面露猙獰的殺意,都是眼前這可惡的傢伙,如果不是這傢伙出現,今日林家早就成為他們西秦的附屬勢力。

蘇敗漠然的看著秦國,白皙修長的手指直接點落在秦歌的胸脯上,凌厲的劍意凝聚而現,瘋狂的湧進秦歌體內,秦歌面容頓時扭曲起來,凄厲的慘叫聲自嘴咆哮而出。

「我需要秦梵的信息,將你所知道的全部說出來。」蘇敗淡淡道。

比起嶽麓,秦歌的意志更加薄弱,才數息他就已經開始求饒,虛弱道:「對於秦梵殿下,我所知甚少,只是偶然聽西秦君主說過,在十幾年前,秦梵殿下就被西陀爛柯殿的強者所看重帶走……而如今秦梵殿下已經是西陀爛柯殿的真傳弟,隨著西陀爛柯殿的強者重新回到荒琊。在昨日,他就和諸多西陀爛柯殿強者來到晚歌郡,至於去向我倒不是很清楚……」

「十幾年前就被西陀爛柯殿給帶走?」蘇敗輕聲道,西陀爛柯殿作為末劍域的頂級勢力,想要成為其的修行者就需要極為嚴苛的條件,而這秦梵能夠被西陀爛柯殿所看重,足以說明他的不凡,「西陀爛柯殿很少主動親自上門收人為徒,而秦梵只是區區一王朝的皇,那時他應該還未修行,西陀爛柯殿怎麼會將他帶走?」

「西秦君主曾隱晦的提起過,秦梵殿下好像是因為什麼血脈才讓西陀爛柯殿所看重……」

秦歌眼閃現出一抹嫉妒,為何同是西秦皇族,體內留著相同的血脈,他秦梵能夠被西陀爛柯殿強者所看重,而他們卻不行。

「血脈?」

蘇敗眉頭輕皺,他在宣揚涯的修鍊心得看到過,有些帝道境強者能夠將神通道紋烙印在自身鮮血,通過血脈將這種神通傳承下去,「難道這秦梵的血脈有神通道紋,不過西秦可是未曾出現過所謂的帝道境強者,唯一的可能就是出自秦梵的母親那一方,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來為何西陀爛柯殿強者會只看重秦梵一人,而不是整個西秦皇族。」

在秦歌口得到想要的答案,蘇敗也懶得繼續廢話,一指點出,崩碎秦歌的心臟,同時側過沖著林永道:「前輩你可知道西荒城。」

「知道,西荒城在晚歌郡的西北方位,數百年以前西荒城還極為繁榮,後來不知為何全城百餘萬生靈一夜間全部死於非命,漸漸就落沒成為一座廢城……」林永眼露出些許回憶的神色,「我曾到過西荒城,那裡已經成為諸多凶獸的巢穴,小兄弟你莫非是要前往西荒城?」

「嗯。」蘇敗點點頭,皇道境強者的劍墓對誰而言都是難以抗拒的存在,更何況是他……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