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一十九章我殺過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被西陀爛柯殿會在眼中,那也就意味著西陀爛柯殿弟子出現在這裡是另有所圖……」 「西陀爛柯殿。」林瑾萱憔悴的俏容上浮現些許慌張,她在琅琊宗中也曾聽過蘇贏和西陀爛柯殿之間的恩怨,而蘇敗作為蘇贏之子,...

璀璨的劍虹如同彗星般掠過天際,眨眼間便是向著林家所在的方位疾馳而來,林瑾萱嬌軀劇烈的顫抖起來,錯愕的望著這道刺目的劍光,一股久違的氣息波動在她的感應中出現。

這股氣息,是他的氣息。

林逸晨也是猛的抬起頭,沉穩的面龐上露出些許凝重,好似一股恐怖無比的壓迫從這片星空中呼嘯而下,他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握住腰間的長劍,只是在握住長劍的剎那,他竟是發覺這柄長劍居然輕微顫抖著,「這是怎麼回事……」

「瑾萱師姐……」清晰無比的聲音在上空中響起,只見那道如虹的劍光漸漸潰散,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御空而來,有著說不出的飄逸出塵,宛如謫仙臨世一般。

望著上空御空而立的身影,那張熟悉的白皙面容,林瑾萱嬌軀輕顫,神情微怔,旋即兩行喜悅的淚水便是洶泄而下,凝噎道:「我就知道你不會輕易死在那地方……」

「差點死在那裡,不過天無絕人之路還是走了出來,在路途中我遇見書生他們,得知你的情況就趕來了,幸好還能見到你。」蘇敗看著淚眼迷濛的林瑾萱,那張原本就纖弱的俏臉現在看起來更加的憔悴,蘇敗輕聲道:「西秦那些癩蛤蟆倒也敢開口……瑾萱師姐你也不需要太擔心,既然我來了就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

林瑾萱輕輕擦拭著眼角的清淚,美眸直直盯著蘇敗,好似深怕眼前這道身影只是她的幻覺,半響后她才展顏一笑,如曇花般綻放的美麗笑容使得她看起來的格外迷人,凝噎道:「我原本以為再也見不到你……能夠重新見你一面我已經滿足了,至於眼前這件事情,師弟你還是趁早離開這是非之地,要讓那些人得知師弟你倖存的消息,那些人恐怕不會輕易放過你。」

蘇敗很強。這是林瑾萱親眼目睹的,但林瑾萱也知道西秦這次是有備而來,無論是那來自西秦的強者雲燁還是那天涯閣強者,那都是先天境的存在。

先天境,那可是足以讓大多數修行者仰望的存在。

況且林瑾萱比誰都明白,若是蘇敗的蹤跡暴露,那天涯閣和刀劍閣的強者恐怕會蜂擁而至。

蘇敗瞥見林瑾萱微蹙的柳眉,輕笑道:「世界上沒有絕望的處境,只有對處境絕望的人,師姐沒必要對眼前的處境如此絕望。先天境強者固然可怕。但也並非是無敵的存在。」

「這位小兄弟是琅琊宗弟子?」林逸晨望向蘇敗的眼眸中帶著些許凝重。在蘇敗出現時,他便是仔細的打量著蘇敗,然而讓他感到詫異的是,以他天罡八重的修為竟是無法看清這名白衣少年的底細。不過聽到蘇敗稱林瑾萱為師姐,林逸晨大概也能猜出蘇敗的身份,黯然的面容上難得湧出些許狂喜:「天不亡我林家,琅琊宗沒有拋棄我林家,不知道貴宗的強者什麼時候會來?」

「這位是?」蘇敗看向林逸晨,聽到林逸晨這番話,蘇敗內心驀然一嘆,顯然這名中年男子是誤認為琅琊宗已經派出強者來支援,而自己是其中一員。

「這是家父。林家的家主,林逸晨。」林瑾萱掀起一抹苦澀的笑意,蘇敗都能看出林逸晨的心思,而她又豈會看不出。

「原來是伯父,我確實是琅琊宗弟子。在宗內與林瑾萱師妹是舊識,不過我並非是宗內派來的支援者。」

看著林逸晨那興奮的神色,蘇敗沉吟片刻還是老實交待道:「這段時間我在外修行,路遇晚歌郡的時候聽到瑾萱師姐的消息就趕了過來。」

林逸晨臉上的雀躍立即蕩然無存,眉宇間多些無奈,彷彿最後一根稻草也隨之折斷。

「晚歌郡是我琅琊宗的附屬領域,而瑾萱師姐又是我琅琊宗弟子…這件事情我會全權負責到底,伯父現在能否將此事的經過簡單的敘述一下。」蘇敗沉吟片刻道。

聞言,林逸晨驀然輕嘆:「西秦自從成為天涯閣的附屬勢力就開始瘋狂吞併各大郡的勢力,而我晚歌郡作為琅琊宗的附屬勢力,自然是他們的目標,半月前西秦的擴張步伐就已經接近我晚歌郡,甚至對我晚歌郡下最後通牒,要我將瑾萱嫁給西秦,同時林家要成為西秦的附屬勢力。」

「以西秦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他們想要覆滅林家應該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為何他們要如此大動干戈。」

蘇敗皺眉問道,這也是他心中最不解的地方之一,按照林瑾鑰和林涯的說法,他們林家最強者也就是一名先天境修行者,而出現在晚歌郡中的天涯閣弟子眾多,其中更是不乏先天境的存在。

「西秦要的是吞併,而不是覆滅。」林逸晨緩緩道:「他要林家徹底成為西秦的附屬勢力,將林家和西秦的命運綁在一起……西秦的擴張並非是版圖的擴張,同時也要這些勢力的力量掌握在手中,這才是西秦想要的,短短數月的時間,西秦如今擁有先天境強者可是不亞於十餘名,因此這也是西秦為何要讓我將瑾萱嫁給秦歌的原因。」

「或許單單一個林家的力量不算怎麼,但西秦只要吞併諸多像林家這樣的勢力,倒時候西秦手中掌握的先天境強者數目將達到一個極為可怕的存在。」林逸晨苦笑一聲,「而西秦則是用相同的方法向我林家施壓而已,這些時日,晚歌郡中就有些世家選擇與西秦聯姻,成為西秦的附屬勢力,西秦野心可是不校」

「確實不小,莫非這西秦還真想將荒琊各郡縣的勢力都吞併不成。」

蘇敗點點頭,目露沉思,「還有個疑點,西秦向林家施壓讓林逸晨將瑾萱師姐嫁給西秦,其目的是為了吞併林家,這對於西秦而言或許是大事,但對於天涯閣而言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更何況西陀爛柯殿的修行者都出現在這晚歌郡。」

看向林逸晨,蘇敗將這個疑點提出。

「西陀爛柯殿的強者?」林逸晨神情一怔,「你是說西陀殿爛柯殿的強者也出現在晚歌郡,若真如此的話…這件事情確實不簡單,我林家只是晚歌郡的世家,居然能讓西秦出動如此強者。」

看著林逸晨困惑的神情,蘇敗眉頭輕微一皺,他原本以為林逸晨會知道些內幕,現在看來,對方甚至不知道晚歌郡中有西陀爛柯殿弟子出現的事情,「西秦所圖謀的是晚歌郡各大世家的勢力,而這些勢力根本不會被西陀爛柯殿會在眼中,那也就意味著西陀爛柯殿弟子出現在這裡是另有所圖……」

「西陀爛柯殿。」林瑾萱憔悴的俏容上浮現些許慌張,她在琅琊宗中也曾聽過蘇贏和西陀爛柯殿之間的恩怨,而蘇敗作為蘇贏之子,若是西陀爛柯殿也知曉蘇敗的蹤跡,其追殺程度絕非天涯閣和刀劍閣可以比擬的,想到這,林瑾萱沖著蘇敗道:「師弟你現在馬上離開這是非之地,這裡對你而言太危險了。」

林逸晨看著沉思的蘇敗,也是緩緩開口道:「瑾萱說的對,小兄弟能夠不辭萬里風塵僕僕的來晚歌郡,看的出小兄弟是個重情義的人,這份情意我林家心領了。不過這次隨秦歌而來的先天境強者足足有兩名,先不說那名天涯閣強者,就單單西秦先天境強者雲燁就足以橫掃先天境以下的修行者。」

「唉,實不相瞞……今日白天,我林家第一強者林永以先天境一重的修為尚且無法接住雲燁一掌,由此可知雲燁的可怕。」林逸晨語氣顯得十分的無奈,「虎毒尚且不食子,若非如此,我林逸晨豈能向西秦妥協。」

「白天?也就是說西秦那些人今日已經來過林家?」蘇敗問道。

「嗯,不過被我以禮節為由勸退了,明日那秦歌就會前來迎娶瑾萱,到時候也只能委屈瑾妮子了。」林逸晨看向林瑾萱的目光中儘是愧疚,而林瑾萱則是眼眉微垂,有著說不出的黯然。

「西秦雲燁以及天涯歌先天境那人的修為如何?」蘇敗沖著林瑾萱露出安心的笑容,繼續問道。

林逸晨劍眉微皺,他看的出蘇敗還是有些不死心,略微有些遲疑道:「據林永叔的感應,西秦雲燁應該是先天一重巔峰的修為,而那名天涯閣強者應該是先天二重巔峰左右,先天境在武道四境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我雖然看不清楚小兄弟的修為,但我看的出小兄弟的修為應該還沒有突破先天,小兄弟若是要插手此事的話,恐怕會把性命交待在其中,到時我林家也過意不去。」

聞言,蘇敗則是有些沉默,就在林逸暗鬆口氣,以為蘇敗要放棄的時候,只見蘇敗抬起頭沖著林逸晨和林瑾萱笑道:「先天二重巔峰左右的修行者嗎?看似很強,但我殺過……」

我殺過,夜風驀然沉寂下來,清冷的月光中多出些許肅殺……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