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一十八章命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眼間便是化作一道巨大的掌影,向著中年男子拍落,中年男子臉色微變,額頭處冷汗直冒,其身體在這道掌影下竟是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道掌影降臨。 「家主1 林家眾人臉色劇變,在這道巨掌下...

陰冷的輕笑聲回蕩在大殿中,整座大殿的氣氛隨著青年的這句話緊繃起來,青年目光似劍,咄咄逼人的望著端坐在首位的中年男子嘴,嘴角挑起一抹殘忍的笑意:「林家數萬族人的性命都掌握在林逸晨家主手中,他們是死是活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殿下又何必苦苦相逼,在亂世中我林家所求的不過只是香火延續而已。」首位,一名看上去約莫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無奈開口道,他的身體看起來有些單薄,眉宇間卻有著凌厲瀰漫,然而他如今的臉龐顯得十分慘白,將眉宇間的凌厲沖淡不少,顯然有傷在身。

「香火延續?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對於這一點,林家主應該比誰看的都透徹,林家想要在荒琊州立足就要選擇站隊,本殿素來喜歡先禮後兵,林家主莫要辜負本殿的好意,否則的話……」說到這裡,青年偏過頭望向一側閉目養神的老者。

老者一身血袍,滿頭白髮,隱約間有著凜冽劍氣自老者體內溢出,好似察覺到青年投來的目光,老者微閉的雙眸緩緩睜開,望向林家眾人的目光中有著令人遍體生寒的驚芒掠過,而迎上老者這道目光的林家眾人,頓時有著冷汗直流的感覺,「秦歌你今後若是想成為西秦君主,這一點婦人之仁就要撇棄……」

話音未落的剎那,老者緩緩的伸出乾枯的手掌,隨意的向著中年男子。既林逸晨拍去。

可怕無比的先天劍氣以一種驚人無比的速度在中年男子的掌心匯聚著,眨眼間便是化作一道巨大的掌影,向著中年男子拍落,中年男子臉色微變,額頭處冷汗直冒,其身體在這道掌影下竟是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道掌影降臨。

「家主1

林家眾人臉色劇變,在這道巨掌下,他們發現自己的力量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雲燁你是西秦赫赫有名的強者,又何必對一後輩出手。」一道冷喝聲在殿中驀然響起。只見一道乾瘦的蒼老身影在林逸晨面前迅速的出現。他身著白袍,同樣乾枯的手掌微攏,抬拳便是迎上這道恐怖的巨掌。

砰!

可怕的轟鳴聲在殿中響起,其恐怖的力量衝擊也迅速的席捲開來。大殿地面立即崩裂出道道裂痕。兩側的石柱更是折斷。而這名白袍老者的身形直接倒射而出。

「林家第一強者林永,其實力也不過如此而已,我雲燁若真想對你林家後輩出手。你以為你們林家還能安然無恙的存在嗎?」。血袍老者淡淡望著那道倒退的身影,渾濁的眼眸中掠過一抹淡淡的不屑,其身形卻是向著林家眾人走去,可怕的氣息風暴以他的身體為中心,迅速的席捲而出,遍地破碎的瓦磚直接被卷向殿頂。

「永叔1林逸晨見到白袍老者重創,沉穩的臉龐上顯現出些許無奈,旋即迎上血袍老者這恐怖的氣息,林逸晨的眸中顯然有著些許掙扎之色,直到血袍老者即將再次抬手的剎那,林逸晨方才無力的開口道:「罷了,罷了,我林家今日就臣服於西秦,至於這門親事,我林逸晨答應便是……」

林逸晨在說出這句話的剎那,整個人彷彿蒼老了數十年,顯得格外的落寞。

啪!啪!

清脆的掌聲驀然間在殿中響起,青年對著血袍老者點點頭,側過頭沖林逸晨道:「林家主你若是早就應諾此事,林家那些子弟也用不著慘死…幸好林家主在最後還是做出明智的選擇,現在林家主應該讓本殿見見瑾萱小姐,省的本殿這些長輩久等。」

「我林家畢竟是晚歌郡的第一世家,而瑾萱又是林逸晨的長女,我林家若嫁女的話,一些必要的禮節還是不能少的,殿下你若真有心意迎娶瑾萱的話,明日便八抬大轎來我林家迎娶,如何?」林逸晨語氣顯得更加的無奈,他知道將林瑾萱嫁給這秦歌不亞於將她推向火坑。

「林家主現在心中還存在僥倖嗎?試圖拖延一天等待劍域支援者的到來嗎?」。

青年雙眸虛眯,似笑非笑的望著林逸晨道:「林家主應該比誰都清楚如今的局勢,劍域忙著應付秋道武宗和西陀爛柯殿的強者,哪裡有心思理會你們林家這些瑣事,罷了,本殿也並非是不懂禮節的人,不管你是想拖延時間還是真想風風光光操辦這門親事,本殿就給你這個機會,明日本殿就以八抬大轎前來迎娶瑾萱小姐,到時林家主若是爽約,其後果也不用本殿說了……」

空曠的大殿中,青年的聲音清晰的回蕩在林家眾人的耳旁,青年對著血袍老者微微點頭,旋即便帶著一行人轉身離去。

望著那些消失在殿前的身影,整座大殿卻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靜,格外的沉默。

直至半響后,一道嘆息聲方才響起,白袍老者艱難的起身,整個氣息萎靡無比,沖著林逸晨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林逸晨有些沉默,許久后才開口道:「我是瑾萱的父親,但我也是林家家主,永叔你應該比誰都清楚我若是拒絕這門親事的下抄…單單一個雲燁就能夠壓制住永叔你,更何況還有一名天涯閣強者虎視眈眈,他們兩若是同時出手,今日我們林家必然在劫難逃,為了林家萬餘名族人的性命也只能委屈瑾萱這妮子了。」

聞言,白袍老者再次驀然一嘆,抬起頭望著大殿中那高掛的畫卷,只見其上有著數道潦草無比的字體: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看著這些字眼,大多數林家人都是沉默下來……

……

波光粼粼,清冷的月光倒映著乍起的漣漪上,折射出一道清冷的身影。

這道優雅的身影站在湖畔前,輕風拂來,青絲飄揚,頗有種破空而去的脫俗風采,只是如畫的柳眉卻是輕蹙著,眉宇間有著化不開的愁緒。

「現在的荒琊州如同汪洋怒海,誰也不知道能否在其中倖存下來,特別是像我們林家這樣的勢力,無論是琅琊宗還是天涯閣,這些都是我們林家惹不起的存在。」

「而如今,琅琊宗無瑕理會我們林家,西秦又以林家萬餘名族人的性命要挾……」林逸晨嘶啞道,看向這道倩影的眼中多出些許愧疚以及無奈。

林瑾萱聽著林逸晨的話語,她的美眸靜靜的望向遠處那乍起的漣漪,沒有出聲,只是在那清冷的眸子中,有著一抹黯然和絕望,嬌軀也不由自主的輕顫著。

「家族中有很多長輩對你寵愛無比,在我同意這門親事的時候他們就出聲反對,甚至要開長老會議反駁我的選擇,但我最終還是堅持下來。」

林逸晨緩緩的抬起手,他只覺得自己的右臂沉重無比,欲輕輕拍著林瑾萱的肩膀,只是手伸出一半就停落在半空中,「我不是個好父親……甚至有時候我再想,我若不是林家家主那該又多好,那至少不會親手將自己的女兒推向火坑。」

林瑾萱轉過身,看著眼前這道好似老了數十歲的面容,眼眸微垂,語氣同樣顯得無奈:「我明白,其實在我懂事的時候我就明白……我雖然是林家的掌上明珠,但我的命運從來都不掌握自己手中,我會像姑姑她們那樣,為了家族的利益而和其他勢力聯姻,只是我沒想到這一刻會來的這麼快。」

聞言,林逸晨有些沉默,他抬起頭看向這張有些憔悴的臉龐,一時間竟是凝噎,這就是世家女子的悲哀。

「因此,嫁給誰我並不在意……」

林瑾萱慘然笑道,一雙如玉般晶瑩剔透的纖纖細手緩緩探出衣袖,她手掌攤開,美眸凝視著其上的紋路:「我只是感到有些不甘,原來命運並非像這些掌紋一樣始終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它始終像掌紋般不曾改變,原來有時候努力並不是會有所收穫,到頭來只是一場空而已,所以父親,我不怪你,也不怪家族,我只怪自己為何如此懦弱無能,怪自己為何如此卑微……」

「卑微的連選擇都沒有,明日我會嫁給那西秦的殿下。」林瑾萱的玉唇處漸漸多出些許嫣紅,她的銀牙已經咬破朱唇,她的眼神很是不甘,抬起頭望著這片璀璨星空,腦海中隱約間浮現出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這道身影彷彿銘刻於她的腦海中,「命運……真無情。」

就在這時,浩瀚的星空中,一道璀璨如虹的劍光披星斬月而現……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