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一十六章盡數轟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看看先天境和天罡境的差距到底在哪裡?」 「這二者間的鴻溝可不是你區區一身蠻力可以彌補的,玄武撼天迎…」 突然間,黃濤那冰冷的喝聲徒然自玄武虛影中傳出,一點璀璨的光芒驀然間在黃濤的雙手間...

雄渾的先天真氣,自黃濤身後洶湧而出,顯然黃濤已經將先天境的修為催動到極致,他的身體竟是緩緩懸空而立,如同魔神般居高臨下望著蘇敗,他的雙手緩緩相合,一點璀璨的光芒自掌心間迸發而現。

在這片廢墟中,書生和七罪目光皆是震驚不已望著那璀璨的光芒,在那光芒間,隱約間有著一道龐大無比的虛影緩緩而現,赫然是只蛇頭龜身的玄武虛影,這隻玄武虛影踏天而立,可怕的力量波動自其中瘋狂的擴散而出。

而黃濤的身體則是漸漸與這道玄武虛影相重合,渾身上下瀰漫著強悍的威壓。

「玄武撼天迎…看來黃濤長老這次是絲毫不保留了,接下來勝負已定,這玄武撼天印的防禦和攻勢在四品武技中都是極為恐怖的存在,只要黃濤長老一出手,這名琅琊宗弟子會直接被撞成肉泥。」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灰袍青年陰沉的臉龐上難得泛出些許笑意。

「沒想到黃濤長老居然將這玄武撼天印修鍊成功,嘖嘖,四品武技的威勢果然可怕,這名琅琊宗弟子就交給黃濤長老解決,至於那些螻蟻就交給我們。」不少天涯閣弟子目露興奮之色,眼神頗為不善盯著遠處的書生和七罪。

「這就是先天境的力量嗎?四品武技加上先天境的修為,這威勢太可怕了……」書生臉色變得格外的凝重,那自半空中瀰漫而下的威壓使得他呼吸變得急促無比。他知道若是黃濤一開始便是動用全力,自己的下場絕對比現在更慘。

「小子,今日我就讓你看看先天境和天罡境的差距到底在哪裡?」

「這二者間的鴻溝可不是你區區一身蠻力可以彌補的,玄武撼天迎…」

突然間,黃濤那冰冷的喝聲徒然自玄武虛影中傳出,一點璀璨的光芒驀然間在黃濤的雙手間衝天而起,黃濤雙手直接向著下方按落,只見這道踏天而立的玄武虛影,其如擎天柱般的巨腳儼然朝著衝來的蘇敗轟轟踏去。

轟!轟!

在這道龐大的虛影前,整片天地竟是劇烈的抖動著。一股極端可怕的波動自虛影中瘋狂的席捲開來。

蘇敗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虛影。他的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冷笑,他的右手閃電般的呼嘯而出,直指天穹,旋即可怕無比的劍意陡然蘇敗的手指上洶湧而出。伴隨著凝練無比的劍罡。形成一道劍指。然後狠狠的撞上這道玄武虛影,「大荒劍囚指……」

「轟隆顱…」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這片天地間瘋狂掀起,其可怕的能量更是直接自上空洶泄而下。使得原本就破碎不堪的廢墟變得更加狼藉。

黃濤驚疑不定的望著這道鋒芒無鑄的劍指,眼瞳中掠過一抹錯愕,心中無比的震動,他居然在這一指中察覺到一股心悸無比的氣息,那是劍意。

「劍意傳承台太可怕了……才短短半年而已,琅琊宗居然就出現這麼多領悟劍意的弟子,怪不得當初宗主要與琅琊宗來個玉石俱焚,也不願讓琅琊宗得到劍意傳承台。」黃濤目光閃爍,眼中徒然掠過一抹兇狠之色,直接踏著虛空暴沖而出,其玄武虛影如影緊隨,攜帶著滔天可怕的力量,悍然的沖向蘇敗,「小小年紀便領悟劍意,他日若是讓你成長起來那還了得……給老夫去死。」

踏著驚天動地的步伐,黃濤所過之處,其下方的大地赫然承受不住這股威壓徹底崩潰開來,一道將近數丈的溝壑清晰的顯現出來。

「可惜,你若是能夠將這玄武撼天印修鍊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或許還真能讓我有所忌憚,至於眼前這半吊子的武技,不夠1可怕的威壓直接臨身,蘇敗的面龐上卻是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他微垂的右手直接朝著正下方一握,頓時絢麗的劍光衝天而起,黯淡無光的鐵劍拖動著刺目的光芒,直接落在蘇敗手中。

白衣如雪,蘇敗握住鐵劍的剎那,其無盡的鋒芒頓時收斂而起,翩然如仙,他凌空虛踏,握著這柄跡斑斑的鐵劍,如行走於世間的神祗。

「出劍?」望著那道越來越清晰的白衣身影,黃濤眼中湧現的寒意更加凜冽,這小子是想破開自己的玄武撼天印嗎?

痴人做夢。

然而當黃濤目光停落在蘇敗鐵劍上時,一股沒由來的寒意在他心頭泛起,只見那柄鐵劍,剎那間便是璀璨如虹,而蘇敗手中帶著如虹的鐵劍,如同天宇外直墜而下的流星,破開世間一切阻隔。

這一抹驚艷絕世的光華使得整片天地顯得失色,深深的印在眾人的腦海中,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下,那玄武虛影上,一道道裂痕迅速的蔓延而出,在這一劍下,玄武虛影上瀰漫的威壓和力量儘是崩潰,而黃濤的身影則是完全的出現在蘇敗這一劍之下,那張布滿著兇狠的老臉已經被驚恐和駭然所取代,他顯然沒有想到自己全力施展出來的玄武撼天印居然會被蘇敗一劍所擊潰,而如此驚艷的一劍,他還是首次見到。

這世間,竟真存在如此驚艷的一劍,優雅如仙。

劍光照耀十方,蘇敗手中的鐵劍還是洞穿黃濤的頭顱,可怕的劍意縱橫交錯,黃濤的屍體頓時四分五裂,大塊的血肉飛濺開來,這猩紅的鮮血刺痛了灰袍青年等人的眼球。

整片廢墟頃刻間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的面色都被難以置信所取代,特別是那灰袍青年,他臉上的冷笑已經盡數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驚恐,先天境強者居然會敗在天罡境手中。

一劍。

如此驚悚的一幕,直接是讓這些天涯閣弟子背後冷氣直冒,他們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身形瘋狂的朝後暴退而去。

半空中,蘇敗漠然的望著瘋狂逃竄的灰袍青年等人,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鯤鵬風詣然在背後展現,蘇敗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暴掠而出,眨眼間便是出現在灰袍青年的身後,鐵劍揮落。

「嘩嘩1

可怕的劍意直接擊潰灰袍青年周身縈繞的真氣,看似跡斑斑的鐵劍竟是鋒利無比,將這名灰袍青年劍劈成兩半,兩半殘屍倒向兩側,蘇敗踏著血水向前掠去。

「嘩嘩1

揮落的鐵劍直接上揚,正前方的一名天涯閣弟子連慘叫聲都未發出,頭顱飛出去足有十餘米。

血水嘩嘩淌落的聲音響徹不停,蘇敗持著鐵劍如入無人之境,幾乎每次劍刺出的剎那便有血花迸濺,眨眼間的功夫,蘇敗所過之處便是一地屍體。

望著那道如魔神般的背影,七罪和書生兩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震撼,他們沒想到,短短半年的功夫而已,蘇敗的實力居然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領袖如今的實力太強了,他幾乎沒有動用劍陣,特別是那道周天星斗劍陣……」七罪輕聲喃喃道,冰冷的眸子中涌些出狂熱。

「還有劍意……領袖他可是領悟兩道劍意,比起劍域那些趾高氣揚的傢伙,領袖可是把他們甩了幾條街。」燕間重重的點著頭道。

「就算是悲戀歌領袖也絕非領袖的對手,領袖如今是名副其實的天樞閣第一人,咳1書生虛弱道,語氣卻帶著無比的動容。

當最後一名天涯閣弟子死於劍下的時候,蘇敗暴掠而出的身形方才止住,低眸望著淌血的鐵劍,沾染在其上的血竟是以著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消失,彷彿被這柄鐵劍所吞噬,同時鐵劍處的鐵鏽竟是脫落了些許。

「這柄劍還真是夠邪門的,不過好像染血后,其劍刃明顯變得鋒利些……」蘇敗收起鐵劍,轉過沖目瞪口呆的書生和七罪等人笑道:「好了,麻煩解決了,現在可以說正事了。」

楊修搓了搓臉,迫不及待的跑上來,目不轉睛的盯著蘇敗,這才傻笑道:「幸好你還活著,不然西門胖子都要跑去那地方給你挖屍了。」

「僥倖活了下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西秦會突然向晚歌郡林家提親……還有林瑾萱師姐不是在宗門,怎麼回林家了。」蘇敗挑了挑眉,將心中的疑惑問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