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零六章打算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煉自身的雙手,而先天境以下修行者雖然未能做到這一步,但同樣卻能通過天地靈氣帶來的威壓來鍛煉自己的雙手。 這一點是蘇敗所看重的。 蘇敗右手緩緩展開,看著這足以讓大多數女人為之羨慕的修長手...

「諸位的好意我心領了,荒琊五宗的實力今非昔比,我雖想藉助諸位的實力也不願將諸位拖下水,再者經過此次的劍域之圖,我也想清楚……我師尊讓我覆滅五宗之力是為了磨練我,我若是藉助諸位的實力反而白費我師尊的心思。」蘇敗開口婉拒道,同時心中有些惋惜,若是雙翼血龍等凶獸是突破王道境,那麼他非得慫恿這些凶獸去覆滅刀劍閣和天涯閣不成。

金烏若有深意的望著蘇敗一眼,旋即漠然道:「也對,前輩讓你覆滅荒琊五宗,我等若是出手相助反而壞了前輩的打算,不管如何,今日恩情我金烏記住了,他日你若有需要我隨叫隨到。」

「老子也是。」饕餮扯開嗓子吼道,餘音如雷鳴般轟轟響徹於這片天地間。

「諸位如今雖突破道基境,不過我還是想勸諸位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蘇敗輕笑道。

「這個是自然,我等軀體雖然強悍,但也沒有找虐的興趣。」窮奇沉聲道。

「如今諸位都已經失去劍域之圖的壓制,不知現在要何去何從?」蘇敗微微點頭,他知道這些凶獸能夠成為劍域之圖中的主宰,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這其中的利害他們懂得並不比自己少。

「大荒世界遼闊無比,百宗林立,萬朝逐鹿,如此波瀾壯闊的時代豈能少了本皇,本皇打算在大荒世界的每個角落都留下足跡,讓大荒世界的強者屈服於本皇的龍威。」

雙翼血龍雙眸中閃現著興奮的神色,轉過頭沖著蘇敗笑道:「待到本皇突破王道境后,那時就隨你回宗門,到時候咱師尊肯定是不會拒絕一名王道境的徒弟。」

「老子也想走遍這紅塵世界,遊歷大荒。磨練自己趁早突破王道境。」饕餮同樣有些興奮道。

「我也是。」窮奇低語道。

說到這裡,窮奇和饕餮的目光紛紛轉向有辛默的金烏。

在數道目光的注視下,金烏緩緩抬起頭。聲音還是那般漠然:「我要去尋金烏一族。」

「我說老金,尋什麼金烏一族。你我的先輩本就是被族人所拋棄才被那狗屁宗門所囚禁,困於劍域之圖,你如今去尋金烏一族豈不是熱臉去貼冷屁股?」饕餮有些不以為然道。

「這是我金烏一族先輩的遺憾,我作為後輩自然有責任替先輩了卻遺憾。」金烏淡淡道,語氣中卻顯露出毋庸置疑的堅定,旋即對著蘇敗微微拱手,整個身形直接是化作一道流光暴掠至天際。

饕餮砸砸嘴。旋即沖著蘇敗咧嘴笑道:「小子他日若是有需要老子,你就在大荒世界上中放出點風聲,老子肯定出現。」

「我也是。」窮奇向著蘇敗雙全抱拳,旋即饕餮和窮奇兩人同樣起身。御空而去。

蘇敗注視著這三道身影的離去,蘇敗轉過身看向雙翼血龍,雙翼血龍也打算向蘇敗告辭道:「師兄以你如今的實力還不足以覆滅荒琊五宗,不如趁著這段時間和本皇去遊歷大荒,磨練自己。待到你突破至皇道境后,那時再回這荒琊州豈不是輕而易舉就能覆滅這五宗……」

「師弟的好意為兄心領了,不過為兄還要處理些瑣碎事情,暫時脫不開身,離開這荒琊州。」蘇敗婉拒道。

「也罷。各有各的路,那師弟我先去遊歷這大荒……待到他日再來尋師兄,讓你帶我進宗門……」

雙翼血龍爽朗笑道,大手狠狠的拍著蘇敗的肩膀,拍的蘇敗臉色蒼白,體內血氣一陣翻滾。

「師弟你再不住手的話,為兄就要被拍死了。」蘇敗連忙閃到一旁,苦笑道。

「抱歉,一時間忘記控制我體內的力量……」雙翼血龍尷尬一笑,神情卻沒有絲毫抱歉的樣子,甚至有些戀戀不捨的收住手。

媽的,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蘇敗心中惡狠狠道,若非顧忌這貨如今已經突破至道基境,他非得狠狠抽這貨一頓。

接下來,雙翼血龍和蘇敗繼續東扯西扯一番后才戀戀不捨的辭別蘇敗,御空而行,扯著喉嚨高歌著:「大荒的螻蟻們……本皇現世……你們的噩夢即將到來……」

注視著雙翼血龍的離去,蘇敗無奈的揉著眉心,旋即驀然一嘆,雙翼血龍等凶獸匯聚在一起絕對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他最初的想法就是藉助這些凶獸的實力,就算今後自己受到西陀爛柯殿的追殺,也有反抗的餘地,而如今真正了解這荒琊州的局勢后,他倒是不想將這些二貨扯進來,道基境雖可怕,但還不足以影響整個荒琊州的局勢。

轉過身,蘇敗望著那碎成一灘血水的屍體,開始收拾戰利品,這青年是秋道武宗核心弟子,而兩名老者是秋道武宗的外宗長老,其家底肯定頗為豐厚。

而不出蘇敗所料,這三個傢伙的底蘊確實豐厚無比。

「堆積如山的造化丹……數十門二品武技,還有一門四品武技……」蘇敗手握三枚芥納鐲,雙目發光,這三個傢伙的底蘊足以比擬荒琊州中一個宗門的底蘊,「不愧是末劍域最強的宗門之一,其底蘊遠遠不是荒琊州中的宗門可以比擬的,特別是這名叫做白浪的青年,芥納鐲中居然還有五枚翡翠晶果,看來秋道武宗拇遇還真不賴。」

「這道氣息是……」

蘇敗感慨的同時,其目光卻是停落在芥納鐲上,在其上,蘇敗察覺到一絲閃現而過的氣息。

這抹氣息雖然十分的薄弱,但顯然是存在的,而最讓蘇敗在意的是這氣息和那三人身上流轉的功法氣息極為相似,「應該是屬於秋道武宗功法的氣息,難不成秋道武宗在這三枚芥納鐲上留下些印記?聽說那些強大的宗門為了保護宗內弟子,都會將這些弟子身上留下某種印記,以便將他們的行蹤掌握在手中。」

想此,蘇敗將階納鐲中的丹藥和武技統統轉至自己的芥納鐲中,將這三枚芥納鐲隨意扔在一旁。心神微動間,鯤鵬風翼至背後立即舒展開來。

「這道祭壇固然可以運轉,但一旦運轉的話誰知道會不會再次被傳送至劍城中?」

蘇敗俯視中下方那縱橫交錯的溝壑。一座古老的祭壇通體布滿著裂痕,岌岌可危。想到這,蘇敗立即否定運轉這道祭壇的想法,眼角餘光向著四周掃去,這片天地十分的荒蕪蒼涼,一望無際的視野中只有零星般的宮殿,「無論是我先前動手還是雙翼血龍他們突破帶來的動靜都十分巨大,而到現在都沒有其他氣息的存在。顯然這裡是一片人跡罕至的區域。」

揉著眉心,蘇敗隨意找了個方位,雙腳踏在虛無的天地間,整個人暴射而出。眨眼間便消失在天際盡頭。

「先離開這片區域再說,希望這周邊有城池的存在,那時再通過馭獸行前往琅琊宗……」

……

三日後。

遮天蔽日的蒼莽林海中,古老的參天大樹直插雲霄,在其最高的古樹頂端。一道筆直修長的身影站立,目光遠遠眺望著這片不見盡頭的蔥鬱林海,蘇敗略微輕嘆口氣。

整整三日,蘇敗基本都是在趕路,而就在昨日他離開那片荒蕪的區域。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這片蒼莽林海。

蘇敗原本以為很快就能橫跨出這片林海,然而經過這一日的趕路后,他才發現這片蒼莽林海的覆蓋範圍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這裡到底是處於荒琊州中的哪個位置,整整三日連個活人都沒有碰見?」蘇敗輕嘆道,整個身體矯健無比的躍落樹冠,輕若無物般的落在其中舒展開來的樹榦上。

蘇敗橫躺於其上,隨著摘了片樹葉放在嘴裡慢慢輕嚼著,任由那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照射在臉上,使得那張原本就白皙的面容顯得更加溫潤如玉。

「大荒劍囚指。」蘇敗驀然輕聲喃喃道,手腕處的芥納鐲泛起淡淡的光芒,一幅古卷出現在他的手掌心處。

整幅古卷通體呈現如墨的幽暗,透著無盡的殺伐與凌厲。

蘇敗隨意的將整幅古卷攤開,頓時三個潦草無比的古老字體躍進蘇敗的視線中:大荒劍囚指。

這副古卷是蘇敗得自那名青年,也是那些戰利品中最珍貴的武技,唯一的一門四品武技。

在這段趕路的時間內,蘇敗偶爾就拿出這幅古卷,有著系統的相助以及自己的天賦,蘇敗要學習這大荒劍囚指並不難,短短三日他就將這大荒劍囚指修習至初入門徑的地步。

不過蘇敗知道,這大荒劍囚指想要掌握容易,但想要將之修習至登堂入室,甚至爐火純青地步就需要大量的時間。

一如既往,蘇敗將古卷攤開,目光停留在其上,感悟著這大荒劍囚指,順便恢復體內的唯我劍氣。

如今,蘇敗手中掌握著數門可怕的劍技,而又掌握著劍陣,無論是近戰還是遠戰,怡然不懼,按道理他根本不需要將精力放在這大荒劍囚指上面,不過最讓蘇敗在意的並不是這大荒劍囚指的威力,而是修鍊大荒劍囚指的方法,先天境修行者修行這大荒劍囚指,竟是能夠引動天地靈氣然後淬鍊自身的雙手,而先天境以下修行者雖然未能做到這一步,但同樣卻能通過天地靈氣帶來的威壓來鍛煉自己的雙手。

這一點是蘇敗所看重的。

蘇敗右手緩緩展開,看著這足以讓大多數女人為之羨慕的修長手指,蘇敗輕聲喃喃道:「若是修習這大荒劍囚指,我雙手無論是強度還是靈活程度都會有所提高,到時凝印的速度會更快,更精準。」

「不過這大荒劍囚指畢竟是秋道武宗的武技,我如今修習了,若是讓秋道武宗的人知曉又要惹來一大堆麻煩。」

蘇敗眉頭微皺,這些宗門對於自己的傳承都是極為看重,絕不允許自己宗門的武技讓其他宗門弟子學去:「管他呢?只要我不施展這大荒劍囚指,誰會知道我修習過……」

就在這時,蘇敗雙眸頓時一眯,目光難得在古卷上移開,望向前方那片起伏的蒼莽林海,輕笑道:「終於有修行者的氣息波動出現了……」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