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零五章騎虎難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理清思路后,蘇敗方才將注意力放在雙翼血龍和金烏等凶獸身上,龐大的虛影遮天蔽日,磅雄渾的氣息如潮水般在這片天地間肆虐著,只見那可怕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凶獸的軀體灌注而去,在蘇敗的感應中,這些凶獸體...

「李慕辰當初曾言,琅琊宗的實力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蘇敗盯著眼前漸漸化作虛無的風暴,眼中露出些許沉思:「末劍域中二十餘宗門組成劍域,如今劍域的實力恐怕只僅次於西坨爛柯殿以及秋道武宗等勢力,加上劍意傳承台,劍域只要經過數十年的成長,其實力就能和這些宗門並肩齊驅。」

「怪不得西坨爛柯殿和秋道武宗會聯袂而來,特別是西坨爛柯殿和琅琊宗的恩怨,西坨爛柯殿是絕對不會讓琅琊宗成長起來1蘇敗的語氣漸漸變得凝重起來,特別是經歷這次劍域之圖后,他更加懂得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當初我領悟唯寂劍意就引得諸宗強者的追殺,一旦讓西陀爛柯殿得知我領悟兩道超越宗師劍意的存在,西陀爛柯殿絕對不會放任我成長。」

「到時候,西陀爛柯殿會更加不留餘力的派遣強者前來荒琊州,琅琊宗能否庇護的住我?」

蘇敗目光閃動,旋即在心中喃喃自語著:「佛憐眾生,佛不因為一人而捨棄眾生,也不會因為眾生而捨棄一人,佛尚且如此,又何況是琅琊宗……若因為庇護我使得宗門覆滅,楚歌還會庇護我嗎?」

「如今劍域匯聚二十餘宗門的實力,因為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這共同外敵的存在,劍域看似是個整體,但劍域中的其他宗門會允許我的存在嗎?換句話說,劍域會允許琅琊宗未來將出現一名皇道境的存在?」

蘇敗捫心自問,他儘管未親眼目睹劍域是如何創建的,但是根據白浪的隻言片語,他也能猜出個大概:「其一,共同的利益劍域傳承台,其二。平等的地位,這些宗門能夠安然無恙是因為他們的實力不相伯仲,能夠相互制衡。若是一家獨大的話必然會引起其他宗門的人心惶惶。」

「利益,這終究是利益至上的世界。無論琅琊宗還是劍域,二者都是無法成為我依靠的存在,到最後,人還是只能靠自己。」蘇敗雙手緊握間便有著劍氣在指尖蕩漾而現,感受著四肢百骸間的力量,蘇敗卻是輕微一嘆,「實力。若我如今是皇道境的強者,這末劍域中又有誰能夠壓制住我?歸根究底,是我的實力不夠。」

想到這,蘇敗手腕處的芥納鐲泛起淡淡的白光。一份泛黃的引薦信出現在他的手中,蘇敗盯著這份引薦信,這份引薦信是昔日劍盟閣的老者給他的,至於信中的內容他早就看過不下百餘遍。

「第五琉璃……劍盟中最年輕的劍陣宗師……」蘇敗輕聲喃喃道,那老者在這份引薦信是極為推崇這名劍陣宗師。

「劍盟……這或許是我另一條後路。以劍盟在末劍域中超然的地位,他們要庇護一個人應該輕而易舉,只要我展示出足以讓劍盟庇護的資格。」

蘇敗對於自己在劍陣上的天賦極為自信,他在劍盟閣中就曾看的出,以那老者的態度和反應足以表明自己天賦的不凡。否則也不會直接將自己引薦給劍陣宗師。

「我如今的肉身經過鯤鵬心血和帝道境強者精血的淬鍊,雙手的靈活度遠超以往,結印的速度更快……如今應該超越甲級。」

蘇敗將引薦信重新收起來,「以我這天賦潛力足以引起劍盟的重視……是時候做出決定了。」

「在此之前,這所謂的滅域計劃還是要通知楚歌他們,劍域若是覆滅,琅琊宗也會覆滅,到時候那群傢伙也很難逃過這一劫。」琅琊宗對於蘇敗而言還是有些許羈絆的存在,至少他在那裡還有一群趣味相投的傢伙。

理清思路后,蘇敗方才將注意力放在雙翼血龍和金烏等凶獸身上,龐大的虛影遮天蔽日,磅雄渾的氣息如潮水般在這片天地間肆虐著,只見那可怕的天地靈氣瘋狂的向著凶獸的軀體灌注而去,在蘇敗的感應中,這些凶獸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早已超過先天境一重的存在,而這些力量還以一種極端的速度暴漲著。

「厚積薄發,這些凶獸經過百餘年的修鍊……如今突破肯定一鼓作氣,只是不知他們的修為會突破到何種程度……」

蘇敗輕聲喃喃道,這些凶獸得天獨厚,在相同境界下,這些凶獸絕對是無敵的存在,而一旦他們突破至先天,足以橫掃普通先天境,想到這,蘇敗漆黑的眼眸中有著莫名的神色閃現。

在蘇敗的注視下,這片天地間的靈氣風暴越來越恐怖,其覆蓋範圍也迅速的擴大著,同時一股股可怕的壓迫自其中滲透而出。

下方的廢墟如同地震一般,搖搖欲墜的宮殿化作廢墟,一道道深淵般的裂痕在這片大地上迅速的蔓延開來。

蘇敗腳尖輕點,整個人直接御空而行,目光緊緊盯著那數道將雙翼血龍等軀體掩蓋的靈氣風暴,眼中掠出一抹訝然,「這動靜未免顯得太大了……他們這次要直接衝擊先天境巔峰?」

昂!

高亢獸吼聲在靈氣風暴中咆哮而起,使得這道道靈氣風暴幾乎有種沸騰的跡象,然後靈氣風暴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收攏起來。

蘇敗雙眸虛眯,他注意到那四道凶獸虛影也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縮小著,待到這靈氣風暴即將潰散的剎那,那四道身影也越來越清晰,蘇敗眼中露出一抹錯愕:「化形?」

「用得著這麼大驚小怪,本皇如今突破道基境,想要化形都是件輕而易舉的小事而已。」

雙翼血龍爽朗的笑聲在天際處響徹而起,只見一道魁梧無比的身影在靈氣風暴中走出,徒手將這靈氣風暴,一張劍眉星目的俊朗面孔出現在蘇敗的視線中。

「雙翼血龍?」蘇敗看著這道魁梧不像話的身影,體內的唯我劍氣幾乎自動運轉起來,若說雙翼血龍給蘇敗一種強烈的壓迫感,而如今給他就是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道基境,你突破至道基境?」

「老子在劍域之圖中修鍊百餘年,所吞噬的翡翠晶果無數。若非劍域之圖的壓制,老子又豈會待到今天才突破。」饕餮那獨特囂張的聲音在另一方位響起,蘇敗眼角餘光掃去。只見一道邋遢無比的身影緩緩顯現,猩紅的長發雜亂無章的盤旋在他的腰間。那雙猩紅的眼瞳看上去顯得異常的攝人心魂。

「這就是道基境的力量嗎?哈哈,果然爽。」窮奇的聲音同樣響徹而起,只見一道充斥著凶獸猙獰氣息的身影緩緩而現,這道身影蜷縮著,如同雜草般的長發將他的臉龐掩蓋住,只留出一道異常醒目的瞳孔。

「又是道基境。」

蘇敗沒想到這些凶獸都突破至道基境,這前後的實力儼然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轉過身,蘇敗望著最後一道靈氣風暴,其中,一道身影緩緩走出。比起雙翼血龍等凶獸,這道身影顯得十分的普通,弱不禁風的體型加上那張普通到平凡的臉龐,若非蘇敗熟悉金烏的氣息,甚至會懷疑眼前這道身影是不是特殊。

不過這道身影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那雙狹長的鳳眼。彩光流轉。

又是道基境!

蘇敗頓時覺得這片天地間的威壓劇增,甚至連空氣都有些凝固。

金烏凌厲的眸光掃過下方的廢物,側過頭沖著蘇敗沉聲道:「這件事情多謝了。」

「好歹我們也是共同患過難,我豈能袖手旁觀,再者雙翼血龍是我師弟。我這個做師兄不出手的話怎麼也說不過去。」蘇敗輕笑道,他的態度並未因為金烏等人實力的變化而有所改變。

「不管你出手的理由是什麼,這件事情我謹記在心,我金烏欠你一個人情。」金烏淡淡道。

「對,老子也欠你一個人情。」饕餮叫囂道:「他日你小子若是有什麼麻煩事情就找老子,老子幫你解決了。」

窮奇點著頭,他雖然未出言,不過其神色足以表明他的態度。

「說這麼多話還不如來點實際的,我師兄不是說要覆滅荒琊五宗,趁著你我突破至道基境,不如一起聯手殺上荒琊五宗,以你我如今的實力足以覆滅這些宗門。」雙翼血龍咧嘴笑道。

饕餮和窮奇兩人想都沒想,直接吼道:「那還等著什麼,直接殺過去。」

金烏則是望向蘇敗,只要蘇敗點頭,他顯然也會答應這件事情。

看著這些傢伙的眼神,蘇敗不禁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當初就不應該扯出這件事情,只能硬著頭皮道:「諸位,如今局勢不同……不是我小覷諸位的實力……琅琊宗和庄夢閣等諸宗建立劍域,而天涯閣和刀劍閣則是成為西陀爛柯殿的附屬宗門,這些宗門中的強者甚多,甚至不乏有道基境的存在,我等若是貿然闖進去,下場不用想就知道。」

「特別是那劍域,匯聚末劍域二十五宗門的強者,不可小覷。」

「而西陀爛柯殿和秋道武宗強者要覆滅劍域,如今大多數強者都匯聚在刀劍閣和天涯閣中,我們若是找上門就直接撞上槍口。」蘇敗苦口婆心相勸道。

雙翼血龍眼前微亮,興奮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時機,趁著這勢力火拚的時候,我們可以直接在背後偷襲,來個一箭雙鵰,坐收漁翁之利。」

「對,老蟲沒看出來你這體型變畜腦子也靈光了。」饕餮輕嘆道。

「呸,是龍不是蟲。」雙翼血龍怒目相視,旋即得意道:「不過你說的還真沒錯,本皇如今突破道基境,感覺腦子確實變得靈光了。」

靈光你妹!

蘇敗看著得意洋洋的雙翼血龍,一陣無奈,不怕神一般的隊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死貨能不能消停點……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