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四百零三章強勢鎮壓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起陸。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三才劍陣再次被蘇敗施展出來,如今蘇敗的肉身強度和修為都遠超以往,無論是凝聚這道劍陣的速度還是劍陣威力,比起以往更恐怖。 唰!唰!唰! 三道...

「飛蛾撲火,不自量力1

見到蘇敗那迅速放大的身影,青年眼中立即有著戲虐的神色顯現,如同毒蛇般的細窄長劍攪動著方圓數丈內的劍氣,使得無數道劍影向著蘇敗的雙臂暴刺而去,想要直接洞穿蘇敗的雙掌以及雙臂。

劍指璀璨若劍芒,蘇敗的雙指就這般撞上劍影,震耳欲聾的金鐵相交聲在天地間響徹而起,蘇敗那白皙的劍指在承受這些劍影的轟擊時竟是絲毫未損,「我以為秋道武宗的強者還會有多強,原來也只是中看不中用罷了1

可怕的力量自蘇敗的四肢百骸間蕩漾而現,他的雙指閃電般的撕裂這些劍影,然後在青年錯愕的目光中,溫潤如玉的雙指竟是已出現在細窄長劍的劍峰處,點落在其上!

鐺!

低沉的聲音頓時轟隆隆的響起,一道道可怕的劍氣自劍峰處蕩漾而出,在這片天地間掀起道道漣漪,而蘇敗和青年兩人都各自朝後退去,青年望向蘇敗的目光中顯然多出些許驚訝和凝重,在先前他和蘇敗碰撞的剎那,他明顯感覺到蘇敗肉身的恐怖,「古怪,這小子的肉身強度居然不亞於先天境……」

「沒有經過先天靈氣的淬鍊就有如此強度,這小子應該是得到諸多凶獸精血……」

青年心中掠過這道念頭的時候,狂暴的先天真氣猶如風暴般自他體內倒卷而出,青年再次持劍向前邁出一步,冷冷道:「狂妄,我秋道武宗豈是你們這些井底之蛙可以評論的。」

「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秋道武宗弟子和你們這些井底之蛙的差距到底在哪裡,劍意,凝1

刺目的劍光再次刺破天穹,一股凌厲無比的氣息在青年身上洶湧而現,而伴隨著他手中長劍的刺出,便是有著可怕的劍意在這片天地間顯現,短短數息間。只見方圓數十丈內的地域都是籠罩在這道劍意下,劍意縱橫。

「白浪這小子對劍意的掌握程度又加深不少,待到他修為突破至先天二重時,倒時候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就不亞於你我。」眼角的餘光瞥著這一幕,那名面容慈祥的老者輕嘆道,言語間中卻有著些許落寞。

「一代新人換舊人,在我秋道武宗修鍊只要天賦尚可都能領悟劍意,而你我的天賦只是尚可而已,至於白浪這小子的天賦遠遠超過你我,他的實力能超越你我是遲早的事情。」另一名老者也是輕嘆道。陰沉的眸瞳中有著寒意漸漸湧現。停留在蘇敗身上。「荒琊州或許真沒有你我想象的那麼不堪,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都有如此實力。」

「確實不簡單,可惜他遇上白浪。」先前出聲的老者樂呵呵道。

唰!唰!

凌厲的劍意縱橫交錯,蘇敗望著那轟轟而來的劍意。漆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訝然,他腳尖輕點間,其背後的雙翼立即狂振,整個身形在眨眼間的功夫便是朝後暴掠出數丈。

「劍意……秋道武宗確實不凡,隨便一名弟子都領悟了劍意……」

「而在荒琊州中領悟劍意的人屈指可數,也唯獨那些諸宗宗主,這就是差距……」蘇敗心中微嘆,比起秋道武宗這龐然大物,荒琊州確實顯得有些不濟。

望著那道後退的身影。青年嘴角驀然的掀起一抹嘲諷,他的左手儼然也握住劍柄,然後雙手以著一種極為沉重的模樣將這柄長劍再次揮出,「不凡?我秋道武宗的不凡豈是你可以明白的,給我受死吧1

一道刺目的劍虹在這片壓抑的天地間閃現而出。撕裂長空,那可怕的劍意如同實質流水般俯衝而下,狠狠的對著蘇敗籠罩而去,彷彿將這片天地給禁錮祝

頓時,蘇敗所處的這片區域泛起道道漣漪,他抬起頭望著那攜帶無盡劍意而下的一劍,後退的身形隨之止住,垂於衣袖間的雙手卻是徒然變幻起來,只見得在他的周身有著三道炫目的劍影顯現,整片天地間的靈氣在這一剎那有著沸騰的跡象,「憑這如此稚嫩的劍意手段就想將我置身於死地,不夠1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

地發殺機,龍蛇起陸。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三才劍陣再次被蘇敗施展出來,如今蘇敗的肉身強度和修為都遠超以往,無論是凝聚這道劍陣的速度還是劍陣威力,比起以往更恐怖。

唰!唰!唰!

三道劍影攜帶著天地靈氣,化作炫目的劍虹與那道劍光轟然撞在一起,可怕的靈氣風暴在這一剎那橫掃而出,將方圓數十丈內的地域都籠罩在內。

「居然是劍陣?修為雖弱,手段倒是挺多的。」

可怕的劍意撕裂靈氣風暴,青年的身形不徐不疾的退出這道靈氣風暴,目光變幻不定的盯著這道靈氣風暴,臉上有著喜色湧現出來:「不過到最後還是自食其果,無論是這靈氣風暴還是我的劍意,都足以將他的身體轟碎……」

「現在高興未免顯得太早了吧,我說過以你如此稚嫩的劍意手段是無法傷到我絲毫。」

蘇敗漠然的聲音卻在靈氣風暴中響起,緊接著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在這片天地間驀然掀起,一股讓青年感到壓抑無比的氣息頓時在靈氣風暴中滾滾而現,這倒卷的靈氣風暴在這股氣息的衝擊下化作虛無。

「劍意……」

青年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目光直勾勾盯著那道緩緩而現的身影,這氣息絕對是劍意:「你是琅琊宗弟子?也對,琅琊宗六月前曾得到一座劍意傳承台,沒想到才短短六月的時間就有人領悟劍意,怪不得那些長老會如此重視劍域這些事情,若真讓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成長下去,雖然不會撼動我秋道武宗,但也有資格對我秋道武宗造成麻煩。」

青年再次朝前邁出,體內的先天真氣如同火山般噴薄而出,「我白浪在兩年前就已經領悟劍意,對劍意的掌握雖然不到大成的地步,不過無論如何也不是你這個雛鳥而已比擬的……」

尖銳的聲音在天地間化作轟鳴聲回蕩著,只見白浪的雙手晃動時,天地間便有著百餘道炫目的劍光顯現,然後鋪天蓋地的向著蘇敗暴射而去:「百劍噬天1

可怕的劍意在這些劍光上蕩漾著,這每道劍光中都充斥著可怕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得兩名老者劍眉輕皺,軒琊居然把百劍噬天這劍技傳授給白浪這小子,看來軒琊對白浪還真是重視。

在秋道武宗中,誰不知這百劍噬天是軒琊的成名劍技。

「這道劍技不凡,可惜你那稚嫩的劍意手段將這道劍技給糟蹋了。」

蘇敗沖著青年燦爛一笑,以他如今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這道劍技的不凡,可惜眼前這青年沒有將這道劍技的威力真正體現出來。

「就算我只能施展出這道劍技的十分之一威力,就能輕易轟殺你。」聽著蘇敗的話語,青年不怒反笑,這百餘道劍光竟是開始漸漸的收攏起來,將蘇敗的身體困在正中央。

可怕的威壓洶湧而來,凌厲的勁風使得蘇敗的衣訣獵獵作響,蘇敗雙目卻是緩緩閉攏起來,十指也再次舞動起來,然後就在兩名老者訝然錯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劍印以著難以想象的速度在蘇敗的指尖凝聚而出,剎那間,星光瀰漫,一道龐大的玄武虛影在星光中緩緩而現,如同擎天之柱般,給人一種視覺上的震撼。

「八十餘道劍印?這道劍陣是四品劍陣?」看著那化作星光的劍印,兩名老者都是緩緩的張大嘴巴,如同見鬼一般,而當見到玄武虛影的時候,他們本能的察覺到一絲危險,「見鬼,他居然將劍意融入這道劍陣中。」

轟!

兩名老者的聲音尚未發出喉嚨的剎那,蘇敗的雙手儼然相合,平靜的看著那轟轟而來的劍光,任由那劍光轟落在玄武虛影上,這些劍光足以摧山斷岳,但此刻只在玄武虛影上掀起些許漣漪。

「周天星斗玄武劍陣。」蘇敗輕吐道,盤旋於上空的玄武虛影如同沉睡中蘇醒似的,蠻橫的馳騁於這片天地間,百餘道劍光紛紛破碎,無法擋住玄武虛影的鎮壓,然後在青年那駭然的目光中,這道玄武虛影狠狠的轟落在他的身體上,他的面色徒然變得煞白無比,只覺得置身於千軍萬馬中,整個身體彷彿要被撕裂開來,不受控制的向著下方急墜而去,生生的撞上下方的宮殿……

這一幕變化的如此之快,待到兩名老者反應過來的剎那,青年的身體在宮殿上撞出一道凹坑,整道宮殿轟然倒塌,兩名老者當下便是暴掠而出,「白浪這小子絕對不能有事,否則白雲天那傢伙非得將我們生撕了不成,就連軒琊師侄都會對我們有所意見。」

在兩名老者剛剛衝出數丈的剎那,一股可怕的壓迫驀然臨身,只見玄武虛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上空,兩人眼神微變,「一道劍陣想要同時鎮壓住兩名先天境,痴人做夢1

「這兩人應該是先天境三重的修為,也足夠有資格試驗下偽四方星宿劍陣的威力。」

蘇敗靜靜的望著那兩張漸顯猙獰的面孔,他那修長的雙手再次晃動而起,只見道道炫目的劍印在他的指尖再次迅速顯現,伴隨著一道高亢的龍吟聲……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