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九十九章邪門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黑色石碑矗立,匍匐間,這些黑色石碑如同遠古凶獸般,給人一種陰冷無比的感覺,通體更是縈繞著如墨的黑氣。 「莫非是傳承劍碑,如同劍碑樓中那般的存在?」 蘇敗見到這些劍碑,內心砰然加快跳動著...

斑駁的陽光下,氣勢恢宏的通天劍樓如同遠古凶獸般盤踞在這片天地間,若隱若現的光幕卻是閃現著可怕的威壓,使得方圓數百丈內的空氣近乎凝固住,蘇敗的目光卻是直勾勾的盯著這些光幕,一抹錯愕的神情自眉宇間泛開:「唯我劍訣……」

這股熟悉的波動讓蘇敗抬起的腳停落在半空中,旋即便是徑直的向通天劍樓去。

「這傢伙搞什麼?莫非他還想打這座通天劍錄,本皇記得楚歌那些螻蟻費勁渾身解數都無法破開通天劍樓外的封櫻」雙翼血龍低聲提醒道:「小師兄,通天劍樓外的這印可沒有劍碑封印那麼簡單,你若是強行突破的話定當受到封印的反彈……」

「這傢伙做事情怎麼不分輕重緩急,老子大傷元氣才破開這些劍碑封印,他若是不知好歹去觸碰那劍樓封印,把小命交待這裡,老子這數月豈不是白費心思。」饕餮聲音帶著些許急促。

「我知道1

相隔百餘丈,蘇敗卻能清晰的聽到雙翼血龍的低吼聲,隨著前行,他也能感受到這片天地間滲透而出的排斥力,試圖阻止他的前進,特別是蘇敗踏至這片區域的剎那,若隱若現的光幕徒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轟!

一股可怕無比的撕扯力驀然在光幕上洶湧而現,這片天地間的靈氣直接是被這股撕扯力蠻橫無比的撕扯過來,隱約間可見到漣漪在光幕上蕩漾而現。

這片天地間的壓力驟然劇增,蘇敗眉頭微皺,體內的唯我劍訣在此刻竟是不受控制的瘋狂運轉起來,丹田劍海中的劍氣立即如同洪流般洶泄在蘇敗的四肢百海

蘇敗單薄的身影看起來竟是如鋒芒畢露的利劍,然後就在雙翼血龍和饕餮有些急促的眼神中,蘇敗的右手赫然向著光幕按去,「媽的,老蟲你師兄瘋了,這是作死啊1

「老蟲。快阻止你師兄,當初老子試圖想破開那封印,到最後連一道封印都未破開,反而差點交待在那裡。」饕餮憂心忡忡道,他可是不敢想象以蘇敗那薄弱的身板子如何承受住封印的反彈。

雙翼血龍欲哭無淚,巨大的雙翼輕振間,龐大的軀體立即暴射而出。

然就在雙翼血龍掠出劍橋的剎那,他的身體卻是停頓在半空中,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一幕,只見那顯現的光幕如同虛設。蘇敗的右手竟是絲毫未損的探過去。「見鬼了?這怎麼回事?」

道道漣漪在蘇敗的指尖蕩漾而出。蘇敗頓時有種將右手伸進水幕中的感覺。

「這道光幕上流轉的氣息和唯我劍訣修鍊帶來的氣息波動極為相似……」

蘇敗目露沉思,抬起頭望眼前的通天劍樓,凄艷的血光使通天劍樓看起來更加的神秘,「在我運轉起唯我劍訣后。這天地間顯現的壓迫明顯有所緩解……」

蘇敗大袖徒然一揮,雙眼露出果斷,整個身體驀然流轉著森冷的劍光,幾乎眨眼的功夫,蘇敗便是抬步走向這道光幕。

冰冷的觸感自皮膚上泛起,蘇敗身體幾乎不受任何阻礙就走過這道光幕。

「果然如此,只要我運轉起唯我劍訣,這印對我而言就如同虛設。」蘇敗輕聲喃喃道,平靜的眸子中卻是泛起些許狂喜。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向這座通天劍樓。

一道,兩道,三道……六道……十二道……

在走出最後一道光幕的剎那,蘇敗頓時出現在通天劍樓的正前方,一種古老的滄桑從通天劍樓上瀰漫開來。使得這片天地間都有種孤寂的味道。

這座通天劍樓的樣式極為古樸,劍樓大門封閉著,兩側有兩尊巨大的凶獸雕像,驚人的煞氣自其中散發開來,蕩漾開來,讓人倍感壓抑。

盯著這兩座凶獸雕像,蘇敗微微有些動容,身體緊繃著。

嚓!

一道細微的聲響驀然在蘇敗耳旁響起,蘇敗舉目望去,只見那封閉的巨門彷彿被一雙無形的巨手緩緩推開。

僅僅只有一道裂痕,蘇敗卻在這道裂痕后感到陰冷無比的氣息,其內不知存在多少恐怖的殺機。

沉默片刻,蘇敗抬步向著通天劍樓走去,他知道這座劍樓中或許存在著未知的殺機,但都已經走到現在這一步,以他的性子又不甘放棄,在臨近的瞬間,一道極為奇怪的嗚嗚聲驟然在這片天地間響徹而起。

蘇敗眼瞳微縮,直勾勾盯著這道巨門后,那裡,是聲音響起的區域,而在那無盡的黑暗中,他居然看見一道巨大的影子在翻滾涌動。

無盡刺骨的寒意席捲而來,蘇敗當下輕吸口冷氣,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二重唯我劍訣,天罡九重境界,可上通天四樓。」

嘶啞無比的聲音自這道巨大虛影中緩緩響起,而就在這道聲音響起的剎那,這道龐大的虛影如同潮水般退至黑暗中。

蘇敗驚疑不定的望著這一幕,雙手緊攥,步伐邁動,輕輕的走進這座神秘的通天劍樓。

「先前那道虛影到底是什麼,還有那道聲音?」

蘇敗眼前的視線頓時黯淡下來,一股滄桑荒涼的氣息撲面而來,蘇敗抬起頭審視著這座通天劍樓一層,眼中露出些許震撼。

這裡的空間彷彿廣袤得望不見邊際,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其正中央處有著數座黑色石碑矗立,匍匐間,這些黑色石碑如同遠古凶獸般,給人一種陰冷無比的感覺,通體更是縈繞著如墨的黑氣。

「莫非是傳承劍碑,如同劍碑樓中那般的存在?」

蘇敗見到這些劍碑,內心砰然加快跳動著,一向冷靜的他很少會有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他小心翼翼的向黑色石碑走去。

然真正目睹這些石碑的剎那,蘇敗眼中的興奮之色立即蕩然無存,「怎麼回事,這些石碑上怎麼會有如此多的裂痕?」

通體漆黑的石碑上,一道道裂痕猶如蜘蛛網般布滿,其如墨的黑霧自這些裂痕中翻滾而出,蘇敗隱約間可見到這些石碑上都有一道拳印,彷彿就是這道拳印差點將這些石碑崩碎。

而在石碑一側,則是一道蒲團懸空盤旋,其上暗淡無關。

「踏劍蒲可上通天二樓。」

嘶啞的聲音在這片死寂的區域中再次響起,這聲音彷彿就在蘇被的後方響起,只是蘇敗轉過身望去卻是一片空蕩蕩。

眉頭微皺,蘇敗目光在黑色石碑上收回,踏上這道蒲團,一種斗轉星移的暈眩感立即席捲而來,待這種感覺消失時,蘇敗立即抬起頭望去,只見自己又處於一片廣袤無比的空間中。

這裡,同樣有數座黑色石碑矗立於正中央,只是這些石碑卻是折斷的,彷彿被人用一刀給斬斷。

蘇敗將手按落在黑色石碑前,除去那種冰冷的觸感,這些石碑和普通的巨石沒有任何區別。

「踏劍蒲可上通天三樓。」

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道聲音宛若來自九幽深淵般,冰冷刺骨。

蘇敗略微遲疑后,再次登上蒲團。

通天三樓中,依舊有石碑矗立,只是這些石碑卻是分裂成一堆碎石,彷彿是被人一掌給拍碎。

蘇敗繼續前行,通天四樓中,也要黑色石碑,一道道醒目的窟窿在石碑上顯現,如同被長槍給洞穿過。

接連目睹這一幕,蘇敗心中隱約間有個想法,這些石碑是被人強行給毀去的。

看著第四道蒲團,蘇敗再次踏上去,只是剛剛踏上去的剎那,一股恐怖無比的排斥力驀然在蒲團中洶湧而出,將蘇敗的身體強行甩出。

「先天境之下者,無資格登通天五樓。」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回蕩著。

蘇敗眉頭微皺,凌厲的目光掃過這片虛無的天地,輕聲道:「你到底是什麼?」

死寂,整片天地只有蘇敗的聲音回蕩。

「難道是唯我劍宗昔日的強者,不過就算宣揚涯如此強者都已經坐化成一抔黃土……」

蘇敗眼神變化不定,目光轉向近在只咫的蒲團,按照這道聲音的說法,能否登上通天劍樓幾層取決於他的修為,只要修為不符合這道蒲團就不會運轉,甚至會湧現出可怕的排斥力。

「也就是說這道蒲團能夠分辨出我的修為境界,真是夠邪門。」蘇敗喃喃道,其目光中卻是湧現出一道瘋狂的念頭,手腕處的芥納鐲上徒然閃現出光華,瞬息的剎那,一具慘白的骸骨在蘇敗身旁顯現。

蘇敗雙手連忙攙扶住這具骸骨,身子微沉,然後抬著這具骸骨吃力的踏上這道蒲團,這時蒲團上的那股排斥力立即蕩然無存。

「三重唯我劍訣,帝道境七重,可上通天九樓。」

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蘇敗的身形已經出現在通天五樓中。

「帝道境七重,這就是宣揚涯的修為嗎?不過這蒲團還真可怕,僅僅通過宣揚涯的骸骨就能知曉他的修為。」

「通天九樓……」蘇敗目露興奮之色,握著宣揚涯的骸骨,徑直的朝蒲團走去。

通天六樓依舊有黑色石碑矗立,只是這些黑色石碑上同樣有著裂痕蔓延……

通天七樓……通天八樓……

同樣的一幕不斷的出現,待到蘇敗踏上通天九樓后,眼神方才有所變化……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