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九十八章破封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 金烏和窮奇兩人也是忌憚無比的盯著這兩道劍陣,時刻戒備。 而雙翼血龍卻是雙目發光,心中嘀咕著:「待到本皇掌握這兩道劍陣,今後要橫掃饕餮和窮奇這兩貨還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蘇敗輕吐...

荒蕪蒼涼的廢墟中,一道身影安靜的盤坐在斷壁殘垣上,醒目的裂痕如同蜘蛛網般以這道身影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可怕的劍意氣息赫然在這些裂痕上湧現而出。

斑駁的陽光自天際處灑落,落在這道身影上,這名少年著白衣,黑髮披散在雙肩,他的面容白皙的有些邪俊,彷彿察覺到陽光的輕拂,少年的嘴角微微抿出好看的弧度,這使得他稜角分明的臉龐顯得柔和起來,頗有幾分溫爾儒雅的韻味。

而此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自這白衣少年體內擴散而出,瀰漫在這片區域。

劍碑前,雙翼血龍和金烏等凶獸皆是悄悄睜開雙眸,他們望著少年周身蕩漾而出的氣息,猩紅的眼瞳中都是露出些許凝重和忌憚,特別是雙翼血龍忍不住的出聲嘀咕道:「奶奶的,這傢伙倒是不留餘地的讓我們充當苦工,而他倒好在一旁修鍊,這兩月多的時間不僅掌握那太陰劍陣,還掌握本皇的青龍劍陣。」

「太陰劍陣……青龍劍陣……」

饕餮和窮奇兩凶獸眼中都是掠過一抹忌憚的神色,饕餮側過頭,猩紅的雙瞳正直勾勾的盯著雙翼血龍道:「老蟲,以你如今的實力能否壓制住這小子?」

「壓制個屁,本皇兩月前都無法壓制住他,更何況是如今,本皇敢保證,他這次若能夠突破瓶頸踏入天罡九重,就算你和窮奇聯手也無法壓制住他。」

雙翼血龍語氣帶著濃濃的忌憚,其眼角的餘光卻是掃過正中央的劍碑,輕聲道:「加把勁,最後這座劍碑封印馬上就會被破解。」

轟!

一股股恐怖無比的力量自雙翼血龍體內洶湧而出,灌注至劍碑中,而饕餮和窮奇也紛紛轉過身,將注意力集中在中央這座劍碑上,特別是瞧見那滿滿的血槽,眼中都是掠出一抹狂喜。「五座劍碑封印破解在即,一旦封印破解,那就意味著我等脫困的日子即將到來。」

轟!

又是數股強悍無比的力量在天穹中幻化而現,旋即便是如同倒卷的瀚海般洶湧而下,中央劍碑通體瀰漫著凄艷的紅光,倒映在蘇敗的面容上,使得蘇敗看起來更加的邪魅。

這數股力量波動絲毫沒有影響到蘇敗的修鍊,蘇敗的心境心如止水,唯我劍訣瘋狂的運轉著,使得體內那股恐怖的能量迅速的轉化為唯我劍氣。然後瘋狂的灌注至丹田氣海中。

這股恐怖能是來自凶獸精血。而這凶獸精血自然是從雙翼血龍身上忽悠來的。蘇敗那為數不多的功點值在苦修前幾日就已經耗光,而他又將主要精力放在劍神一笑和劍陣的修鍊,對於自身修為的修鍊只能按部就班,不能藉助功點值。

隨著越來越多劍氣的灌注。蘇敗身體表面流轉著淡淡的寒光,白皙的面容溫潤如玉,半響后,蘇敗的雙眸猛的睜開,凌厲可怕的劍意暴射而出,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自他體內擴散而出。

「恭喜宿主修為突破至天罡九重。」

冰冷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響起,蘇敗感受著四肢百骸中洶湧澎湃的力量,單薄的嘴唇微抿出一抹燦爛的笑意,雙手卻是迅速的攤開。這是一雙足以讓女人都為之嫉妒的手,白皙修長。

玄奧的劍印在蘇敗的指尖迅速的顯現,蘇敗雙手夢幻變化著,一片璀璨的星光如風暴般沿著四面八方,閃電般的席捲而出。

蘇敗腳下的斷壁殘上徒然有著一道細微的裂痕浮現。隨著這片星光越來越璀璨,這裂痕迅速的擴大,然後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遍布整片殘,待到銀月虛影在星光中浮現的剎那,方圓數十丈內的巨石直接化成粉碎,無數碎石暴射而起。

御空而立,蘇敗輕聲喃喃道:「這就是天罡九重的力量嗎?也不枉我浪費如此眾多的凶獸精血,這種力量足足是天罡八重的數倍。」

微攤的雙手迅速的聚攏,蘇敗心中不禁有種天地都在手掌中的感覺,特別是看到周身蕩漾而現的太陰劍陣,這種感覺越發強烈,旋即他劍印微變,這片星光立即崩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更加滄桑荒涼的星光,一道龐大的青龍虛影緩緩而現,天地靈氣立即瘋狂的灌注而去,使得這片天地掀起可怕的靈氣風暴,而這道青龍虛影正盤旋在靈氣風暴正上方。

「可惜,四方星宿我如今已經掌握青龍劍陣和玄武劍陣,若是我得到其餘兩星宿劍陣,那就能組成周天星斗四方星宿劍陣。」蘇敗輕聲喃喃道,他的左手驀然再次結出玄奧的劍印,半響間便又有一道龐大的虛影在星光中緩緩顯現,蛇首龜身,玄武虛影!

青龍虛影和玄武虛影分別盤踞東方和北方,蘇敗目光掠過空蕩蕩的西方和南方,「將青龍劍陣和玄武劍陣組合起來,最多只算是偽四方星宿劍陣,不過就算是偽四方星宿劍陣,展現出來的力量還是前者的數倍。」

「小子你若是不撤去這狗屁劍陣,老子就不能集中精力破解這道劍碑封櫻」饕餮感受著後方那涌動的力量,頭皮略微有些發麻,其內涌動的力量讓他龐大的軀體微微輕晃著。

金烏和窮奇兩人也是忌憚無比的盯著這兩道劍陣,時刻戒備。

而雙翼血龍卻是雙目發光,心中嘀咕著:「待到本皇掌握這兩道劍陣,今後要橫掃饕餮和窮奇這兩貨還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蘇敗輕吐口氣,雙手緩緩相合,這兩道劍陣立即潰散開來,一襲白衣不徐不疾的從靈氣風暴中走出,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中央劍碑前,看到那即將滿格的血槽,蘇敗雙手毫不猶豫的向劍碑上按去。

心神微凝間,蘇敗體內涌動的劍氣立即瘋狂的洶湧而出,灌注至這座劍碑中。

而隨著這股能量的灌注,頓時,整座劍碑便是顫抖起來,一道道凄艷的血光,在蘇敗驚喜的目光中迅速的擴散開來,最後波及相連同的劍橋。

嘩!嘩!嘩!

平靜的血海中頓時掀起可怕的血浪。血浪衝擊著整座劍橋,使得整座劍橋看起來猩紅無比,而劍橋上瀰漫的威壓也隨之潰散,揮之一空。

看到這一幕變化,雙翼血龍也是暗鬆口氣,輕吐道:「幸不辱命,再過兩日便是黃泉之日,幸好五座劍碑封印盡數解開,你現在只要通過其中一座劍橋就能夠通向那座祭壇,小螻蟻。哦不對。師兄。你出劍域之圖后可要立即通知師尊他們來破開這座鬼地方……」

饕餮和窮奇以及金烏也是望向蘇敗,眼中有著迫不及待的神色,他們費盡渾身解數破開劍碑封印,為的就離開劍域之圖。

蘇敗點點頭。認真道:「諸位助我離開劍域之圖,我蘇敗又豈是忘恩負義之輩,待我離去后就會聯繫我師尊,就算我師尊未能破開這劍域之圖,還有我師伯,我師伯如今應該已經突破至超凡入聖的境界。」

聽到蘇敗的保證,饕餮和窮奇都是咧嘴輕笑起來,只是配合著他們那猙獰的面孔,這笑起來倒是顯得有些滲人。

蘇敗心中卻暗自叫苦。媽的,我若真是有帝道境強者師尊還好,如今我倒要去哪裡給他們找帝道境強者破開這劍域之圖……

看著饕餮和窮奇那狂喜的神色,蘇敗難得出現些許愧疚,特別是雙翼血龍那貨一臉獻媚的向自己囑咐別忘記告知師尊他是記名弟子。蘇敗心中略微輕嘆,雖然他和雙翼血龍之間互相利用的成分居多,不過經過數月的相處,他倒是覺得這些凶獸也不如以往那般可怕,最起碼這些凶獸沒有太跡他們就算要吃人也會形怒於色,而有些人表面看起來笑臉相迎,但是吃起人完全不吐骨頭。

轉身,蘇敗向著雙翼血龍和金烏拱拱手,旋即身體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暴射而出。

劍橋的盡頭處,通天劍樓安靜的矗立於血海中,就算在陽光的襯托下,這座通天劍樓看起來還是如同凶獸一般,散發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

同時,數道可怕的威壓在通天劍樓四側蕩漾。

蘇敗踏入這片地域的時候立即瞧見,數道虛浮的光幕在通天劍龍四側顯現,如同天塹般將通天劍樓隔離開來。

而在這些光幕前,有一座古老的祭壇,祭壇通體呈現出凄艷的猩紅。

「應該就是這座祭壇,通往劍城的劍陣。」蘇敗喃喃道,目光卻是停頓在通天劍樓上,他清楚的記得諸宗強者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座通天劍樓。

目光微轉,蘇敗並未徑直的走向祭壇,而是打量著通天劍樓四周,他注意到這片將要腐朽的地面上赫然有著五座破碎的石台,「石台?」

揉著額頭,蘇敗微閉著雙眸,回憶昔日唯我劍宗覆滅的那一幕,他依稀記得當時通天劍樓周圍還有數座破碎不堪的小劍樓,當時他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通天劍樓上,並沒有太多關注,而現在回想起來,他身體輕微一震:「是劍碑樓,琅琊宗中的劍碑樓,看來琅琊宗的劍碑樓就是來自此處,其餘四座劍碑樓應該是被其他宗門所得到,從而形成如今的荒琊五宗。」

盯著這些光幕,蘇敗眉頭微皺,五宗強者如此重視這座通天劍樓,傻子都能想出通天劍樓的價值,但五宗強者未能得到這座劍樓,恐怕就是因為這些光幕。

微搖著頭,蘇敗對於這座劍樓有些想法,但他也知道,五宗強者都束手無策,他又能做出什麼,不過就在蘇敗打算轉身走向祭壇的時候,他的眉頭卻是輕微一挑,困惑的望向這些光幕。

「唯我劍訣……」

先前一剎那,蘇敗明顯注意這些光幕上泛起的波動和唯我劍訣的氣息波動極為相似……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