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九十四章新勢力劍域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道劍意,聽到這句話,無論是雙翼血龍還是金烏,獸瞳皆是一縮。 「不過諸位也知道我如今的修為不過是天罡八重,我若想要以一己之力覆滅五宗還需要無比漫長的時間,而諸位和荒琊五宗有仇,自然就動了心思藉助...

「這螻蟻可是關係到我等能否離開這鬼地方,吃不得……」

雙翼血龍深怕這些貨突然開口將蘇敗吞入腹中,龐大的軀體立即向著下方俯衝而去,擋在蘇敗的身前道:「只要出這鬼地方,大荒世界中有無數螻蟻等待著我等去品嘗,嘎嘎1

「離開這鬼地方?老蟲你現在還存在這種幻想,除非你找到壓制那股神秘力量的方法。」金烏自始至終都很漠然,通體瀰漫著森然恐怖的氣息,居高臨下俯視著蘇敗,氣息懾人。

蘇敗神色平靜的注視著這四道龐然大物,單薄的身體內赫然蕩漾出可怕的劍意,蘇敗轉過頭背對著雙翼血龍道:「這其中的細節就由你告訴他們,我想你都無法抗拒這種合作,想必他們也不會抗拒這種合作。」

話落,蘇敗已經將注意力集中在劍碑封印上,但雙手間赫然有著劍印凝聚而出,顯然是時刻戒備雙翼血龍這些凶獸,可怕的氣息波動使得饕餮和窮奇眼神微變,「劍意?」

「這螻蟻可是領悟兩道劍意,他雖然看起來弱不禁風,其修為更是薄弱的可憐,但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可是不亞於你我,因此本皇還是勸你們少打他的注意,況且我們能否出這劍域之圖還要看他……」雙翼血龍雖然不爽蘇敗讓自己當說客,但還是耐著性子向饕餮和窮奇以及金烏解釋,當他提到蘇敗有一名帝道境強者的師尊時,這些凶獸望向蘇敗的眼神都有些變化。

蘇敗半閉著雙眸,他的臉色雖然十分平靜,但是他的內心卻處於緊繃的狀態,如果只有雙翼血龍的話,他或許還有實力與之抗衡,而如今加上這些凶獸,一旦這些凶獸想對付他,他必死無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些畜生看出其破綻,否則以這些畜生的性子非得將我碎屍萬段。」

「他的師尊真的是帝道境強者?」饕餮驚疑不定道,青色獸瞳中殘留著些許難以置信,古怪無比的盯著蘇敗的背影,顯然對於所謂的帝道境十分的忌憚。

「帝道境又如何,只要本尊能夠離開這劍域之圖,失去那股力量的鎮壓,本尊今後也能成為帝道境強者。」金烏在高空中冷酷的說道。

雙翼血龍見後者皆是一副驚疑不定的神色,彷彿自身的權威受到挑戰,冷哼一聲對蘇敗道:「小螻蟻將你師尊的髮絲拿出來,讓這些鄉巴佬瞧瞧帝道境強者的可怕。」

睜開雙眼,蘇敗直接取出玄揚涯的髮絲,銀色如雪,磅無比的氣息自其上瀰漫,待到這髮絲落在地面的剎那,天地輕震,一道不見底的溝壑在蘇敗的腳下蔓延而出,可怕的劍意氣息在溝壑的兩側滲透而出。

見到這一幕,饕餮和窮奇獸瞳皆是一縮,而金烏卻是搖頭漠然道:「這根髮絲上蘊含的威壓確實恐怖,或許它是帝道境強者的髮絲,但卻不能足夠證明這根髮絲就是他師尊的髮絲。」

「對,倘若這根帝道境強者的髮絲是他有幸得到的,他根本沒有帝道境的師尊,老子豈不是被他誆騙了。」饕餮那青色人面上閃現著猙獰的笑意,雙眸似電,冷冷盯著蘇敗的背影,試圖在蘇敗身上看到破綻,但蘇敗的背影巍然如岳,紋絲未動。

「也只有老蟲你這蠢貨才會輕而易舉上他的當,他隨便胡扯出個師尊,然後誆騙我等幫他離開劍域之圖。」窮奇也是冷笑道。

冰冷無比的殺機在饕餮和窮奇體內滲透而出,森然恐怖的氣息如同山嶽般向著蘇敗籠罩而去。

雙翼血龍軀體微震,奶奶的,饕餮和窮奇這兩傢伙的話說的還真有道理,本皇該不會是被小螻蟻給忽悠了?

金烏雖未言語,然凌厲的目光也是停頓在蘇敗的背影上。

現場的氣氛隨著饕餮和窮奇的一番話變得緊繃起來,死寂的可怕,而就在此時,蘇敗的聲音響起:「蠢貨1

這一聲蠢貨讓饕餮和窮奇面孔猙獰,張牙舞爪。

蘇敗緩緩的轉過身,他身後的雙翼舒展開來,御空而立,如神祇般的俯視著饕餮和窮奇,旋即平視金烏,白皙的右手緩緩抬起。

嗡!

清脆悠揚的劍吟聲驀然在這片天地間響起,兩股可怕無比的劍意至蘇敗的指尖噴薄而出,彷彿頃刻間就能夠撕裂這片天地。

厚重的雲層以及熊熊燃燒的火海立即潰散,兩道醒目的劍痕自其中緩緩顯現。

萬木齊顫,群山萬壑間搖曳的枯葉齊刷刷的向著天際衝去,其尖銳的樹葉尾部都是指向蘇敗,如若朝拜蘇敗一般。

見到這幕天地異象,饕餮和窮奇皆是露出古怪的神情。

「萬劍朝宗之象,宗師劍意。」金烏輕吐道,他那凌厲的眸瞳中難得出現些許凝重。

「凡是領悟劍意能引起萬劍朝宗之象者,註定今後可成皇道境強者,而我卻領悟兩道這樣的劍意,諸位應該知曉這意味著什麼。」蘇敗淡淡道,其語氣刻意的流露出驕傲和自豪,「哼,這世間就算是皇道境強者也很難教出一名領悟宗師劍意的弟子。而我如今還是未及弱冠之齡,你們覺得我師尊若非帝道境強者,我會有如今的成就?」

雙翼血龍很是贊同的點著頭,道:「對,況且這螻蟻還掌握著可怕無比的劍陣,他師尊的實力肯定不簡單,必然不亞於帝道境。」

雙翼血龍這番話不亞於補刀,饕餮和窮奇對視一眼,顯然是有些相信蘇敗,旋即望向金烏。

金烏半閉著雙眸,半響后其刺骨冰冷的聲音方才在天際處響起:「這一點或許可以證明爾有帝道境強者的師尊,但是你如何保證本尊助爾離去后,爾會允諾約定讓你師尊破開劍域之圖?」

「因為我和諸位有著共同的敵人,荒琊五宗,不知這個理由可足夠?」提起荒琊五宗的時候,蘇敗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的笑意,目光轉向雙翼血龍。

雙翼血龍就將蘇敗和荒琊五宗強者間的恩怨複述一遍,特別提到他親眼見到蘇敗受到五宗強者的追殺。

「你師尊若為帝道境強者,想要除去荒琊五宗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又何必藉助於本尊等人?」金烏眸瞳中閃過一抹懷疑,周圍熊熊燃燒的火焰紛紛向他的軀體聚攏而去,道道熱浪自天際處橫掃開來。

蘇敗臉不紅氣不喘道:「區區的荒琊五宗用得著我師尊出手?實不相瞞,這荒琊五宗是我師尊用來考驗我的實力,師尊曾言若我不藉助宗門的力量覆滅荒琊五宗,今後就會助我領悟第三道宗師劍意。」

領悟第三道劍意,聽到這句話,無論是雙翼血龍還是金烏,獸瞳皆是一縮。

「不過諸位也知道我如今的修為不過是天罡八重,我若想要以一己之力覆滅五宗還需要無比漫長的時間,而諸位和荒琊五宗有仇,自然就動了心思藉助諸位的力量。」蘇敗神色有些猶豫,彷彿不願意將自己的心思托盤而出,最後蘇敗還不忘反問一句:「況且,諸位如今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不是嗎?想要離開這裡,就得需要我師尊的相助。」

聞言,金烏和饕餮紛紛都沉默下來。

蘇敗也不急於一時,任由金烏等人做決定,背後的雙翼再次化作虛無,蘇敗繼續打量著眼前五座劍碑,同時隨口嘀咕道:「俗話說的好,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在如此浩瀚的時代中卻只能偏居一隅不得不說是種遺憾,可惜諸位的實力,明明能夠在大荒百域中聲名鵲起,甚至叱吒風雲,而如今只能在這座無人問津的劍域之圖中死去,直至腐朽,可悲。」

蘇敗看似在喃喃自語,但是他的聲音卻是清晰的傳入金烏和雙翼血龍的耳中。

「奶奶的,這小子說的對,本皇這種驚艷絕倫的強者註定是要流芳百世,受萬靈膜拜,豈能在這鬼地方腐朽。」雙翼血龍頗為不甘道。

「嘎嘎,只要出劍域之圖,老子就能夠天天啃那些新鮮的人肉。」饕餮也有些意動,雙目卻是猙獰無比的盯著蘇敗道:「不過你若是敢欺瞞老子,老子今後若是有機會脫困非得滿大荒追殺你。」

金烏和窮奇兩獸緘默不語,不過顯然是默認這件事情。

轉身,蘇敗看到這四獸表態,臉上也是難得露出燦爛的笑容:「像我如此驕傲的人是恥於誆騙失信他人,就像雙翼血龍你這樣的皇者會不羞不臊去誆騙他人嗎?你不會,我同樣不會,因為我們同樣的高傲。」

蘇敗這番話簡直說到雙翼血龍心坎上,雙翼血龍望向蘇敗,舉得這螻蟻看起來也挺順眼的,「像本皇如此高傲的皇者是不屑於誆騙他人,你小子能夠領悟宗師劍意說明也是心高氣傲之輩,你們三個也沒必要遲疑,這傢伙若是想藉助我等的力量就會助我等離開這鬼地方。」

看著雙翼血龍對其他凶獸苦苦相勸,蘇敗嘴角只是噙著淡淡的笑意。

待到一番考慮后,金烏,饕餮以及窮奇也紛紛應諾相助蘇敗破開這些封印,一股股可怕的力量在這片天地間洶湧而出,灌注至劍碑中。

蘇敗走向正中央的劍碑,看著一側的雙翼血龍,暗自感慨:不怕神一樣的隊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句話至理名言果然沒錯。

而此時,荒琊州正掀起無盡的腥風血雨,同時一件足以震驚整個末劍域的事情在琅琊宗宗主楚歌口中傳出:荒琊州琅琊宗,荒琊州庄夢閣,荒琊州百尺宗,滄瀾州血矛……巨闕州劍罰……太微州血獄……等諸多勢力結成同盟,建立新的勢力組織,劍域。

一時間,劍域之名傳遍整個末劍域……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