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八十六章狂殺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聲音變得斷斷續續:「給個……痛快……」 「本來就是個可憐人,你們都讓他如此不痛快這些年,你反而倒是想要痛快了……」蘇敗喃喃自語道,他的聲音很低沉,直接將這塊腐爛的腌肉塞進劉子昂的口中,同時右手...

? 「劍陣,他什麼時候開始凝聚劍印,為什麼我都沒察覺到?」劉子昂臉上陰沉的神色早已蕩然無存,此刻的他顯得有些慌亂,當他注意到蘇敗左手處緩緩而現的劍印時,一抹駭然爬上的他心頭。

可怕的劍意蕩漾而現,幽暗的劍印竟是化作三道明暗變化不定的劍影,其上散發出的狂暴波動使得姬月和韓躍等人眼瞳微縮。

「交出你的狗命下去陪你那廢物兒子。」

修長的手指翩然而動,蘇敗的目光凜冽如刀,那完全凝聚而出的劍影頓時呼嘯而出,狂暴無匹的靈力瘋狂的灌注至三道劍影中,使得一場靈氣風暴驀然間瘋狂的響起,尖銳的破風聲轟轟回蕩著。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1

唰!唰!唰!

整個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三道璀璨如虹的劍影,攜帶著可怕的靈氣風暴向劉子昂籠罩而去,劉子昂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端的難看,他發現方圓數十丈內的天地都被一股冷冽的氣息瀰漫著,同時這片區域的天地靈氣彷彿凝固起來,化作一道枷鎖將他的身體死死的束縛祝

「當初你周天星斗玄武劍陣尚且無法壓制住我,區區三才劍陣就想壓制住我,給我破1

劉子昂畢竟是先天境強者,在知道自己避不開這道劍陣的剎那,他的眼中頓時有著狠戾之色閃過,體內涌動的氣息赫然暴漲。他原本血肉古盪的雙手再次凹陷下去,乾枯的雙手閃電般的湧現出可怕的先天劍氣,眨眼間的功夫便是有著五道龐大的劍影在劉子昂的身前顯現而出。

「大五嶽劍指1

五道巨大的劍影迅速的凝聚在一起,如同五座龐大的劍峰橫於劉子昂身前。

「又是點燃所謂的真火嗎?」

蘇敗漠然的望著這五道劍影,旋即冷笑一聲,袖袍揮動間那猶如劍虹般的劍影瞬息間就已悍然撞上這五道龐大的劍影,狂暴無比的靈氣風暴在二者間瘋狂的掀起,形成道道可怕的波動漣漪,方圓數十丈內的山石皆是崩潰,一道道猙獰的溝壑在蘇敗和劉子昂的腳下浮現而出。

劉子昂嘴角立即掀起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意。自己雖然未能掌握這大五嶽劍指。但他不惜代價再次點燃自己的真氣,勉強才將這大五嶽劍指施展出來,可怕的波紋流轉於五道劍影間,任由天地靈氣風暴衝擊。這五道劍影卻是巍然不動。

「老狗已經黔驢技窮了嗎?」蘇敗望著那五道明暗變化的劍影。微垂的右手間赫然又有一道劍意蕩漾。頃刻間便是摧枯拉朽般的轟轟而出,灌注至天地人三道劍影中,頓時間。天地間掀起的靈氣風暴更加的可怕。

唯寂劍意。

蘇敗以唯孤劍意凝聚劍陣,而如今又將唯寂劍意融入這天地人三才劍陣中。

嚓!

三道暗淡的劍影再次變得如同曜日般璀璨,那五道如山嶽的劍影則是出現一道道裂痕,而後這些裂焊速的蔓延至五道劍影,最後在劉子昂難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徹底的碎裂開來。

!!

五道劍影破碎的剎那,三道如虹的劍影猛的自其後暴掠而出,以著一種極端具有視覺性衝擊的速度轟向劉子昂,這等恐怖的速度,就算是姬月等先天強者也只能勉強撲捉到一道模糊的虛影。

劉子昂感到恐懼無比,他最強的大五嶽劍指都難以抗拒蘇敗的劍陣,他心中不禁泛起一股無力感,他這時候只能拚命的催動體內的先天真氣,使得先天真氣在他的身體表面形成一道如同甲胄般的存在。

砰!

三才劍陣攜帶天地靈氣風暴轟然而至,狠狠的轟在劉子昂的身上,劍意湧現,劉子昂周身蕩漾的真氣甲胄直接是崩潰,猩紅的血焊速的在劉子昂的身體表面上浮現出來,劉子昂眨眼間便變成血人,他的身體猶如炮彈般向著後方倒射而去,而天地靈氣風暴緊隨其後,兩側的宮殿遺盡數倒塌。

這道靈氣風暴足足席捲出數十丈的地域,無數道劍痕爬滿了廢墟,而就在這道靈氣風暴消散的時候,一道巨大的凹坑在這片地域的正中央顯現,沙塵漫天倒卷,一道狼狽的身影在其中若隱若現。

「嘩!嘩1

隨著這些沙塵翻滾而下,這道狼狽的身影頓時清晰的呈現出來,只見劉子昂的身體正躺在凹坑的正中央,滿身血跡,氣息萎靡,其神色更是沒有先前的兇狠,一口口鮮血彷彿不要錢的在他口中噴出。

望著那如死狗模樣的劉子昂,姬月和韓躍的眸子中都充斥著無法掩飾的震撼,劉子昂居然敗了,還敗的如此徹底。

在劍域之圖中,先天境界強者的修為固然受到壓制,然而他們的肉身都是經過天地靈氣的淬鍊,同時真氣凝練程度遠遠超過天罡境,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也可以輕易橫掃天罡境。

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子昂卻被蘇敗猛狂轟飛,姬月等人的目光緩緩的頓在那道修長的身影上,深深的將蘇敗的身影,刻印在他們腦海深處,他們知道這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琅琊宗弟子,或許修為不如他們,但是他展現出來的實力絲毫不亞於如今的他們,這樣一來他們就不得不再次重新審視這名年輕的琅琊宗弟子。

「劉子昂,他這次算是陰溝裡翻船……」

「如此強悍的肉身加上劍意,以及可怕的劍陣,他如今的實力恐怕不亞於你我等人。」韓岳眼露震動之色的望著這一幕,旋即輕吸了一口冷氣,旋即目光停留在那道修長的身影上。低語道:「不能小覷,如今我們若是想殺他也沒有當初那般隨意。」

一旁的姬月聞言,貝齒下意識的輕輕咬著玉唇,美眸中同樣有著震撼涌動,她可是清楚的記得,三月前蘇敗只是勉強能夠擋住劉子昂的攻勢而已,甚至在自己等人的追殺下如同喪家之犬,而如今這短短三月不到的時間內,他的實力便是突飛猛進到如此程度,這種成長讓她打心裡感到畏懼。美目微轉。她注意到洪嘯和周陽兩人的手腕節握的一片青紫,冷冽的殺意自兩人身體內滲透而出。

蘇敗漠然的望著那道狼狽的身影,雙手間還是有著劍氣蕩漾,徑直的向凹坑走去。對於姬月等人的反應。他視若未睹。

劉子昂試圖站起來。然而兩道可怕的劍意在他體內橫衝直撞,他這一動,整個身子立即的抽搐起來。這兩道劍意太恐怖了,恐怖的都能直接擊潰他體內的先天真氣。

「為什麼,當初蘇贏的天賦就可怕讓同輩感到絕望,為何你也是如此,為何上天如此眷戀你們這對父子。」

劉子昂看著那居高臨下,眼神不帶任何情感盯著自己的少年,他的臉色很是不甘,極為痛苦的咳了數聲,吐出幾口血痰,虛弱道:「可惜我不能手刃仇敵,不能親手將你碎屍萬段。」

「你就這麼肯定我會死?」蘇敗看著面色蒼白的劉子昂,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你表現出來的實力越恐怖,洪嘯和周陽等人想要抹殺的念頭就會更加強烈,他們絕對不能允許琅琊宗中存在如此妖孽。」劉子昂雙眸中的不甘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就是猙獰:「你終究難逃一死。」

蘇敗聞言只是淡淡一笑,他的手掌心處驀然浮現一塊沉舊的獸皮,在劉子昂困惑的目光中,蘇敗輕輕攤開這塊獸皮,一股刺激的惡臭味瀰漫開來。

盯著這塊腐爛的腌肉,蘇敗低下身,手掌輕輕一握,五指便是如鉗子般握住劉子昂的脖頸,面無表情道:「曾經我答應過他,總有一天我會將這塊噁心卻被他視若珍寶的腌肉塞進你嘴中。」

「他……」咽喉間傳來的森冷讓劉子昂臉色微變,眼神有些困惑的盯著蘇敗手中的腌肉,聲音變得斷斷續續:「給個……痛快……」

「本來就是個可憐人,你們都讓他如此不痛快這些年,你反而倒是想要痛快了……」蘇敗喃喃自語道,他的聲音很低沉,直接將這塊腐爛的腌肉塞進劉子昂的口中,同時右手上的力道也漸漸加大,劉子昂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無比,雙眼發瞪,他體內那兩股劍意彷彿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控制,瘋狂的切割著他的經脈以及骨骼,撕心裂肺的痛楚淹沒他的神經。

「嗚……」劉子昂想將這種痛楚通過慘叫聲發泄出來,但他脖頸死死被蘇敗握住,發不出任何的聲響。

噗!噗!

一道道劍意自劉子昂體內暴掠而出,眨眼間劉子昂的身體便已是千瘡百孔。

滾燙的鮮血染紅了蘇敗身上的白衣,蘇敗身形卻是巍然不動,目光平靜的盯著劉子昂那鐵青的臉色,面無表情道:「橫豎都是死,還不如做個飽死鬼,這塊腌肉你就別浪費了。」

蘇敗手腕間的力道再次加大,劉子昂喉嚨咕咕而動,這塊惡臭的腌肉竟是被他吞入腹中。

「老子……在下面……等……」劉子昂面孔越發猙獰,眼前怨恨無比的盯著蘇敗。

天地間彷彿只剩下這道身影,姬月望著蘇敗,這名看似溫潤的少年,然而內心卻猶如惡魔般,驀然一嘆,轉過頭望向洪嘯和周陽,洪嘯和周陽兩人眼神已是冰冷徹骨,這一戰是無法避免了。

「諸位,我們各自背負著宗門的使命,其目標卻是相同,抹殺此子。」

「先前諸位也是目睹蘇敗的實力,單單我們其中一人或許無法壓制住他,因此我希望在此刻能夠放棄彼此間的各自恩怨,出手殺了蘇敗。」周陽終於是回過神來,頓時嘶啞森冷的聲音在這片區域間響起。

洪嘯和韓躍沒有過多的猶豫,兩人點著頭,倒是姬月有些遲疑,黛眉緊蹙,旋即還是螓首微點。

轟!轟!轟!轟!

一時間,四股強悍的氣息波動在這片天地間肆虐而出,蘇敗緩緩抬起頭,看向那已經呈現包圍圈向自己走來的身影,咧嘴一笑,露出燦爛的笑容道:「我以為四位會明智的選擇離去,沒想到四位還是不想放過我。」

「不過這也倒好,省得我一一尋仇。」蘇敗右臂一甩,劉子昂的身體立即向著姬月和韓躍等人甩去,洪嘯冷哼一聲,急步踏出,一道刺目的劍光衝天而起,直接將劉子昂的身體撕成兩半。

嘩嘩!

滾燙的鮮血嘩嘩而下,洪嘯冷冷盯著蘇敗道:「劉子昂最後那句話說的很對,你今日難逃一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