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八十三章暴漲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分之一左右,不過就算如此也是很可觀的。」 蘇敗緊閉雙目,神色凝定,他如今已經將唯我劍訣修鍊成功,心神微動間這股能量便順著唯我劍訣的修鍊路線運轉,而蘇敗體內的那種氣竭感也終於得到緩解。 ...

??

!--go-- 燦燦的血跡晶瑩剔透,可怕的威壓自血跡中滲透而出。

蘇敗盯著這灘血跡,深邃的眸子中有著瘋狂涌動,「宣揚涯的修為是帝道境,他坐化后肉身也經受不住時間的衝擊化成一抔黃土,而這血居然能夠完整的保存下來,這血應該是宣揚涯的精血。」

帝道境的精血,蘇敗實在難以想象這精血中所蘊含的能量會有多麼的恐怖,蘇敗起身,身形略微有些踉蹌,他雖然將唯我劍訣一重修鍊成功,但是他體內的血氣將近被掏空,「這種後遺症還真恐怖,怪不得宣揚涯萬分囑咐若氣血不盛者慎修鍊這唯我劍訣,不過在唯我劍宗那時代,凶獸精血數量眾多,大多數弟子都不用擔心氣血問題。」

站在血跡前,蘇敗能夠感受到,一股奪天地般的浩瀚氣息流轉這灘血跡中,或許這灘血跡經過歲月的洗禮,其內蘊含的氣息已經接近潰散,但殘留的氣息還是給他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蘇敗蹲下身盯著這灘血跡,雙目發亮:「不知道鯤鵬心血和帝道境強者的精血,哪個所蘊含的能量更雄渾,單單論這精血中所殘留的威壓而言,鯤鵬心血更盛一分,但鯤鵬心血畢竟是經過完整的保存,而宣揚涯精血中的能量大多數都流失,否則的話,宣揚涯精血中所蘊含的威壓絕對不如眼前這般。」

「如今我的肉身氣血不足,如果想要修鍊唯我劍訣第二重的話就要解決這個問題。同時氣血不足也會導致我今後衝擊道基境失敗。」蘇敗眉頭微皺,望向這灘血跡的眼神中瘋狂更盛,「鯤鵬的精血尚且能夠讓修行者煉化,這帝道境強者的精血應該也能被用來淬鍊肉身,我若是能夠煉化這些精血,就能解決眼前的處境。」

蘇敗再次盤膝坐在白骨前,手指輕輕劃過這灘血跡,這灘血跡不知道存在多久,但蘇敗手指觸及這灘血跡的時候竟是有種滾燙無比的感覺。

咽了口唾沫,蘇敗死死盯著手指上的血跡。心頭有些不確定的喃喃道:「如果這道精血中的能量太過雄渾的話。會不會直接將我的肉身擊潰,不過我肉身已經經過鯤鵬心血的淬鍊,其承受能力已經漸漸增強。」

一道凌厲的劍氣自蘇敗指尖處洶湧而現,這道血跡頓時凝聚在一起。盤旋在蘇敗的手掌心。雖然細微。但是看上去如同紅寶石般晶瑩剔透,蘇敗微閉雙眸的剎那,毫不猶豫的將這枚精血吞入腹中。

鏗鏘!

一道利劍出鞘的聲音驟然在蘇敗體內蕩漾而出。蘇敗心神劇震,他見到這滴精血進入他體內的時候赫然化作一道血色劍影,這道血色劍影看起來十分虛浮,然而其上流轉的浩瀚威壓竟是讓蘇敗全身有種抽搐的感覺,最讓蘇敗在意的是這道血色劍影中還蘊含著數道可怕的劍意。

「這劍意應該就是宣揚涯所領悟的劍意,他已經將唯我劍訣修鍊至三重。」

「也就是說,我想要煉化這滴精血就要鎮壓住這滴精血中的劍意。」

蘇敗心神微凝,一道悠揚的劍吟聲在他的四肢百骸間蕩漾而出,只見他體內的鮮血立即翻滾而起,同時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意自其中凝聚而出,唯孤劍意。

在修鍊唯我劍訣的過程中,蘇敗對唯孤劍意的掌握更加的嫻熟。

這道劍意剛剛顯現的剎那就向這道血色劍影籠罩而去,浩瀚無比的威壓同樣在唯孤劍意上呈現而出,一道悲鳴的劍吟聲在血色劍影上驀然響起,特別是其內所蘊含的劍意,彷彿如臣民遇見君皇般,悲鳴著。

見到這一幕,蘇敗暗鬆口氣。

緊接著又是一道劍吟聲響起,唯寂劍意同樣顯現而出,那道血色劍影再也承受不住這兩道劍意的衝擊,竟是直接破碎,磅如海的能量直這破碎的虛影間湧現而出,源源不斷的對著蘇敗的四肢百骸灌注而去,融入蘇敗的鮮血中,這種充沛之感讓蘇敗隱約間有些發脹。

「幸好,這滴帝道境精血中所蘊含的能量雖雄渾,但最多也就相當於鯤鵬心血的五分之一左右,不過就算如此也是很可觀的。」

蘇敗緊閉雙目,神色凝定,他如今已經將唯我劍訣修鍊成功,心神微動間這股能量便順著唯我劍訣的修鍊路線運轉,而蘇敗體內的那種氣竭感也終於得到緩解。

蘇敗甚至能夠感受到肉身這滴精血的淬鍊下再次發生變化,這種變化雖然不是很強烈。

而修鍊唯我劍訣的隱患在這滴精血的淬鍊下也蕩然無存,蘇敗白皙的面容上也漸漸泛出些許血色。

直至半時辰后,蘇敗方才睜開雙眼,雙目發光的望向這灘血跡,這灘血跡足以凝練出數十滴帝道境的精血,雖說這些精血如今的功效只有鯤鵬心血的五分之一,但勝在數量。

「五十滴帝道境的精血相當於十滴的鯤鵬心血,單單一滴鯤鵬心血的淬鍊就讓我的肉身傲視同輩。」

「若我將這些精血全部拿來淬鍊肉身的話,我的肉身會強悍到何等程度?」

蘇敗平復有些躁動的心境,雙眸緊閉,再次煉化起第二滴帝道境的精血,他如今已不擔心如今自己的氣血能否修鍊成唯我劍訣二重,因為這些精血中所蘊含的能量足以讓他自身的氣血保持雄渾。

而時間就是在這種安靜的修鍊中流逝而過,轉眼間便是兩月的時間過去。

地面上,燦燦的血光已經漸漸潰散,特別是隨著這些血跡中的精血被蘇敗抽離,這些潦草的血跡已經乾涸,而蘇敗身上散發而出的氣息波動已經到了相當強悍的地步,他的皮膚上呈現出森冷的寒光。他端坐在那裡就像一柄利劍矗立,鋒利十足。

而如今,蘇敗的四肢百骸間有著兩道可怕的劍意蕩漾,這兩抹劍意如若實質般流轉於蘇敗的骨骼,血肉,甚至細胞中,使得蘇敗體內流轉的真氣全部變化成劍氣,匯聚在蘇敗的丹田中。

「唯我劍訣第二重終於是修鍊成功。」

一道道劍氣以蘇敗為中心向著四周橫掃而出,將遠處的骸骨盡數粉碎,一層骨粉飄揚。蘇敗微閉的雙眼也是驀然睜開。在其黑色的眸子中兩道猶若實質的劍意湧現,那劍意,猶若形成兩道璀璨的劍光,兩道漣漪迅速的浮現而出。

「我對唯寂劍意的掌握還是不如唯孤劍意。否則有些帝道境精血補充氣血。只要半月的時間就能夠將唯我劍訣二重修鍊成功。」蘇敗長長的吐出口氣。右手微握迅速的朝前轟出,一道道劍氣自他的拳頭處洶湧而現,如驚濤拍岸。亂石穿空,直欲席捲這片天地。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這片天地凄厲的響徹而起,一道道無形的劍氣橫掃而出。

蘇敗望著自己這一拳造成的威力,他的唇角迅速的掀起一抹滿意的笑容,旋即心神微沉,感受著自己丹田內洶湧澎湃的氣海,不,按照唯我劍訣的說法應該是劍海,其覆蓋的範圍已擴張數倍,一股雄渾無比的波動自其上瀰漫而出。

天罡八重!

就算這些精血主要是被蘇敗用來修鍊唯我劍訣以及淬鍊肉身,但其內的部分能量還是被蘇敗徹底煉化,他的修為無疑是有著飛躍的提升,直接是從天罡境四重的修為提升到天罡境八重的地步。

「天罡境八重,可惜這些精血中的大部分能量都消散這片天地間,這些精血全部匯聚在一起恐怕也不如宣揚涯全盛時期的一滴精血,否則的話我的修為和肉身恐怕就不會止步於此。」

蘇敗雙手緊握,心神微動間,只見得他體內那鋒利的劍氣便是如同洶湧的波濤般,徒然席捲而出,蘇敗那薄弱的身影彷彿化作一柄利劍,兩股可怕無比的氣息流轉於其間,使得這片區域內的空氣迅速凝固祝

「唯我劍訣二重,就算我如今的修為是天罡八重,但是論我體內劍氣上瀰漫的波動就不會亞於那些天罡境九重巔峰,甚至半步先天的存在。」

「怪不得宣揚涯交待,唯我劍宗中若是修習唯我劍訣,幾乎是同輩無敵,甚至越階殺敵。」

蘇敗眼神漸漸的歸於平靜,這股駭然的氣息也如潮水般盡數收斂於體內,蘇敗低眸望著那整排乾涸的血跡,神色略微有些惋惜,帝道精強者的精血若是讓末劍域那些人知曉,那些人恐怕會為之瘋狂。

目光微偏,蘇敗望向宣揚涯的骸骨,後者的骸骨上還是泛著淡淡的寒光,但隨著修為的提高,蘇敗卻在這具骸骨中感受到的壓迫越來越盛,細眼打量的話,蘇敗甚至能夠看見這骸骨上一道道模糊的印紋,「宣揚涯是帝道境強者,莫非他骨骼間閃現的這種印紋就是帝道境感悟神通時的神通道紋。」

盯著這具骸骨片刻,蘇敗還是沒看出些許所以然,不過蘇敗有種直覺,這具白骨絕對會是個好東西,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蘇敗將這具白骨直接收入芥納鐲中,轉過身望向其後的石棺。

這些時日,這些石棺就如同他初次見到那般,死寂的可怕。

有時候,蘇敗甚至想直接推開這些石棺,看看這裡是不是埋葬著所謂的百聖和劍祖,但他每次接近的時候就有種莫名的恐慌,一旦自己觸碰那石棺,等待他的便是死亡,因此他剋制住這種衝動。

「我如今的肉身強度已是昔日的數倍,應該能夠承受住暗流中的那股水壓衝擊,但那股暗流不知通向何處,甚至通往更加危險的地帶,我進入其中很難重見天日,但是眼前這座祭壇,據宣揚涯交待,這座祭壇是直接通向劍域之圖。」

蘇敗目露沉思,雖然不知道這座祭壇傳送的具體位置,但好歹是劍域之圖,蘇敗目光戀戀不捨的在這些石棺上移開,踏上祭壇。

「可惜,百聖和劍祖的屍體價值遠遠超過宣揚涯。」蘇敗搖頭輕嘆,心神微動,體內的劍氣立即瘋狂的湧現,貫徹至腳底下的祭壇中,斗轉星移,時空轉換的感覺在蘇敗心頭泛起。

蘇敗只覺得眼前天地明暗變化,一股龐大的壓力驟然臨身,然後就是數道熟悉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蘇敗1!--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