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劍神系統 玄幻魔法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三百七十九章荒古銅殿(下)

作者:皇楓

本章內容簡介:絲毫不影響它給蘇敗帶來的震撼。 蘇敗戒備的望著這座祭壇,打量這片區域。 這座祭壇的周圍區域竟是沒有任何的白色骨粉沉積,只有一具燦燦生輝的白骨,強悍無比的威壓在其上滲透而出,這股威壓竟是...

!--go-- 空曠的宮殿中,無盡的白骨架如皚皚白雪般一望無際,鋪滿整座宮殿。

蘇敗低眸望著自己所處的位置,這是一具雪百的骸骨,渾身碎裂多處。

這具骸骨直接承受不住蘇敗的重量破碎開來,化作骨粉。

蘇敗望著這茫茫的骨海,他心中有著莫名的震撼,這裡曾經到底死過多少人?整座銅殿堪比城池,而整座宮殿中都被這些骨骸所覆蓋,蘇敗甚至在這片骨海中感到森然的煞氣,使得他產生一種發自靈魂的戰慄。

整片骨海沒有任何的聲音,死寂一片。

蘇敗視線迅速的掃過這片骨海,當目光落在骨海正中央的時候,眼神赫然獃滯住,數座巨大的石棺矗立在雪白的骨海上空,通體充滿著歲月的滄桑,這片天地間的森然煞氣緩慢的聚攏而去,籠罩住這些石棺,有著說不出的恐怖與死寂。

蘇敗靈魂中那種戰慄的感覺越來越盛,彷彿這數座石棺上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影響著他的心神,特別是直視這些石棺的剎那,一股無比陰冷與森然的死亡氣息在他腦海中蔓延,蘇敗的呼吸也漸漸變得急促起來:「石棺?這座宮殿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裡面有如此之多的屍骸,更有百餘座石棺懸空而立。」

蘇敗站在原地未動,其目光緩緩掃過這些石棺,相隔甚遠,他只能勉強看清楚這些石棺的輪廓,「祭壇?」

在這百餘道石棺的正中央處。赫然有一座祭壇巍然聳立於骨海深處,整座祭壇透發著凄艷的紅。

一股玄奧無比的波動在祭壇中滲透而出,蘇敗對於這種波動極為熟悉,他敢肯定這是一座傳送祭壇,但是他不知道這座傳送祭壇是通向何方。

「如今我已無退路,這道祭壇或許是通向外界的唯一途徑。」蘇敗目光停落在石棺上,這些石棺邪異無比,特別是在茫茫骨海的襯托下顯得有些毛骨悚然,可能存在著未知的危險,但蘇敗還是做出決定。繼續深入。

咯吱咯吱的聲響在蘇敗的耳旁回蕩著。蘇敗不知道這些骸骨到底存在多少歲月,輕輕一碰,這些骸骨就破碎開來,化作一堆雪白的骨粉飄落在蘇敗身上。

直到最後。蘇敗發現這片骨海底部赫然沉積著一層厚厚的粉末。

原來自己看到的骨骸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蘇敗右手輕輕按住青峰古劍。周圍蕩漾而起的嚓聲使得這片骨海顯得更加陰森恐怖。

向前前進數里后,蘇敗發現這些骸骨也漸漸發生變化,若先前的骸骨是慘白的可怕。甚至一碰就風化的話,那眼前的骸骨通體流轉著淡淡的白光,蘇敗腳踩上去的剎那,竟是有種踩上金屬的感覺。

「這些骸骨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但他們能夠將自己的骸骨保持如此完整,甚至不受時間的侵蝕,這些骸骨的前身必然是絕世強者。」蘇敗輕聲喃喃道,他隱約間能夠在這些骸骨上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迫。

每一道骸骨上都瀰漫著一股威壓,這些威壓匯聚在一起就成為很恐怖的存在,蘇敗前行的速度也受到影響,蘇敗眉頭微皺,凌厲的劍意在他周身蕩漾而現,如若實質般撕裂這股威壓,不徐不疾的向前走去。

又是向前前進百餘米,蘇敗這時才漸漸來到這些石棺附近,這些石棺古樸無華,彷彿是用一塊巨石雕刻而成,表明上銘刻著模糊的古老圖案,通體呈現出歲月的滄桑感,蘇敗注意到這片骨海上空瀰漫的森然煞氣正以一種緩慢無比的速度融合這些圖案,直至消失。

「這些石棺中到底是埋葬著誰?莫非是昔日唯我劍宗的強者?」

蘇敗輕聲喃喃道,鯤鵬風翼迅速的在他背後舒展開來,蘇敗的身影迅速騰空,居高臨下俯視這這些石棺,這些石棺的官蓋死死的封印住,蘇敗若想知道這些石棺中埋葬著,非得推開這些棺蓋。

而這些石棺中最注目的是正中央的那座石棺,唯獨那座石棺的兩側拴著手腕粗的黑色鐵索,每根鐵索都有百餘丈長,向著四面八方延伸而出,直至插入這片骨海中,彷彿這些鐵索和這座宮殿是一體的,同時,可怕森然的煞氣正順著鐵索湧向石棺。

「推開它1

蘇敗心中彷彿有個聲音在響徹著,慫恿他推開這座石棺的棺蓋,但蘇敗的身形卻巍然不動,他有種莫名的感覺,彷彿自己只要觸及這些石棺就會被這些石棺所吞噬,眨眼間便化成這骨海中的一具白骨。

蘇敗站在原地佇立良久,而後移動腳步,徑直的向骨海深處的那座祭壇走去,他雖然好奇這些石棺中到底埋葬著什麼,但是石棺上瀰漫的氣息卻給一種如凶獸的感覺,欲擇人而噬。

這座祭壇比起蘇敗以往所見過的都要氣勢恢宏,儘管有些破損,但這絲毫不影響它給蘇敗帶來的震撼。

蘇敗戒備的望著這座祭壇,打量這片區域。

這座祭壇的周圍區域竟是沒有任何的白色骨粉沉積,只有一具燦燦生輝的白骨,強悍無比的威壓在其上滲透而出,這股威壓竟是比昔日諸宗宗主更盛,如高山仰止。

「髮絲?」

蘇敗眼瞳徒然一縮,眼神直勾勾盯著這具白骨的頭顱處,白骨的頭顱處竟是還有著稀疏的雪白髮絲,「這座宮殿內的大多數骸骨都已經風化,而這具白骨上居然還殘留著髮絲,邪門1

鏗鏘!

清脆悠揚的劍吟聲驟然響起,蘇敗手中的青峰古劍瞬間出鞘,揚著青峰古劍,修長的劍身伸向這具白骨,鋒利的劍刃劃過那雪白的髮絲。

蘇敗頓時覺得手中的青峰古劍重若萬斤,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痕在青峰古劍的劍身上蔓延而出,緊接著青峰古劍便是斷成兩半。

這悚然的一幕使得蘇敗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難以置信的望著那斷成兩半的青峰古劍,只見斷痕處竟是光滑如鏡,彷彿被一柄更鋒利的劍器削斷,「青峰古劍儘管不是什麼絕世利劍,但是堅固無比,而如今竟然被一縷髮絲所斬斷?」

一絲絲凝重自蘇敗眸子中湧現而出,蘇敗眼神駭然的望著這具白骨上的髮絲,「一縷髮絲竟是重若萬斤,鋒利如劍,這具白骨的主人身前修為到底修寥驚天的程度。」

半截青峰古劍滑落,撞上塵封已久的地面,金鐵相交的青鳴聲自這片死寂的骨海中蕩漾而起,蘇敗眼瞳猛的一縮,只見那被半截劍身劃破的塵埃處,竟是有著猩紅的光芒閃現。

蘇敗蹲下身,一道凌厲的勁風自衣袖間洶湧而出,滿地的塵埃紛紛散去,一道道猩紅的字眼浮現在蘇敗的視線中,居然是以鮮血書寫而成的,烙印在其上,有著難以說明的韻味。

直視這些血字,蘇敗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因為他發現這些血跡居然乾涸,燦燦的血光在其上縈繞,同時一股鋒利無比的氣息直血跡中滲透而出,如同兩柄實質利劍般洞穿蘇敗的眼眸,使得蘇敗雙眼刺痛無比。

「天道以萬物為芻狗,為何不公?」

「神憐眾生,為何因天道而舍我劍宗?」

「天道不公,滿天神佛偽善,那為何要拜這天,為何信仰這神?」

「待我劍祖回歸,百聖蘇醒,便以滿天神佛之血祭這狗屁天道。」

這具白骨仰面躺在地上,下顎微抬,深陷的眼眶正對著遠處那懸空而立的石棺,蘇敗硬著頭皮將這些燦燦的血字看完,「又是所謂的天道,難道這座宮殿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和昔日唯我劍宗毀滅那一幕有關。」

特別是看到最後一句的時候,蘇敗身體下意識的轉過身,望著上空懸浮的石棺,心中默數著這些石棺的數量,「一座,兩座,三座……百座,一百零一座。」

「劍祖回歸,百聖蘇醒,不會這麼巧合吧。」蘇敗輕聲喃喃道,隱約間他已經知道這些石棺中到底埋葬的是誰,「這一百零一道石棺中莫非埋葬的就是所謂的劍祖以及百聖,而那座被鐵鏈所鎖的石棺內埋葬的就是劍祖,其他石棺中埋葬的就是百聖。」

「蘇醒?按照字面上的理解,這些石棺中埋葬的人應該未曾死去,而是陷入沉睡。」蘇敗的眉頭輕輕的皺起,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座宮殿存在的意義絕對超出他的想象,抬起頭,蘇敗仰望著那座巨大石棺:「天道?神佛?這世間難道真的存在?還有所謂的劍祖和百聖,這些人又是什麼存在。」

在這一刻,蘇敗竟是有種卑微如螻蟻的感覺,就像井中之蛙跳出深井時,才發現自己看到的天地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幸虧我先前沒有去推開這些石棺,否則這些石棺中若真的埋葬所謂的劍祖和百聖,我必死無疑。」

蘇敗輕輕揉著眉心,正欲起身卻發現這些燦燦血跡的周圍,赫然有著密密麻麻的刻痕浮現,而這些刻痕雖然模糊,蘇敗還是依稀能夠分辨出這是一些字跡,應該是這具白骨的主人刻在其上的……!--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